简体正體
胡漢民(資料圖片:wikimedia/SOH合成)
胡漢民(資料圖片:wikimedia/SOH合成)

大總統的合夥人

【希望之聲2020年7月3日】

 孫中山 胡漢民 廖仲愷 戴季陶 等同盟會成員在日本(資料圖片:wikimedia)
孫中山 胡漢民 廖仲愷 戴季陶 等同盟會成員在日本(資料圖片:wikimedia)

孫中山早年與社會名流倡言革命之時,

每每有人問及:“孫先生,您要憑藉怎樣的力量才能與這個國家抗衡呢?”

那時,年輕的國父總會微微一笑,然後誠懇的答道:

“我有好友三人,志同道和,願意與我一起拯救國家。”

聽了這個答案,名流們的大腦都會短暫的停滯幾秒,然後同樣對他微微一笑,

接着招呼僕人:“來福,送客。”

到底是怎麼樣的三個人,能夠優秀過槍炮彈藥,兵馬錢糧,

而成爲與國父披肝瀝膽,對抗清廷資本?

我們總說“三個臭皮匠,頂個諸葛亮”。

若按照臥龍鳳雛得一可安天下的理論,

憑藉三位才華出衆的中國合夥人,締造共和也似乎並非癡人說夢。

 胡漢民(資料圖片:wikimedia)
胡漢民(資料圖片:wikimedia)

只可惜隨着時間的流逝,當年孫中山先生口中“好友三人”已變成頗多版本,也無需在此考證。

昔年劉邦未央置酒,評“運籌帷幄,吾不如張良。決勝千里,吾不如韓信。鎮國家,撫百姓,給饋餉,不絕糧道,吾不如蕭何。

此三者,皆人傑也,吾能用之,此吾所以取天下也。”

千年以來,這三類輔佐君王的人才似乎也化爲成就大業的主公標配三件套。

同處清末的袁世凱對徐世昌常說的一句:“菊人兄,你真是我的張良啊!”大概說了有二十幾年。

而在以孫中山先生爲首的革命團體之中,若論總長黃興可謂披堅執銳決勝千里的韓信,

那麼對內統籌錢糧槍械,對外創刊宣揚革命理論的胡漢民先生絕對稱得上締造民國的蕭何。

內籌外宣的政務平日雖不顯山漏水,然國家根基後備全仗於此。

蜀漢當年盛極一時,可惜糧谷軍械卻皆爲糜芳範疆之流所統,

以至後備鬆弛,甚至變節反叛,終至英雄墜馬,大業蒙塵。

孫中山早年籌備槍械錢糧多次爲幫會所欺,故而委重之人都爲心腹知交。

在後來的省議大會上,孫中山握住胡漢民的手高高舉起說:“胡漢民先生爲人,兄弟知之最深,

昔與同謀革命事業已七八年,其學問道德,均所深信,跡其平生之大力量,

大才幹,即位以總統,亦綽綽有餘。”

且革命黨人起義頻繁,每有動作便耗損人力錢財無數。在屢敗屢戰,又屢戰屢敗的時局之下,

胡漢民填補槍械錢糧的這個無底洞,較沙場赴死恐怕還要難上幾分。

 胡漢民爲中山大學工學院董事成員(資料圖片:wikimedia/烏拉跨氪)
胡漢民爲中山大學工學院董事成員(資料圖片:wikimedia/烏拉跨氪)

武昌起義之後,胡漢民放棄了廣東總督的職位,隨孫中山先生至南京,爲首任總統府祕書長。

在特殊時局裏,胡漢民數次代孫中山行大總統,大元帥職權,幾成一人之下的首席幕僚。

然而在孫中山逝世之後,胡漢民陷入了與汪精衛的黨內之爭。

二人生昔年死同義,汪精衛刺殺攝政王入獄,革命黨無錢贖買,

胡漢民身攜所有經費前往澳門賭場博彩財,以堵汪氏一線生機。

後來汪精衛出獄成婚,胡漢民又出任證婚之人。可惜同患難而不可共安樂。

二人成爲政敵以後,胡漢民每每爲人所制。

隨着軍政權利的流失,自嘆手段缺乏的胡漢民逐漸醉心書法棋藝,

修身養性,後得民國四大書家之名。

 鄧仲元墓表,胡漢民撰(資料圖片:wikimedia)
鄧仲元墓表,胡漢民撰(資料圖片:wikimedia)

雖然日漸深厚的書法造詣,在修身養性中多少彌補了胡漢民政治落敗的遺憾。

然而每到圍棋對弈之時,計算搏殺的氛圍便彷彿將其勾回那暗流涌動的政壇,

故而胡漢民先生逝世前夕將棋局的勝負看得極爲重要,贏棋時總會忘乎所以,

彷彿看到了締造共和時的巔峯。

而輸棋時暴躁煩悶,不禁想起監禁下野期的困頓。

一次對弈之時,胡漢民先生棋局勢危,又難思取勝之道,凝盤良久,暈然倒地,

傳奇一生,居然如此終結。

不禁讓人想起他多年前的那幅自制輓聯:

“抱道獨能堅,險阻半生完大命;

救亡空有願,歸來萬里負初心。”

(本欄目文章選自各大新聞媒體與中文網站,內容不代表希望之聲的觀點或立場。文章版權歸屬原作者,如有侵權,請聯繫我們刪除。)

文章來源:文藝天下

責任編輯:王潤

中國廣播臺
美國聯播網
粵語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