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横河评论】携程虐童案谁之罪 (音频/视频)

【横河评论】携程虐童案谁之罪 (音频/视频)

【希望之声2017年11月18日】(主持人:横河 / 嘉宾:橫河)

主持人:听众朋友好,欢迎您收听《横河评论》,我是杨光。

横河:我是横河,大家好。

主持人:最近在大陆社交媒体上讨论最多的话题,不是「天堂文件」里泄漏了多少秘密,或者是影星赵薇夫妇被罚五年不能进入证券市场,也不是沙特令人眼花撩乱的王室斗争,而是相比之下没有这么重要的携程亲子园虐童事件,原因呢也是很简单,因为中国的家庭都是以孩子为中心的,任何和孩子相关的事都会牵动所有家长的心。

到了15号,上海官方公布了调查结果,亲子园的园长被刑拘、携程的两位名副总被停职,这个结果引来了网民的一致砲轰。其实这样的处理,相比之前动不动就拿临时的清洁工来抵罪,已经是进步不少了。那么网民不满的原因到底是什么呢?我们今天来探讨一下。

如果您有自己的观点想来跟观众分享,或者是有问题要跟我们的嘉宾探讨,可以拨打我们的热线电话415-501-9771;大陆的听众也可以拨打我们的免费电话950-405-20100;如果不方便打电话的,可以通过我们的Skype和电子邮件和我们沟通,我们Skype的帐号是hhpl;电子邮件是[email protected]

好,横河先生,我们先从这个调查的结果开始讲。这个轰动一时的亲子园案虐童案终于有了一个结果,那上海官方公布了调查结果之后,引发了网民的一致砲轰,那它的调查结果主要是什么呢?

横河:这是上海市政府的新闻办公室官方微博发布的,这个公告说,是上海市的妇女儿童工作委员会公布了调查情况,把这个认定是一宗叫做「严重伤害儿童的恶劣事件」,结果是上海市妇联对下属单位监管不力,负有监督失察、管理不力的责任。

这里讲到了一些细节,就是以前大家都没有注意的,他就说管理机构呢,也就是涉事的机构,是上海《现代家庭》杂志社,它自己没有保育人员,所以它就请了另外一个公司,叫做「上海锦霞教育信息咨询有限公司」去选派携程亲子园的园长和工作人员,那么他就说因为是决策严重错误、严重缺失,处理决定是市妇联决定撤销杂志社的支部书记、社长、总编辑的职务,派工作组进驻。

这里就有一个值得注意的问题,为什么大家都不服气呢?就是这个事情的主要责任方就是《现代家庭杂志》,这个《现代家庭杂志》就是上海妇联的全资公司,就是它百分之百是上海妇联所有的,也就是说在这里呢,妇联就不应该仅仅是监管不力的问题了,就是它在这里卷入的是处理这个事情、调查这个事情,这个派工作组都是市妇联的,你这样子一看的话就是调查方是上海市妇女儿童工作委员会,实际上这个委员会的办公室呢就设在妇联,所以这是一家人,等于是肇事的、调查的、处理的都是一家人,你说这样的事情谁能服气?这就是为什么网民特别不满意。

主持人:这携程呢,它是上海最大的互联网企业,它其实只是说想办这个托儿所,是为了解决它职工没有人照顾孩子的问题,没有办法上班嘛,它这个算是他们公司很大的一个福利。现在网络上有更多的信息被披露出来,本来他们是要自己出钱、自己出场地、自己招人来看员工的孩子,结果没有几天就被封了。原因就是它这个亲子园并没有办理相关的手续,也没有资质。那当然了,我们知道在任何国家办理幼儿园都是需要资质的,在美国也是,只要通过一个考试就可以拿到资质了,还是比较简单。那么这个资质在中国要怎么申请呢?

横河:具体怎么申请,我也不是很清楚,但是在这个携程亲子园的过程当中我们可以看到,因为办自己公司的托儿所的资质问题,这个携程,你刚才说了,本来是自己办的,它没有资质的情况下呢,就通不过审查,所以它必须要找一个有资质的公司,这就是为什么后来妇联就介入了,这是长宁区妇联介绍的《现代家庭》杂志社,《现代家庭》杂志社又是上海市妇联的下属单位。

刚才我们讲了,现代家庭又委托了另外一个咨询公司去选派,这个主办单位是谁呢?是现代家庭下面的一个叫做「为了孩子学苑」,就这么一个公司。现在知道了,《现代家庭》杂志也没有资质,既然都没有资质,为什么就不能让携程自己办呢?所以也就是说,资质只是上海市妇联利用权力来寻租的一个借口,否则的话,为什么资质问题只对携程有限制,而对妇联就没有限制呢?

当然,在中国大陆要办这个托儿所的要求很高,但这个是正常的,要求这么高是为了保护儿童,但实际上这个要求高显然对妇联一点作用都没有,因为妇联跟携程是一模一样的,都是没有license,都没有被批准的合格证的。

主持人:对,现在这样子又多出来一个问题,就是说,既然目前的主办单位也没有资质,那么批准的这个部门显然应该不是妇联吧?那么批准的部门是不是应该也有责任。那么这件事情除了现在目前处理的这些部门和人以外,还有哪些部门和个人是应该对这件事情负责的呢?

横河:其实现在就是究竟最后是哪个部门审批的好像并不是很清楚,但是我们可以看看这个过程当中哪些部门应该对此负责。第一个当然就是毫无疑问的,亲子园的院长和当时的教师,他们是犯事的人,这个大家都没有争议。第二个就是《现代家庭》杂志和它委托的那个「上海锦霞教育信息咨询有限公司」,是他们去找的亲子园园长和教师的,他们当然有责任。然后是《现代家庭》杂志的上级部门,就是上海妇联,应该是有责任的,这一点在上海妇联自己的调查里面它也说它有责任。

但是下面的这些呢我觉得更重要,就是上海妇联如果是批准单位的话,当然这个问题就更严重了。现在我们看一看就是哪些为亲子园幼儿园去捧场的,这些捧场的部门有多大责任?现在我们知道的至少有这些单位,在今年4月份的时候,国务院妇女儿童工作委员会办公室到现场调研,要知道,这个国务院妇女儿童工作委员会办公室就是妇联的。

然后5月份就通过长宁区妇联、教育局、卫计委、环保局、民政局、财政局、食药监局、消防支队,公布出来一共是八个单位,共同组成了一个验收的专家团队,在现场,就是在这个携程亲子园现场验收合格。

到了6月1日的时候,携程亲子园被列为2017年上海市政府一个项目,叫做「公共托育服务」,是第一批试点项目,也就是说这是上海市政府的一个重点项目,居然还搞成这个样子。这个时候6月1日就大张旗鼓的开业,但是在这个情况下它并没有获得行政许可,也就是说只要是上海市政府给它背书了,它连这个手续都不要办。

到了6月6日的时候,上海市人民政府的官方网站上面发布一个消息,这个叫「中国上海」,发布一个消息说是补充报导了6月1日验收合格,就是说有区教育局参加的联合验收,在这个当中验收合格了。

后来当然事情出了以后呢,这个长宁区教育局就推卸责任,说是没有在教育部门备案,它不属于正规的教育机构,应该归妇联管。如果是这样的话,区教育局怎么去验收的?难道区教育局去验收了合格了,就不需要承担责任吗?

所以这里需要承担责任的还不仅仅是一个审批部门,当然更不仅仅是那些主办的部门,有很多为它背书的,一直上到国务院的妇联,就是国家一级的妇联组织。这个情况呢其实在调查的时候,因为现在调查的是上海市妇联,实际上真正参与调查的应该是第三方,或者是司法机构来调查,所以这里头有很多问题。

最后呢就是讲携程公司了,这个是携程公司办的亲子园,从目前情况来看的话,并不清楚为什么两个副总要被处理?如果说携程它自己没有权力来决定谁来管理亲子园的话,那么它就不应该是主要责任方。也就是说在处理这个问题的时候,如果说有人在里面利用权力,携程公司的权力来选择了承包方的话,那么这个选择的人是有责任的;至于说具体其它什么责任的话,我看也是需要真正第三方调查以后才能确认。我个人认为携程这两个副总可能不是主要责任人。

总结一下的话,这个就是一个社会服务业的豆腐渣工程。我们知道工业的豆腐渣工程它是来自层层转包,就是层层转包、层层剥皮,到最后施工单位呢它钱不够用了,所以只能够来偷工减料以次充好。其中层层转包的都是没有施工能力的,而最后有施工能力的它永远自己也拿不到工程的。

显然这个携程亲子园也是一样的,你看妇联卷入的就有三级,三级分包的,上海市妇联、长宁区妇联、《现代家庭》杂志、为了孩子学苑,还有最后就是那个咨询公司,就是连层层转包都是在同一个系统里面的,所以有人说它是肥水不落外人田。

为什么我相信这个每一层都有这个利润呢?因为他们这个不仅是家长要缴钱,就是携程公司还有补贴,人家说托儿所难办是因为缺钱,这个案例里面不缺钱,原来他们这个钱是足够要聘14个教师的,但是为什么只聘了4个?也就是说把14个教师的工作由4个人去完成,那么那些钱到哪去了呢?显然这个钱就是被层层扣完了,所以这根本不是一个监管不力的案例,而是一个权力寻租的案例,是一个典型的腐败案例。

主持人:您如果说到权力寻租,这个妇联它并不是政府机构,它能有什么权力呢?

横河:这个妇联呢我想中国人可能都知道,它是属于中共的外围机构,中共的外围机构直接了当的以前就是三个:工、青、妇,就是总工会、共青团和妇联。你看妇联的这个组织它是不缴会费的,就这个组织其实是一个非常松散的,没有什么。在中国大陆你听说有人是共青团的成员,很少听到说这个人是妇联的成员。妇联有个机构,但是并不像一般的组织有成员要缴会费的,我没有听说妇联的成员要缴会费的,我想就是有人缴会费,也养不起妇联这个组织的成员。

也就是说这些妇联的成员他的全额工资是来自政府的财政预算,那么这种组织就不是一般的民间组织了,甚至有人说半官方都不是,它应该是全官方的组织,因为这种组织在正常的社会是没有的,所以妇联就跟共青团、工会是一样的,是中共的爪牙,它是寄生在中国人民身上的。但是它本身并没有这个寄生的权力,它是依附在中共,然后吸附在中国人民身上的寄生虫,这是妇联的定义。

既然它已经是一个党的外围机构,又是全职的、拿政府的工资的,就是财政开支的,所以它当然就是属于权力机构,有了这个权力它就能寻租。这就是为什么人家亲子园办不成,结果和妇联一连起来就能办成了。最后才知道妇联下属的机构也不是有资质的机构。

主持人:那现在有一种观点,大家认为主要是供求关系,因为这个一胎化政策,人口出生率本来就下降了,所以很多幼儿园其实是关了,一下子二胎开放了以后呢,突然增加了很多的新生儿。因为这个托儿所其实就是给18个月到4岁的孩子的,就是刚好这个新出生的这段儿童。那么社会没有准备好提供这么多的幼儿园,产生了一个供不应求的关系,您觉得这样有道理吗?

横河:这个问题要从两个方面来看,从这几个方面看,一个就是这件事情是有权力的介入的,就是说在正常的国家,这种办托儿所的事情是交给市场解决的,政府只管监管,就政府去看它的资质,它有没有满足这些条件。通过社会竞争,自然就是好的就保留下来了,不好的就会淘汰掉,违法的就会被法律惩罚,所以它整个供求是由市场来调节的。

早期的社会主义,中共50年代的时候,它是由政府来包办的;现在这两个都不是。就是政府部门它掌握了权力,它用这个权力来寻租,它只管自己这些官员中饱私囊,却不解决问题。你要说政府乾脆不管,那倒好了。这样的话,政府管了这部分,它的结果就是真正有资质的人拿不到许可,拿到许可的却没有资质,这就是这个问题。携程亲子园和其它的很多托儿机构就是这种情况,就是等到有资质的,或者能知道怎么办托儿所的人转包到手的时候,他就没有钱来运作了。

第二个角度就是社会主义计划经济的致命伤。社会主义的特点就是计划经济。现在可能年轻人不太清楚了,以前讲社会主义优越性就是计划经济。现在中国真正经济发展的、赚钱的,它是非计划经济,就是所谓资本主义的部分。计划经济最极端的就是说不仅是在经济上要计划,人口也要计划,也就是说中国的国家政权强制性的计划生育,就是一胎化,造成上亿胎儿死亡的,这个实际上就是计划经济的特点。

然而在决定开放二胎的时候,却没有相应的计划来增加幼教的机构和幼教人员。因为本来从理论上说,既然这个人口是最计划的项目,那么它必然有最好的计划。结果在配合二胎,开放二胎的时候,却完全没有计划,说明在社会主义的计划当中,至少在生育问题上,它根本就不是说根据社会需求来进行计划的,就是不管原来的一胎化和现在的开放二胎,它都没有经过科学论证,很可能就是一个人或者几个人拍脑袋决定的,这个拍脑袋连理由都不要,结果弄得全社会都措手不及。

所以我们从这里可以看到社会主义计划经济实际上那些好处都是吹出来的,根本就不存在。进一步看,就中共它现在吹嘘的「中国模式」,我看这个模式之所以成功,无非就是把所有的包袱都甩掉。就是说只要是包袱了,就让人家自生自灭。也就是说中共的这个模式,它是综合合了社会主义和资本主义的所有的弊病,而不是所有的优点。

主持人:那这个新闻出来之后,我自己是看了视频的截图和文字,但是我一直都没有勇气去看视频,因为只要一想这么小的孩子受到这样的对待,就觉得心里非常的难过。那也有很多人就在讨论说,就是这些老师他怎么能够下得去手?有人说这是跟他们的个人素质,包括道德品质有关系,但我觉得这种说法是很难让人信服的,因为连动物都知道去保护小的动物,哪怕不是自己亲生的,甚至说不是自己同种的,牠都会有护犊之心,难道这个人连动物都不如吗?

横河:从这个录像来看的话,这些教师的所作所为是令人发指的,但是显然这不仅仅是一个个人行为,也不仅仅是所谓偶然行为。因为当时这些家长只随便抽了一天的录像来检查一下就发现了,那么更多的录像发现它其实是常态,也就是说当事人对这种虐童现象已经习以为常了,即使是有人不参与,他目击了,他也不会说这种事情是违法的,他要去报告,他也是见多不怪了。

这里我觉得最关键的问题就是一个社会契约的问题。就是说一个正常的社会,每个成员做不同的工作的话,实际上都是一个社会契约,就是说我完成我的工作以后,我得到相应的报酬,也就是说社会成员所做的和得到的报酬,它是属于社会契约这一部分的。

这些当事人不管他们出于什么原因,也许他觉得他的报酬和他的工作量不配合,4个人做了14个人的工作,也许是这样,但是这个不是理由,就是说不管什么原因,他们是没有完成社会契约的。当然我们讲的契约是暂时不谈这件事情实际上是有违法的行为,法律来惩罚,这个我们不讲,因为罪犯什么社会都有,我们讲的是社会契约。

扩大一点看的话,就在中国大陆,社会契约的破坏不是说这些人完成的,是全面的、全社会的,就从社会最高层到最底层,这个社会契约的破坏不是这些底层工作者能够全面破坏的,你比如说反腐打下的和没打下的大老虎,他们一贪就贪几十亿、几百亿。你要知道,即使是暴力革命夺取政权的话,它事实上仍然是有一个社会契约的,只是说不是写在纸面上,不是写在什么所谓宪法,或者什么党章里面的,但实际上应该存在的。

也就是说从大老虎开始,就是说他已经违背社会契约了,就他的工作不应该让他拿到几十亿、几百亿的这种额外的通过权力得到的钱,也就是说全社会都不遵守契约了,这个在古今中外是独此一家,没有了。这个就不是一个自然过程,是一个人为的强制推行的过程。也就是说当这个全社会都不遵守这个社会契约的时候,我们就不可能去要求最底层的人去遵守,这不是为他们开脱,他们是犯罪了,要受法律惩罚,但是你要全面去看怎么会这个社会走到这一步的。

更何况如果说一个人要想坚守他的道德底线的话,在中国大陆他是要受到惩罚,是要付出沉重的以致生命代价的。这点我想重点说一下,就是说一个社会的社会道德,它是由宗教信仰,这个主要是指对神的敬畏来维持的。中共建政以后,就持续的采取各种极端手段来消灭宗教信仰,包括从1999年开始持续至今的对法轮功信仰者的镇压。

我们知道一个最常规的,就是法轮功学员他是修「真、善、忍」的,他是要做好人的,那么警察在殴打法轮功学员的时候,他说什么呢?说你去杀人放火都可以,吃喝嫖赌都可以,就是不能做好人。也就是说这是用政权的机构来强制把一些坚守道德底线的人消灭掉,用各种方式,至少是在社会上消失掉,而且让社会认为做好人的下场就是这个。这是从信仰层面。

从另外一个层面就是社会道德层面。刚才讲了道德是由信仰维持的,另一方面它要有人来执行,这个社会契约和社会基本道德的主要执行者和教化者,是在中共的历次政治运动当中被打击、被消灭的对象。你比如说农村的乡绅,他是保持在农村,中国的农业社会当中担任教化和社会契约的执行的,土改的时候被消灭了。

还有一部分保留了传统的知识分子在反右斗争当中被消灭了;还有历次政治运动当中的都打压中国社会的社会精英,就是所谓的「地富反坏右」,这些实际上是社会精英;一直到今天还在对坚持法律的维权律师进行打压,就是说这是把整个社会最主要的,传统社会的精英阶层给消灭。代之以的是中共所带来的,就是传统社会当中最边缘的那些人,就是痞子、流氓这些人,也就是说中共革命的主力。这样,就使得中国社会整体来说的话,是一个人人都不守社会契约、都不去做好本质工作的这么一种社会,也就是人们所说的互害社会。

携程亲子园的虐童案,它只是社会现象的缩影,只是冰山一角,其实全社会都处于这种状态。

主持人:那您刚才的意思说,其实这个携程亲子园案件应该是说这个制度负最主要的责任,是吧?

横河:对,制度和执行这个制度的中共的官员,中共是要负全部责任的。

主持人:从整个国家这个层面来看,这个亲子园事件它并不是最严重的,当然了,这个对每个涉事的家长来说,这就是他生活中很大很严重的一件事情,我们讲的是整个社会层面和整个国家这个角度。但是显然不管这个星期发生多少事件,这个亲子园是最引起关注和社会共鸣的,引起关注非常简单,就是因为每个人都会关心孩子,跟孩子的事情大家都很关注,但是我们在这个关注后面还看到了一种震动,就整个社会在这里很受震动,您觉得是为什么?

横河:我觉得主要的原因是因为这次的受害者的特点。这是在上海这个全国最发达的大城市,又是在一个全国最著名的网络旅游公司,据说是上海最大的,也就是说这些人本身就处在社会的中层以上,也就是我们所说的中产阶级,他们是属于中国过去30年经济发展的主要的受益者,而且也被认为是这个政权、这种「中国模式」的支持者,就他们自认为他们是属于社会精英阶层,不会落到访民的下场。

这个案子之所以受到这么大的关注,最重要的原因就是因为这个阶层的人并不认为他们跟普通的平民、普通的访民有什么共同点,所以他们不会遭到那样的下场。这个跟雷洋案引起关注的性质是一模一样的,就是认为只要自己做好本分工作,那个不幸是别人的,不会落到自己头上。

然而这个事件之所以引起大家的震动,甚至是恐慌的原因,是因为显然发现就这个认为自己已经是社会精英阶层了,不会落到访民地步的人,却无法避免、无法逃脱成为受害者的命运。就是说这是一个互害社会,谁都不可能逃脱这个命运,这是引起震动的最主要的原因。

主持人:那我们发现类似这样的虐童案,其实发生不只一次了,而且在不同的城市都有发现,那么现在就是又发展到上海和北京,最近北京也出了一件类似的事情,那您觉得类似这样的事情为什么会屡禁不止呢?您能不能用1分钟的时间简单回答一下?

横河:很简单的说,就这个事件我们看到是所有的环节都出了问题,实际上就是各个领域,像这样的情况都是坐等出事,就是说并不是出事了才有这么大的问题,是所有的都有这么大的问题,只是这件事情是每个点上都出了事。更重要的是这个是一个单位里自己办的机构,所以家长能把录像调出来;如果是一个公共机构的话,家长可能连录像都拿不到。

另外一个就是权力的介入,在广西这个案子里面最典型。就是说广西的这个虐童案曝光以后,这个院长说,如果说你们现在还来的话,家长还把你们叫来的话,难道你们不怕政府和领导弄死他们吗?也就是说这是在权力的支持下才能够做到这样的。

携程亲子园事情也是一样,权力一旦介入,一个星期以后,大家知道议论就开始减少。所以这个权力的介入和维护才使这种事情能够不断发生的真正的背后的原因。

主持人:好,那么这次节目时间已经到了,感谢您的收听,我们下次节目时间再见。

横河:好,谢谢大家,再见。

中国广播台
美国联播网
粤语台

热门文章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