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ad image
中共建政以來,歷次的運動其實都是羣體滅絕性的殺人運動,所以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這是中共殺人歷史的延續
中共建政以來,歷次的運動其實都是羣體滅絕性的殺人運動,所以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這是中共殺人歷史的延續

【時事訪談】汪志遠:揭中國活摘器官罪惡愈演愈烈黑幕 (音頻/視頻)

【希望之聲2017年11月20日】(主持人:靜汝 / 嘉賓:汪志遠)

聽衆朋友,您好!歡迎您收聽希望之聲國際廣播電臺的【時事訪談】節目,我是靜汝。

自2006年中共活摘人體器官的罪惡被曝光後,追查迫害法輪功國際組織(簡稱追查國際,WOIPFG)經過10年的獨立系統調查,蒐集到了大量的證據,指證中共動用了國家機器系統的活摘人體器官進行販賣,並從中牟取暴利。調查的證據還顯示,大陸參與活摘器官移植的醫院、移植中心等機構將器官明碼標價,上不封頂。活摘器官的罪惡已經超過了一般人的承受力,所以雖然在國際社會曝光超過10年,但很多人包括海外華人都難以相信這個事實。那麼,活摘器官在中國大陸的發生到底它的真實性有多大?涉及的人數有多少?本臺記者就此採訪了《追查國際》發言人汪志遠先生。

記者:汪先生,您好!自中共活摘器官在國際社會曝光後至今已經超過10年時間,請問就您所瞭解的,目前的情況是怎樣的?是越來越嚴重嗎?還是因爲曝光越來越多?

汪志遠:整體來說,中共大量活摘器官這個國家犯罪還再繼續,而且在局部地區還出現肝移植免費促銷現象,吉林醫科大學第一附屬醫院,今年六月份出現十例兒童肝移植,免費移植,免費,先來者先做。器官移植數量仍然很大,患者對器官供體等待的時間很短,而捐獻器官又非常少,大量的器官來源不明。

我們2017年七月十九日,發表一篇去年七月到今年六月的年度報告,還有今年前不久,我們發表一篇六月到九月三個月的調查報告,這二個報告加起來,我們總共公佈,211個電話調查錄音,涵蓋了一百多家醫院。從這些調查報告調查結果看,在中國大部分地區器官移植領域,還再那樣子做。我剛纔說,這個國家犯罪還再繼續,目前情況是這樣,當然有些少量地區有減少,但是大部分地區沒有減少,還有個別幾個醫院有新開張的,這些現象都非常奇的 [1]。

記者:您剛剛提到器官的來源非常奇怪,那《追查國際》所調查的情況是怎樣的?

汪志遠:是這樣的,器官來源我們現在調查,一般都不講了,像2006年,剛剛曝光的時候,我們調查的那些醫生大部分直截了當的承認說是用法輪功學員器官做移植,有些醫院還說他們都是用法輪功學員器官,現在不一樣,現在因爲大量曝光,他們已經非常隱諱、隱蔽,他們都講器官來源是腦死亡捐獻器官,再問下去就不說了。

我們調查了捐獻系統就中共官方宣佈的主要捐獻機構是紅十字會,器官捐獻辦公室,可是這些辦公室在被調查時都說非常少,少的可以忽略不計。而且還一個現象,現在器官已經不是捐獻,而是變相有償捐獻,就是名義上是捐獻,實際上是買賣。而且醫院報的移植手術價目明碼標價表,肝源費、腎源費,十萬起價,上不封頂 [2],所以這個這個現象也是非常奇怪,是很不正常的現象。

記者:您剛剛提到被調查的醫生說供體來自法輪功學員,那您爲什麼認爲被活摘的主要對象是法輪功學員?依據?

汪志遠:有這麼幾點依據,第一,中共對法輪功學員99年7月開始大規模在全國迫害開始的同時,中國的器官移植出現了爆炸性的增長,這個時間是從2000年初開始的。這個爆炸性增長增加多少呢?從官方報導的數量是180-436倍,從我們調查數量看來,在基礎上還要增加十倍以上,也就是上千倍,或者幾千倍。這個爆炸性增長的時間曲線,正好和中共迫害時間曲線完全重合。

第二,在當初2006年曝光的時候,我們調查有大量醫院直截了當的承認是用的法輪功學員器官。我們在網路發表的直接承認用法輪功器官調查錄音,來自於二十多個器官移植醫院。

第三,從目前爲止,至少四個人直接指證了是由江澤民親自下令用法輪功學員器官做移植,而且從他們涉嫌參與的機構來看,他是動用整個國家機器,包括軍隊、武警、政法委,公檢法司和全國醫療機構。這樣動用全國包括軍隊,武警,不是國家統一指揮是不可能的。

調查中公開發表錄音中,包括五名中共政治局常委,一名軍委副主席,政治局委員,國防部長,總後勤部衛生部長,活摘現場的持槍警衛,還有多名政法委高官,以及紅十字會官員,還有當初第一批公佈的三十多個醫院,現在我們已經公佈了二百多個醫院調查錄音,還有大量的資料證據。

這些證據都共同指證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存在,而且共同指證由最高當局江澤民下令的國家犯罪,國家羣體滅絕性犯罪。

記者:您剛剛提到包括有四位指證是江澤民下令,可以更具體的說明一下嗎?

汪志遠:這四個指證江澤民下令的事情,有軍方總後勤部衛生部的部長叫白書忠,還有當時任職商務部長的薄熙來,後來他又當了重慶市委書記。還有二位醫生,一個是上海復旦大學附屬中山醫院肝臟病科主任譚雲山,還華中醫科大學同濟醫院心胸外科二病區的龔醫生,這四個人都指證這是江澤民下的命令。

五名政治局常委有張高麗,張德江,李長春,還有曾慶紅,周永康。軍委副主席有郭伯雄,國防部長是樑光烈,我們都有對他們的調查錄音,而且在網絡上發表了。

記者:您剛剛提到的這5箇中共高官都參與了江澤民下令的活摘器官,對這種大罪那他們怎麼會自己承認呢?

汪志遠:說出來是因爲我們在一個恰當的特別時間,或以特別身份去問他,你比如說張高麗。我們是在他訪問哈薩克斯坦國家期間給他打電話,是以江澤民辦公室劉祕書的身份打電話,爲什麼他能夠說,一個他是江澤民派系最高的嫡系的官員,以江澤民的祕書直接給他打電話,所以他不得不回答。同時還有一個最重要的情況是當時周永康剛剛被判刑,而且判刑的時候其中有一條說周永有立功表現,所以從輕判處。做爲張高麗、張德江、周永康,這都是江澤民迫害法輪功嫡系血債幫的成員。

周永康所謂的立功無非是供出了他們之間的一些祕密,很有可能供出江澤民活摘器官,或者迫害法輪功的一些機密。這些機密也牽涉到他們每一個人,這個時候必然江澤民就非常關心這個事,因爲他現在不能參加政治局常委會議,張高麗是現任政治局的常委,他就知道這些事情,而且很有可能他(江澤民)會給他交待什麼事情,這個時候是不是就比較在情理之中了。還有一個重要原因,這些政治局常委們,在國內互相之間是不能隨便連絡,不能打手機的,只能用紅機,也就是專門人工接線的電話。而且他們通話時間,大體內容都要被記錄,還要給最高當局報告的,所以在國內他們私下這些事不好互相連聯繫。在海外訪問期間,這一套對他們監視就不存在了,我們是拿到他在海外臨時用的連絡電話,在這個特定的時間,以特定身份,又問了一個他們最關心而緊急的問題……這就是爲什麼他們能夠說,而且爲什麼能夠問到我們需要的東西,就這個原因。

記者:我在海外的明慧網上看到有大陸有大批的法輪功學員失蹤,就追查國際調查的情況看這和活摘器官有什麼關係嗎?

汪志遠:這個是當然應該說有關係,但是我們目前這方面調查的結果不多,因爲迫害一直是在中共鐵幕掩蓋下進行的,而且中共動用整個國家機器,對這些人進行多方面控制,信息封鎖,人員控制,所以這些失蹤的人消息很難傳出來,因爲是國家警察抓的,迫害是國家機器在做的,所以失蹤學員家里人,也不敢去找,也不敢說,這就使很多消息難以傳出來。

記者:您剛剛提到從中共迫害法輪功開始,中國器官移植的數量突然成百上千的增加,法輪功學員是主要被“活摘”羣體,根據《追查國際》的調查,那和其他人羣情況是怎麼樣的?

汪志遠:我相信是有的,追查國際的全稱追查迫害法輪功國際組織,所以主要的調查是針對對法輪功迫害,其他羣體我們基本上沒有去做。但是就這樣我們也還是蒐集到一些資料,有些資料顯示,活摘器官已經波及到更廣範圍,例如,2013年有一個山西六歲男孩子叫小淋淋,丟失了後被挖去雙眼,兩天之後發現,小孩找回來眼睛已經被人家挖去,他在醫院醒來,第一句話,天怎麼還不亮。還有在2016年11月12日法國廣播電臺報導,基督徒彭明的器官也被中共當局祕密強摘。

中共用國家的機器培養了一批殺人犯,培養了這樣一部殺人的機器,運轉這麼多年,這些人在殺人機器中已經養成殺人的興趣。多年來,大量屠殺善良無辜的法輪功學員,中共用暴利刺激他們犯罪,當器官不夠的時候,或者特殊情況適當的時候,不可能只是殺法輪功學員,必然已經成爲一個社會性的危險系統,必然要波及到更廣泛民衆。

記者:中共活摘器官已經在國際社會曝光,而且也遭到了一些國際社會的譴責,您認爲爲什麼活摘器官迄今還在繼續?

汪志遠:我認爲,第一曝光不夠,這是人類歷史上從來沒有過邪惡,一直在中共這個邪惡而龐大的機器掩蓋控制下進行,所以消息透露出來還太少,曝光的也不夠。

第二個,這跟人類社會因爲中共多方面的洗腦,謊言宣傳,中共利用外交、政治、經濟等各種手段,對國際社會侵入,使人們對這件事情十分麻木,在有些地方,有些方面可能甚至還沉默,縱容他們犯罪。

記者:您剛剛提到曝光不夠,那是不是因爲這個原因很多人,包括很多海外華人好像不太相信,或者認爲這隻是個別犯罪?

汪志遠:人們不太相信是因爲這個事太邪惡了,可是由於中共各種封鎖,洗腦的影響,人們沒有系統去瞭解這些真相。比如說我們追查國際系統報告,至今已經發表八十多篇報告,我們有二個電影發表,如果人們真的把我們電影《鐵證如山》[3],還有《活摘十年調查》[4]看了,或者把我們系統調查報告看上一個,人們就不會不相信。目前爲止,凡是看了《鐵證如山》,還有《活摘十年調查》電影,還有看了追查國際對中共大量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國家犯罪的調查報告摘要版[5]的這些人,一下子就會清醒,因爲這些報告我們是系統的羅列了大量的證據,用大量的事實證據,一環一環告訴人們這個事情發生的真實性。

記者:您在調查中所瞭解的那些參與做移植的醫生是不是知道很多器官是來自“活摘”?就您所瞭解的,他們是怎麼想的,因爲我們知道醫生的職責是救人,而不是殺人。

汪志遠:他們應該是知道的,因爲這是國家最高當局下令全國系統這樣做的,一定是知道的,在我們當初調查的時候,很多醫院的醫生就直接了當的講他們是用法輪功學員器官,全都是這個,那就說明他們知道。知道他們爲什麼還要做呢?是因爲中共一系列的洗腦,第一它把法輪功學員進行多方面動用全國的宣傳機器,來抹黑、污衊、抵毀法輪功,把這些人說成是國家的敵人、危害民衆的一羣危險人物。

第二,它有一系列這方面的管理措施,比如說有一個東北老軍醫舉報材料就講到,在手術過程中,由610正法委到現場監視、監督,一旦有泄密的就地處決,就是說他要把這個消息傳出去,這個醫生就可能馬上面臨着生命危險。

第三,大量的暴利,巨大的利潤刺激他,還有各種的獎賞制度,比如升官啊、調整職務啊,榮譽上給他獎勵呀。比如說上海移植專家吳孟超,江澤民就五次接見他,授予他一級英雄模範榮譽稱號,而且給他獎勵100萬現金,軍委還召開了一個授獎大會。

迫害了這麼多年,沒有看到誰倒楣,而是看到升官發財,那麼這些醫生在這樣的恐怖的管理下,他一定會做的。他就這樣做下來了,當然也有些醫生被證實有自殺的,比如說專家李保春跳樓自殺,這樣的例子也有,還有些良心還沒有完全泯滅的,心理承受不住的人也有的是。

還有一個歷史原因,就是中共建政以來,歷次的運動其實都是羣體滅絕性的殺人運動。57年的三反五反,反右,殺了多少人?文革的文化大革命又殺了多少人?後來六四,天安門廣場用坦克去壓,這麼多殺人的歷史加上長期以來的宣傳教育,使中共已經在中國大陸形成了一個特別的恐怖的環境,所以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這是中共殺人歷史的延續,有這一部殺人的機器和一套殺人的政策,形成了一個殺人的社會條件。

記者:幫助制止“活摘”罪惡的繼續發生,您認爲海外的華人能做些什麼?

汪志遠:我覺得有這麼幾個,做爲個人來講,應該向親朋好友,街訪鄰居,同事、路友去轉述中共大量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真相,讓全社會都知道這個真相,讓全世界起來共同制止中共的反人類罪。

第二,是追蹤收集中共迫害法輪功罪的涉嫌罪犯的名單或證據,向追查國際舉報,讓我們共同來完成這歷史的審判,這是做爲個人。當然首先得應該瞭解真相,要看我們追查國際發的電影或我們發的報告。

做爲國家、組織,我們呼籲第一,國家應該派獨立調查團到中國大陸去深入調查;第二,要執行羅馬公約,對於中共這種危害人類罪的這些罪犯,對醫生、警察要啓動司法調查程序和相應的司法行動;第三,立法禁止爲中國做器官移植的技術培訓或禁止外國的國民到中國去做器官移植,避免協同犯罪。

記者:您剛剛提到蒐集證據向追查國際舉報,那目前這方面的情況是怎樣的?

汪志遠:有,而且也不少,追查國際網站有一個舉報信箱,我們的追查國際網站是漢語拼音,zhichaguoji.org是我們的網站,可以到網站上去投稿。

記者:謝謝汪先生,您還有什麼需要給聽衆說明的?

汪志遠:我補充一點,做爲追查國際,我再次告誡那些參與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人們,這是羣體滅絕罪、反人類罪,任何職行命令的託辭都不能做爲豁免的理由,而且不受國界和追蹤的時間限制,唯一的出路就是停止犯罪,儘早的向追查國際舉報他人的罪惡收集證據,向追查國際舉報,爭取一個立功贖罪的機會。否則面臨的將是歷史上最爲嚴厲的法律懲處和道義的審判。同時我們追查國際也再重申,我們一如既往在全世界範圍內追查一切迫害法輪功的罪刑以及相關的機構、組織和個人,無論天涯海角,無論時日長短,我們必將追查到底,直至每個罪犯繩之以法。

聽衆朋友,今天的【時事訪談】節目就到這裏,我是靜汝,感謝您的收聽,我們下次節目再見。

參考文獻:

[1] 追查國際對中共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現狀調查報告(調查時間:2016年7月-2017年6月)https://www.zhuichaguoji.org/node/72524

[2] 追查國際對中共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現狀最新調查報告(調查時間:2017年7月~9月)https://www.zhuichaguoji.org/node/77139

[3]《鐵證如山》https://www.zhuichaguoji.org/node/67745

[4]《活摘十年調查https://www.zhuichaguoji.org/node/68790

[5]《追查國際對中共大量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國家犯罪的調查報告(摘要)》https://www.zhuichaguoji.org/node/65694

希望之聲版權所有,未經希望之聲書面允許,不得轉載,違者必究。

中國廣播臺
美國聯播網
粵語臺

最熱文章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