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傑森訪談】北京有難處 對美國減稅乾瞪眼着急 (音頻/視頻)

老百姓消費環節,生產環節,各種各樣環節的稅務其實是非常高,在稅務中得到福利又是極其極其少

【傑森訪談】北京有難處 對美國減稅乾瞪眼着急 (音頻/視頻)

【希望之聲2017年12月12日】(主持人:靜汝 / 嘉賓:傑森)聽衆朋友,您好!您現在收聽的是希望之聲國際廣播電臺的【傑森訪談】節目,我是靜汝。

近日美國總統川普的稅改方案引起了全球的關注,中共官方媒體<人民日報>即刻發表文章指責美國稅改將挑起國際稅務戰。文章還引用了中共國家稅務總局國際稅務司司長廖體忠的觀點,聲稱美國這種行爲是錯誤的,是不承擔大國責任行爲,我們旗幟鮮明地反對收稅競爭。中國是世界第二大經濟體,中國不做這種不負責任的事情。美國的稅改爲什麼會讓北京反應如此強烈?與北京何干?本臺記者就此採訪了旅美經濟評論家傑森博士。

記者:傑森博士,您好,中國對美國稅改方案反應強烈,而且多是負面的評說,包括中共喉舌<人民日報>。除了指責外,還說這個稅改是籠絡民衆、討好企業行爲等。您對北京的這種反應怎麼看?

傑森:第一做爲國家政府,討好本國公民,討好本國企業,這不是錯誤,而且稅收,確確實實是內政,他還不像邊境問題,其他人權問題,稅收是不折不扣的內政。我也不知道,中國稅務總局怎麼踩了他的哪根筋說這麼一些話。

但是我們回來看一看,美國稅收爲什麼會讓中國激動、興奮或者說急躁不安,核心問題是美國稅務其實有二大頭來源,一個來自個人所得稅,這是美國稅務大頭,然後有一部分來自美國企業稅,其實這一次稅改對個人來說,有人會稍微變好一些,有人會變壞一些,不是均衡,對於個人來說,每一個人甚至在這方面變好,那方面變壞一些,最終怎麼樣……,比如說他把原來稅務等級多少稅率分了七等,現在改成比如說是五等,有些人如果原來七等可能只繳32%,現在一下變成新的五等,每一等範圍寬了,他可能落到35%的這個範圍裏頭,那他個人可以就得多繳2%的稅。

另外還有其它一些稅率,也有可能會影響整個稅務個人稅務情況。所以說個人稅來說,大家還在爭,誰在哪一項得好,誰在哪一項有損失,還是不明朗的事實,得要到衆議院和參議院兩個稅務的法案,最後共同協商成一個統一的法案,最終在實現過程中具體調整,到2018-19年,最後切身經歷以後大家才知道,稅到底收多了,還是收少了,對個人來說。

但是對於企業是不折不扣變好了,因爲明顯原來美國企業利潤是繳35%的稅,現在改成20%,這是一個巨大的降低。就是說這個稅對於歷史上很多企業,甚至不惜把自己的總部挪到國外,就是爲了躲避很高的企業稅,川普在這一點上使得美國對於企業更具吸引力。

而且還有一個很大的因素是美國很多企業是跨國企業,在國外掙了很多很多錢,比如說很多藥廠,他在國外賣藥,掙的錢就在國外,比如說蘋果公司,他在中國,賣了好多iPhone,掙了很多利潤都在國外,美國公司現在在國外掙的錢,存在國外將近三萬億美元,是個巨大數字,他把錢放在國外不拿回來美國,因爲他一拿來美國就得徵35%的稅。

但是現在這個法律新出臺後,如果你把現金拿回來,我只徵你12%的稅,如果你拿回來投資,我只徵你5%的稅,就像不徵一樣。歷史上出現過,短暫的美國政府把稅率降到15%,幾年前出現過一次,結果一下子好多企業拼命把自己海外的錢拿回國了。這事實上是讓中共非常害怕的事情,現在好多企業在中國賺的錢,留在了中國,在中國運轉,造成中國資金很充裕,很多企業在中國投資,其中一個原因,也就是美國企業不想把錢拿回去被扣稅。

現在一旦稅率降下來,一方面,很多公司會到美國來投資做公司,另外一方面,美國公司在國外賺的錢,在中國賺的錢可能會拿回到美國來。這二個事情加在一塊,確確實實給中國在短期資金流動性的量上和長期對企業的吸引力上,都造成了非常大的衝擊。這就是爲什麼中共煩躁不安,焦慮不安的根本原因。

記者:您剛剛提到美國企業不想把錢拿回去被扣稅,外企在中國不也要繳稅嗎?

傑森:事實上歷史上中國在早期是靠二點,第一點是靠中國低廉的勞動力成本,和幾乎沒有成本的環境,就是製造過程中的環境成本,以損害中國老百姓經濟利益,和損害環境利益,做爲吸引企業方式。另外一個,在早期的時候他給很多外企有稅務上的優惠,所以當時吸引了很多很多外企。後來當然外企進去多了,它(中共)口氣也壯了。

中共在經濟發展非常火的時候,08-09年,GDP增長百分之十幾,他稅務每年增長20-30%,它養慣了這種每年增加很多錢,花很多錢這樣的習慣。中國政府在管理上消費比例在全世界是絕無僅有的,中共佔據了中國大量社會製造的財富,以稅收方式收上來被它糟蹋。在這個過程中他不缺錢的時候,低減的很多外企的稅務優惠,在利潤這方面,美國是35%,中國好像沒有那麼高,但是中國其實最可怕的不是在企業利潤稅,他在流轉的過程中叫增值稅什麼的,就是你每生產一個環節,我都要徵一點稅,樹變成木板價值增加了,我就徵稅你增值稅,你把木板變成桌子,變成傢俱,我再徵你一次稅,這個過程對企業是非常非常可怕的,爲什麼?美國是你企業只有賺錢的時候,我才徵你稅,但是很多企業,特別中小型企業,多少年給自己算的帳都是不掙錢的,說是稅率很高,35%,結果很多企業一年一分錢都不繳。

但是中國可不管你賺不賺錢,你只要開工我就收你錢,因爲你只要開工就在製造,所爲增值,樹杆變成木板,我就開始收你錢,最後管不管你傢俱賣的出去賣不出去,我都收你錢。所以很多企業在流轉過程中,被稅務壓的喘不過氣來。所以在這個過程中中共企業稅收這部分,已經使得它沒有國際競爭力了,特別是這幾年,中共拼命搞房地產經濟,把房價哄的一塌煳塗,特別是一些一線城市,房價高的一塌煳塗,使得勞動力成本也得上升,因爲不管怎麼說這些人住的多擠,也得有地方住,在任何一個地方,在深圳在北京,幾個人住一個房子,合住都得幾百上千塊錢房租,這樣子的情況,你就不能一個月只發給他一千多塊錢,整個勞動力成本也在升值。

所以中國歷史上出現對於企業吸引力,低廉勞動力成本,低廉的環境成本,和稅務上優惠都不存在了。其實中國現在對於企業吸引力已經逐漸在下降非常厲害,很多企業在這之前就已經出現逃離中國,製造業逃離中國的問題了,此時此刻美國在這麼把企業優惠稅務政策一亮出來,而這是法律規定,不是中共說變就變的政策,美國的稅務動一下都是多少年的一個大事,這一次如果稅務調整成這樣子,他就會在未來很長一段時間裏,對於國際各國企業的資金,都是非常有吸引力。

前一段時間已經有中國玻璃大王到美國去開公司,說除了勞動力成本,其他不管是土地,材料,運輸,稅務都比中國優惠,現在稅務上就更優惠,所以你可以看到,中國確確實實是特別特別擔心整個事情對他影響,因爲畢竟現在是一個地球村,任何一家有新的政策,都可能把親朋好友引到那一家,你這一家就沒有生意了。這就是中國稅務局這麼痛苦的原因,他明明知道,美國這邊會吸引稅務,但是另外一方面他也知道他沒有辦法跟美國競爭,他不可能減稅,因爲他的整個官員的這種腐敗,低效的運作方式,現在稅都不夠用,現在已經花中國這麼大比例的社會財富,他還是不夠用,在這樣情況下你再讓他減稅,他不可能,這個時候,他又記起了國際責任感的大旗,說什麼美國在破壞國際環境,亂說一通。很多網民都說,簡直有點流氓這種說法,某種程度上講,你不能說人家修了一個新的牌坊,你就在那破口大罵,說各種各樣壞話。說這是干涉別國內政一點都不差,因爲真的是別國內政,你這樣子做,是有點太過了。

記者:但在中國投資的外企也不光是美國的公司啊,

傑森:是,但是不管怎麼說,美國是佔了很大因素,特別美國的一些企業,藥廠,或者IT的蘋果公司,在中國賺了蠻多的錢,在這樣的過程中,錢事實上在中國留下來的,所以這些企業在中國賺錢,中共倒不是那麼着急,因爲你賺了錢,你還放在我這,所以資金還在我籃子裏頭流。只是說,明着帳目在你公司,現在稅改一出來,很可能錢真的就赤裸裸就離開中國了,這讓中共確確實實非常撓頭,因爲畢竟蘋果在中國每年銷售量,現在已經幾乎快趕上美國這邊的銷售量了。

記者:還有,面對美國的稅改,那其他國家不也面臨同樣的情況嗎?但好像都沒有像中共這樣的激烈……

傑森:其他國家他有一定彈性,因爲其他國家都是民選政府,通常都會在老百姓壓力下,他有可能做出一些彈性調整。但是中共在稅務上等各方面,自我調整能力非常非常差,因爲整箇中共的統治體系是靠錢做爲潤滑劑,做爲沾合劑,地方官員向中央效忠,其中原因之一就是因爲中央要給地方撥款,中央有整管理能力,其實都是用錢買出忠心,買出權力的,官員數量越搞越大,而且中共運作是非常非常低效,他就不具備其他很多國家,至少在政府投入和政府消費這方面有很大彈性,可以將來也降稅。

中共減稅壓力各方面是非常非常難,就出現中共抱怨聲最大,而且中共現在是世界製造第一大國,如果現在製造業或者公司回到美國,影響最大的還是現在製造業最多的中國。中國之前就已經感覺到資金外流的壓力,如果未來再牽扯到美國公司大量把在中國賺的錢拿回美國,直接就會影響中國。其他國家畢竟不是世界製造工廠,不是第一製造大國,影響畢竟是間接的,其他國家稅務和各方面情況也蠻優惠,美國這一次改的原因也是說歐洲特別是愛爾蘭這樣國家,稅率只有百分之十幾,人家已經處於低位,美國只是把自己稅率這一次降低一點,而中國又自己稅率降不下來,只能乾瞪眼着急,就是這麼個情況。

記者:我看到網上有網民說,中共官方對美國稅改的這種表現有些滑稽,甚至可以說是愚蠢。

傑森:是很愚蠢,我感覺他不說話最好,他一說話,老百姓一下子就明白了。其實最開始,中國老百姓看見美國減稅,最多覺得,美國這一下子好了,企業也好做了,老百姓也好了,並沒有覺得,好像跟自己有太多的關係。

中共這一次中國稅務局這麼一聲稱,中國老百姓才一下子明白,唉呦,原來我們處在這麼水深火熱中,而且沒有指望的水深火熱。老百姓消費環節,生產環節,各種各樣環節的稅務其實是非常高,在稅務中得到福利又是極其極其少的,其實老百姓已經都一肚子氣了,這個時候他又說,我們減稅是不可能,而且說的理由都是毫無理由的理由,大家只能說是無賴的理由。

這就是爲什麼針對他的發言,很多人網上各種各樣非常氣憤加幽默的這種迴應,覺得太沒有道理,你已經在搶我們的錢,還把我們當傻瓜耍,你以爲這麼說兩句美國不好,大家就真的相信美國不好了,你以爲說兩句美國稅務不負責任,大家都相信你說的了,就認爲美國這一次降稅是不負責任。就是真的搶了別人錢,還把人當傻瓜耍,那種讓人非常又氣憤又無奈的感覺。

聽衆朋友,今天的【傑森訪談】節目就到這裏,我是靜汝,感謝您的收聽,我們下次節目再見。

(以上評論只代表評論員個人的立場和觀點)

希望之聲版權所有,未經希望之聲書面允許,不得轉載,違者必究。

廣播

中國廣播臺
灣區生活臺
粵語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