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ad image
作为祖国的花朵,我认为我学习一直上不去,就是因为这个校服的问题。 (图片:youtube视频截图)
作为祖国的花朵,我认为我学习一直上不去,就是因为这个校服的问题。 (图片:youtube视频截图)

【希望之声2020年7月3日】(作者:吴永健)耳边响起苏芮的《奉献》:雨季奉献给大地,岁月奉献给季节,我拿什么奉献给你,我的爹娘……

手上拿着的是2017年度最扎心的经典微小说《轮回》。

小说的大意是作者回忆多年前自己不愿意去幼儿园,以及多年后,他妈妈年岁渐老,且患上老年痴呆症但也不愿意上养老院……都是带着哽咽与无奈的哭腔来恳求对方: 「妈妈/(儿啊),记住早点来接我啊……」

人生有时是很无奈,尤其是面对违背自己意愿的事情。但那时候父母们把孩子送幼儿园,就急匆匆忙着去上班。那时候的孩子早已是现在的家长……几十年后的今天,所有大陆儿童的遭遇,包括校车超载事故、 拐卖儿童、毒疫苗 、毒牛奶、毒食品、毒校服、毒跑道、幼儿被性侵事件和幼儿园虐童事件......,虽然被曝光的都是冰山一角,但可作为一环扣一环的证据链,中国的孩子正在被毒害,中国的孩子正在受伤害,让家长们无奈,针对孩子的「恶性事件」频频发生,令人揪心得难以言表。

一、毒校服

大家可千万别忘了2013年2月的上海致癌毒校服事件曾经引起社会各界的关注,这是继毒食品、毒疫苗之后的又一个毒制品领域。上海毒校服涉事学校已增至25所。涉案的上海欧霞时装公司被调查,不少市民并不乐观,并且担忧此事最终还是不了了之的……整个社会环境民众道德下滑,利益驱使下即使欧霞不做还有红霞、绿霞和彩霞,之前也是被多次曝光,只是没有引起有关当局的重视。

对于校服,学生有更多的话要说。电视台在上海一校门口采访学生对毒校服的意见,一男同学认真地说 :「作为祖国的花朵,我认为,我学习一直上不去,就是因为这个校服的问题」,「气愤 」。

校服是每个学生最明显的外观标志。作为日常衣物一周5天,每天至少8小时都包裹着祖国的花朵。故校服是否安全无毒直接影响着中国新一代的正常发育和成长 , 这一直牵动着父母的神经,并且已经成为一个社会敏感话题。

虽然2015年中国发布并实施首个针对校服的国家标准GB/T 31888-2015,不仅对织物增加了湿摩擦色牢度、重金属含量、邻苯二甲酸酯、燃烧性能的要求,而且对填充物、附件,锐利物以及耐久性标签做了要求。但是「毒校服」在国内市场上仍然大批量存在。毒校服事件还是层出不穷,我们不禁提出种种疑问:

1、作为家长,我们如何辨别孩子的校服是合格安全的?

2、作为学校,我们如何确保厂家的校服是安全的?

3、作为商家和工厂,我们怎样确保自己的产品是安全的?

以上提及国内的新标准要求,涉及到30-40个项目,如果涉及国外标准呢?法规标准会更多……当一件校服拿到我们面前,作为孩子的家长,学校的老师,或者校服的生产厂家都不能从直观上判定校服的安全无毒。

重提该事件,一方面是希望大家不要健忘,另一方面是家长们需要重新思考保护孩子的关键因素。也许网友笑声阵阵是因为该男孩堂而皇之地把花朵扣上祖国的那份憨厚,也许那时还真是没想到学习成绩跟校服有太多太大的关系。这些从网友们的留言中就可以得知。

随着时间推移,更多可怕和恐怖的事件接踵而来……

二、毒跑道

2015年11月广东省深圳市怀疑安装了「毒跑道」,令学童不适的「北京师范大学南山附属小学」,一直有学童告假。全校两千名学生,已超过半数的孩子分别因感到不适,或因家长恐惧而请假。其中逾百名家长在市长办公室外抗议,警察到场镇压,导致数名家长受伤。

2017年9月深圳宝安区松岗第一小学新校区启用后,疑教室和课桌、跑道、篮球场含甲醛和重金属,陆续有大量学生出现身体不适、流鼻血等症状。当地卫生部门人员确认至少有261名学生受影响。

据南京林业大学聚氨酯专家罗教授表示,目前劣质塑料的毒性污染源主要来源有三部分:一是使用的溶剂会挥发含有毒性的甲苯、二甲苯;二是劣质塑料跑道中含有重金属催干剂——铅盐,重金属铅会造成永久性污染;三是跑道中使用的有毒塑化剂,这种塑化剂的危害最大,会导致男孩绝育,这在国外儿童产品里是禁用的。

 毒奶粉 (图片来源:网络图片)
毒奶粉 (图片来源:网络图片)

现在我们大概知道无论毒校服还是毒跑道,甚至更早曝光的毒奶粉事件,都是导致我们「祖国的花朵」过早凋谢的毒源。

有网民发帖说出自己担忧的实质:「以前我想只需要多多赚钱,给孩子买最好的奶粉,这样,他就不会被毒奶粉弄成大头娃娃;我买最好的家具,给他弄一个没有污染的房间,不让他接触甲醛……我把他送进最好的幼儿园,为了让老师好好对他,我每个月交5000块;每次放学,我都提前半小时自己去接孩子,这样他就不会被人贩子拐走了……」

一路上,「我避开了毒奶粉、污染、碰撞,躲开了纵火的保姆、黑心的幼教、人贩子,赶走了碰瓷的老人、校园的霸凌,我就像玩一个大型的游戏一样,小心翼翼,步步为营,哪怕一步走错,就全盘皆输。」

「作为中产,我害怕了,我真的害怕了,我怕我走不对,我怕那些我信任的奶粉、保姆、老师会像饿狼一样,我稍不注意,他们就对我的孩子露出獠牙。」

这位网民的发帖引起了巨大回应。

三、红黄蓝幼儿园虐童事件的反思

幼儿园虐童现象由来已久,熨斗烫脸、胶带粘嘴、脱光衣服吹空调,强行打针、吃药甚至猥亵性侵,幼儿园成了伤害孩子劣行的高发区。为什么这种不太正常的教师的身影频繁出现在不同的学校和幼儿园?全民一片声讨;肇事者被迫道歉,言不由衷、敷衍了事;管理部门失职失责、推诿扯皮,然后呢?慢慢地一切好像又恢复了表面的和谐与平静,虐童事件频发的根源究竟在哪儿?

有网友说,幼儿园的事情有什么好奇怪的?你平日吃着地沟油,喝着污染的水,到处乱插队的交通,各岗位能混就混,能捞就捞,就这样的一个社会,什么让你有逻辑相信突然有一群像天使一样的人在呵护你那还不会说话的孩子?

在出事的红黄蓝幼儿园门前,一个已交定金来退款的家长说:「今天觉得不关你的事,不是你的孩子,都不吭声,谁知道明天会不会轮到你?」

请问红黄蓝事件的「监控」什么时候向社会、家长 、幼儿公开?硬盘损毁就了结啦?

 孩子:祖国的花朵 (图片来源:网络图片)
孩子:祖国的花朵 (图片来源:网络图片)

疾风暴雨般的侵害大家都能马上意识得到,有一种伤害不但永久而且是隐性的,受害人往往几十年后才肯说出来,甚至也可能埋藏心底不说。我的朋友有一位表妹,婚姻不幸,多年后才流露小时候曾经被性侵的隐情。基于社会各方面因素,可见一个人对自己不幸的遭遇埋藏得有多深!事实上,无论显性还是隐性的伤害和毒害,我们孩子都会有承受不起之痛。

亲爱的小孩

小小的小孩 今天有没有哭

······

四、大陆小学生脱衣直播 有网民哭了

日前,大陆美拍直播平台出现小学生脱衣直播乱象,舆论指道德败坏无底线。调查者称,经过半年多的调查,发现美拍直播网站情况最严重,小学生们拍裸体视频和做各种不堪入目的动作。另外,市面上多个学习APP涉黄。

对此,有网民表示,这是社会的悲哀!耳濡目染,道德观念沦丧。「我看这个新闻都哭了!我一直在寻找正确的教育方式,给我女儿灌输正确价值观。现在网络发达,社会诱惑又大,我很害怕我的女儿被荼毒!我觉得,当今社会真的应该也为孩子营造一个安全健康的氛围,不是吗?」

有网民表示,网上相关部门管得最严格、最到位的是,每一条评论都经过审核,严格把关,确认符合他们的利益才准发表出来。而网上的各种诈骗信息、虚假广告、恶意病毒铺天盖地,每天数不清的受害者,却没人管,除非引发恶性案件且必须媒体最大程度曝光之后。

《共产主义的终极目的》指出,中共对传统文化的破坏带来的道德堕落,催生了今天的文化道德标杆一起下滑的邪恶环境。

 武汉大学生神秘失踪 (图片来源:网络图片)
武汉大学生神秘失踪 (图片来源:网络图片)

五、小孩子遭难、大孩子也未能幸免。武汉数十名大学生神秘失踪, 当局为何紧急封杀?

众多的失踪事件,在网上仍然引发了巨大反响。法学教授何兵质疑道:「这么多失踪的大学生,武汉警察在干嘛?天网不是全世界最牛的?」 。网民秀才江湖问道:「日本人武汉丢车,警察全城出动,现在这么多大学生的安危还不如一辆日本人的自行车?」甚至还有许多猜测指向了器官买卖。

这些父母失去孩子不但得不到政府的帮助,反而被删除消息、抓人、辟谣,这一连串的政府行为,引发民众联想,到底是谁在残害大学生?

六、是时候向这个体制问责了

这样一个沉重的话题让我想到了两个孩子(当然孩子是无辜的,无意伤害他们),当年他们的父亲分别是广州和揭阳的市委书记。如果不是东窗事发,这两位书记一定会给自己这一对同母异父的孩子提供得天独厚的特权保障。而且事实证明,两位书记为那个情妇大肆敛财谋取巨大利益!如此毫无廉耻的流氓官员,真正让百姓明白了什么叫做「衣冠禽兽」!

被称为「六百帝」的万庆良(自称每月600元租房)与其副手陈弘平共妻,共产贪腐得来的钱财共同抚养他们的孩子,但那也只不过是比老毛演绎得更加极致而已。然而这正是我们向这个体制问责的时候了。

多少贪官被落马、被自杀? 管用吗?这个体制没变,啥都等于零!

多少孩子被性侵、被毒害、被失踪 ?作为家长,我们不应该再被冠以什么「人民」和「祖国」的华丽名义所忽悠,是时候向这个体制问责了,还是让时间推移后慢慢淡忘那些不了了之的创伤……?

传统故国今何在?怀念古风悠悠,向往古道热肠!

思故国

遥望故国思绪飞,

大好山河面貌非,

世风日下人心变,

古风清纯唤不回...

如今中华大地满目疮痍,受中共病毒重创不久,中国南方又爆发严重水患,几乎半壁河山淹没在一片汪洋之中,而北方再受病毒疫情冲击,民不聊生~。

中共当局则除了对敢真言和善良者进行打压,对其恶行极尽隐瞒和谎言宣传,又为老百姓做了些什么?此时,若再不认清中共的邪恶本质,与其剥离,退出其邪恶的党、团、队组织,更待何时 ?!难道真要为其陪葬!跟其一起走上末路?

责任编辑:唐洁

希望之声版权所有,未经希望之声书面允许,不得转载,违者必究。

中国广播台
美国联播网
粤语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