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ad image
作爲祖國的花朵,我認爲我學習一直上不去,就是因爲這個校服的問題。 (圖片:youtube視頻截圖)
作爲祖國的花朵,我認爲我學習一直上不去,就是因爲這個校服的問題。 (圖片:youtube視頻截圖)

【希望之聲2020年7月3日】(作者:吳永健)耳邊響起蘇芮的《奉獻》:雨季奉獻給大地,歲月奉獻給季節,我拿什麼奉獻給你,我的爹孃……

手上拿着的是2017年度最扎心的經典微小說《輪迴》。

小說的大意是作者回憶多年前自己不願意去幼兒園,以及多年後,他媽媽年歲漸老,且患上老年癡呆症但也不願意上養老院……都是帶着哽咽與無奈的哭腔來懇求對方: 「媽媽/(兒啊),記住早點來接我啊……」

人生有時是很無奈,尤其是面對違背自己意願的事情。但那時候父母們把孩子送幼兒園,就急匆匆忙着去上班。那時候的孩子早已是現在的家長……幾十年後的今天,所有大陸兒童的遭遇,包括校車超載事故、 拐賣兒童、毒疫苗 、毒牛奶、毒食品、毒校服、毒跑道、幼兒被性侵事件和幼兒園虐童事件......,雖然被曝光的都是冰山一角,但可作爲一環扣一環的證據鏈,中國的孩子正在被毒害,中國的孩子正在受傷害,讓家長們無奈,針對孩子的「惡性事件」頻頻發生,令人揪心得難以言表。

一、毒校服

大家可千萬別忘了2013年2月的上海致癌毒校服事件曾經引起社會各界的關注,這是繼毒食品、毒疫苗之後的又一個毒製品領域。上海毒校服涉事學校已增至25所。涉案的上海歐霞時裝公司被調查,不少市民並不樂觀,並且擔憂此事最終還是不了了之的……整個社會環境民衆道德下滑,利益驅使下即使歐霞不做還有紅霞、綠霞和彩霞,之前也是被多次曝光,只是沒有引起有關當局的重視。

對於校服,學生有更多的話要說。電視臺在上海一校門口採訪學生對毒校服的意見,一男同學認真地說 :「作爲祖國的花朵,我認爲,我學習一直上不去,就是因爲這個校服的問題」,「氣憤 」。

校服是每個學生最明顯的外觀標誌。作爲日常衣物一週5天,每天至少8小時都包裹着祖國的花朵。故校服是否安全無毒直接影響着中國新一代的正常發育和成長 , 這一直牽動着父母的神經,並且已經成爲一個社會敏感話題。

雖然2015年中國發佈並實施首個針對校服的國家標準GB/T 31888-2015,不僅對織物增加了溼摩擦色牢度、重金屬含量、鄰苯二甲酸酯、燃燒性能的要求,而且對填充物、附件,銳利物以及耐久性標籤做了要求。但是「毒校服」在國內市場上仍然大批量存在。毒校服事件還是層出不窮,我們不禁提出種種疑問:

1、作爲家長,我們如何辨別孩子的校服是合格安全的?

2、作爲學校,我們如何確保廠家的校服是安全的?

3、作爲商家和工廠,我們怎樣確保自己的產品是安全的?

以上提及國內的新標準要求,涉及到30-40個項目,如果涉及國外標準呢?法規標準會更多……當一件校服拿到我們面前,作爲孩子的家長,學校的老師,或者校服的生產廠家都不能從直觀上判定校服的安全無毒。

重提該事件,一方面是希望大家不要健忘,另一方面是家長們需要重新思考保護孩子的關鍵因素。也許網友笑聲陣陣是因爲該男孩堂而皇之地把花朵扣上祖國的那份憨厚,也許那時還真是沒想到學習成績跟校服有太多太大的關係。這些從網友們的留言中就可以得知。

隨着時間推移,更多可怕和恐怖的事件接踵而來……

二、毒跑道

2015年11月廣東省深圳市懷疑安裝了「毒跑道」,令學童不適的「北京師範大學南山附屬小學」,一直有學童告假。全校兩千名學生,已超過半數的孩子分別因感到不適,或因家長恐懼而請假。其中逾百名家長在市長辦公室外抗議,警察到場鎮壓,導致數名家長受傷。

2017年9月深圳寶安區鬆崗第一小學新校區啓用後,疑教室和課桌、跑道、籃球場含甲醛和重金屬,陸續有大量學生出現身體不適、流鼻血等症狀。當地衛生部門人員確認至少有261名學生受影響。

據南京林業大學聚氨酯專家羅教授表示,目前劣質塑料的毒性污染源主要來源有三部分:一是使用的溶劑會揮發含有毒性的甲苯、二甲苯;二是劣質塑料跑道中含有重金屬催幹劑——鉛鹽,重金屬鉛會造成永久性污染;三是跑道中使用的有毒塑化劑,這種塑化劑的危害最大,會導致男孩絕育,這在國外兒童產品裏是禁用的。

 毒奶粉 (圖片來源:網絡圖片)
毒奶粉 (圖片來源:網絡圖片)

現在我們大概知道無論毒校服還是毒跑道,甚至更早曝光的毒奶粉事件,都是導致我們「祖國的花朵」過早凋謝的毒源。

有網民發帖說出自己擔憂的實質:「以前我想只需要多多賺錢,給孩子買最好的奶粉,這樣,他就不會被毒奶粉弄成大頭娃娃;我買最好的傢俱,給他弄一個沒有污染的房間,不讓他接觸甲醛……我把他送進最好的幼兒園,爲了讓老師好好對他,我每個月交5000塊;每次放學,我都提前半小時自己去接孩子,這樣他就不會被人販子拐走了……」

一路上,「我避開了毒奶粉、污染、碰撞,躲開了縱火的保姆、黑心的幼教、人販子,趕走了碰瓷的老人、校園的霸凌,我就像玩一個大型的遊戲一樣,小心翼翼,步步爲營,哪怕一步走錯,就全盤皆輸。」

「作爲中產,我害怕了,我真的害怕了,我怕我走不對,我怕那些我信任的奶粉、保姆、老師會像餓狼一樣,我稍不注意,他們就對我的孩子露出獠牙。」

這位網民的發帖引起了巨大迴應。

三、紅黃藍幼兒園虐童事件的反思

幼兒園虐童現象由來已久,熨斗燙臉、膠帶粘嘴、脫光衣服吹空調,強行打針、吃藥甚至猥褻性侵,幼兒園成了傷害孩子劣行的高發區。爲什麼這種不太正常的教師的身影頻繁出現在不同的學校和幼兒園?全民一片聲討;肇事者被迫道歉,言不由衷、敷衍了事;管理部門失職失責、推諉扯皮,然後呢?慢慢地一切好像又恢復了表面的和諧與平靜,虐童事件頻發的根源究竟在哪兒?

有網友說,幼兒園的事情有什麼好奇怪的?你平日吃着地溝油,喝着污染的水,到處亂插隊的交通,各崗位能混就混,能撈就撈,就這樣的一個社會,什麼讓你有邏輯相信突然有一羣像天使一樣的人在呵護你那還不會說話的孩子?

在出事的紅黃藍幼兒園門前,一個已交定金來退款的家長說:「今天覺得不關你的事,不是你的孩子,都不吭聲,誰知道明天會不會輪到你?」

請問紅黃藍事件的「監控」什麼時候向社會、家長 、幼兒公開?硬盤損毀就了結啦?

 孩子:祖國的花朵 (圖片來源:網絡圖片)
孩子:祖國的花朵 (圖片來源:網絡圖片)

疾風暴雨般的侵害大家都能馬上意識得到,有一種傷害不但永久而且是隱性的,受害人往往幾十年後才肯說出來,甚至也可能埋藏心底不說。我的朋友有一位表妹,婚姻不幸,多年後才流露小時候曾經被性侵的隱情。基於社會各方面因素,可見一個人對自己不幸的遭遇埋藏得有多深!事實上,無論顯性還是隱性的傷害和毒害,我們孩子都會有承受不起之痛。

親愛的小孩

小小的小孩 今天有沒有哭

······

四、大陸小學生脫衣直播 有網民哭了

日前,大陸美拍直播平臺出現小學生脫衣直播亂象,輿論指道德敗壞無底線。調查者稱,經過半年多的調查,發現美拍直播網站情況最嚴重,小學生們拍裸體視頻和做各種不堪入目的動作。另外,市面上多個學習APP涉黃。

對此,有網民表示,這是社會的悲哀!耳濡目染,道德觀念淪喪。「我看這個新聞都哭了!我一直在尋找正確的教育方式,給我女兒灌輸正確價值觀。現在網絡發達,社會誘惑又大,我很害怕我的女兒被荼毒!我覺得,當今社會真的應該也爲孩子營造一個安全健康的氛圍,不是嗎?」

有網民表示,網上相關部門管得最嚴格、最到位的是,每一條評論都經過審覈,嚴格把關,確認符合他們的利益才準發表出來。而網上的各種詐騙信息、虛假廣告、惡意病毒鋪天蓋地,每天數不清的受害者,卻沒人管,除非引發惡性案件且必須媒體最大程度曝光之後。

《共產主義的終極目的》指出,中共對傳統文化的破壞帶來的道德墮落,催生了今天的文化道德標杆一起下滑的邪惡環境。

 武漢大學生神祕失蹤 (圖片來源:網絡圖片)
武漢大學生神祕失蹤 (圖片來源:網絡圖片)

五、小孩子遭難、大孩子也未能倖免。武漢數十名大學生神祕失蹤, 當局爲何緊急封殺?

衆多的失蹤事件,在網上仍然引發了巨大反響。法學教授何兵質疑道:「這麼多失蹤的大學生,武漢警察在幹嘛?天網不是全世界最牛的?」 。網民秀才江湖問道:「日本人武漢丟車,警察全城出動,現在這麼多大學生的安危還不如一輛日本人的自行車?」甚至還有許多猜測指向了器官買賣。

這些父母失去孩子不但得不到政府的幫助,反而被刪除消息、抓人、闢謠,這一連串的政府行爲,引發民衆聯想,到底是誰在殘害大學生?

六、是時候向這個體制問責了

這樣一個沉重的話題讓我想到了兩個孩子(當然孩子是無辜的,無意傷害他們),當年他們的父親分別是廣州和揭陽的市委書記。如果不是東窗事發,這兩位書記一定會給自己這一對同母異父的孩子提供得天獨厚的特權保障。而且事實證明,兩位書記爲那個情婦大肆斂財謀取巨大利益!如此毫無廉恥的流氓官員,真正讓百姓明白了什麼叫做「衣冠禽獸」!

被稱爲「六百帝」的萬慶良(自稱每月600元租房)與其副手陳弘平共妻,共產貪腐得來的錢財共同撫養他們的孩子,但那也只不過是比老毛演繹得更加極致而已。然而這正是我們向這個體制問責的時候了。

多少貪官被落馬、被自殺? 管用嗎?這個體制沒變,啥都等於零!

多少孩子被性侵、被毒害、被失蹤 ?作爲家長,我們不應該再被冠以什麼「人民」和「祖國」的華麗名義所忽悠,是時候向這個體制問責了,還是讓時間推移後慢慢淡忘那些不了了之的創傷……?

傳統故國今何在?懷念古風悠悠,嚮往古道熱腸!

思故國

遙望故國思緒飛,

大好山河面貌非,

世風日下人心變,

古風清純喚不回...

如今中華大地滿目瘡痍,受中共病毒重創不久,中國南方又爆發嚴重水患,幾乎半壁河山淹沒在一片汪洋之中,而北方再受病毒疫情衝擊,民不聊生~。

中共當局則除了對敢真言和善良者進行打壓,對其惡行極盡隱瞞和謊言宣傳,又爲老百姓做了些什麼?此時,若再不認清中共的邪惡本質,與其剝離,退出其邪惡的黨、團、隊組織,更待何時 ?!難道真要爲其陪葬!跟其一起走上末路?

責任編輯:唐潔

希望之聲版權所有,未經希望之聲書面允許,不得轉載,違者必究。

中國廣播臺
美國聯播網
粵語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