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薄熙来(左)王立军(右) AP
薄熙来(左)王立军(右) AP

疑中共警界人士曝王立军任局长后丑闻:多疑 怕死

【希望之声2018年1月5日】(本台记者董筱然综合报导)原中共重庆市委书记薄熙来、原中共重庆公安局局长王立军倒台近6年之际,一位疑似中共警界人士近日在自媒体“今日法言”上刊文,曝光王立军任局长后的丑闻。

1月3日,这位疑中共公安内部人士借王立军秘书忻建威之口披露,王立军于2008年调任重庆公安局长后的两年内,前后换过51任秘书,任期最长四个月,最短一天。而忻建威就是待在王立军身边最长的一位秘书。

至于王立军为何换过这么多秘书?可能与其生性多疑有关。文章说,王立军不但多疑而且怕死,不过“忻建威照顾时,王立军从来不多疑,接过就喝。但别人送来的食品饮料,王立军不敢吃,忻建威总是品尝在先。”

不但如此,王立军作风奢靡。局长办公室面积达两百多平米,设置有办公区、会客区,还有厕所、咖啡厅、厨房,以及内置卧室。

王立军还爱爆粗口,平时语言粗鄙不堪。

文章说,作为在王立军身边最长的秘书,忻建威经常被王立军在众人面前夸奖。不过就算是“最值得信任的人”,也没逃过他的黑手。2010年4月,忻建威被重庆便衣宣布“双指”(即指定时间,指定地点交代问题),在一个“打黑基地”遭残酷折磨将近一年。

最信任秘书一夜之间成阶下囚

其实,早在2013年,忻建威的故事就已被多次曝光。有网文引述知名律师李庄在北京一次会议上曝出的内幕指,王立军踢开忻建威,只不过是因为一件小事。

文章说,一次入住酒店,王立军包房两天,因为超时没有办理续住手续,房卡刷不进去了,王立军就在酒店把忻建威大骂一顿,称他为“脑残”等。王立军发飙后,就不要忻建威当秘书了。但忻每天照常到局里上班,却没想到大祸已悄悄临头。

2010年4月17日,4名自称是重庆市公安局专案组的便衣男子,将忻建威戴上黑头套,押往“碧湖山庄”黑监狱。忻建威被铐在铁椅子上,一铐就是9天9夜,屁股都坐烂了。他被打得每天晕头转向,浑身都分不清楚到底是哪儿疼,上面吐血,底下屙血,两条腿肿得像大象腿一样粗。

忻建威虽然体格健壮,又是中共警界内部成员,也被专案组折磨得死去活来。期间一度昏死过去,被送进了医院抢救。在被关押339天之后,专案组未能找到忻建威的犯罪事实,只得将其释放,但对忻建威做出了连降3级的处分。

文章表示,薄、王主政期间,一个大活人早晨出去上班,晚上没回来,问谁,谁都说不清人在哪儿,这种失踪的残酷“游戏”,每天都在上演。公民说一句话,发一个帖子,在没有办理任何手续下,就被抓走,有时候几天、十几天甚至更长的时间,家里得不到一点消息,亲人像疯了一样四处寻找。

恢复自由后的忻建威,回到局里四处打听:“到底是谁在害我?”所有的人给出了一致答案:王立军。开始时忻建威不相信,“我对他那么好,他怎么可能害我?”同事拍着他的肩膀说:“你的脑袋是不是被打傻了?你想想,你是他的秘书,除了他,谁敢动你?”

发明脑干撞击机 专为“活摘器官

2012年2月,王立军薄熙来闹翻,出逃美国驻成都使领馆寻求庇护未果,后被判有期徒刑15年。

王立军贪婪、多疑且残忍暴虐,他不但能将最信任的手下一夜之间搞成残废,从其研究的课题上也可见一斑。

早在2003年5月至2008年6月王立军担任锦州公安局局长期间,王立军就创办了“锦州市公安局现场心理研究中心”,并称是中国唯一的现场心理学研究中心,研究人体“器官移植”。作为一位没有医学背景的公安局局长,王立军还发明了“原发性脑干损伤撞击机”。

该装置是用一个圆形的金属球直接锤击脑壳,形成的冲击波穿越头盖骨到达脑部,让人瞬间脑死亡。

关于这个机器的用途。TV朝鲜纪录片《调查报告7》采访了韩国“器官移植伦理协会”会长兼外科医生李承原(音译),李表示:“‘原发性脑干损伤撞击机’,除了为摘器官将人进入脑死状态外别无它用,谁会让人脑死呢?”

《大纪元》报导,王立军薄熙来和被杀的英国商人尼尔·海伍德正因从事“活摘器官”和尸体贩卖走到了一起。

后来海伍德和王立军被中纪委秘密调查并约谈,海伍德因此被薄熙来夫妇杀人灭口。王立军害怕落到同样下场,随后出逃美领馆。王立军在领馆交给美国官员的材料中,不但包括了中共高层腐败、薄熙来策划政变等内幕材料,还包括了大量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材料,包括“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内幕资料。

王立军薄熙来分别判囚15年和无期徒刑。但“活摘器官”的罪恶却始终被中共掩盖。

责任编辑:林莉

希望之声版权所有,未经希望之声书面允许,不得转载,违者必究。

中国广播台
美国联播网
粤语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