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一位教授在催眠中看到亲朋好友的关系(图片来源:photoAC)
一位教授在催眠中看到亲朋好友的关系(图片来源:photoAC)

一位教授催眠中看到亲朋好友的关系,及十几世转生回忆,多是名人!

【希望之声2018年1月31日】“人类已知的是有限的一个圆,未知的是圆外的世界,是无限的。”

——爱因斯坦

相信许多人还记得多年前的一本畅销书 ─《前世今生》。书的作者叫作布莱恩‧魏斯(Brian L. Weiss),一位常青籐名校耶鲁大学和哥伦比亚大学的毕业生,曾是接受正规训练的医生,权威的心理医学教授,主任医师,坚决的无神论者。但后来魏斯博士走上了一条他认为是更科学的探索之路 ─ 通过对前世的回溯和来生的前瞻,而治愈病痛,了悟因果,把握人生。《前世今生》里面的每一个案例全都是真实的。我们人的认知是相当有限的,而世界,远没有我们想象的那么简单。

本文主人公刘因全是一名教授,他原本是一位无神论者,经过催眠之后证实了人是有轮回的,以下笔记是他在催眠状态下看到自己轮回转世的过程:

 刘因全教授 (图片来源 网络)
刘因全教授 (图片来源 网络)

我在催眠中看了十多个前世,通过看到这些前世的生死荣辱转世轮回,给我的启示很多,这里和朋友们交流几点,有些牵涉到别人的事情,和一些未来的事情,我还是少说为好。我倒不是怕,主要是担心给别人带来麻烦。即使自己的有些前世,如果在我讲启示录时不需要作为例证的,我也就不讲了。

一、天下一家

像我吧,转过那么多世,每一世都留下后代,每一世的后代也在转世。每一世的后代也在繁衍后代,繁衍到现在,太多了。他们之间又要通婚,亲戚、后代、朋友遍天下了,这就是天下一家啊。

所以,不能害人,不能骗人,要善待别人,帮助别人。因为,你不知道,你害的可能就是你的亲人,可能就是你的后代,也可能就是你哪一个前世的父母兄弟姊妹妻子儿女转世的人。这是我的真实感想。因此,天下一家,我们要博爱世人。

用我看到的一个前世,西汉飞将军李广做例子说明一下。

请看,李广的后代很多,繁衍到现在,可能要有几百万人了。我一不小心,伤害了这些人,岂不是伤害了自己的后代?

如果把我所有转世的这些人的后代加起来,人数就更多了。还有,历代转世,都有父母妻子儿女,历代的父母妻子儿女也要转世,转到现在,也可能远在天边,近在眼前。

我在催眠中,就看到了我前世的父母妻子儿女,有的已经相认了,有些因为他们不认识我,或地位经历相差悬殊,我想认他们,又担心给他们带来不便,所以,只有默默衷心地为他们祝福。

二、因果报应

我在催眠中,看到了许多因果报应,令我震惊。举两个例子。

一是李广。大家知道,李广抵抗匈奴入侵,射杀了许多匈奴人,功勋卓著,但他最大的遗憾是没能封侯。他死后,转世为西域的一个国王,但在三十多岁时,匈奴来犯,他杀死匈奴统帅,在追击时,被匈奴大部队包围,匈奴四面射箭,他的战马中箭,便下马挥舞长枪挡箭,最后力竭,中箭而死,抛下了年轻美丽的王妃和六岁的儿子。

请看,李广该封侯而没封,下一世,生在国王家,继位当国王,这就补上了前世之亏。而李广射杀了许多匈奴人,下一世被匈奴人射死,还了前世的债。这就是因果报应。

再一个例子是曹节和姜维。我在东汉末年曾经转世为宦官曹节,也就是三国曹操、曹仁、曹洪的老爷爷。曹节在生了四个儿子后,因生活所迫当了太监。当时的外戚、大将军窦宪和丞相陈蕃欲消灭宦官,曹节等先下手为强,杀了窦武陈蕃。曹节死后,转世为姜维,当了蜀国军事统帅,却受制于宦官黄皓,几次被黄皓捣乱,伐魏功败垂成,最后,戏剧性的失败身亡。可说吃尽了宦官的苦头。这又是因果报应啊。我当宦官时杀了大将军,我当大将军时,被宦官所害,很公平。

三、天大利益勿杀人

我在催眠时,看到了杀死我前世的人。其中,杀死洪仁轩的刽子手,我这一世和他很熟,我虽然理智上想原谅他,可心底里对他非常反感。我也看到过我前世杀死的人。如,姜维死后,转世为晋朝的一位大将军。在战场上,他用长枪刺死了一位敌军统帅。这位敌将竟然转世为我这一世的朋友。催眠时没认出来,只是感到此人似曾相识。

有一次我和这位朋友在一起聊天,谈到高兴时,他突然瞪大眼睛给我讲解,我大吃一惊,这不就是我在晋朝刺死的那位敌将吗?只不过,那位敌将是大络腮胡子,我这朋友胡子刮得很干净,但那眼睛,就是他。从那以后,我想起这位朋友就难过,感到很对不起他。看来,无论遇到什么事,都不要杀人。因为,并不是死了就没事了,灵魂还活着,还会转世。人家会找你算帐的,这就可怕了。

我这一世年轻时受了很多苦,我想,这可能也是我前几世杀人太多,业力太重,而遭的报应。如:我在转世为李广、曹节、姜维、明朝开国大将军徐达、明丞相张居正、太平天国干王洪仁轩、民国军阀吴佩孚时都杀过很多人,所以,这一世就要受苦赎罪。

 刘因全与吴佩孚对比照 (图片来源 网络)
刘因全与吴佩孚对比照 (图片来源 网络)

多余的话

刚经历过这些催眠体验时,我感到奇怪,怎么会这样。很长一段时间,我什么也不想干,就是所谓“看破红尘”了。但有时,又很想到自己历世生死的地方去看看,很想知道自己历世的后代、妻子、父母、兄弟姊妹们和朋友战友上下级同事们的情况,很想和他们联系,但又怕和他们联系,在矛盾中挣扎。

最近总算稳定下来。我明白,前世前世,今生是今生,前世,只是前世。如果史学家对我的哪个前世感兴趣,我可以和他们配合,看看那一世的细节。如:我看到汉代西域那个小国的王宫,竟然是圆形平顶,里面有木柱顶著,很别致。我从没看到过这种建筑物。还看到好多细节,史书上查不到,很有研究价值。我想把这些写成书,可惜没时间。以后吧。

如果文学家对这些故事有兴趣,我可和他们合作,进一步催眠挖掘,编成电影、电视剧,我想,这可能是好莱坞大片的题材。如果有人怀疑我叙述的真实性,我愿意接受权威部门的测谎鉴定。如果我撒谎,愿接受任何惩罚。当然,会不会催眠不准确?我就不敢确定了。

我讲这些,就算抛砖引玉,希望催眠科学更科学,更精确,更完善。谢谢各位。

(本栏目文章选自各大新闻媒体与中文网站,内容不代表希望之声的观点或立场。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文章来源:新唐风

责任编辑:慧明

中国广播台
美国联播网
粤语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