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中国古典乐曲欣赏】但愿人长久

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不知天上宫阙,今夕是何年?

【中国古典乐曲欣赏】但愿人长久

【希望之声2018年2月23日】(主持人:水晶)

* 收听点选128K,感受更美好音质 *

各位希望之声的听众朋友们,欢迎再次来到<中国古典乐曲欣赏>,本节目为您空中传递属于我们民族的经典好声音,希望你能和我一起共渡这温馨的音乐时光,我是水晶。

「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不知天上宫阙,今夕是何年? 我欲乘风归去,又恐琼楼玉宇,高处不胜寒。起舞弄清影,何似在人间」。

那年,正是宋神宗熙宁九年,苏东坡四十一岁,他与弟弟苏辙,分别已有六、七个年头了。在万家万户团圆相聚的中秋之夜,苏东坡远望皎洁明月,怀念不能相见的弟弟,写下这阙《水调歌头》。

由于反对王安石变法,苏东坡与支持变法的宋神宗意见相左,在仕途上总是坎坷,屡遭贬摘,最远还曾贬至海南岛。这人生道路上的重重波澜曲折,尽皆化为了东坡先生笔下的锦 绣华章。

这曲月光,千载以来,映照在中国人心灵深处,其意境旷达超脱,其色彩瑰丽奇绝;让我们在流离失意之际,都不会忘记,在天上,那一轮清晖,和在人间的,那一份牵念。

现在,就让我们随着苏东坡,一块儿起舞弄清影--在他笔下的那个月圆之夜。

请欣赏,由邓丽君演唱的--《但愿人长久》。

但愿人长久】 词/苏轼  曲/梁弘志  演唱/邓丽君

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

不知天上宫阙,今夕是何年?

我欲乘风归去,又恐琼楼玉宇,高处不胜寒。

起舞弄清影,何似在人间。

转朱阁,低绮户,照无眠。

不应有恨,何事长向别时圆?

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此事古难全。

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

高举著酒杯,我想问一问浩翰的苍穹,这美丽的月儿是自甚么时候起而有的呢?值此良夜,我多么想乘着长风归去啊!但不知天上那华美的仙宫,今夕,又会是哪一个年头?

下半片笔触收为内敛,视角由高而低,描写幽静的月光穿过楼台,转过花窗,照着窗子里那难以入眠的人儿。这一段由邓丽君柔美的声音款款唱来,更觉深情动人。

苏东坡出生于四川眉山,他的诗词与文章,清旷雄奇,又似流水行云,飘逸著仙人般的气质。水晶相信,他一定是最让您赞叹的词家之一。欧阳修便曾经说:

「我该给此人让路了,他将来的成就必然会超越我的啊」! (注:老夫当避路,放他出一头地也。)

而除了刚才这阕《水调歌头》,东坡先生还有另一首脍炙人口的词作:《念奴娇.赤壁怀古》,也曾被作曲家青主谱写为歌,待会儿我们将继续聆听。

四十三岁时,苏轼身陷「乌台诗案」,这可说是东坡为官生涯中最为飘摇的一场政治风暴,他被补入狱,几乎死去。苏轼认为自己性命将终,在狱中,写下感人至深的诀别诗给弟弟苏辙,诗中说︰「与君世世为兄弟,再结来生未了因」。

出狱后,被贬黄州。历经这生与死的魔难,苏轼在胸怀境界与文学创作都更上层楼。他在东城外的一块坡地开垦种植,从此自号为「东坡居士」,《念奴娇.赤壁怀古》,便是在此时完成。

喜欢中国书画的听众朋友可能会联想到,东坡先生最精彩的一幅墨宝--《黄州寒食帖》。

被誉为「天下行书第三」的《黄州寒食帖》,饱涵着沉郁的笔力,也是创作于苏轼被贬黄州时。

江山如画,赤壁旁水浪涛涛,日夜奔流不尽。接着我们就来聆听这赤壁的歌咏。请欣赏以苏轼的千古名篇《念奴娇.赤壁怀古》谱写而成的--《大江东去》。

【大江东去】 词/苏轼  曲/青主  演唱/孙雨丰  钢琴伴奏/吴龙

大江东去,浪淘尽,千古风流人物。

故垒西边,人道是,三国周郎赤壁。

乱石崩云,惊涛裂岸,卷起千堆雪。

江山如画,一时多少豪杰。

遥想公瑾当年,小乔初嫁了,雄姿英发。

羽扇纶巾,谈笑间,强虏灰飞烟灭。

故国神游,多情应笑我,早生华发。

人生如梦,一尊还酹江月。

《大江东去》,由作曲家青主于1920年时写成,完成时间还早于黄自的许多艺术歌曲,所以我们常把这首作品视为是中国艺术歌曲的开山之作。

歌曲开头便以气魄万千的咏叹起句,在这纵横跌宕的旋律中,历史的浩阔感也油然而生。而就像《水调歌头》那样,下半阕也同样对比了另外一种情绪,抒情、深婉,引人低回。

人生如梦如幻,凭吊历史的风云后,且以一盏清酒祭天地,与明月共醉!

最后,我们来听听《水调歌头》的另一种诠释,请欣赏,以古筝演奏的--《但愿人长久》。

但愿人长久

人生到处知何似?应似飞鸿踏雪泥。

苏轼一生被贬密州、惠州、黄州、儋州……足迹行过中华大地的大江南北,还经历丧妻、与丧子之痛。而无论在天之涯、在海之角,他未曾失却心中的豁达与悲悯,纵然离合悲欢,仍旧递送无比温柔的祝福,给普天下两地相思的人们--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

这里是希望之声<中国古典乐曲欣赏>,我是水晶。听众朋友,我们下次空中再相见!

*水晶后记:

《大江东去》,由作曲家青主于1920年时写成。水晶曾为您播放过的《我住长江头》,也是出自于这位作曲家之手。听众朋友可参见本栏目之--《花非花》。

(https://www.soundofhope.org/b5/2010/06/22/n82581.html)

青主说,他是在一个交叠著风雨和松涛的夜晚,忽而得到的灵感。

我们可以听出作曲家传神地描写了诗人所经受的种种沧桑,而依据东坡词境,青主将这份苍凉,又寓托于浩远深阔的音符流动,使得乐曲呈现出气象万千之格局。

(撰稿: 水晶)

中国古典乐曲欣赏

https://www.soundofhope.org/b5/category/%E7%BE%8E%E7%9A%84%E6%97%8B%E5%BE%8B/%E9%9B%85%E4%B9%90%E6%AC%A3%E8%B5%8F/%E4%B8%AD%E5%9B%BD%E5%8F%A4%E5%85%B8%E4%B9%90%E6%9B%B2%E6%AC%A3%E8%B5%8F

希望之声版权所有,未经希望之声书面允许,不得转载,违者必究。

广播

中国广播台
湾区生活台
粤语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