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紅衣女記者冗長提問,藍衣女記者翻白眼的經典照。(視頻截圖)
紅衣女記者冗長提問,藍衣女記者翻白眼的經典照。(視頻截圖)

兩會上一個白眼掀翻不尋常內幕 北京緊張了(視頻)

【希望之聲2018年3月14日】(本台記者嶽文驍綜合報導)

中共兩會期間,兩名女記者在中央電視臺直播中的“飈戲”畫面,在中國社交網絡被瘋狂轉發。事件被挖出諸多內幕,並很快延燒向中共敏感的政治層面。多家國際媒體均發表了報導和評論。

在當天(3月13日)的央視直播視頻中,一名穿紅衣的女記者在兩會“部長通道”向中共國資委主任肖亞慶提問,女記者提問冗長,正當她“娓娓道來”時,緊挨着她的一位藍衣女記者用左手託着下巴連翻了幾個白眼,隨後扭頭看向紅衣記者,上下打量一番後,藍衣記者用力且厭惡地扭過頭,再次翻了一個大大的白眼

這一鏡頭意外引起全球輿論關注,風頭蓋過兩會,並且很快延燒向中共向來恐慌的政治層面。

網友們鎖定的兩名女記者的身份:紅衣女爲前央視記者、現“美國記者”、全美電視臺(AMTV)的張慧君藍衣女爲上海第一財經記者樑相宜。短短几小時內,樑相宜的微博粉絲從幾千暴漲至十萬。

張慧君究竟提了怎樣一個問題讓她身邊的樑如此嫌惡呢?

據瞭解,張慧君在會場上獲准提問後,先特意介紹稱自己是全美電視臺(American Multimedia Television U.S.A.)的運營總監,然後才提問道:“國有資產監管責任的調整是一個人們普遍關注的問題。因此,作爲國務院國有資產監督管理委員會主任,您在2018年將採取哪些新舉措?今年是改革開放40週年,我國將進一步擴大對外開放。隨着中共中央總書記習近平提出‘一帶一路’倡議,國有企業已經加大了對‘一帶一路’沿線國家的投資,如何對國有企業的海外資產進行有效監管,以防止資產流失?到目前爲止,我們已經引入了什麼機制?我們的監管結果如何?請簡單介紹一下,謝謝。”

張的這一段提問用時長達45秒,期間更參雜了過多自己的主觀評議和變相吹捧。

社交媒體流傳的微信聊天記錄截圖顯示,藍衣女記者樑相宜在得知自己翻白眼被直播後,對朋友說:“你愁(瞅)她那德行,問問題比回答的還多。”

張慧君任職的全美電視臺被網友提出“僞外媒”質疑。該公司成立於2004年,總部位於加州洛杉磯,與央視有多種合作,而張曾在央視任職。全美電視臺此次派多名記者報導中共兩會,得到中共駐洛杉磯總領館的支持。

該臺一位自稱負責美國國內新聞的人士對外媒稱,張慧君只是請去採訪的一個臨時僱員,不代表全美電視臺的立場。網友說,“一個在美國的連華人都沒有幾個人聽說的中文媒體,還是一個臨時僱員,竟然去了兩會,還宣稱自己的臨時臺長,真是王朝末年喜事多”

還有網友發佈一段視頻顯示:十年前,紅衣女(當時是藍衣女張慧君以香港有線中國經濟與旅遊電視臺執行臺長的身份在二會上提問時,新聞官誇她年紀輕輕就當了臺長很了不起,張毫不客氣,並且自豪地說,她的成長速度和中國經濟的發展速度基本上一致!新聞官立即誇她這句話可圈可點。

品蔥網則發出了兩張張慧君和中共高層握手的照片。

事件的發酵不但牽出中共大外宣、“僞外媒”黑幕,還被大批民衆迅速賦予了更微妙的政治內涵,在大陸非常普及的即時短信應用微信上,人們開玩笑地把樑相宜和提問者根據她們衣服的顏色分爲兩個黨。許多人說,他們支持藍黨,樑相宜穿的是藍色的衣服。提問者張慧君穿的是紅色——那是中國共產黨的顏色。

《新唐人》引述觀察家指出,在某種程度上,被壓制太久的民衆有意無意中已經把紅衣女視爲中共的象徵,而這個酣暢淋漓的白眼讓民衆感到了一種釋放不滿的痛快。而那位端着腔調提問的紅衣記者張慧君,看上去更像一個朗誦臺詞的表演者。

這些女記者穿衣色彩也有內幕,並不是穿着豔麗就可以在兩會上獲得提問機會。BBC中文援引一位瞭解內情、要求匿名的記者稱,兩會上的記者提問都是提前安排好的,“提問記者第二天穿什麼顏色的衣服,都要提前一天跟官方溝通好,第二天坐哪個位置,也是提前安排好的,這樣,主持人當天就能準確地指出第幾排穿什麼顏色的記者,讓對方問事前已經溝通好的問題。”

目前,樑相宜張慧君白眼的事情,已經過去一兩天了。這兩天,中國的網上,有關的視頻或報道,幾乎都已被拿下或下架,樑相宜也成了屏蔽詞,但海外互聯網上是一片狂歡。

美國《紐約時報》的文章形容,藍衣女記者樑相宜紅衣女記者張慧君,厭惡地翻了“史詩級白眼”。

文章寫道,“這一幕罕見地戳穿了圍繞着人們廣泛關注、卻又枯燥乏味的全國人民代表大會的虛僞。在精心策劃的大會上,高層領導人發表講話,代表們爲新政策蓋上橡皮圖章,給中國的專制統治披上民主的外衣。”

文章引述一位評論者的留言,稱樑相宜“代表大多數人,翻了我們不敢翻的白眼”。

英國BBC中文網引述政治評論員鄧聿文在推特上的評論稱:“今天兩位紅藍女士火了,我想說的是,你假裝一本正經開兩會,我假裝一本正經提問,然後她一本正經地厭惡她,喜劇效果就出來了。極權統治下,一切表演無不具有喜劇效果,是笑話,除了極權本身。”

德國之聲表示,整箇中國突然開始對忠於政府忠於黨的媒體背書產生疑問。原因就是:一位女記者在北京新聞會上做出了各種不耐煩的表情,還詮釋了專業翻白眼的“最高境界”。

報道說,“這位身穿紅色,提出問題的電視記者已經成了政府指揮媒體背書醜像的代表。而那位身穿藍色衣服,翻白眼的女記者則象徵着人們內心中那一點點反抗的星星之火。反抗的對象是中國政治層毫無內容的主流式背書。”

法國世界報如此開題:“在中國,看着天翻白眼,就可以使你成爲一個反叛偶像”。

法廣評論說,“藍衣女的名字‘樑相宜’超過‘修憲’和‘憲法’成爲微博第一屏蔽詞。”壓抑的人們找到了一個火山突破口。使一個花邊趣聞,頓時變成一場快樂而憤怒的聲討。紅衣女記者被譏諷爲“假外媒”,恐怕她一人也難以承擔這麼大的罪責。透過揭露“假外媒”,透露出被代表的民衆的不甘、不屑,乃至無可抑制的憤怒。

責任編輯:元明清

希望之聲版權所有,未經希望之聲書面允許,不得轉載,違者必究。

中國廣播臺
美國聯播網
粵語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