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故事新编大家听】苏轼与佛印(下)

【故事新编大家听】苏轼与佛印(下)

【希望之声2018年3月22日】(有人说,亏了佛印相随一生,所以苏轼不致堕落。苏轼与佛印两世相随,传为古今佳话。)听众朋友您好!欢迎你来到‘故事新编大家听’节目。我是雪莉,。我是东方。

上次我们讲到苏轼自觉打坐参禅很有定力,写了一首诗向佛印炫耀,佛印回了一个‘屁’字。苏轼一怒之下,过江问罪。

  一到寺院门口,看到佛印禅师的房门紧闭,门上贴了两行字,写道: 八风吹不动, 一屁过江来!

 呵呵,这个佛印可真够逗的。怎么写了这么两句呢?

哎,你可别小看这两句。佛印可不是为了跟苏轼斗嘴耍贫争高下的。他那两句里大有禅机哦。就是说,你不是觉得自己定力很深,都八风吹不动了嘛。但是我就写了这么一个‘屁’字,就动心了,就沉不住气了?! 圣人说:遇见任何事情都不动心,人间的任何事情都不放在心上,那才能达到罗汉的水平啊。  

还有一次。 苏轼佛印两个人一起参禅打坐。

苏轼经常耍个小聪明,戏弄佛印苏轼如果占了上风,就会很高兴,回家就喜欢跟他那个才女妹妹苏小妹炫耀。可是几乎每次都是佛印占尽上风。

  一天,两人相对打坐,苏东坡看着,一时兴起,问佛印禅师:「你看我现在这样打禅坐像什么?」

佛印禅师说:「像一尊佛。」

苏东坡听了之后很是得意。佛印反问苏东坡:「那你看我像个甚么?」

苏东坡毫不犹豫地回答:「你看起来像一堆牛屎!」

佛印禅师微微一笑,双手合十说声:「阿弥陀佛!」

苏东坡回家后,很得意地向妹妹炫耀。 没想到苏小妹撇嘴一笑说「哥呀!亏你还学佛悟道,这个禅机你都没有悟出来?不知道‘相由心生’之理吗?你看别人是什么,你就是什么。你心中有什么,你就是什么。 佛印禅师心中全是佛,所以看你也是佛,而你心中污秽不净,宛如牛屎,所以才把佛印禅师,看成牛粪,其实是说的你自己呀!」

苏东坡不由得手拈胡须,满目沉思的立在了那里。,‘君子所见无不善;小人所见无不恶。’

苏轼为人憨直,仕途坎坷。在这坎坷中,经过佛印的不断启悟,逐渐对佛法有了很深的认识。

话说有一次苏轼被人借‘文字狱’诬陷,关在狱中,判了死罪。想自己一生正直,却没有想到竟被人诬陷。心中不由感叹。这叹息间,忽听得数珠声响,有人高声念诵“阿弥陀佛”。

东坡大惊,睁眼看时,却是佛印禅师。东坡忘了自己身在狱中,急忙起身迎接,问道:“师兄何来?”

佛印道:“南山净慈孝光禅寺,红莲花盛开,邀学士同去玩赏。”

东坡不觉相随而行,到了孝光禅寺。进了山门,一路僧房曲折,分明是熟游之地。法堂中摆设钟磐经典之类,件件认得,好似自家家里一般,心下好生惊怪。寺前寺后走了一回,并不见有莲花,乃问佛印禅师道:“红莲在哪里?”

佛印向后一指道:“这不是红莲来也?”

东坡回头看时,只见一个少年女子,从千佛殿后冉冉而来,走到面前,深深道个万福。东坡看那女子,如旧日相识。那女子向袖中摸出花笺一幅,求学士题诗。

佛印早取到笔砚,东坡也信手写出四句,道是:四十七年一念错,贪却红莲甘堕却。孝光禅寺晓钟鸣,这回抱定如来脚。

那女子看了诗,扯得粉碎,一把抱定东坡,说道:“学士休得忘恩负义!”

东坡正没奈何,却得佛印劈手拍开,惊出一身冷汗。醒将转来,乃是南柯一梦,耳听更鼓正打五更。

东坡寻思,此梦非常,四句诗一字不忘,正不知甚么缘故。忽听得远远晓钟声响,心中顿然开悟:“分明前世在孝光寺出家,为色欲堕落,今生受此苦楚。若得佛力覆庇,重见天日,当一心护法,学佛修行! ”

少顷天明,只见狱官进来称贺,说圣旨赦学士之罪,贬为黄州团练副使。东坡得赦,才出狱门,只见佛印禅师就在门前迎候。上前问讯道:“学士无恙?贫僧相候久矣!”

原来苏轼被逮之日,佛印也离了湖州,重来东京大相国寺住持,打听东坡下落。闻他问成死罪,各处与他分诉求救,却得吴充、王安礼两个正直大臣,在天子面前竭力保奏。太皇太后曹氏,自仁宗朝便闻苏轼才名,也在宫中劝解。天子回心转意,方有这道赦书。

东坡见了佛印,分明是再世相逢,倍加欢喜。东坡到五凤楼下谢恩过了,便来大相国寺寻佛印说其夜来之梦。

  说到中间,佛印道:“住了,贫僧昨夜亦梦如此。”也将所梦说出后一段,与东坡梦中无二,二人互相叹异。

  次日,圣旨下,苏轼谪zhé守黄州。东坡与佛印相约不直接上任,绕路先到宁海军钱塘门外孝光禅寺。到了那里,路径门户,一如梦中熟识。访问僧众,备言五戒私污红莲之事。

  那五戒和尚临坐化之时所写《辞世颂》,寺僧还都收藏着。东坡要来看了,与自己梦中所题四句诗相合,方知佛法轮回并非诳语,佛印乃明悟转生无疑。此时东坡便要削发披缁 ,跟随佛印出家。

  佛印却不允从,说道:“学士宦缘未断,二十年后,方能脱离尘俗。但愿坚持道心,坚守不改。 ”东坡听了佛印言论,就去黄州上任。自此不杀生,不多饮酒,内外皆穿布衣,每日看经礼佛。在黄州三年,佛印仍朝夕相随,两人无日不聚会。

  后来哲宗皇帝元祐改元,圣旨宣东坡回京,升做翰林学士,经筵讲官。不数年,升做礼部尚书,端明殿大学士。佛印又在大相国寺相依,往来不绝。

到绍圣年间,章惇做了宰相,复行王安石之政,将东坡贬出定州。

东坡到相国寺相辞佛印佛印道:“学士宿业未除,还当有几番劳苦。”

东坡问道:“何时得脱?”

佛印说出八个字来,道是:‘逢永而返,逢玉而终。’

又道:“学士牢记此八字者!学士今番跋涉忒大,贫僧不得相随,只在东京等候。”

东坡怏怏而别。到定州未及半年,再贬英州;不多时,又贬惠州;惠州又徙儋州;又自儋州移廉州;自廉州移永州;踪迹无定,方悟到佛印所说‘跋涉忒大’的意思。 在永州不多时,赦书又到,召还提举玉局观。心里想着:“‘逢永而返’,此句已应了;‘逢玉而终’,此乃我终身结局矣。”于是急急登程重到东京,再与佛印禅师相会。

佛印道:“贫僧久欲回家,只等学士同行。”东坡此时大通佛理,便晓得了。当夜两个在相国寺一同沐浴了毕,讲论到五更,分别而去。这里佛印在相国寺圆寂,东坡回到寓中亦无疾而逝。

有人说,亏了佛印相随一生,所以苏轼不致堕落。苏轼佛印两世相随,传为古今佳话。

听众朋友,我们今天的故事就讲到这里,咱们下次再见!

=============

【故事新编大家听】苏轼与佛印(上)

【故事新编大家听】定婚店

故事新编大家听

责任编辑:紫君

希望之声版权所有,未经希望之声书面允许,不得转载,违者必究。

广播

中国广播台
湾区生活台
粤语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