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故事新編大家聽】蘇軾與佛印(下)

【故事新編大家聽】蘇軾與佛印(下)

【希望之聲2018年3月22日】(有人說,虧了佛印相隨一生,所以蘇軾不致墮落。蘇軾與佛印兩世相隨,傳爲古今佳話。)聽衆朋友您好!歡迎你來到‘故事新編大家聽’節目。我是雪莉,。我是東方。

上次我們講到蘇軾自覺打坐參禪很有定力,寫了一首詩向佛印炫耀,佛印回了一個‘屁’字。蘇軾一怒之下,過江問罪。

  一到寺院門口,看到佛印禪師的房門緊閉,門上貼了兩行字,寫道: 八風吹不動, 一屁過江來!

 呵呵,這個佛印可真夠逗的。怎麼寫了這麼兩句呢?

哎,你可別小看這兩句。佛印可不是爲了跟蘇軾鬥嘴耍貧爭高下的。他那兩句裏大有禪機哦。就是說,你不是覺得自己定力很深,都八風吹不動了嘛。但是我就寫了這麼一個‘屁’字,就動心了,就沉不住氣了?! 聖人說:遇見任何事情都不動心,人間的任何事情都不放在心上,那才能達到羅漢的水平啊。  

還有一次。 蘇軾與佛印兩個人一起參禪打坐。

蘇軾經常耍個小聰明,戲弄佛印。蘇軾如果佔了上風,就會很高興,回家就喜歡跟他那個才女妹妹蘇小妹炫耀。可是幾乎每次都是佛印佔盡上風。

  一天,兩人相對打坐,蘇東坡看着,一時興起,問佛印禪師:「你看我現在這樣打禪坐像什麼?」

佛印禪師說:「像一尊佛。」

蘇東坡聽了之後很是得意。佛印反問蘇東坡:「那你看我像個甚麼?」

蘇東坡毫不猶豫地回答:「你看起來像一堆牛屎!」

佛印禪師微微一笑,雙手合十說聲:「阿彌陀佛!」

蘇東坡回家後,很得意地向妹妹炫耀。 沒想到蘇小妹撇嘴一笑說「哥呀!虧你還學佛悟道,這個禪機你都沒有悟出來?不知道‘相由心生’之理嗎?你看別人是什麼,你就是什麼。你心中有什麼,你就是什麼。 佛印禪師心中全是佛,所以看你也是佛,而你心中污穢不淨,宛如牛屎,所以才把佛印禪師,看成牛糞,其實是說的你自己呀!」

蘇東坡不由得手拈鬍鬚,滿目沉思的立在了那裏。,‘君子所見無不善;小人所見無不惡。’

那蘇軾爲人憨直,仕途坎坷。在這坎坷中,經過佛印的不斷啓悟,逐漸對佛法有了很深的認識。

話說有一次蘇軾被人借‘文字獄’誣陷,關在獄中,判了死罪。想自己一生正直,卻沒有想到竟被人誣陷。心中不由感嘆。這嘆息間,忽聽得數珠聲響,有人高聲唸誦“阿彌陀佛”。

東坡大驚,睜眼看時,卻是佛印禪師。東坡忘了自己身在獄中,急忙起身迎接,問道:“師兄何來?”

佛印道:“南山淨慈孝光禪寺,紅蓮花盛開,邀學士同去玩賞。”

東坡不覺相隨而行,到了孝光禪寺。進了山門,一路僧房曲折,分明是熟遊之地。法堂中擺設鍾磐經典之類,件件認得,好似自家家裏一般,心下好生驚怪。寺前寺後走了一回,並不見有蓮花,乃問佛印禪師道:“紅蓮在哪裏?”

佛印向後一指道:“這不是紅蓮來也?”

東坡回頭看時,只見一個少年女子,從千佛殿後冉冉而來,走到面前,深深道個萬福。東坡看那女子,如舊日相識。那女子向袖中摸出花箋一幅,求學士題詩。

佛印早取到筆硯,東坡也信手寫出四句,道是:四十七年一唸錯,貪卻紅蓮甘墮卻。孝光禪寺曉鐘鳴,這回抱定如來腳。

那女子看了詩,扯得粉碎,一把抱定東坡,說道:“學士休得忘恩負義!”

東坡正沒奈何,卻得佛印劈手拍開,驚出一身冷汗。醒將轉來,乃是南柯一夢,耳聽更鼓正打五更。

東坡尋思,此夢非常,四句詩一字不忘,正不知甚麼緣故。忽聽得遠遠曉鐘聲響,心中頓然開悟:“分明前世在孝光寺出家,爲色慾墮落,今生受此苦楚。若得佛力覆庇,重見天日,當一心護法,學佛修行! ”

少頃天明,只見獄官進來稱賀,說聖旨赦學士之罪,貶爲黃州團練副使。東坡得赦,纔出獄門,只見佛印禪師就在門前迎候。上前問訊道:“學士無恙?貧僧相候久矣!”

原來蘇軾被逮之日,佛印也離了湖州,重來東京大相國寺住持,打聽東坡下落。聞他問成死罪,各處與他分訴求救,卻得吳充、王安禮兩個正直大臣,在天子面前竭力保奏。太皇太后曹氏,自仁宗朝便聞蘇軾才名,也在宮中勸解。天子迴心轉意,方有這道赦書。

東坡見了佛印,分明是再世相逢,倍加歡喜。東坡到五鳳樓下謝恩過了,便來大相國寺尋佛印說其夜來之夢。

  說到中間,佛印道:“住了,貧僧昨夜亦夢如此。”也將所夢說出後一段,與東坡夢中無二,二人互相嘆異。

  次日,聖旨下,蘇軾謫zhé守黃州。東坡與佛印相約不直接上任,繞路先到寧海軍錢塘門外孝光禪寺。到了那裏,路徑門戶,一如夢中熟識。訪問僧衆,備言五戒私污紅蓮之事。

  那五戒和尚臨坐化之時所寫《辭世頌》,寺僧還都收藏着。東坡要來看了,與自己夢中所題四句詩相合,方知佛法輪迴並非誑語,佛印乃明悟轉生無疑。此時東坡便要削髮披緇 ,跟隨佛印出家。

  佛印卻不允從,說道:“學士宦緣未斷,二十年後,方能脫離塵俗。但願堅持道心,堅守不改。 ”東坡聽了佛印言論,就去黃州上任。自此不殺生,不多飲酒,內外皆穿布衣,每日看經禮佛。在黃州三年,佛印仍朝夕相隨,兩人無日不聚會。

  後來哲宗皇帝元祐改元,聖旨宣東坡回京,升做翰林學士,經筵講官。不數年,升做禮部尚書,端明殿大學士。佛印又在大相國寺相依,往來不絕。

到紹聖年間,章惇做了宰相,復行王安石之政,將東坡貶出定州。

東坡到相國寺相辭佛印,佛印道:“學士宿業未除,還當有幾番勞苦。”

東坡問道:“何時得脫?”

佛印說出八個字來,道是:‘逢永而返,逢玉而終。’

又道:“學士牢記此八字者!學士今番跋涉忒大,貧僧不得相隨,只在東京等候。”

東坡怏怏而別。到定州未及半年,再貶英州;不多時,又貶惠州;惠州又徙儋州;又自儋州移廉州;自廉州移永州;蹤跡無定,方悟到佛印所說‘跋涉忒大’的意思。 在永州不多時,赦書又到,召還提舉玉局觀。心裏想着:“‘逢永而返’,此句已應了;‘逢玉而終’,此乃我終身結局矣。”於是急急登程重到東京,再與佛印禪師相會。

佛印道:“貧僧久欲回家,只等學士同行。”東坡此時大通佛理,便曉得了。當夜兩個在相國寺一同沐浴了畢,講論到五更,分別而去。這裏佛印在相國寺圓寂,東坡回到寓中亦無疾而逝。

有人說,虧了佛印相隨一生,所以蘇軾不致墮落。蘇軾與佛印兩世相隨,傳爲古今佳話。

聽衆朋友,我們今天的故事就講到這裏,咱們下次再見!

=============

【故事新編大家聽】蘇軾與佛印(上)

【故事新編大家聽】定婚店

故事新編大家聽

責任編輯:紫君

希望之聲版權所有,未經希望之聲書面允許,不得轉載,違者必究。

廣播

中國廣播臺
灣區生活臺
粵語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