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中共目前不敢“抵制美货”,或是因为”防火长城“被连带着波及(AP/Andy Wong/美联社图)
中共目前不敢“抵制美货”,或是因为”防火长城“被连带着波及(AP/Andy Wong/美联社图)

《环球时报》不敢“抵制美货” 或是因为怕“墙”被拉倒

【希望之声2018年4月24日】(本台记者凌杉采访报导)反日、限韩、抵制外国货,一到一些“关键时刻”,中国人就要被铺天盖地的中共媒体煽动宣传消息掩埋。所以很多中国人自然而然地想到,现在是中美贸易战的紧要关头,国企中兴也因美国7年禁售令失去芯片和技术,处在“生死存亡”边缘几近“休克”,这个时候中共媒体可能又要大肆鼓吹国人起来抵制美国货了。

然而事实并非如此,与抵制美货相反的是,各家中共媒体都似乎有意压制“抵制美货”的舆论。日前“激进反美”的中共喉舌媒体《环球时报》发布一篇文章中提到,美国媒体想煽动中国“全民抵制美货”的情绪,这是个“导致中国内耗的陷阱”。该文章还特地强调不让国人“上当”,不能抵制美货。该文章随后被多陆媒转载。

人们质疑,一向亲共、擅长挑动民众对外极端情绪的《环球时报》怎么这么快就变卦了?该报数日前还在多次发布煽动性文章,内容多鼓动人们抵制美国产品,如抵制美国大豆,贸易战打到”中美贸易归零“等。然而其口风却在中兴遭到制裁后转了180度,反过来变成了反对抵制的一方。中共的媒体朝令夕改已是常事,但如今改到了不敢抵制外国货的程度却着实令人存疑。

华媒自由亚洲评论说,“中兴通讯”遭美国7年禁售制裁后无芯片可用的事实,向公众揭露了所谓国有企业的核心技术却严重依赖进口的程度是多么严重。而事实上,目前中共整个统治范围的高新技术都严重依赖外国。

在这些高新尖端技术中,防火墙和监控技术则是中共的要害之一。

旅美时事评论员唐靖远提到,美国公司参与中国防火墙技术是一开始就有的,1999年,在公安的金盾工程,即中共最先出现的长城防火墙的构建中,很多的高科技核心技术直接来自以美国为主的科技大国。

中共的防火长城(Great Firewall,GFW)是中共屏蔽海外网站言论的重要工具,该设施普遍地采用污染海外域名、在国内封锁IP,封关键词等手段阻止中国大陆居民自由搜索海外网站与互联网信息。专家估计,防火长城目前可能在北京、上海、哈尔滨等地拥有数百台曙光4000L服务器,它们被用于高速处理全国范围的封网监控事务。

曙光4000L服务器表面称是中国曙光企业开发的超级电脑系统,然而事实上,其核心计算提速与储存部件目前仍来自美国。其同系列4000A使用共2560颗高速微处理器均由美国AMD公司生产。此外,防火长城上海4000L机群还使用红帽(Red Hat)操作系统,Beowulf集群,这些部分均来自美企。

清华大学经管学院MBA硕士、经济分析人士秦鹏提到,中共向来把防火墙当作一个“党之重器”,其延伸种类有金盾,长城,天眼,及其他”维稳“工程。其中,面部识别等单纯从应用科技上讲并不是十分高新尖端,在美、日、韩等发达国家事实上也是较容易做到的,不过这些国家处于对民众权力保护的角度,不会也不需要做得像中共这么大。

他说,中共最早利用IBM、微软、Cisco等大公司制作它的产品,而中共不会满意于从仅仅让外企参与,其真正放心的是与军队相关的机构,其将一定技术开发交给军队有关的如国防大学、北京邮电大学、北京信息技术工程学院等负责、以及国企中兴、华为等具有军队背景的公司。中共在开始邀请给国外公司参与,后来中共扶植了不少自己的公司,这些公司也有分工,例如天网的海康威视专攻监视设施,华为侧重软件网络系统,基本上替代了思科的功能。

目前不少封网核心设备仍然需要从美国购置并从美国获取技术维护,可想而知,如果这些部件遭到美国制裁甚至被禁售,中共用于封锁言论的工具防火墙或面临无法维持的境地。此外,如果其服务器和世界顶尖技术失去联系,在外界科技高速升级而中共同等技术开发相对落后的情况下,中共的封锁设备相当于直接暴露在危险之下,很容易就遭到外界突破。所以从这个角度来讲,中共的确应该害怕“抵制美货”。

由于此前中共叫嚣考虑征税美国大豆、飞机等项目500亿关税,美方给出考虑多征1000亿关税的强硬回应,随后还对中兴加以严重禁售制裁且禁止了用政府补贴金对中兴、华为等中国公司的采购,中共这时对舆论的收紧很可能处于对不激化中美贸易冲突形式的谨慎考量。

综上所述,至少从解除封网与限制这一角度看,美国禁售中共芯片没有什么不好。不过唐靖远认为,至少目前中兴被禁的局势不会对防火墙有太大影响。他表示,国企中兴的确参与了防火墙的建设,也是主要参与者。美国对中兴公司的封锁对其公司业务和对防火墙的价值必定造成损失。但是“建墙”不仅仅靠中兴一家,有许多中共军方与其扶植的公司在其中。防火墙可以说是中共维持政权的命根子,其必定不惜一切代价维持防火墙,对中兴的制裁会造成威慑却不会造成很大冲击,所以中兴被罚至少现今无法撼动防火墙

而秦鹏就中共防火墙是否将因时局被撼动一事分析说,现今的人脸识别类芯片可以使用华为麒麟芯片,然而其识别技术的核心驱动芯片仍是来自美国。中共很大部分是在监控软件和集成,而其监控与控制网络核心技术来自美国芯片,所以川普政府如果想的话还是能封锁中共的,但是那样的话两国之间的冲突级别就不是现在的水平了。

他认为,川普在短期内不会直接起到这样大规模的制裁,因为川普目前的主要打击对象是违反禁令的公司(如中兴)和不平等贸易的部分。不过,中兴的被禁对行业的冲击的确是非常大的,这一事件对中兴来讲,对中共的高科技行业和党政体系,宣传口来讲冲击力非常大,起到了威慑作用。

这样看来,“抵制美货”在中共的防火墙遭到威胁之际,也果真成了对付中共的武器,在其顶头上司的压力下,《环球时报》也不得不把此前说出去的挑衅重新咽回去,改口称不“抵制美货”了。

责任编辑:宋月

希望之声版权所有,未经希望之声书面允许,不得转载,违者必究。

中国广播台
美国联播网
粤语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