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2008年“5.12”地震中的重災區北川市航拍。(網絡圖片)
2008年“5.12”地震中的重災區北川市航拍。(網絡圖片)

汶川地震10週年 學生家長:二胎學費全免是謊言

【希望之聲2018年4月29日】(本台記者董筱然綜合報導)四川汶川“5·12”大地震接近10週年之際,外界才獲悉,當年遇難學生家長仍在不斷上訪,要求官方就造成大批學生死亡的豆腐渣校舍給個說法,但四川當局不僅始終未做正面回答,而且也沒有兌現當年許下的對再生子女學費全免等承諾。

香港《明報》前日(4月27日)報導稱,有家長一直在詢問,校舍倒塌是否有“人禍”因素,對此,四川省住房城鄉建設廳總工程師殷時奎並未直接作答,僅表示汶川地震震級達到里氏8.0級,烈度最強達到11級,但地震前建造的房屋防震設計只抗6到7級烈度的地震,“造成校舍垮塌的主要原因是地震烈度遠遠大於我們的設防烈度”。

另外,中共四川省衛生計生委人員表示,四川災區再生育嬰幼兒已達3542名,這些家庭再生育時的相關費用,以至入學入托等環節,都獲得優先保障和費用減免。中共四川新聞辦副主任代光舉指出,相關學童在校的午餐補助及書簿費等獲得免除。

但港媒這篇報道引述學生家長透露,現在學生午餐費免去一半、書本費全免,學雜費沒有免除,老師還經常叫家長在外面買一些參考書、練習冊,“當時他們承諾了孩子上學‘全免’,結果是騙人的”。

2008年5月12日四川省汶川縣及周邊地區發生里氏8級地震,僅據中共官方數據,地震共造成6.9萬人死亡,1.8萬人失蹤,37.5萬人受傷。

在這10年中,災民們爲了補償款和災後賠償問題不斷上訪維權

都江堰浦陽縣涼水井村的災民林朝俊表示,地震過後,爲了支持災後重建工程,當地政府開始徵收土地。然而,徵收土地的背後,卻是極低的補償甚至沒有補償。“很多人都沒有補償,而能夠拿到補償的那些人,人均還不到1.5萬元,根本難以應付生活的開支”。他對港媒記者表示“天災之外,我們正遭受人爲的二次傷害”。

數年來,林朝俊一路上訪,由村、鎮、市到省,卻至今無果,“像我這樣的人還有很多”,林朝俊嘆道。

四川德陽的什邡市洛水鎮的學生家長今年再次給官方寄出了檢舉信,信中說遇難者家屬曾多次向什邡市人民法院提出“校方責任保險”民事賠償訴訟,但立案申請均遭拒絕,而且法院既不依法立案也不依法出具書面告知書。甚至口頭通知,凡是地震的案子都不予立案。

對此,這些家長希望向北京檢舉當地司法人員循私枉法、司法違法及行政不作爲,還要求政府依法對地震罹難學生家長民事賠償訴訟立案,卻遭到攔截。

自由亞洲電臺援引其中一遇害者家長桑軍表示,一羣家長試圖到北京上訪,但遭到攔截。他說:“我這兩天,身邊有國安的,有監視我的人。因爲前兩天,我和(學生)家屬去北京,政府人員從鄭州把我們勸說回來了,凡是幾個主要學生遇難家屬代表,都被監控。根本沒法走出去。還有綿竹的學生家屬。”

四川綿竹市富新鎮第二小學當年有近130名學生在地震中罹難。其中一名孩童的家長李豔在2010年生下第二胎,但丈夫不幸病故。李豔表示,警方警告他們不得去北京:“前幾天把我們叫到村上去,說不要接受外地媒體採訪,現要求政府對我們學校的豆腐渣工程,給我們一個說法。然後是給我們學校的校方責任險。給我們一個說法。還有我們現在孩子的生活問題,真的很困難。”李豔又指,她需獨自撫養孩子,但每月僅百多元人民幣補助,很難維持生活。

關注汶川地震的人士也屢遭四川當局迫害。

譚作人曾在2008年到2009年間對死難學生做了3個月的公民調查,並試圖瞭解校舍倒塌真實情況的,卻調查觸及敏感地帶,以“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入獄五年。

“六四天網”創辦人黃琦也因在網上撰文揭露四川教學樓豆腐渣工程被四川當局逮捕,隨後當局以“非法持有國家機密罪”被判處有期徒刑3年。

責任編輯:韓梅

希望之聲版權所有,未經希望之聲書面允許,不得轉載,違者必究。

中國廣播臺
美國聯播網
粵語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