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ad image

新聞雙響炮: 毒品芬太尼源頭在中國 美起訴四名中國公民

新聞雙響炮: 毒品芬太尼源頭在中國 美起訴四名中國公民

【希望之聲2018年5月1日】(主持人:小藍)主持人:江峯    小藍

***************************************************************

內容介紹:

(4月27日),美國財政部對一名在網絡上銷售毒品的主謀和四名同謀進行制裁,這些人被指控將大量芬太尼毒品分銷到美國。同時,司法部對包括四名中國人在內的十名涉嫌販賣銷售芬太尼的人進行起訴。

主謀叫張健,他在去年,2017年10月被美國司法部起訴,他被控通過互聯網向美國的毒販和個人銷售芬太尼和類芬太尼物質,再通過郵件將這些非法藥品輸入美國,目前仍在逃。另一名中國男子、40歲的嚴曉兵同時被控。財政部負責恐怖主義和金融情報的副部長曼德爾克說: 這次財政部(制裁)的目標是張健建立的芬太尼販毒網絡,這個(販毒)網絡直接導致與阿片類危機有關的美國人死亡事件。

依據《外國毒梟認定法》張健是毒品販售集團的首腦成員,執法機構可以追究他在全球的財產。

芬太尼是一種人工合成的類鴉片止痛藥,在美國被列爲二類管製藥物,只有醫生開具處方纔可合法使用。芬太尼效力是海洛因50多倍、嗎啡100多倍,這種廉價合成藥物很容易被濫用,被毒犯和吸毒者用作海洛因的替代品。現在因爲這類阿片類藥物而導致的死亡人數幾乎佔到全美服用過量藥物致命人數的三分之一。我算了一下,小藍,在2016年,芬太尼,差不多一個小時就導致一個人死亡。

在2016年,美國國務院負責國際麻醉品和執法事務的助理國務卿在國務院記者招待會上說, 中國製造的一種精神藥是美國目前毒品危機中最嚴重的問題。當時他講,在過去5到10年內,美國毒品市場對可卡因的需求急劇減少,而對海洛因的需求急劇增加。毒品走私犯在海洛因中就添加了這種叫做芬太尼的精神藥。

芬太尼和海洛因的製造成本相似,但芬太尼的效力比海洛因強80倍到100倍,成本小,效果強,毒販子就喜歡上了。芬太尼大部分在中國製造,大多數進入美國的芬太尼都經過墨西哥中轉,墨西哥毒販也從中國進口製作芬太尼的原料,毒販將芬太尼加入海洛因內,進入北美的毒品市場。

可是很多海洛因吸食者,他也不知道毒品中到底添加了多少芬太尼,要是按照原來的身體的接受程度,也就是耐藥性繼續服用,那芬太尼的高強度,就很容易造成吸食過量。所以真正造成美國成千上萬吸食海洛因死亡的是芬太尼而不是海洛因本身。從中國流入的化學品加重了美國的阿片類毒品危機,導致美國過去幾年來鴉片類毒品使用過量、死亡和上癮的比例顯著增加。

司法部長塞申斯也提到,這次張健是導致18歲美國人亨克2015年去世的背後販毒黑手。亨剋死於過量服用芬太尼,美國當局在調查中,

這個張建,他在上海有一家工廠。他的化工公司在香港註冊,生產食品添加劑。調查人員認爲,殺死亨克的芬太尼是從上海這個工廠賣出來的。目前這個公司也遭美國製裁,意味着這家公司在美國的資產,或美國當地公司誰擁有的這個公司資產都必須被凍結。張健在越南、泰國和新加坡也經營化工廠。他的四名同謀,也被美國司法部指控通過使用金融服務機構洗錢,爲張健和他的公司進行販毒的資金運轉。聯合國報告指出,據不完全統計中國至少有390個生產毒品的祕密實驗室分佈在中國各地。

塞申斯表示: 「他們使用互聯網,使用大約30種不同的別名、加密貨幣、離岸賬戶和加密通信等,據稱他們還通過第三方在國際上洗錢。」

現在毒品在美國氾濫,在舊金山地鐵線市政中心站,美國的兩大公共健康危機,無家可歸與濫用毒品,每天早上,一羣吸毒者就在車站的走廊裏聚集,在那裏公開注射和吸食毒品。可以看到癮上昏昏欲睡的樣子。在地鐵站裏,到處都是“可卡因和海洛因”。這些直接就會導致公衆健康滋擾等治安問題。

川普治毒計劃也有自己的一套辦法,將集中在三個領域:執法和攔截,通過大規模的宣傳活動進行預防和公衆教育,幫助有毒癮的人戒癮的找到工作。在川普看來,這是一場芬太尼毒品戰爭,堵住中國的“走私”渠道也是治標之策,目前的調查顯示出,中國大陸是芬太尼走私的唯一來源國。所以川普總統期望習近平對阿片類藥物的氾濫 做點什麼。

希望之聲版權所有,未經希望之聲書面允許,不得轉載,違者必究。

中國廣播臺
美國聯播網
粵語臺

熱門文章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