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ad image

新聞雙響炮:良心與體制的拉鋸 真北大與假北大的較真兒

新聞雙響炮:良心與體制的拉鋸 真北大與假北大的較真兒

【希望之聲2018年5月3日】(主持人:小藍)主持人:江峯    小藍

內容介紹:

近日北大校園持續成爲輿論的焦點。4月23日一封致北大師生的公開信在網上流傳。這是一名北大外國語學院的學生嶽盺發出的,自從前不久她參與要求公開20年前北大教師性侵學生案信息後,而遭校方的騷擾恐嚇,不斷被學院學工老師、領導約談,並兩次持續到凌晨1點,甚至2點。他的母處於精神崩潰邊緣,自己論文寫作也深受影響。現在北大校園內出現聲援嶽昕大字報

本月初北大畢業生李悠悠在網上刊文,實名舉報曾任北大中文系教授瀋陽性侵她的好友高巖,還散發輿論說高巖有精神病,導致高巖自殺。李悠悠揭發了20年前的事情。

4月9日,包括嶽昕在內的八位學生向北京大學遞交《信息公開申請表》,要求北京大學把當年公開討論 教授瀋陽師德的會議記錄、公安局調查結果、瀋陽檢討書的內容。這位叫嶽盺的女生多次遭北京大學學工老師、領導約談。不光如此,校方還找到她的父母給她施加壓力,並且以能否順利畢業來警告她、還提到『做這個你母親和姥姥怎麼看』、等等都是帶有威脅性的話語。

嶽昕表示,學校在聯繫她的母親時歪曲事實,導致母親受到過度驚嚇、情緒崩潰。母親在她的面前嚎啕痛苦、自扇耳光、下跪請求、以自殺相脅,最後嶽昕只能暫時回到家中。但是嶽昕表示,「原則面前退無可退,妥協不能解決任何問題,我別無他法,只有寫下這篇聲明,陳述原委。其實我是能體會家長爲何“自扇耳光,下跪請求”,是因爲他們在歷史過去領教過如果女兒在堅持下去,面臨的後果,母親充滿恐懼。

23日晚間,北大校園一個信息公開欄上貼出大字報——《聲援勇士嶽昕》。文中稱,「我們這些匿名者,敬佩嶽同學具名上書的勇氣,更欽佩她臨事不懼的正氣,反而那些人,你們究竟在怕什麼?嶽同學最怕的是,對不起一百二十年前的五四先輩,毀了精神上的校慶,而你們最怕的是『出亂子』,毀了作爲政績的校慶,我們於是想問,這到底是誰和誰的鬥爭?這是『兩個北大』之間的鬥爭。

據說這是1989年六四之後北大首次再出現大字報

這個大字報,一個是點出了嶽欣的行動其實是北大的從五四運動獲取的反抗強權的精神所在,是真北大。 但是現在的北京大學的管理者,考慮的是過幾天,就是北大120年校慶,並臨近六四29週年。“壓倒一切的主旋律”。 中國的慣例是大事期間不出事,穩定壓倒一切。這個其實跟北大精神相悖的,是假北大。

十年前,中國通過了政府信息公開條例,這個條例第13條規定,只要公民對政府任何信息感興趣,就有權申請公開。2010年,教育部隨政府信息公開條例,出臺“高校信息公開辦法”。其中的規定非常詳細。涉及學校重大事件及其處理情況應該公開信息。那麼,北大教授性侵學生這個事情,這到底算不算重大事件?爲人之師,在高校對學生做出這樣的事情,等不到解決,不但讓學校聲譽受損,還會敗壞社會風氣,那這樣的事情算不算重大呢?

24日,中國傳媒大學校園內就出現了聲援海報,上面寫道:今天他們封殺了嶽昕的聲音,我沒有說話,那明天呢?星星之火,逐漸匯聚成一道光。更多的人爲嶽昕發聲,爲未來吶喊。

25號,北大師生和校友就嶽盺一事,發出致北大校方的聯名信都紛紛力挺這個女生。

一篇題爲“明白的人不用說”的網文這樣寫道:“嶽同學所遭受的,也是這個體系運轉的必然結果,沒有第二種可能。只要在這個體系中待上幾年,就能明白這種必然性出於何處。能在這個體系內生存的人,永遠遵守着兩個法則:一、只爲授予自己權力的上級負責。二、拼死維護自己的利益。

中國民衆申請政府信息公開爲何這麼難?目前校方的是威脅,那以後可能就會是公安司法的介入,比如開除軟禁都是有可能的。本來這些頂級大學是培養獨立人格、自由思想的地方,而現在卻在這個社會大的體制下,老師們卻在試圖馴服年輕人的意氣,把年輕人對公共事務的熱情轉換成犬儒。

原北京大學法學博士、紐約大學訪問學者滕彪說,學生受到性騷擾,在大陸很常見。但是抗爭行爲太少。因爲公開挑戰需要勇氣。在中國目前這個社會環境下,絕大多數人選擇沉默、犬儒的心態,恰恰是不正常的。一個有信唸的人,會選擇說出真相,選擇抗爭。針對當局壓制真相,滕彪希望能夠有更多的學生、更多的年輕人能夠站出來,反抗各種的不公正,各種的違法犯罪行爲。

希望之聲版權所有,未經希望之聲書面允許,不得轉載,違者必究。

中國廣播臺
美國聯播網
粵語臺

熱門文章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