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ad image
歲月(圖片來源:pxhere)
歲月(圖片來源:pxhere)

太糟糕了!運動或不能延緩癡呆患者的認知障礙,有可能還加重病情

【希望之聲2020年9月11日】(編輯:李智)最近幾年,“人口老齡化”的話題被反覆提起, 全世界的情況都不容樂觀, 預期壽命的逐漸延長和生育率的持續下降使得老年人口的比例一直在 上漲。根據世界衛生組織的數據,2015-2050年間, 全世界60歲以上人口的比例將增加近一倍,從12%增加到22% [1]。

最重要的是,老年人的晚年生活狀況並不樂觀, 隨着衰老而來的各種慢性疾病會讓他們喪失勞動能力, 增加家庭和國家公共衛生的負擔,比如說,癡呆症, 這是老年人殘疾和無法獨立生活的主要原因之一。 全世界大約有5000萬癡呆症患者, 每年還有1000萬的新增病例[2]。癡呆有60-70% 是由阿爾茨海默氏病引起的,其餘還包括帕金森病、 腦血管疾病以及顱內感染等等多種原因。

 歲月(圖片來源:pxhere)
歲月(圖片來源:pxhere)

目前,癡呆並沒有什麼有效的治療藥物, 不過有一點比較有共識的就是:堅持運動, 據說能夠延緩癡呆的進程,改善日常活動能力和認知能力(記憶力、 注意力、思維能力等等)的衰退程度。

可惜事與願違啊,最新發表在《英國醫學雜誌》(BMJ)上的一項 由英國牛津大學Botnar研究中心的Sarah E. Lamb教授領導的臨牀研究顯示, 中等強度和高強度的運動並不能改善輕度和中度癡呆患者的認知能力 ,甚至還會讓認知能力衰退得更快[3]!

過去,研究人員認爲運動對認知障礙的改善主要來自於幾個方面: 增加大腦的血液供應、改善心血管和代謝健康以及睡眠質量, 還有就是預防或是治療抑鬱症,但其實具體的機制還並不清楚[4] 。

 歲月(圖片來源:pxhere)
歲月(圖片來源:pxhere)

另外,雖然也有研究證明, 運動可以減少阿爾茨海默氏病小鼠大腦中積聚的β-澱粉樣蛋白[ 5],但是研究也沒有將這一現象與認知障礙的改善聯繫到一起。 而且大家都知道,阿爾茨海默氏病的“源頭”尚且還沒有確定, Tau蛋白和β-澱粉樣蛋白的爭鬥還在繼續,一些能夠降低β- 澱粉樣蛋白水平的藥物在臨牀試驗中也都折戟了。所以, 從這個研究中闡述運動的功效顯然是不夠有說服力的。

機制上不清不楚,而臨牀試驗雖然有不少, 但是因爲方法學的試驗設計缺陷和參與試驗的人數少, 使得它們經常得出完全相悖的結果。所以,Lamb教授覺得, 還是得擴大一下參與研究的患者人數, 對他們進行更嚴格嚴謹的監督和觀察,來驗證運動的效果究竟如何。

研究人員從2929名志願者中篩選出了494名符合條件且願意參 與試驗的輕度和中度癡呆患者(平均年齡77歲),以2: 1的比例將他們隨機劃分爲運動組和對照組。

 歲月(圖片來源:pxhere)
歲月(圖片來源:pxhere)

對照組只有正常的日常護理和藥物, 而運動組在此基礎上參加根據每個人的身體狀況制定的有氧運動和力 量訓練的課程,每週兩次,每次60-90分鐘,爲期4個月, 由6-8人組成的監督小組來監督記錄患者們運動的完成情況。 不得不說,雖然年紀大,但是患者們的依從性很不錯,有超過65% 完成了既定課程的至少3/4。

在第6和12個月時, 研究人員使用阿爾茨海默病評估量表認知分量表(ADAS- cog)對他們的認知能力進行評估。ADAS-cog評分從0- 70,分數越高,認知障礙越嚴重,這是目前評價癡呆最常用的量表 之一,內容較爲詳細,對認知功能的變化比較敏感, 在藥物的臨牀試驗中被廣泛使用。

參與試驗的患者在試驗開始前的ADAS-cog評分差異很小, 對照組平均爲21.4,運動組爲21.2。在第6個月的時候, 差距還不是很明顯,分別爲22.4和22.9,然而到了第12個 月時,對照組提高到了23.8,而運動組居然提高到了25.2, 衰退的幅度明顯大於不運動的!除了體能在運動中有所改善, 他們的語言和記憶能力都沒有得到挽救, 生活質量的量表評分也沒有高於不運動的患者。

 歲月(圖片來源:pxhere)
歲月(圖片來源:pxhere)

研究人員表示,以前的研究不僅樣本數量小, 而且多是採用自我報告的形式, 運動的強度和時間沒有得到很好的控制, 而且有些在運動中可能摻雜了認知訓練,干擾項太多,很可能得到“ 運動有效果”的結論。

對於這個研究結果,阿爾茨海默氏病協會研究和發展主任James Pickett博士指出, 研究在招募志願者時沒有考慮他們曾經的職業和運動情況, 常年保持運動習慣的人, 他們所受到的運動的影響很可能與沒有運動習慣的人是不一致的[ 6],這個“變量”沒有被很好地控制。

不過儘管如此,他還是認爲這項研究可信度很高,很有意義, 也很出乎意料:“我本以爲運動會產生積極的影響的。在全世界, 每三分鐘就會多一個癡呆的患者, 而我們沒有辦法治癒或是延緩它的進程,現在,連運動也無效了, 在這種情況下,我們希望能有更多的研究人員和資金投入進來, 更好地瞭解疾病,讓癡呆患者有更高質量的生活。”[6]

參考資料:

[1] http://www.who.int/zh/news- room/fact-sheets/detail/ ageing-and-health

[2] http://www.who.int/zh/news- room/fact-sheets/detail/ dementia

[3] Lamb S E, Sheehan B, Atherton N, et al. Dementia And Physical Activity (DAPA) trial of moderate to high intensity exercise training for people with dementia: randomised controlled trial[J]. BMJ, 2018, 361: k1675.

[4] Gallaway P J, Miyake H, Buchowski M S, et al. Physical activity: a viable way to reduce the risks of mild cognitive impairment, Alzheimer’s disease, and vascular dementia in older adults[J]. Brain sciences, 2017, 7(2): 22.

[5] Moore K M, Girens R E, Larson S K, et al. A spectrum of exercise training reduces soluble Aβ in a dose-dependent manner in a mouse model of Alzheimer's disease[J]. Neurobiology of disease, 2016, 85: 218-224.

[6] http://www.sciencemediacentre. org/expert-reaction-to- effects-of-exercise-on- dementia-in-old-people/

責任編輯:李智

本文章或節目經希望之聲編輯製作,轉載請註明希望之聲幷包含原文標題及鏈接。

中國廣播臺
美國聯播網
粵語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