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ad image
1989年中共军队坦克官兵开进天安门镇压学生 AP
1989年中共军队坦克官兵开进天安门镇压学生 AP

【六四29周年】美国务卿、台两任总统齐发声 陆惊现“结束专政”标语

【希望之声2018年6月4日】(本台记者董筱然综合报导)“六四”天安门血腥大屠杀学生与市民29周年之际。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台湾总统蔡英文以及前中华民国总统马英九分别发文就“六四”发表看法。

蓬佩奥6月3日发表声明,指1989年6月4日在天安门广场及其周边地区发生的暴力镇压和平示威游行事件29周年之际,我们记得无辜生命的惨痛损失。

正如刘晓波在2010年诺贝尔和平奖典礼中发表的缺席讲话中所说的那样,“六四之魂还没有安息。”

我们和国际社会的其他人一起敦促中国(中共)政府公布那些被杀害、拘留或失踪者的情况,释放那些由于努力让天安门事件不被遗忘而坐牢的人,并结束对示威参与者及其家属的持续骚扰。 美国认为保护人权是所有国家的基本责任,我们敦促中国(中共)政府尊重所有公民的普遍权利和基本自由。

蔡英文:希望大陆网友不翻墙就能上脸书

台湾总统蔡英文在脸书上发表看法。蔡英文说,大陆网民可以发现,她的脸书就是台湾民主政治的缩影,除了有批评的声音,也有打气的声音,她说在台湾没有所谓的“敏感词”,也不做“网络审查”,当然民众上网更不必作“翻墙”动作,这是台湾已经建立了一套容许这种生活方式的民主制度。

蔡英文说,天安门事件爆发,中共当局出动军队、坦克车,镇压天安门广场上的学生跟人民,对外宣称是平息暴乱的事件,几十年来,中国始终没有走出这场历史悲剧的阴霾,她表示,台湾也曾经历过二二八事件、美丽岛事件,当年的台湾统治者也称是暴乱,但这些事件所酝酿出的社会能量,反而驱动了台湾民主政治的改革及全面的民主化。

蔡英文表示,若北京有一天可以正视六四事件,承认这个事件国家暴力的本质,这桩不幸的历史将可以转化成中国迈向自由民主的基石。

马英九:“六四”不平反 统一不能谈

马英九也在脸书发文指,29年来,他一直关心“六四”的平反,不只因为受难者与家属的锥心泣血,也因为“六四”对两岸关系影响至深。

他说,60、70年前,台湾也曾经历过“二二八事件”与“白色恐怖时期”。去年中共举行第19次全国代表大会时,习近平先生曾说,对台政策要“尊重台湾现有的社会制度与台湾人民的生活方式”。过去30年来,台湾政府一直致力处理“二二八事件”与“白色恐怖时期”的赔偿及平反,这就是台湾现有的社会制度,以及台湾人民的生活方式。台湾政府30年前就开始面对历史、承担责任,至今仍在致力寻求家属及其后人的原谅。台湾能,为何中共不能?

马英九指出,29年过去了,等不到平反含冤而终的家属,越来越多;还活着的人,也都白发苍苍,他们的心是多么痛。即使中共国力日强、人民日富,但在“六四”未获平反前,世人提到中共,仍会想到29年前那个血腥镇压的夜晚。

马英九表示,他在台北市长任内就曾说过,“六四不平反,统一不能谈”。现在,他的态度还是一样。“面对历史,就事论事,是非分明;面对家属,将心比心,疗伤止痛。”唯有如此,才能真正拉近两岸人民的心理距离,也才能让中共成为世人眼中真正的大国。

大陆惊现“平反六四”标语

今天是“六四”事件29周年,1989年中共派坦克官兵进入天安门镇压学生运动造成的流血冲突引发全球聚焦。29年来,参加当年镇压学生的20多万中共军人,只有3人站出来对当年镇压表示忏悔,而中共政府始终不准人们公开谈论六四,且多年来对纪念六四人士仍进行抓捕和关押。

今年“六四”前夕,海外网上博客组织兴华会于网上发布声明,表示为纪念“六四”已举行多项活动。同时上载多张照片,显示该组织成员在内地街头喷漆,并张贴纪念“六四事件”的标语,要求平反“六四”,内容则为“平反六四事件”,“平反六四,结束专政”。

兴华会在网上留言,称这些标语都是他们的成员制作。广发标语的动机,是为能让更多的中国人亲眼看到国内民主力量的存在,“实际感受到普世价值观于中国、于他们自己的意义”。

每年的“六四”前后,中共警察和国安都要将民主人士和“六四”支持者监视起来或带往外地“旅游”,就连当年死于“六四”的学生家属为亲人扫墓,也必须在中共的监视下才能进行。而当年平民死亡人数最多的地点、北京木樨地,每年几乎都被官方加派警力维稳,今年的木樨地地铁站依然从6月3日起就已经封闭,更用木板围起,傍晚更有公安、便衣人员在行人路上站岗,如发现有人停留,便会上前查问。

而在通向天安门广场的长安大街,道路两旁和路口停泊多辆公安和特警车,行人路有公安及武警驻守巡逻。

“六四”事件至今已经29年,由于中国教育部删除关于所有与“六四”相关的内容,加之大陆严禁讨论“六四”事件,对于没有亲历“六四”的80、90、00后等,“六四”的历史已经出现了断层,在大陆很多年轻人并不知道何为“六四”。

“六四”亲历者吴仁华先生这些年来,一直致力于重塑“六四”真相,记录“六四”数据。他在接受《德国之声》采访时说,研究“六四”的工作现在越来越难,“工作量非常大,难度也非常难。但是我觉得必须做下去,因为这不是一个简单的历史纪录,还牵涉到‘六四屠杀’这么一个侵犯人权的灾难性重大事件。如果没有加害者和受害者的基本纪录,这个历史纪录完全是不合格”。

“对我做历史纪录的人来说,我更不会去管3年、5年、10年、20年的问题。我只觉得必须抓紧时间去做。现在不做,以后就做不成。哪怕10年以后中国民主转型,再想做研究,当事人都不在了。像是‘文革’,中国官方都说有200多万死难者,但能找到他们的纪录吗?不可能做他们的名录了。所以我不管有多久,该做的我必须现在就去做,为历史留下纪录”。

责任编辑:林莉

希望之声版权所有,未经希望之声书面允许,不得转载,违者必究。

中国广播台
硅谷之声
湾区生活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