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2013年6月两名著黄T恤法轮功学员被丹麦警车带离现场。(视频截图)
2013年6月两名著黄T恤法轮功学员被丹麦警车带离现场。(视频截图)

丹麦重启“警察违宪案” 翻出中共干预真相

【希望之声2018年6月8日】(本台特约记者李新综合报导)丹麦司法大臣鲍尔森(Søren Pape Poulsen)6月7日宣布重新启动“警察违宪案”(丹麦官方称为“西藏案”,以下简称“违宪案”)调查委员会(Tibetkommissionen),以便彻底调查清楚,在2012年中共前国家主席胡锦涛到访丹麦时,为什么丹麦警察采取行动阻止抗议民众,从而违反了丹麦《基本法》所规定的公民享有的基本权利。

峰回路转 被删除的邮件又回来了

“违宪案”调查委员会于2015年10月正式设立,经过两年多的调查,于2017年12月18日公布调查报告,报告指出,责任应该由哥本哈根警察局承担,两名中层警察官应受到指责。委员会否定大臣、政府官员、哥本哈根警察局高层或安全局应该承担责任,因为没有证据显示他们知晓有操作指令一事。

然而报告公布后,受到了丹麦各界的指责,民众普遍认为普通警察如果没有上级命令是不会轻易违宪的。丹麦电台P1频道3月份揭露,在调查委员会于2015年10月设立时,原来的警察局领导已经离职,所有的邮件信息被删除,因此调查委员会并没有获得最高领导层的邮件信息,导致调查委员会无法彻底调查事件的全部真相。此前,丹麦媒体报导,丹麦警察局表示被删除邮件已经无法恢复。

但是,事情发生逆转,司法大臣鲍尔森6月7日发布新闻公告说: “国家警察局在常规的伺服器检查时,发现了大量邮件档案。”他表示,对于此案是否需要彻底查清,(丹麦国会议员们)没有不同的声音,所以重新启动“违宪案”委员会的调查工作,并对新发现的邮件资料进行调查,以便对原先报告出来之后所出现的种种疑点进行彻查。他说:“我们两次看到有新的资料冒出,这很明显是很糟糕的事情,这是无法让人满意的。我将鼓励委员会彻底调查,如果他们需要的话,可以找IT专家来帮忙。”

警察局长先惊讶后道歉

5月22日,国家警察局的IT安全处查到大量个人邮件档案,并于6月1日告知丹麦司法部。今年4月,丹麦国家警察局曾向国会报告,“删除的邮件重新复原的可能性非常小”,因此国家警察局“没有作出复原删除邮件的尝试”。司法部在公告中表示,国家警察局没有注意到邮件档案,是因为存档的伺服器存在于警察局的邮件系统之外。

丹麦警察局局长豪耶拜(Jens Henrik Højbjerg)对邮件的发现表示惊讶,同时表示深度道歉,因为这意味着“违宪案”调查委员会最初并没有从国家警察局那里获得全部资料。而根据法律,调查委员会有权获得全部信息。国家警察局之前提供的理由是,IT系统仅保存邮件30天,此后,不管是员工自己删除的单封邮件,还是离职高层领导的整个被删除的邮箱,都没有备份。

但现在本已应该删除了的邮件竟然出现了,如果当时员工积极接受了系统提出备份邮件的提醒,那么邮件都会自动存档,这样的系统自动处理到2014年7月结束。不过,现在丹麦警察局对这些没有被删除的邮件显然觉得有点烫手,他们在写给国会司法委员会的信中这样写到:“使用者对这些邮件档案的使用权同时被删除,但邮件档案由于一个令人遗憾的人为错误而没有删掉。”

丹麦政要:每一块石头都要翻一遍

对于重启“违宪案”调查,丹麦各政党没有党派之争,一致表示赞赏。

社会人民党IT发言人鲍丽斯(Lisbeth Bech Poulsen)表示,如果“违宪案”不能被现在政府重启的调查委员会翻案的话,丹麦国会将永远也不能再设调查委员会了。她说:“我想不起来还有什么案子比这更丑恶的了。我们无法忍受,这样一个大的案件,涉及了外交政策和受《基本法》保护的权利,却查得不清不楚,有太多的疑问,而且政府部门不提供他们应该提供的材料。”

丹麦人民党司法发言人鲍皮特(Peter Kofod Poulsen)对司法大臣的决定表示赞赏,他说:“我们希望每一块石头都翻一遍,让我们看到事情的全部真相。”

丹麦另选党司法发言人福克(Josephine Fock)则表示,她无法相信两位中层警察官凭空想象来剥夺《基本法》规定的言论自由,她说:“我相信会有真相显露出来,责任应该远远处于系统的高层。”

丹麦激进党司法发言人斯坦普(Zenia Stampe)表示:“调查委员会太相信各政府部门了,而政府部门对待此案太轻率了。”

调查委员会曾于2016年2月请求外交部提供相关材料,以调查外交大臣在非法指令上扮演的角色。但是外交部既没有对外交大臣,也没有对其属下官员的邮件或备份进行相关搜索,调查委员会没有得到任何具体邮件资料信息。

丹麦“违宪案”进程一览

2012年6月14日

中共前国家主席胡锦涛访问丹麦,部分执勤警察遮挡示威者,不让胡锦涛看到示威者。

2012年8月15日

时任丹麦司法大臣布斯高(Morten Bødskov)向丹麦国会陈述:“哥本哈根警察局告诉我,他们没有接到旨在限制言论和集会自由的指示。”(后来被证明事实并非如此。)

2013年6月4-7日

中国高官,前政治局常委俞正声访问丹麦。两名法轮功学员来表达“制止中共迫害法轮功”的诉求时,因身着黄色T恤衫而被丹麦警车带离现场。另外,“支持西藏组织”(Støttekomiteen for Tibet)活动者表示,他们有三名成员被阻止展示西藏旗帜。

2013年6月26日

时任丹麦司法大臣布斯高在回答丹麦国会提问时承认:“多人被收掉西藏旗帜。”警察局表示,收掉旗帜是为了避免发生干扰公共秩序的危险。(后来被证明事实并非如此。)

2013年8月

6位支持西藏活动者就2012年中共国家主席来访时发生的事件状告哥本哈根警察局。一位警察局副局长在法庭作证,并表示,中共很害怕“丢面子”, “中方有点担心,因为他们看待示威和我们在丹麦不一样。”

2014年4月

丹麦国会司法工作小组要求哥本哈根警察局交出在2012年中共国家主席来访时警察执行任务的对讲机声音文件。警察局拒绝,理由是需要花长时间寻找。

2015年9月

支持西藏活动者将案件上诉到国家法院,国家法院要求警察局交出声音文件。声音文件显示,巡逻警察多次被要求从民众手里拿下西藏旗帜。其中有一段为:“从他们那里拿下旗帜,快点。”

2015年9月24日

此前警察局表示无法确认的、3位从民众手里没收西藏旗帜的警察在《丹麦警察》专刊上发声,证明他们的行为是因为来自上级的命令。

2015年9月28日

独立警察检查局(DUP)开始调查此案。

2015年10月2日

丹麦前司法大臣平德(Søren Pind)公开了2012年访问事件中的部分“操作指令”(operationsbefaling)。 这份警察执行任务的内部“操作指令”显示,警察部门应该确保可能的示威集会不能让中共国家主席看到。平德因此设立了“违宪案”委员会(Tibet-kommissionen),该委员会预期于2017年年底完成调查。

2016年11月3日

“违宪案”委员会的第一轮听证开始。 多位前大臣、国家部门负责人、警察主管等共70人先后接受了问询,包括前外交大臣瑟芬达尔(Villy Søvndal)、丹麦安全与情报局局长斯卡夫(Jakob Scharf)。

2017年12月18日

“违宪案”委员会公布调查报告,责任应该由哥本哈根警察局承担,两名中层警察应受到指责。委员会否定大臣、政府官员、哥本哈根警察局高层或安全局应该承担责任,因为没有证据显示他们知晓有操作指令一事。

2018年3月12日

丹麦媒体揭露,“违宪案”委员会在开始调查之前,警察局高层已经将他们的邮箱删除,因此委员会没有获得警察局高层官员的邮件来往资料。

2018年6月7日

丹麦现任司法大臣鲍尔森(Søren Pape Poulsen)宣布,由于国家警察局在常规的伺服器检查时,发现了大量邮件档案,因此重新启动违宪案调查委员会,以便彻查。

责任编辑:杨晓

希望之声版权所有,未经希望之声书面允许,不得转载,违者必究。

广播

中国广播台
湾区生活台
粤语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