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ad image

【中國曆史正述 • 夏代】帝禹時代之五 • 大夏文明

【中國曆史正述•夏代】帝禹時代之五•大夏文明(希望之聲)

【中國曆史正述 • 夏代】帝禹時代之五 • 大夏文明

【希望之聲2018年6月27日】(主持人:李懷恩)在樂治天下的帝禹時代,恢弘的大夏樂舞、五音聽治的美政,都是樂治天下的體現。做爲輔助的“禮”,也在奠定之中。比如:大禹定下的貢賦制度、五服制度,不只是確立了一種財政制度或行政區劃,也包涵了禮的內涵。在禮的節制下,人們各守其土、各安其位、各司其職、各盡其責,守禮不亂。

夏代時的官學稱作東序、西序。東序是大學,在王宮東邊;西序是小學,設在西郊。那時學校重視道德教化,尤其重視對有德且年長者的尊敬,也就是後世所說的孝悌之道,所以,學校也是贍養老人的地方。卿大夫一級的老人,稱爲國老;普通的士人老者,稱爲庶老。東序負責贍養國老,西序贍養庶老。夏代人上自天子、下至庶民,都以尊老爲美德。

大禹成爲天下共主後,收集九牧之金,鑄成九鼎,分別象徵九州。在聖王大禹鑄造的九鼎中,有五尊鼎用雄金鑄造,對應陽數,另外四尊鼎用雌金鑄成,象徵陰數。九鼎上鑄有九州方物,包括各方神明和鬼物。於是,人們識百物、辨正邪,即使進入川澤山林,也不會輕易被魑魅魍魎所傷害。古籍說,九鼎不僅能自動變換輕重,還能自動移動、停止。此外,鼎中有水,不用加熱就自動沸騰;不用注水,卻能常盈常滿。

大禹製作了一種鳥形竿頭、用來測定風向、占卜吉凶的長竿,後世也稱伺風鳥、伺風烏,相風烏,相風竿。晉代人傅休奕在《相風賦》裏這樣描繪相風竿:“表以靈鳥,鎮以金虎。以候祥風,以佔吉凶”。可以想象,懸掛着靈鳥的相風竿高懸,靈鳥在風中徐徐飄揚,遙接來自上天的信息,留給人世間“敬天命、尊神明”這個恆定不變的典則。

https://www.soundofhope.org/gb/2018/06/13/n1874265.html

https://www.soundofhope.org/gb/2018/05/31/n1828569.html

https://www.soundofhope.org/gb/2018/05/16/n1784823.html

https://www.soundofhope.org/gb/2018/05/04/n1750161.html

https://www.soundofhope.org/gb/2018/04/28/n1734072.html

更多節目,請點擊本頁置頂圖上方欄目提示“中國曆史正述”;

或點擊希望之聲主頁右側邊欄“節目表”中的“中國曆史正述”。

希望之聲版權所有,未經希望之聲書面允許,不得轉載,違者必究。

中國廣播臺
硅谷之聲
灣區生活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