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ad image
《我不是药神》预告片( Golden Lion/youtube视频截图)
《我不是药神》预告片( Golden Lion/youtube视频截图)

《我不是药神》直戳社会痛点 “ 抓走他我们都得等死” 天价药谁之过

【希望之声2020年5月19日】(本台记者王润综合报导)一部由真实事件改编的电影《我不是药神》,因碰触高价药、卖假药等大陆社会痛点,而反响热烈。

谁制造了中国高昂的药价这一问题,也引发舆论热议。

看中国分享了关于《我不是药神》的讨论。

 从一个药的问题,展现了最普通最真实的中国社会。( Golden Lion/youtube视频截图)
从一个药的问题,展现了最普通最真实的中国社会。( Golden Lion/youtube视频截图)

《我不是药神》引热议

《我不是药神》由大陆影星徐峥主演,该片讲述徐峥饰演的神油店老板程勇,从一个交不起房租的男性保健品商贩,一跃成为印度仿制药“格列宁”独家代理商的故事。

该片从6月30日开始上映,上映期间的票房就超过了一亿元。7月4日,片方宣布,电影公映时间从7月6日8:00提档到7月5日0:00,首日票房即破3亿。

该片取材于慢性粒细胞白血病患者陆勇的真实故事。陆勇来自江苏无锡,2002年8月被确诊患上慢性粒细胞白血病,骨髓移植需要配型,只能先吃药,稳定病情。当时的陆勇,需要花高价购买瑞士诺华公司生产的名为“格列宁”的抗癌药来延续生命,一年的药钱就要30万。

2004年,陆勇意外获悉印度有仿制格列宁,吃这种药每月的花费仅4000元左右。陆勇也在病友群里分享了这一消息,之后很多病友让陆勇帮忙购买此药。让人没想到的是,几年之后,陆勇竟因“涉嫌妨碍信用卡管理罪和销售假药罪”被捕。

《我不是药神》根据陆勇的原型做了适当的艺术加工,由徐峥饰演的主角程勇并非白血病患者,而是一名纯粹的药贩子。但随着与慢粒白血病人的深入接触,他意识到了他售卖的不仅仅是药品,更是这些人活下去的希望。因此,在警察开始查封仿制药时,程勇决定展开一场救赎,自己搭钱给患者提供仿制药。

影片中,警察将大批购买仿制药的患者抓起来,并要求他们供出幕后主使时,一位患病老太太求情让他放手的桥段,戳中无数观众的泪点。她说:“谁家能不遇上个病人,你就能保证你这一辈子不生病吗?你们把他抓走了,我们都得等死,我不想死,我想活着,行吗?”

在影片的最后,法院以走私、销售“假药”,判处程勇5年徒刑。

 印度产抗癌药格列卫是一部电影的主线(网络图片)
印度产抗癌药格列卫是一部电影的主线(网络图片)

谁是天价药的幕后黑手?

《我不是药神》中的“天价药”戳中了很多人的生存痛点。那么,是谁制造了中国高昂的药价?

影片中,把高昂的药价归结于国外制药公司的黑心,李乃文饰演的瑞士诺华制药公司代表,把几块钱成本的药,卖出几万块,还振振有词,报警要求抓捕倒卖仿制药的程勇。

但虎嗅网发表的一篇评论文章认为,电影批判的矛头指错了方向。

文章表示,在现实生活中,诺华公司研制格列宁药品,花了超过50亿美元的成本,从1997年到2011年,在研发新药方面,诺华公司一共投入了836亿美元的成本,其中只有21种药成功获批上市。

对于制药公司来说,制药确实只是一门生意,但如果药品定价太低,他们会亏损,会倒闭,到时候没公司研发新药,只会让谁都没有新药用。

但有一个事实是,在国内被看作天价药的“格列宁”,在世界范围内价格并非如此昂贵。但在中国这个人均收入尤为落后的国家,却是卖得最贵的几个国家之一。

“格列宁”在中国的价格为23500元,香港为17000元,美国为13600元,澳大利亚为10000元左右,日本16000元,韩国约为3000元。而美国、澳大利亚、日本、韩国都是发达国家,居民收入大概是中国居民收入的三倍。而且这些国家的医疗保险费用更高,所以能涵盖的部分也会更多。

“同为专利保护,为何人家的定价却便宜一半?”文章引述香港医务行政学院理事庄一强博士表示:“‘格列宁’的天价,恰恰是我国定价机制出了问题,是药价虚高的体现。”

在中国,申报药价成本时,除了各国申报药价成本时所含有的制造成本和研发成本之外,还会单独加上一个中国特色的成本——制度成本。药品回扣,关税,一、二、三级经销商,甚至灰色寻租的钱,都涵盖在制度成本的范围之内。

三级经销商,每级至少加价7%到10%。因为以药养医的制度,医院在实际进价的基础上还要再加价15%。此外,还有税率的差异,中国的药品增值税率为17%,欧洲各国平均为8.8%,而美国、澳大利亚等国家为0。还有无法用数字描绘的回扣。

《中国企业家》杂志刊登的文章也提到,对于癌症,中国与发达国家的差距关键,就在于药物。对于癌症治疗相关药物,有业内人士形容,“中国和美国之间差了好几个日本”。

一方面,国际上抗癌新药(原研药)的研发频频取得突破,但中国进展缓慢。另一方面,“中国进口抗癌新药的审批流程很长。即使患者能够等到进口抗癌新药在国内上市,经过层层关税和增值税后,正规途径的进口抗癌药已近乎天价。而且,中国大病医保有所缺失,癌症治疗自费程度很高,一旦有家庭成员患癌,就是倾全家之力来治疗,因病致贫的案例比比皆是。”

▼ 电影《我不是药神》 预告片

(视频如遭移除敬请见谅)

责任编辑:文思敏

本文章或节目经希望之声编辑制作,转载请注明希望之声并包含原文标题及链接。

中国广播台
美国联播网
粤语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