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ad image
《我不是藥神》預告片( Golden Lion/youtube視頻截圖)
《我不是藥神》預告片( Golden Lion/youtube視頻截圖)

《我不是藥神》直戳社會痛點 “ 抓走他我們都得等死” 天價藥誰之過

【希望之聲2020年5月19日】(本台記者王潤綜合報導)一部由真實事件改編的電影《我不是藥神》,因碰觸高價藥、賣假藥等大陸社會痛點,而反響熱烈。

誰製造了中國高昂的藥價這一問題,也引發輿論熱議。

看中國分享了關於《我不是藥神》的討論。

 從一個藥的問題,展現了最普通最真實的中國社會。( Golden Lion/youtube視頻截圖)
從一個藥的問題,展現了最普通最真實的中國社會。( Golden Lion/youtube視頻截圖)

《我不是藥神》引熱議

《我不是藥神》由大陸影星徐崢主演,該片講述徐崢飾演的神油店老闆程勇,從一個交不起房租的男性保健品商販,一躍成爲印度仿製藥“格列寧”獨家代理商的故事。

該片從6月30日開始上映,上映期間的票房就超過了一億元。7月4日,片方宣佈,電影公映時間從7月6日8:00提檔到7月5日0:00,首日票房即破3億。

該片取材於慢性粒細胞白血病患者陸勇的真實故事。陸勇來自江蘇無錫,2002年8月被確診患上慢性粒細胞白血病,骨髓移植需要配型,只能先吃藥,穩定病情。當時的陸勇,需要花高價購買瑞士諾華公司生產的名爲“格列寧”的抗癌藥來延續生命,一年的藥錢就要30萬。

2004年,陸勇意外獲悉印度有仿製格列寧,吃這種藥每月的花費僅4000元左右。陸勇也在病友羣裏分享了這一消息,之後很多病友讓陸勇幫忙購買此藥。讓人沒想到的是,幾年之後,陸勇竟因“涉嫌妨礙信用卡管理罪和銷售假藥罪”被捕。

《我不是藥神》根據陸勇的原型做了適當的藝術加工,由徐崢飾演的主角程勇並非白血病患者,而是一名純粹的藥販子。但隨着與慢粒白血病人的深入接觸,他意識到了他售賣的不僅僅是藥品,更是這些人活下去的希望。因此,在警察開始查封仿製藥時,程勇決定展開一場救贖,自己搭錢給患者提供仿製藥。

影片中,警察將大批購買仿製藥的患者抓起來,並要求他們供出幕後主使時,一位患病老太太求情讓他放手的橋段,戳中無數觀衆的淚點。她說:“誰家能不遇上個病人,你就能保證你這一輩子不生病嗎?你們把他抓走了,我們都得等死,我不想死,我想活着,行嗎?”

在影片的最後,法院以走私、銷售“假藥”,判處程勇5年徒刑。

 印度產抗癌藥格列衛是一部電影的主線(網絡圖片)
印度產抗癌藥格列衛是一部電影的主線(網絡圖片)

誰是天價藥的幕後黑手?

《我不是藥神》中的“天價藥”戳中了很多人的生存痛點。那麼,是誰製造了中國高昂的藥價?

影片中,把高昂的藥價歸結於國外製藥公司的黑心,李乃文飾演的瑞士諾華製藥公司代表,把幾塊錢成本的藥,賣出幾萬塊,還振振有詞,報警要求抓捕倒賣仿製藥的程勇。

但虎嗅網發表的一篇評論文章認爲,電影批判的矛頭指錯了方向。

文章表示,在現實生活中,諾華公司研製格列寧藥品,花了超過50億美元的成本,從1997年到2011年,在研發新藥方面,諾華公司一共投入了836億美元的成本,其中只有21種藥成功獲批上市。

對於製藥公司來說,製藥確實只是一門生意,但如果藥品定價太低,他們會虧損,會倒閉,到時候沒公司研發新藥,只會讓誰都沒有新藥用。

但有一個事實是,在國內被看作天價藥的“格列寧”,在世界範圍內價格並非如此昂貴。但在中國這個人均收入尤爲落後的國家,卻是賣得最貴的幾個國家之一。

“格列寧”在中國的價格爲23500元,香港爲17000元,美國爲13600元,澳大利亞爲10000元左右,日本16000元,韓國約爲3000元。而美國、澳大利亞、日本、韓國都是發達國家,居民收入大概是中國居民收入的三倍。而且這些國家的醫療保險費用更高,所以能涵蓋的部分也會更多。

“同爲專利保護,爲何人家的定價卻便宜一半?”文章引述香港醫務行政學院理事莊一強博士表示:“‘格列寧’的天價,恰恰是我國定價機製出了問題,是藥價虛高的體現。”

在中國,申報藥價成本時,除了各國申報藥價成本時所含有的製造成本和研發成本之外,還會單獨加上一個中國特色的成本——制度成本。藥品回扣,關稅,一、二、三級經銷商,甚至灰色尋租的錢,都涵蓋在制度成本的範圍之內。

三級經銷商,每級至少加價7%到10%。因爲以藥養醫的制度,醫院在實際進價的基礎上還要再加價15%。此外,還有稅率的差異,中國的藥品增值稅率爲17%,歐洲各國平均爲8.8%,而美國、澳大利亞等國家爲0。還有無法用數字描繪的回扣。

《中國企業家》雜誌刊登的文章也提到,對於癌症,中國與發達國家的差距關鍵,就在於藥物。對於癌症治療相關藥物,有業內人士形容,“中國和美國之間差了好幾個日本”。

一方面,國際上抗癌新藥(原研藥)的研發頻頻取得突破,但中國進展緩慢。另一方面,“中國進口抗癌新藥的審批流程很長。即使患者能夠等到進口抗癌新藥在國內上市,經過層層關稅和增值稅後,正規途徑的進口抗癌藥已近乎天價。而且,中國大病醫保有所缺失,癌症治療自費程度很高,一旦有家庭成員患癌,就是傾全家之力來治療,因病致貧的案例比比皆是。”

▼ 電影《我不是藥神》 預告片

(視頻如遭移除敬請見諒)

責任編輯:文思敏

本文章或節目經希望之聲編輯製作,轉載請註明希望之聲幷包含原文標題及鏈接。

中國廣播臺
美國聯播網
粵語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