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ad image
中共正在焚烧一座教堂顶端的十字架
中共正在焚烧一座教堂顶端的十字架

中共为何又对基督徒下狠手

【希望之声2018年8月27日】(本台记者陈克江综合报导)近日,据华人基督徒公义团契披露,除河南多处官方“三自教堂”的十字架被强拆外,北京、浙江、辽宁、江苏、江西、广东相继传出家庭教会被取缔的消息。

 河南省一个基督教会遭到警方冲击
河南省一个基督教会遭到警方冲击

河南基督徒周浩披露,8月26日,河南南阳潦河教会的十字架被拆除,宋马教会、唐河堂点被强拆,方城的一个家庭教会堂点财务人员被政府带走。当地政府还勒令要拆白堂分堂和曹湾分堂。南阳唐河县惠小营恩富教会聚会时,村支书带人前来阻拦;信阳基督教合一教会被警方冲击,奉献箱被抱走。

 北京最大家庭教会锡安教会强迫关闭
北京最大家庭教会锡安教会强迫关闭

8月25日,河南南堂和光彩教堂被强拆。南阳桐柏县溢恩教会遭到镇长、派出所警察、特警的联合冲击,警察破门而入,把教堂一扫而空,还带走了6名信徒。信阳的一个家庭教会被强制中止合约,并且被断电。北京最大的家庭教会——锡安教会,有1500多名信徒。该教会7个聚会点被中共永久关闭。其余的聚会点内,被强行安装监控探头。

 强迫村民签署“不再信仰基督教,坚决听党的话,跟党走”的声明
强迫村民签署“不再信仰基督教,坚决听党的话,跟党走”的声明

8月24日,南京秦淮区的一个家庭教会被取缔。8月22日,河南信阳浉河区民族宗教事物委员会对浉河区一家庭教会发出《行政处罚事先告知书》,取缔聚会场所,责令停止活动。在河南、安徽等地还传出,中共强迫村民签署“不再信仰基督教,坚决听党的话,跟党走”的承诺书,并要求当事人亲友作证监督。

 沈阳于洪区宗教局向阳光100社区基督教会发通知
沈阳于洪区宗教局向阳光100社区基督教会发通知

8月20日,沈阳市阳光100社区基督教会遭当地于洪区宗教局、公安局及东湖街道办事处以“聚会场所未获审批,擅自进行聚会”为由,限令教会8月23日前解散。此前,江苏徐州基督教道恩教会的三个聚会点被官员警告要停止聚会。公安还要求提供聚会场所的房东逼教会搬离。

从最近几年中国大陆发生的一系列对信教群众的打压事件来看,习近平的“宗教信仰自由”正在演变成为如下情形:

第一,拆除醒目的宗教标志物,比如“十字架”。这是首先从习近平曾经主政的浙江省开始的。据报道,浙江省有1700多间基督教堂的十字架被拆走,强拆导致中共当局与信众之间的严重冲突,不少信徒因守护教堂被刑事拘留,更有流血事件发生,有牧师和执事被定罪判刑等。之后,强拆十字架运动蔓延到江西、河南等地。

第二,拆除宗教活动场所。在大多数中国城市里,最高大的建筑物一般都属于中共党政机关。但在浙江温州,最显眼的建筑却是三江教堂。当地信众拿出400万美元,花了12年时间,建造了这所可容纳3000人的大教堂。据报道,当地基督徒人数可能有100万。2014年3月,这座教堂被强拆。2018年1月初,山西临汾金灯台教堂被爆破强拆。去年12月27日,西安市鄠邑区石井镇涝峪纸房村的一座天主教堂被强拆,说是违章建筑,教徒出示的各种证明材料显示,当年他们兴建该教堂的手续一应俱全。

第三,取缔家庭教会。今年2月1日实施的新修订的《宗教事务条例》规定“宗教场所之外不得进行宗教活动”。这一规定被认为授予中共基层政府更大的权力,可以随时查封家庭教会。这个新规实施的第一天,河南省周口市西华县就有19个乡镇的基督教家庭教会被警方查封,受波及的信徒达上千人。

第四,直截了当不准信仰基督教。要求民众在中共准备好的“声明”上签字。声明中写道:“本人原本对基督教不太了解,信仰基督教也是盲目跟风。现经过学习了解,本人对宗教及宗教信仰有了更全面的了解,对自己的精神需求有了更清醒的认识,决定由今天起,不再参加基督教的活动,不再信仰基督教。”声明要有本人签字,家庭成员签字,村(社区)支书签字,还要按指印,还要现场拍照或拍录视频,乡镇建立档案,汇总上报。

第五,“经济上截断”迫使信众放弃信仰。去年,江西一些信仰基督教的五保户,或者拿政府补贴的基督徒,中共当局要求他们,只有放弃信仰,才可以领取政府补贴,如果坚持去教堂做礼拜,政府就不给他们了。有些人为了经济上的原因,不得不放弃信仰。

第六,让信教群众无法阅读宗教经典。大陆的书店已不许出售《圣经》。今年4月,包括淘宝、京东、微店等在内的大陆电商将《圣经》全面下架。依据是新修订的《宗教事务条例》中明确规定,禁止用网络或者其它手段,散发宗教宣传品等。

第七,在宗教场所升“国旗”。7月31日,中共全国性宗教团体联席会议第六次会议,倡议在宗教活动场所升挂国旗,认为这样“有利于宗教界人士和信教群众强化国家意识和公民意识”。浙江是最早开始实施在基督教堂悬挂国旗的地区。8月27日,河南少林寺举行了“隆重”的升国旗仪式!有的教堂顶部的十字架被拆之后,换成了中共的血旗。

第八,在教会内搞“政治学习”。据华人基督徒公义团契创办人刘贻牧师介绍,很多城市的“三自教会”教堂,每个礼拜都需要拿一天的时间搞政治学习,包括学习《人民日报》,或者当地政府有关文件。很多大城市教堂的宣传栏或墙壁上贴有“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内容,甚至强行用圣经的经文进行注释。

第九,在寺庙教堂唱红歌。8月12日,浙江乐清一家教堂举行音乐会,教堂大厅悬挂着红底白字的“ ‘听党话,跟党走’ 禄丰教堂庆祝中国共产党成立97周年专题礼拜”的条幅,教徒在音乐会上演唱了《妈妈教我一首歌》等多首红歌。

简言之,就是两条:第一,严格限制甚至直接禁止民众的宗教信仰自由;第二,将宗教变异或赤化为中共的驯服工具。中共新的《宗教事务条例》的“宗教中国化”,核心内容就是“宗教信党,请党放心”。

为什么限制或禁止?河南省永城市黄口乡王油坊基督教教堂上的十字架被强拆时,教堂管理人员质问中共官员:“我们信神哪里错了,为啥就不让我们信?”一位中共官员回应说:“你们信神没什么错,但是,就是不让你们信,不能聚会。你们信耶稣这么大的信心,为啥不信共产党?拆你们的教堂,严打基督教,这都是中央的精神。”

对于中共新一轮的打压基督教,本身是基督徒的网络作家荆楚表示:“这说明共产党非常恐惧基督徒,一句话就可以概括‘上帝想要谁亡,会先让它疯狂。’中共已经处于竭斯底里的末日疯狂。中共将红旗、国歌、摄像头进教堂,这是赤裸裸的特务行径,共产党的触角已经深入到基督徒的内部中去了,这是多么恐怖和邪恶的一件事情啊!”

中共喉舌央视曾经总结了邪教组织的几大特点:邪教具有强烈的排他性,始终宣传自己是最伟大的;邪教具有强烈的强迫性,通过洗脑和自我标榜来确立自己的正确性;邪教具有压迫别人来获得利益的特性;邪教内部通过裙带和其他手段来构筑关系网,以保证其利益;邪教往往嘴上说的很好,实际上做着最龌龊的事情。网友惊呼道:这不就是在说中共吗?中共打压宗教的种种手段不正是典型的邪教手段吗?

2016年4月22日至23日,中共全国宗教工作会议在北京召开。习近平在讲话中提出了“两个目的”和“一个手段”。所谓“两个目的”,一是保证中共对宗教事业的绝对领导,二是保证宗教的中国化方向,拒绝国际势力的干涉;而“一个手段”,则是宗教管理的法制化手段。处理宗教关系,必须把握巩固中共执政地位这个根本。

宗教信仰自由和无神论的中共统治本身就是一对矛盾。无神论和有神论也是根本对立的。在无神论者统治的中共大陆,怎么可能有“宗教信仰自由”?

责任编辑:蔡红

希望之声版权所有,未经希望之声书面允许,不得转载,违者必究。

中国广播台
硅谷之声
湾区生活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