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中美貿易戰是外資紛紛撤離中國的重要原因
中美貿易戰是外資紛紛撤離中國的重要原因

中美貿易戰對中國的影響:外資紛紛撤離

【希望之聲2018年9月1日】(本台記者陳克江綜合報導)根據中共商務部發佈的統計數據:“2017年,外資企業以佔全國不足3%的數量,卻創造了近一半的對外貿易、四分之一的規模以上工業企業利潤、五分之一的稅收收入。” 在擁有2萬多外企的廣州,外企已佔據全市工業總產值規模的62%以上。在上海,外資則貢獻了全市2/3的進出口總額與工業總產值。而在蘇州和廈門,這項指標也分別達到了67%和70%。外資企業對中國經濟作出了巨大貢獻。中美貿易戰的持續升溫,使在中國的外資企業受到重創,對中國的經濟產生重大深遠的負面影響。

一、外資紛紛撤離

總部位於佛羅里達州的消費電子產品製造商Capstone Companies分公司Capstone International HK Ltd總裁斯洛文說,正在加緊減少對中國的投資,將資金轉移到其它地區,如泰國等。

醫療產品製造商Premier Guard的歐洲主管哈波斯表示,由於工資上漲、勞動力萎縮,成本飆升等原因,“關稅升級之前,我們希望將約30%的產品(生產)從中國轉移到美國……隨着最新關稅發展,假設這些關稅將生效,我們可能將約60%的中國製造業轉移到美國”。

生產專業工業運輸袋的ProconPacific亞洲業務總監Dan Krassenstein表示,製造業正在向南亞和東南亞轉移,以尋求更低廉的勞動力成本。而關稅升級“只會加速(這種轉移)”。5年前,公司所有產品都在中國生產。現在,1/4在印度生產,5%-10%在越南生產。

來自北美的化學品製造商Maroon Group表示,將“退出(中國)市場”。家居製造商At Home Group Inc和RH則表示,他們將削減在中國的生產。

世界最大零售商沃爾瑪公司已經對其化妝品供應商提出一項要求,即考慮在中國以外的國家採購商品,因爲中國產的“大量”化妝品類別已名列美國對中國商品徵稅清單。

美國玩具大廠孩之寶執行長戈德納表示,爲了迴應川普總統對340億美元中國商品課徵25%關稅,該公司的玩具製造將撤出中國,生產線將轉移至其它國家。

美國時裝業協會7月公佈的一項研究顯示,67%的公司期望在未來兩年降低其在中國生產的產品價值或數量。

日本歐姆龍有限公司的蘇州工廠7月16日宣佈永久停工停產;6月,韓國三星深圳基地整體關門;5月底,荷蘭飛利浦照明關閉深圳工廠;5月,奧林巴斯深圳工廠關停。3月,尼康關閉位於無錫的子公司尼康光學儀器(中國)有限公司,同時,負責生產尼康數碼相機及配件的工廠也停產。

據陸媒不完全統計,僅蘇州的外資企業相繼撤離或轉向東南亞的,包括日資世界五百強兩大巨頭——日東電工和尼康公司,耐克、阿迪達斯、聯建、宏暉、飛利浦、普光、華爾潤、諾基亞、紫興、希捷、及成等聲名赫赫的外企,很多都是上萬人的企業。

據《日經新聞》報導,日本化學製造大廠“旭化成”(Asahi Kasei)決定,將製造汽車零部件的中國分廠遷回日本。

世界排名第2的重化工業產品製造公司“小松製作所”(Komatsu)將改用在美國、日本和墨西哥的設施生產液壓挖土機零部件,而這些部件目前都在中國製造。

“愛麗思歐雅瑪”(Iris Ohyama)計劃將針對美國市場銷售的空氣清淨機、電風扇等其它電器的生產從中國轉移到韓國的新工廠。

日本三菱電機正在將生產線轉移出中國,其位於中國大連的生產線爲美國市場生產約70%的出口機器產品,這些生產線不久將搬到日本名古屋。

韓國樂天集團5月11日宣佈出售上海、江蘇等華東地區50多家店鋪。此前,樂天瑪特已將其在北京的22家大型超市出售給中國零售企業物美,樂天瑪特全面退出中國市場。

臺商撤資情況最嚴重的是廣東東莞、深圳,被比喻爲“逃命潮”,其次是上海、崑山。臺灣科技業仁寶、英業達、和碩、廣達等全世界許多電子產品幕後的製造大廠,現在正準備將生產移出中國大陸,轉向臺灣、東歐、墨西哥與東南亞。

自行車龍頭巨大集團董事長杜繡珍坦言,原來計劃從中國生產、行銷全球,但是,現在必須分散產能。該公司正將20萬輛腳踏車、接近年銷售量5%的產能,移回臺灣。

全球電源供應器龍頭臺達電,是第一波赴中國設廠的大型科技企業,爲應對美中貿易戰的衝擊,公司在產地上做了調整,決定投入27億元在臺灣南部科學工業園區建立3萬新臺幣坪新廠,在臺北總部旁投入15億元購地建研發中心。

二、外資紛紛撤離的原因

中美貿易戰是最重要的原因。7月6號,美中互對對方340億美元商品,加徵25%關稅。美方清單上約59%的產品,是外資企業在中國加工製造。8月21日,美國貿易代表處已對2000億美元的中國商品加徵25%的關稅展開公共諮詢,關稅徵收可能在9月開始實施。第二輪徵稅,所有從中國出口到美國的消費品都包括在內,譬如吃的、塑料、玩具、服裝、自行車等。據中共國家統計局數據,2016年外資在中國固定資產的投資額約1211億元,對比2011年下跌62.94%。相比其他東南亞國家,中國的土地成本、資金成本和勞動力成本已經失去優勢,面對目前美國祭出的25%的關稅,使得在中國生產失去競爭優勢。

浙江財經大學經濟與國際貿易學院院長謝作詩認爲,外資撤離的一個重要原因是,“我們的市場環境在變差,比如我們曾經去抵制日貨、韓貨,我們今天跟美國展開貿易戰,並且歐盟、美國、日本等都不承認我們的市場經濟地位,這意味着中國跟國際之間可能存在規則之爭,這也給外企一個不穩定的因素,至少人家覺得有風險存在,那人家有機會就轉移了。”

美國南卡羅萊納大學教授謝田認爲,中共的暴政統治現在是靠金錢維持的,對內,就是用通脹剝削中國人民;對外,用順差來剝削世界人民。如果中共還不作出任何經濟結構、貿易結構上的改變的話,貿易戰打到最高潮的時候,那幾乎所有外資可能都要考慮外逃了,因爲他們不光沒有了外銷市場,中國國內市場也會萎縮。

網絡作家荊楚說:“這些外企在中國大陸這種黑暗腐敗的政治環境下,你如果不跟政府官員沆瀣一氣、沒有向他們行賄討好,你就沒有發展的空間,並且政府官員隨時心血來潮,隨便出一根手指就可能把企業掐死。”

“因爲中國沒有依法治國的環境,完全是人治的環境,官員完全憑個人的喜好想怎麼幹就怎麼幹,他們的權力得不到監督與制衡,因此,對外企來說,資本風險就非常大,也是不可預期的,這對正常資本的運營是不利的。這些年來也給外資企業高層留下很多深刻的教訓。”

“世界各大財團現在都明白過來,只要有一些機會,他們就會想法設法撤離,這是他們必然的選擇。連國內的民營企業家都想法設法地逃離中國,逃離中共這艘即將沉沒的破船,更惶論外企了。”

日本《外交家》雜誌於8月24日發表大陸自由作家鍾昌西(Chauncey Jung,音譯)的文章《外國公司應放棄對中共的幻想》。該文開宗明義地點出,中共試圖強迫外國公司接受其意識形態。近幾年來,中共多次對外國公司提出與意識形態相關的無理要求。比如,要求全球40多家航空公司和萬豪酒店等更改臺灣名稱爲“中國臺灣”,否則將給予懲罰,還有,中共要求在外企建立中共黨組織。這種“精神綁架”令外企非常討厭。

鍾昌西認爲,中國經濟增長具有欺騙性。中國的經濟結構是建立在政府的強力支配和干預之上的。中共當局對國內的商業活動和國際進出口事業採取了非常嚴厲的管制。其經濟結構並非自由市場經濟,而是受到國家權力和政府決策大幅支配的經濟。

三、外資紛紛撤離的嚴重後果

一是失業將急劇增加。據中共官方估算,全部外商投資企業吸納的直接就業人數超過4500萬。如果包括依靠外資生存的供應廠商、上下游企業,估計相關就業者數以億計。如果外資持續撤離,而投資減少,中國的失業人數將進一步增加。香港商人傑斯說,隨着外資撤離,保守估計,廣東省起碼有半數工廠會倒閉。外資的出走直接影響數以億計的老百姓的就業問題。

二是外匯儲備下降。外匯儲備部分來自出口創匯,外企銷售到海外所獲得的錢,由於外資公司在中國境內不可以用外幣,要換成人民幣,所以,這筆錢其實屬於外資,外資撤退,這些錢就沒有了。外匯儲備中還包括外商投資的資金。據中共國家外匯局最新公佈數據,截至2018年6月,中國外匯儲備約爲3.11萬億美元。截至2018年3月,中國全口徑外債餘額爲1.84萬億美元。3.11萬億美元減去1.84萬億美元外債,剩下的1.27萬億美元中,有一部分屬於“外資企業”。到2018年6月,中國外匯儲備中來自外商投資的部分約5960億美元,佔比19.07%。加上外商所獲利潤,外匯儲備中屬於外資企業的資金約1萬億美元。因此,外資大規模撤離,中國的外匯儲備將大幅下降。

三是GDP下降。GDP是“國內生產總值”的縮寫,是一個領土面積內的經濟情況的度量。它被定義爲在一個國家或地區內一段特定時間(一般爲1年)生產的所有最終商品和服務的市價。GDP是一個地域概念,不管是本國企業還是外國企業,只要是在該國範圍內生產的最終產品都納入其GDP。中國現在號稱世界第二經濟體,GDP排名世界第二。但是,中國的GDP中包含了所有外商投資,包括香港、臺灣等地區的商企在大陸創造的產值。中國沿海地區經濟很大程度上依靠外需來拉動。大陸各地統計局的數據顯示,去年有8個城市的出口額佔了其GDP的一半以上,其中東莞爲93%,深圳74%,珠海73%,蘇州73%,中山60%,廈門59%,惠州58%,寧波51%。外資紛紛撤離或轉移到其他地區,中國的GDP總量勢必大量“縮水”。

四是股市暴跌。據彭博社的數據,截止到2018年8月2日,中國股市的市值縮水至6.09萬億(兆)美元,低於日本股市的6.17萬億美元,退居世界第三大股市。

五是中國製造業將更加困難。中國製造業長期在中低端徘徊,真正高端的技術都掌握在發達國家手中,利潤最高的高端市場也被髮達國家佔領。外資紛紛撤離意味着中國製造業將失去一部分或大部分的資金、技術和渠道,加上來自發達國家製造業的競爭,中國製造業將迎來的一個充滿挑戰的寒冬。

責任編輯:蔡紅

希望之聲版權所有,未經希望之聲書面允許,不得轉載,違者必究。

中國廣播臺
美國聯播網
粵語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