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ad image

【命运的迷雾】三个奇梦助恩人得功名 (音频/视频)

【命运的迷雾】三个奇梦助恩人得功名 (音频/视频)

【希望之声2018年9月6日】(主持人:陆平)

清朝有一个姓徐某的读书人。已经40多岁了还没有儿子,于是想娶一房小妾,延续徐家香火。

当时,村里有个秀才早已经死亡,他的妻子独自抚养一双年幼的儿女,幸亏家里还有一些财产,尚可安然度日。然而不久后,秀才的弟弟某乙不学无术,耍赖好赌,输光家产,于是和妻子阴谋策划赶走嫂嫂、霸占兄长家产。

某乙先是诱拐嫂嫂的儿女,转卖他人,嫂嫂心知是小叔某乙所为,心感悲凉,整日痛哭,意欲求死。某乙妻又听邻居老妇说,徐某打算娶妾,于是某乙夫妻二人暗自为嫂子定亲,再借口说找到兄嫂的儿子,催促嫂嫂亲自去领回儿子。夫妻俩将嫂嫂送上轿子,骗她出门。

秀才之妻浑然不知某乙夫妇已擅自作主,将她嫁与他人。直到轿子抵达徐某府上,秀才妻才得知被某乙夫妇欺骗,一时悲从中来,泪流满面,哽咽不已,绝望的她想以死殉节,徐某之妻张氏发现后,急命人拦住她。

这时徐家才知道原来女方完全不知情,见对方誓死不从,徐某与妻子令人赶快撤了香烛,请她到屋里,想其它办法。

徐某说,宁可没有儿子,也绝不逼人作妾。他的妻子张氏请秀才妻进房,详细问她家世。秀才妻就把丈夫死亡、子女被卖等事全部告诉张氏。张氏听完后,很同情秀才妻的遭遇。不过,一时之间,徐某夫妻俩不知该如何处理此事,于是前去请教母亲。

老夫人得知来龙去脉后,高兴地说:「你能做这样积大德的好事,还愁将来没有儿子吗?」

老夫人觉得既然人已经来了,干脆由老夫人认秀才妻为义女。这样既能保全她的节操,还避免他人的闲言闲语。儿子出远门后,义女还可以陪老夫人说话解闷。徐家人欢天喜地举行仪式,收秀才妻为义女,以免她再落入虎穴。

一天,徐某偶然出城,经过土地祠,遇到一位熟识的老僧。僧人请他进祠里坐坐。这时,有个大约七八岁的小沙弥端茶奉客。 徐某看了小沙弥一眼,觉得他长得像极义妹,于是问老僧小沙弥的来历。

老僧叹气说:「这孩子的祖父死了,父亲也死了。他的叔叔沉湎于赌博,为了钱将他拐骗离家,想将他卖给唱戏的。」

老僧见到这孩子后,动了恻隐之心,就用十两银子买下了他。原本老僧人打算送小沙弥回家,但又担心他再次被叔叔卖掉,于是将这孩子留在祠内。就这样,徐某找到义妹的儿子。

第2天,徐某带着二十两银子去向老僧致谢,但已不见老僧的踪影。老僧临行前留下了孩子的卖身契和一封信给徐某,信上面写着六句话:「震男兑女,一气相生。厥有弱息,在彼中林。山湄水溪,松柏森森。」

徐某不解其意,传信的香工说,「师父请施主快去查访,从这里向东南走二里远,就可得到您义妹女儿的消息。而您带来的二十两银子正好可用来给女孩儿赎身。庙中乃是清修之地,不需要这些银钱。」

徐某按老僧所说,沿着土山向南走,看到松柏之后,掩隐着数间瓦房。他看到屋里有一个小女孩,大约六七岁。再仔细一看,相貌神情又酷似义妹。就这样,徐某又寻回义妹的女儿。

徐某为男孩子请来老师,教他读书。这孩子聪慧无比,过目不忘。 徐某的母亲有了义女的陪伴,又有义女聪明可爱的子女承欢膝下,甚是开心。而徐某的妻子也很贤慧,同义妹相处融洽。一家人美满和乐,徐某心里觉得很安慰,就选了个日子去苏州。

徐上舍搭船渡江到杭州,路过嘉兴后,船停靠在西水驿站码头上。 这天,徐某做了一个梦,梦中看到一老一少两位书生来到船上向他拜谢。

年轻的书生对他说:「蒙先生保全我妻子的名节,还保全我的子女。我们父子二人将此事禀告给天帝,上天感念先生的盛德,将授予您科举功名,并得生贵子。」

他们叮嘱徐某,上天榜文已定,一定会考中,不要再去苏州了,赶紧回杭州准备考试。

徐某笑着说:「考试的时候必须要写时文(明清科举考试制度中的一种规范文体),我根本不知时文是什么,怎么能中举?」

老者说:「这不难。明天中午,先生的船停靠在此,那时会出现卖旧书的,先生就将全部的书都买下来。其中有窗稿(私塾里面学生练习写作时所写的诗文)二本,都是我平生旧作,今年科考的诗文题目都在上面。先生不用担心考不中。」徐某醒来,细想此梦觉得奇怪。

天亮将要启程时,忽然刮起一阵大风,船只因此不能航行。徐某一人沉闷无聊,就上岸闲逛,果然看到有人在卖十多本旧书。他想起梦中所示,全部买了下来,其中有两部抄本书,正如梦中所见。他看完后,心想,这可能就是所谓的时文吧。

既然梦境应验,徐某心里盘算着,不如先记熟书中内文,掉船回杭州参加应试,但转念又一想,乡试二、三场还需考经文策论,这书中未必都有。于是,他决定风停后继续前行。

念头刚定下来,徐某忽然觉得困乏难支,竟然坐着就睡着了。梦中,再次见到那两个书生,告诉他:「先生何必多疑?如果担心写不出经文策论,驿西旧货店里有两捆书。东头第一本就是经文,西头第三、四本就是策论。今年考题都已备齐了,即使录遗策也有了。先生快去买回来,不要耽误自己!」

梦中,那年轻的书生还用手拍拍他的肩膀说:「先生不要耽误自己。明年会试题目,也都在这里了。」

徐某醒来后更觉得奇怪了,哪有这样的事,竟然有人在梦里一步一步教他如何应对考题。按照梦境所示,他到驿西,果真买回经策。

夏天七月,酷暑难耐,难以入眠,他就起身阅读购买来的书,其中有一卷《棘(jí)闱(wéi)果报录》,里面讲到有名应试的考生交了白卷却能中举的事例,心里虽有所动,但还是觉得难以置信。

这时,徐某疲倦到极点,刚睡下,那两名书生又来了,以严肃的语气说:「先生不相信,那就请先生的父亲来。」话音未落,徐某的先父就出现了。

徐某上前迎接,其父怒目圆睁,生气地说:「我后悔生前没有教你读书,如今仰仗这对父子的能力,上天赐你功名。放着现成的举人进士不作,你这个不肖的儿子到底想干什么?」

徐某见父亲发怒,诚惶诚恐地说:「孩儿立刻回杭州,不敢再乱想了。」经父亲介绍,才知道那两位书生,就是义妹的公公和丈夫。

天亮后,徐某让船夫改道返回杭州。回家后,徐某熟记考题。待到考试时,他发现所有的题目都如同梦中所示,丝毫不差。徐某因而得以高中。

拐卖侄子、侄女,企图霸占哥哥家产的某乙夫妇,看到徐某走后,就以继承宗祀为由,上门索要哥哥的子女,在徐家大吵大闹。

一天,某乙夫妇又到徐府,还没进入徐家大门,忽然一阵雷电交加,将二人提到街市中心,二人面对面跪在地上,遭雷劈身亡,整个身体都像黑炭一般。

徐家人帮着义妹到县衙申诉,取回应有的家产。徐某第二年又入京参加会试,再次考中,出任一方知县。后来徐某的妻子张氏为其连生五子,也都考取了功名

希望之声版权所有,未经希望之声书面允许,不得转载,违者必究。

中国广播台
硅谷之声
湾区生活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