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允許地方政府融資平臺特別是城投公司破產,無異於中國政府宣佈賴帳。(圖:網絡)
允許地方政府融資平臺特別是城投公司破產,無異於中國政府宣佈賴帳。(圖:網絡)

比貿易戰更可怕的是:政府允許城投公司破產

【希望之聲2018年9月20日】(本台記者鄭清源綜合報導)概述:前一陣倒閉幾百家的P2P公司,行業總規模1萬億人民幣,而地方政府融資平臺債務總規模可能高達100倍。允許地方政府融資平臺特別是城投公司破產,無異於中國政府宣佈賴帳。一旦爆雷,將影響無數理財產品購買者、大批的民營企業、銀行和P2P投資人。如果說P2P是炸彈,那麼城投債是核彈級別!

中美貿易戰吸引了全世界的目光,以至於日前一個對中國老百姓的未來影響更大的消息出現,卻沒有引起很多人注意。那就是9月13日,中辦國辦聯合發了一個文件《關於加強國有企業資產負債約束的指導意見》,裏面規定“依法依規實施國有企業破產”,稱:

對嚴重資不抵債失去清償能力的地方政府融資平臺公司,依法實施破產重整或清算,堅決防止“大而不能倒”,堅決防止風險累積形成系統性風險。同時,要做好與企業破產相關的維護社會穩定工作。”

也許很多人不喜歡閱讀枯燥的政府文件,也不瞭解“地方政府融資平臺公司”是什麼東西,所以看不懂這些破產與我們這些普通老百姓有什麼關係,以至於這個消息竟然沒有引起很大反響。但實際上,由於規模巨大,牽扯範圍廣泛,這個部分一旦爆雷,對中國經濟和社會的影響,將比目前貿易戰對2500億美元出口產品徵收關稅還要大。

一、地方政府融資平臺規模巨大,超過1萬多家,債務總規模可能高達60-100萬億

按照中國政府文件所謂的地方政府融資平臺是指“由地方政府及其部門和機構、所屬事業單位等通過財政撥款或注入土地、股權等資產設立,具有政府公益性項目投融資功能,並擁有獨立企業法人資格的經濟實體,包括各類綜合性投資公司,如建設投資公司、建設開發公司、投資開發公司、投資控股公司、投資發展公司、投資集團公司、國有資產運營公司、國有資本經營管理中心等,以及行業性投資公司,如交通投資公司等。“

由於地方城投公司主管地方的房屋拆建、土地買賣、鐵公基建設、新城區建設、棚戶區改造等,是其中的主體,所以人們經常也用城投公司通俗的指代地方政府的融資平臺。

數據顯示,目前中國大陸共有11567家地方政府融資平臺公司,一直承擔替地方政府融資的職責,不僅可以發行債券,還可以從銀行獲得貸款、從金融機構獲得非標融資等,而且地方政府融資平臺的主體也遍佈省級、地市級、縣級甚至以下。

政府地方債務總規模估計在60萬億到100萬億。目前,僅地方政府公開發行的債券就有22萬億,而對於隱性負債,不同機構估計不一,如中國社會科學院國家金融與發展實驗室副主任、國家資產負債表研究中心主任張曉晶在2017年度的中國去槓桿進程報告稱約30萬億元。而清華大學的白重恩教授也曾在2018年1月26日召開的《中國:政府投融資發展報告(2017)》發佈會暨地方政府債務管理研討會會議中提到“到2017年6月底,發行過城投債的企業的債務餘額是47萬億左右。” 考慮還有其它PPP項目、政府購買服務、融資租賃和其他非標融資方式等,總規模可能高達60-100萬億。

由於地方政府傾向於隱瞞負債,甚至中共中央政府也不知道其真實規模。目前,中國審計署正在全國範圍內對地方政府債務(尤其是隱性債務)規模進行全面摸底,預計年底纔會公佈截止今年6月份各級地方政府的欠債情況。

也就是說,前一陣倒閉幾百家的P2P公司,行業總規模1萬億人民幣,而地方政府融資平臺債務總規模可能高達100倍。如果P2P爆雷是炸彈,那麼後者屬於核彈級別。

二、一旦爆雷,將對理財產品購買民衆、銀行、企業、拆遷戶等產生巨大影響

由於中共政府盲目追求大項目、大投資、政績工程,絕大部分融資平臺投資的項目都沒有直接的經濟效益,導致地方債規模只能越來越大,累積風險也越來越大,很多公司已經面臨着發新債換舊債、借錢只夠還利息的尷尬維持局面,爆雷是遲早的事。此前,財政部公佈了廣西、雲南、寧波、安徽四地違規舉債及處理情況案例,均涉融資平臺公司。而這,還只是冰山一角。

1、幾千萬基金理財者和投資人可能成爲受害者

由於很大部分的城投債以包裝成理財產品的方式,銷售給了廣大的理財產品購買者和信託投資人,所以,中國金融學者賀江兵對廣大投資人提出警告:“特別提醒下,城投債真的能破產,你無論從銀行、信託公司、資產管理公司、各種基金公司等渠道,一定弄清楚最後你的錢會不會投資到地方融資平臺的城投債上,你對這個城市這家城投公司是否瞭解。根據最新文件是可以破產的。”

賀江兵還特別提醒那些理財產品雖然是銀行賣的,但是“銀行不一定負責賠償,收益高的風險大”。2018年4月27日,央行、銀保監會、證監會、外管局聯合印發了《關於規範金融機構資產管理業務的指導意見》。賀江兵認爲,“這標誌着,銀行代售的上述產品,如果出現風險後,銀行不負責剛性兌付,換句話說,各種理財產品本息無歸,銀行不再負責賠償了。還是以信託爲例,假如代售的信託公司的理財產品——投了城投債(地方融資平臺),最後,城投公司出現嚴重問題,銀行根本不負責賠錢你,去哪鬧也沒用。按照新的資管新規,信託也不一定負全責。”

2、與城投等合作的公司、拆遷戶等會成爲受害者

政商系列小說作家天佑,曾經在其小說《規則》、《終極高手》裏對地方政府運作城投公司玩轉資產的內幕進行了披露。他認爲:“各地城投未完成建設任務的拆遷安置房恐怕要無限期押後,拆遷戶的回遷將遙遙無期;在城投那裏承包了政府工程的建築商、材料商要陷入巨大麻煩,因爲結不到工程款工資,別說利潤就是工人工資恐怕都發不出;給老百姓的拆遷款安置費徵地款未結算部分恐怕要成爲馬歇爾計劃

3、銀行等金融機構將成爲受害者

城投債的主要借款人是銀行,給各地城投公司貸款的銀行恐怕要面臨貸款收不回來的風險。當然,銀行也是國企,中共歷史上爲了處置銀行不良資產,曾經建立了四大資產管理公司,把不良資產註銷或轉移到這些資產管理公司裏,也曾經通過財政部注資和上市發行的方式,把很多銀行推到了股市上,讓股民承擔責任,並美其名曰“股票市場要爲國有企業脫困服務”。總之,最後損失還會轉嫁到老百姓身上。

城投債等一旦爆雷,將影響無數理財產品購買者和大批的民營企業、銀行和P2P投資人。P2P爆雷,已經產生了上千萬金融難民,廣大受害者反而變成了中共政府的維穩對象。規模大於幾十倍的城投債等一旦爆雷,不知道多少人又會成上中共的維穩名單?不知道。但是,中辦國辦9月13日發的文件裏面,已經專門提出要維穩:“要做好與企業破產相關的維護社會穩定工作。”

三、中共允許城投公司等破產的目的:政府賴帳,並防止風險蔓延

首先,允許地方政府融資平臺特別是城投公司破產,無異於中國政府宣佈賴帳。由於這些負債實際上以政府信用擔保承擔的,銀行、企業和相關投資人借款給它們,是基於對政府信用的迷信。現在中辦國辦發文允許破產,意味着以前以地方政府名義借的錢、發的債,將可以一筆勾銷。

著名經濟學家、房地產專家董藩對此進行了含蓄批評,認爲這是政府賴帳。

其次,中共政府這樣做,是希望某些高風險平臺公司爆雷,從而防範系統性風險。蘇寧金融研究院宏觀經濟研究中心主任黃志龍認爲,中央政府之所以採取這樣的政策取向,是爲了對各融資平臺的風險進行相互切割,防止風險之間的相互傳染和發生系統性金融風險。

不管出發點爲何,中共這樣的行爲,是以無數債權人的金錢和血淚爲代價的。

責任編輯:宋月

希望之聲版權所有,未經希望之聲書面允許,不得轉載,違者必究。

廣播

中國廣播臺
灣區生活臺
粵語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