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ad image

【中國古典樂曲欣賞】秋風辭

《秋風辭》,這綺麗而流動愁思的秋之況味,扣人心絃!
中國古典樂曲欣賞 - 10 / 146

【中國古典樂曲欣賞】秋風辭

【希望之聲2018年9月20日】(主持人:水晶)

* 收聽點選128K,感受更美好音質 *

 

各位希望之聲的聽衆朋友們,歡迎再次來到<中國古典樂曲欣賞>,和我一起領略中國音樂之美,我是水晶。

長風千里浩蕩,總是給人捎來莫名的感懷,當山河蕭瑟,當草木凋零,即使如漢武帝這樣雄才大略的一代君王,也不免要升起繁華易逝的喟嘆。這聲嘆息,越過遠遠的時空,直至今日仍舊讓讀者深深共鳴;本集節目,就讓我們一同來傾聽這位君臨天下的帝王,在秋雲秋水旁的吟哦與探問。與您分享,漢武帝劉徹的樂府名篇--《秋風辭》。

 

「秋風起兮白雲飛,草木黃落兮雁南歸」。此時,武帝已成就了許多宏圖大業,他開疆拓土、北伐匈奴、又平定南越。西漢王朝,無論文治與武功都正處 於輝煌的高峯。在黃河的支流汾河東岸,漢武帝祭祀后土,該是意興風發的他,卻是爲了什麼,吟出這千古的感慨?!

白雲飛,秋風起,鴻雁展翅,向南而去……

一塊兒聆賞,這曲以琵琶自唱自彈、非常精彩的詩詞吟唱作品--《秋風辭》。

 

秋風辭】 琵琶彈唱 / 張士能

秋風起兮白雲飛,草木黃落兮雁南歸。

蘭有秀兮菊有芳,懷佳人兮不能忘。

泛樓船兮濟汾河,橫中流兮揚素波。

簫鼓鳴兮發棹歌,歡樂極兮哀情多。

少壯幾時兮奈老何!

 

自周朝起,天子便會在各地採集民間的歌謠;秦始皇也承繼這樣的工作,成立「樂府署」。漢武帝不僅文采不凡,也非常喜好音樂,他更進一步地擴大「樂府」規模,蒐集民間音樂;或者以文人的詩作,譜之以管絃。協助他譜曲配樂的,便是當時的優秀音樂家--李延年

一回,李延年唱起了一首《佳人歌》:「北方有佳人,絕世而獨立,一顧傾人城,再顧傾人國,寧不知傾城與傾國,佳人難再得」!

漢武帝問:「世間真有如此的佳人嗎」?

 

這位絕世而出塵,擁有「傾國傾城」容貌的女子,是李延年的妹妹,李夫人。

出身於音樂世家,李夫人不僅容顏絕俗,她也能歌善舞,嫺熟音律。漢武帝將李夫人納爲妃子,可難道是紅顏命薄?陪伴武帝沒幾年,李夫人年紀輕輕便病故了。

秋風辭》起始二句,即有着流暢的節奏感,也爲我們勾勒出一卷美麗的秋景圖畫;然而在如此的清景中,卻隱隱透著惆悵。這首詩作耐人尋味,在飛揚與纏綿的情懷中兩相擺盪,雖然感慨貫穿全篇,卻又有君王的尊貴氣度與英雄般的豪情。

 

剛纔我們聽到的琵琶彈唱,節奏明快,接下來水晶爲您播放的這段演唱,則更多地凸顯了武帝對佳人的懷念。

我們就來聽聽,這曲繾綣著深情,以古河洛漢語吟唱,月琴及簫伴奏的--《秋風辭》。

 

秋風辭】 河洛漢語 月琴與簫伴唱  月琴彈唱 / 文鬆

 

李夫人過世後,武帝對她無比的思念,還曾託方士召魂,只爲能再一睹佳人芳顏。

那天夜裏,屋內輕煙嫋嫋,掩映着微明的燭光,武帝彷彿真的看見李夫人昔日的身影,緩緩向他走來。他寫下這支讓人動容的哀悼詩:「是耶?非耶?立而望之,翩何姍姍其來遲」?

--是妳嗎?究竟是不是妳呢?爲何來得這樣的遲,教我等待……

武帝后來命樂工將這首哀詞譜成曲,並在宮廷中傳唱。

 

秋風辭》的後半段,漢武帝劉徹乘坐華美樓船渡過汾河;橫中流,揚素波,氣勢雄渾。就像他引領的大漢王朝,正如日中天;又像武帝自己,剛來到初老的邊界。聽那笙鼓齊鳴,多麼的豪壯!可是不是,歌聲唱盡繁華,歡樂之後,這一切便會消逝幻滅?

季節榮枯交替,鬢邊華髮已生--「歡樂極兮哀情多,少壯幾時兮奈老何」!

 

前面我們提到,樂府自民間搜尋歌詞或者是旋律,再由音樂家們加工整理成曲。比之不能入樂的單純詩詞,這些可歌唱、可演奏的詩篇,更能讓人朗朗上口,印象深刻。而樂府靈動且清新的音樂表現,也譜就了中國音樂多姿多彩的、萬千風貌。

剛纔所聽到的伴唱樂器:「月琴」,臺灣聽衆朋友對它一定都不陌生。臺灣的民間歌者陳達,以月琴彈唱《思想起》,一曲吟哦,道盡了先民開墾的蒼涼與艱辛。而魏晉時期也有位音樂家阮籍,他最擅長彈奏月琴的姐妹樂器--「阮弦」。

繼續我們來聆聽二胡指下的秋風之聲,請欣賞--《秋韻》。

 

【秋韻】 (後段)  二胡演奏 / 於紅梅

 

面對生老病死之宿命,面對人世間的無常,榮華尊貴如天子,也同你我一樣有着驚懼與無奈。

漢武帝的《秋風辭》,詩風受《楚辭》影響,評家們稱之爲「楚調樂府」;這綺麗而流動愁思的秋之況味,扣人心絃。

我是水晶,下次再與您空中相見!

 

(撰稿: 水晶)

 

本文章或節目經希望之聲編輯製作,轉載請註明希望之聲幷包含原文標題及鏈接。

中國廣播臺
硅谷之聲
灣區生活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