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指控卡瓦諾法官性侵的福特博士。(Michael Reynolds/Pool Image via AP)
指控卡瓦諾法官性侵的福特博士。(Michael Reynolds/Pool Image via AP)

前男友證明:指控卡瓦諾法官的加州女教授的宣誓證詞不實

【希望之聲2018年10月3日】(本台記者柳惠紫綜合編譯)

指控卡瓦諾法官(Brett Kavanaugh)性侵的加州心理學女教授克里斯蒂娜•布拉西•福特博士(Dr. Christine Blasey Ford)的前男友週二(10月2日)用一份書面聲明直接駁斥了福特博士上週四(9月27日)在參議院宣誓作證時的證詞,指認福特的多處證詞與事實不符。這份書面聲明在週三被披露出來。

福特博士幫助別人用過測謊儀

福克斯新聞(Fox News)獲得了福特博士前男友的書面聲明,其中福特前男友的名字被遮蔽。在聲明中,該前男友說,在他與福特1992-1998之間的一起生活中,福特既沒有提到過卡瓦諾,也沒有提到她是性行爲不端的受害者。

他說,他看到福特竭盡全力幫助過一位他認爲是她“一生最好的朋友”的女人爲可能的測謊測試做準備。這名叫莫尼卡·麥克林(Monica McLean)的女子當時正在接受聯邦調查局(FBI)和美國檢察官辦公室(U.S. Attorney's office)的工作面試。

在他的聲明中,這位前男友寫道:“我親眼目睹了福特用她的心理學背景幫助麥克林準備一場可能的測謊考試,福特‘詳細解釋了預期的結果,測謊儀是如何工作的,並幫助她熟悉考試泛讀材料,減少了對考試的緊張’。”(麥克林的名字出現在了福特高中同學的名單上,他們上個月簽署了支持福特的公開信)。

 10月2日,指控卡瓦諾法官性侵的加州心理學女教授福特博士的前男友用一份書面聲明駁斥福特,並指福特證詞與事實不符。(FoxNews)
10月2日,指控卡瓦諾法官性侵的加州心理學女教授福特博士的前男友用一份書面聲明駁斥福特,並指福特證詞與事實不符。(FoxNews)

上週,在面對經驗豐富的性犯罪檢察官雷切爾·米切爾的質詢時,福特表示,她“從未”幫助任何人準備過測謊儀檢查,她“從未”與任何人“進行過任何討論……關於如何測謊”或“給任何想要測謊的人以任何的提示或建議”。她反覆說,測謊過程讓她既緊張又不舒服。

福特博士不怕飛行,不怕獨居封閉小房子

該前男友還說,福特從來沒有說過害怕飛行,即使他們在夏威夷旅行時乘坐的是螺旋槳飛機,而且對於住在加州500平方英尺(約46平方米)、只有一個門的“非常小”的房子裏也沒有問題。

福特之前聲稱她無法及時到華盛頓作證的理由是因爲她害怕坐飛機,在參議院作證時她還說,被性侵的經歷讓她對於生活在一個沒有第二個門的封閉的空間裏感覺不安全。

在上週四,福特作證說,“我希望避免上飛機。但是,在一些朋友的幫助下,我終於鼓起勇氣上了飛機。” 但是福特也經常承認,用她自己的話說,“很不幸”,爲了工作和愛好她經常乘飛機旅行。

福特還明確告訴加州民主黨蔘議員黛安·范斯坦(Dianne Feinstein)她在家中安裝了第二個前門,理由是遭到性侵後出現的“幽閉恐懼症的症狀”。

福特博士不誠實

前男友在聲明中還提到福特的其它不誠實細節,包括出軌和偷用他的信用卡的事。

上週在聽證會中主持提問的資深性犯罪檢察官米歇爾(Rachel Mitchell) 在週日公佈一份備忘錄中說,福特對該性侵事件的時間都無法粗略確定,開始說是1980年代中期,之後變爲1980年代初,然後變成1982年夏天。此外,福特對該性侵事件的一些細節也沒有記憶,比如她本人如何去的聚會、如何離開的聚會、聚會的地址等。

福特指控卡瓦諾法官在1980年代的一次家庭聚會中性侵了她。該事件中福特提到的所有證人中,沒有一個人能支持她對這個事件的說法,包括她的終生好友。

福特律師團隊不肯交出福特的心理治療記錄和其他關鍵物證

週二(2日)晚間,參議院司法委員會主席格拉斯利(Charles Grassley)要求的福特的律師團隊交出福特在2012年接受心理治療時留下的筆記。福特聲稱在那次治療中曾討論過自己的幾十年受到的性侵犯。

格拉斯利參議員表示,福特“不再有理由”用隱私和醫療特權爲藉口不交出這份治療記錄,因爲她廣泛依賴這些作爲證據來證明卡瓦諾法官有罪。

參議院司法委員會還要求她的律師交出其它關鍵材料,包括測謊儀檢查過程中所有的視頻或音頻記錄,司法委員會也認爲她在參議院聽證會上在關於她的測謊經驗與測謊儀考試問題上刻意撒謊。

除此之外,格拉斯利還要求福特提供她與媒體之間的通訊資料,這些資料描述了她的指控。格拉斯利說,法律團隊未能提供福特與《華盛頓郵報》的全部通信資料,說明福特律師團隊“缺乏坦率”。

格拉斯利寫道:“儘管我已提出了多次要求,但你仍繼續扣留物證,這是不可接受的,因爲參議院行使的是憲法權利。”

格拉斯利在另一封寫給民主黨蔘議員克里斯•庫恩斯(Chris Coons)的信中寫道:“原告坦率地承認,她沒有任何證據表明卡瓦諾法官是否參加了這個聚會。這是一種荒謬的說法。……我們處理這種指控說法的荒謬程度達到了一個新的高度。”

FBI可望在週三(3日)結束對卡瓦諾法官的補充調查

一名消息人士說,美國聯邦調查局(FBI)可能最早於週三晚間結束對卡瓦諾法官不當指控的調查,這可能爲參議院在隨後幾天內就他的任命進行最後投票掃清道路。

福克斯新聞預計,如果FBI的報告能在週三提交給白宮,那麼參議院最早可能在週六就卡瓦諾法官是否被確認進行投票。

指控卡瓦諾法官的三名女性可信度受到公衆質疑

最近幾天,越來越多的人認爲針對卡瓦諾法官的不當性行爲指控是不可信的。福特和另外兩位指控卡瓦諾法官的女性黛博拉•拉米雷斯(Deborah Ramirez)和朱莉•斯威特尼克(Julie Swetnick)這三個人的可信度受到了公衆質疑。在上週四的聽證會上,民主黨人也越來越多地把他們的焦點轉移到攻擊卡瓦諾法官的脾氣上。

責任編輯:楊曉

希望之聲版權所有,未經希望之聲書面允許,不得轉載,違者必究。

廣播

中國廣播臺
灣區生活臺
粵語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