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ad image

【命运的迷雾】字迹潦草真的会要命 (音频/视频)

【命运的迷雾】字迹潦草真的会要命 (音频/视频)

【希望之声2018年10月9日】(主持人:陆平)

大唐贞观年间,大臣窦玄德担任都水使者(是负责治水的官吏,掌管灌溉、保护河渠),也称为窦都水。窦玄德五十七岁时,奉命出使江西。船只准备启程时,出现一人请求搭船,窦玄德同意捎带此人同行。

途中,窦玄德每次吃饭的时候,都会请搭乘的人一起吃。一连几天都是如此。船只快到扬州时,那名搭船的人前来告辞。窦玄德看他辞别匆忙,不免好奇地问:「为什么这么快就要走呢?」

那人如实相告,说:「我是司命使者,因为窦都水前往扬州,司命(掌管人类命数之神)派我拿取他的性命。」窦玄德诧异地说:「都水就是我呀!您为什么不早说?」

那人回答:「我虽然是来取您性命的,但您的生命注定要在这个地方(扬州)终结。之前因为还未抵达目的地,我不能泄漏机密,所以随您来到此地。一路上,承蒙您招待我饮食,我的心中常有惭愧之意,也希望能帮您免除此难,以报答您的恩德。」

窦玄德问他如何才能消除此难,司命使者请窦玄德去找现居扬州的道家高人王知远。因王知远道行高深,世人称他为王尊师,他做的事情,人间天上都很钦佩。如果能诚心请王尊师代为向上天上表祈祷,或许可以免除此难。使者还答应窦玄德,第二天晚上会来告诉他此难是否消除。

窦玄德奉唐太宗皇命而来,刚抵达扬州,长史以下的官员就都来迎接他。窦玄德还没有和同僚谈论公务,就急忙问道,「是否有人见过王知远?」地方官差人去请王知远。待王知远到来后,窦玄德屏退左右随从,恳切地请求王知远出手相救,解除此难。

王知远说:「近年来,我致力于修行正法,至于祭祀祈祷之事,我都不做。既然您奉皇命而来,担负重大使命,我就为您试一试,但最终效果如何,我也不能预知。」王知远令侍童书写疏文后,亲自登坛跪拜,焚香燃疏。

第二天晚上,司命使者如约来报,对窦玄德说:「灾难未能免除。」

窦玄德再次恳切地祈求,使者只好答应让他再请王知远代其向天曹奏报。使者叮嘱窦玄德一定要买上好的白纸书写疏文,并在洁净的地方向天曹官吏禀报后,立即烧掉白纸,若不焚烧疏文就不管用。使者答应隔晚再来告知结果。

窦玄德再恳请王知远相救。王知远心怀怜悯,再次为他向天曹上奏。第二天晚上,使者再回报说:「灾难仍未免除。」窦玄德不解,苦苦追问缘由。

使者难以推辞,悄悄地告诉他:「道家上奏表章,就像人间臣子向帝王上奏表章一般。前一次,上奏的表章里有错字;第二次上奏的疏文把『仍乞』二字写得很潦草。在人间,臣子上表陈奏,字迹尚须严谨工整,更何况向天尊大道陈奏,怎么可以疏忽呢?所以,前两次的表章都被丢弃了,既然不能上达天听,又有什么作用呢?」

窦玄德将事情原委告于王知远,请他帮忙再次上书天曹。王知远再次登坛,取过前两次的疏文,发现正如使者所说,文字有误、字迹潦草。于是,王知远说:「这次上奏的表章,贫道要亲手书写。」

写完后,王知远再三检查,确定文法、字词无误后,才按照道家之法把表章奏报于天曹。

第二天一早,司命使者即前来报信,说事情成了。王知远对窦玄德说:「这次您得以延长十二年寿命。」

此前,窦玄德并不相信道术,如今幸得道法相助得以延长寿命,由此相信道术存在不虚。 窦玄德对家人亲族说:「从今以后,请让我终身敬神奉道。」,全家也因此走上崇道之路。窦玄德活到六十九岁去世。

希望之声版权所有,未经希望之声书面允许,不得转载,违者必究。

中国广播台
硅谷之声
湾区生活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