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加拿大前总理哈珀。(AP photo file)
加拿大前总理哈珀。(AP photo file)

【希望之声2018年10月15日】(本台记者柳惠紫综合编译)

加拿大前总理斯蒂芬·哈珀上周正式出版了他的新书《此时此地》(Right Here, Right Now) ,上周五(12日)他在接受《华盛顿自由灯塔报》采访时表示,他写这本新书的目地是让读者跳出对川普总统的日复一日的阴谋论,跳出围绕川普的个性、对川普政府的争议和川普自己的反击战等方方面面的狭隘框框,让读者更多地关注那些造成川普当选为美国总统的因素和在世界其他地方引发类似运动背后的重大问题。

为什么哈珀要写川普呢?用哈珀自己的话说,他自己也曾经是一个政治局外人,他进入政界纯属偶然。在攻读经济学硕士学位期间,他选择的副修项目让他加入了加拿大改革党。加拿大改革党后更名为加拿大联盟,之后又与加拿大进步共和党组建为新的加拿大保守党。

哈珀表示,因为加拿大保守党没有足够的候选人,他得以成为加拿大总理大选的候选人之一,接着他阴差阳错地不仅当选,还连续担任了加拿大总理9年多(2006-2015)。另外还有加拿大保守党的平民主义(Populism,又译民粹主义)倾向最终导致哈珀在渥太华获得多数选票。

哈珀的政治局外人背景和他经历的平民主义运动让他更有资历评论川普当选美国总统的现象和在美国及其他西方国家出现的平民主义运动浪潮。

哈珀也在他的新书《此时此地》中探讨了当前的平民主义浪潮是如何形成的,以及各个国家中的保守派都能从中学到什么。

如果从一个很高的高度上来俯瞰问题,就会理解是什么引发了各国平民主义的反弹。在哈珀看来,他认为这可以归结为,国际上的中左派们日益疏远基层民众的政治和政策。

哈珀认为,推崇自由主义的左翼当权派们利用全球化的优势,将世界划分为所谓“精英人士们”拥抱自己的特定家庭、社区和国家的“某个地方”,和那些大多数被贬低为“极端可悲的边缘化人”的“任何地方”。因此“社团主义精英主义、文化相对主义和异化主义”这种占主导地位的“精英文化”最终引发了大多数平民的反弹。

哈珀说:“当45%、50%的人都在说他们正在寻找新的选择时,还把他们的看法视为‘边缘的’、‘极端的’或‘可悲的’显然是不够好的解释。”

哈珀现在担任国际民主联盟(International Democrat Union)的主席。该联盟由中右翼政党组成,哈珀所在的加拿大保守党和共和党都属于该联盟。因此,他对各种各样的保守派如何应对美国及其他地区日益兴起的平民主义的转变特别感兴趣。

在哈珀的新书里,他对那些从上世纪70年代和80年代起就采取了一套固定的政策处方的保守派持怀疑态度,说他们已经变成了一种教条保守主义,并没有真正关注普通人的需求和他们目前面临的挑战。

在《此时此地》一书中,哈珀将这种严格教条的保守主义观点和传统保守主义的偶像如美国前总统罗纳德•里根和英国前首相玛格丽特撒切尔夫人的观点做了对比,这些传统保守派的领袖们共同承诺自由市场、自由民主、传统的家庭,和一个坚强的外交政策,但同时他们也都明明白白地指出,持这些观点是因为对他们的人民是最好的,而不是为了教条主义的。

而哈珀本人的保守主义是伯克式(Burkean)的,该类型的保守主义既致力于彻底的意识形态宣言,也致力于谨慎小心。

这位加拿大前总理认为,在2016年的美国共和党党内总统候选人初选中,正是这种僵化的教条主义导致了川普的所有竞争者落选。

哈珀这样描述说:川普站在讲台上,与其他16名候选人站在一起,那些人他们在很大程度上被称为非常传统的保守派,他们在政策和问题上的言论几乎完全相同,川普踢了他们一脚,川普和保守派选民们踢了他们一脚。

哈珀认为,正是这种保守主义,承诺了同样的基本信念,但同时也服务于“某些地方(指精英阶层)”,如果保守派领导人们坚持这种务实的观点,这种保守主义有可能获得真正的胜利;对美国目前的政治来说,这不仅解释了川普崛起的原因,也解释了共和党现在之所以能够把持多数州的议院和立法机构的原因。

哈珀自认为他是美国的仰慕者和朋友,并说,随着美国这么发展,民主世界的许多地方也会跟着。哈珀说:“我真的认为,美国有机会从川普的崛起和平民主义的崛起中学习到东西,我认为世界各地的保守派都会从中受益。”

责任编辑:杨晓

希望之声版权所有,未经希望之声书面允许,不得转载,违者必究。

中国广播台
美国联播网
粤语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