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习近平会见日本首相安倍晋三
习近平会见日本首相安倍晋三

习近平虽厚待安倍 但中日关系难有“蜜月”的六个因素

【希望之声2018年10月27日】(本台记者陈克江综合报导)10月25日至27日,日本首相倍晋三访问北京,受到习近平超高规格接待。习近平称,中日关系重回正常轨道。安倍表示,此访将开启日中关系新时代。两国签署了本币互换协议,以及其他500项协议。表面上热热闹闹,硕果累累,彼此开怀畅饮,宾主尽欢。

习近平会见安倍时,只字没提此前两国差点爆发战争的钓鱼岛主权争端,只字没有提日本政要包括安倍晋三参拜靖国神社的问题,只字没提南京大屠杀和日本侵华战争。好象安倍访华前两国为这些问题打过的无数口水仗统统都不存在似的。中共的党媒罕见地充斥着“中日友好”、“携手合作”、“共存共荣”的论调,大有“有朋自东海来,不亦乐乎”的高妙感觉。

有人甚至将安倍此次访华跟40年前邓小平访日相提并论。邓小平那次访日之后,两国迎来长达20年的“蜜月期”。现在有人认为,安倍此访可能开启“中日友好”的又一个“蜜月期”。有人甚至“幸福地”回忆起过去,说“日本曾是我们最友好的朋友”,言外之意,日本现在或将来也可能成为我们“最友好的朋友”。中日关系从“冰冷”到“火热”的跳转,使得一些中国人的思维也从极左跳到极右。那么,未来中日关系到底将如何发展?

从某种意义上说,美中贸易战,以及随之而来的美中全方位对抗,给中共带来的巨大压力,是中共谋求改善与日本关系最重要的原因。美国总统川普的“朋友圈”不断扩大,中共越来越孤立。在国内经济、政治等危机不断加深的情况下,中共迫切希望拉拢日本,给自己壮胆打气。日本看到中共在中美贸易战中节节败退,也希望借美国的东风,从中共那里得到更多的实惠。于是,两个巴掌终于拍出了一些声响。然而,如果据此认为中日从此将携手迈进一个“共存共荣”的“新蜜月”,只能是自欺欺人的一厢情愿。

第一,日美同盟是第一位的。在日本的整个对外战略中,美国是重中之重。美国是日本的安全保护伞。过去70年,日本就是在美国的保护下和平发展起来的。现在和将来一个时期内,日本将继续借助美国,发展壮大自己。安倍是2016年美国总统大选后第一个打电话给川普的外国领导人,也是川普当选后第一个接待的外国首脑。据日本外务省透露,日本首相与当选后还没有就任的外国候任元首举行会谈,在2000年以后还不曾有过。安倍川普说:“行,我指望你,我依靠你,你是我的朋友,你走到哪里我都站在你一边。”

从今年3月起,川普开始与中共打起贸易战,之后,又从经济、政治、军事、外交、科技、信息诸方面围堵中共。在诸多领域,日本都是站在美国一边的。比如,9月7日,川普表示,他希望停止对中国等发展中国家提供经济援助。安倍此次访华时就明确提出停止持续近40年的日本对华援助。又比如,川普认为,美国的国防成本是全世界最高的,其中很大一部分花在保护其它国家上。10月14日,安培参加了日本自卫队阅兵,释放出将要修改宪法,废除宪法第9条,让自卫队变成日本国防军的强烈信号。日本修宪后将成为拥有军事力量的正常国家,这正是川普希望看到的。安倍原定10月23日访华。由于美日欧联合发表部长声明,谴责中共的贸易不公,中共立即推迟了安倍的访华。

第二,日本对华寻求的是“自由公正的贸易”。这一点跟美国总统川普对中共的要求是一致的。从安倍此次访华中的一些言论来看,好像安倍对中共的一些做法作出了积极回应,深入分析,两者差距很大。比如,安倍也讲了“‘一带一路’是有潜力的构想,日方愿同中方在广泛领域加强合作,包括共同开拓第三方市场”。这似乎表明安倍积极支持中共的“一带一路”。但是,“一带一路”有一个关键项目,即亚洲投资银行。至今为止,日本和美国都没有参加。中共的“一带一路”有两个陷阱,一是债务违约,二是腐败风险。在中共排除这两大风险前,日本是不会贸然踏足中共“一带一路”项目的。在世贸组织内,日本也是与美、欧站在一边。响应川普“零关税”的动议,日本与欧盟已达成接近“零关税”的协议。那么,跟以往相比,日本与中国的贸易必将在更有利于日本的情况下,才可能被日本接受。还有,日本跟美、欧一样,都不承认中国是“市场经济国家”。对于中共权贵资本对“自由公正贸易”的侵蚀,日本肯定会抵制。

第三,日本将与印度合作推进印太战略制衡中共。日中两国历史上的积怨和现实的积怨是非常深的,彼此的不信任根深蒂固。过去40年,日本是中国最大的外援国,但中共从不宣传这一点,以至于直到今天日本宣布结束对中国的外援时,许多中国人才第一次知道有这回事。相反,中共却不遗余力煽动对日本的仇恨。2012年安倍当选首相后,因为钓鱼岛争端,中日关系降到冰点。虽是近邻,安倍却是6年来第一次访华。印度曾与中共发生过一场边界战争,两国存在领土争端,去年因为边境冲突闹得差点兵戎相见。长期以来,中印两国关系竞争大于合作。日本和印度都是美国的重要盟友。美国提出的“印太战略”,日本和印度是一东一西的两大支柱。结束访华之后,10月28日,安倍将在东京会见到访的印度总理莫迪,强化两国在海洋战略和地区安全领域的合作。印度媒体直接指出,莫迪第三次访日,是要与日本携手,联合抗衡中共近年来在印太地区的强势姿态。新加坡国立大学南亚研究院研究员博拉在《外交家》杂志上撰文指出,中共的崛起让周边国家都感到不安,印度和日本更是如此。安倍的“印太战略”概念和莫迪的“东向行动”战略恰好形成某种契合。

第四,日本将与东南亚各国合作制衡中共。中共的“一带一路”战略涉及东南亚的许多国家,已经导致了一些恶果。10月9日,日本与湄公河流域国家柬埔寨、老挝、缅甸、泰国、越南在东京举行第10届领导人会议。安倍在会上表示,将把与这5国的关系提升至“战略合作伙伴关系”。会议一致通过〝2018年东京战略〞,强调国际自由开放秩序的重要性。根据宣言,日本将与这些国家就基础设施建设、水资源管理等方面的合作进行商议。宣言也强调以环保为建设宗旨,实现“绿色湄公河”,在创建和平、消除贫困、人才培养、气候变化等对策上共同努力。安倍说,过去3年来,日本公司在湄公河地区的投资超过两万亿日元,对东盟的发展援助70%拨给了湄公河地区。

第五,安倍被认为是与台湾关系最好的日本首相。安倍的外祖父是前日本首相岸信介,外叔公佐藤荣作是日本战后在位时间最长的首相,父亲安倍晋太郎曾担任外相等要职。岸信介和佐藤曾是日本自民党内“台湾帮”掌门人,日本战后以现任首相身份访问台湾的仅此两人。1996年台湾“总统直选”时,中共以发射导弹相威胁,当时步入政坛不久的安倍措辞强硬地批评中共妨碍台湾民主选举。1997年,安倍接受《政界》杂志采访时坦承:“被称为未来的‘台湾帮’的一员也无所谓。1960年的《美日安保条约》明确规定台湾属于其防卫范围,如果将台湾排除在美日安保的防御范围之外,那将十分危险”。2010年10月31日,卸任首相后的安倍访问台湾,会见了台湾朝野各界人士。2012年5月至12月,安倍曾兼任日本主要亲台势力团体之一的“东亚亲善协会”会长。今年2月8日,台湾花莲地震,安倍致函蔡英文慰问,并在脸书上晒出他用毛笔写的“台湾加油”4个字。虽然现在因为一时的政治、经济需要,安倍跟北京走的近一些,但是,安倍家族遗传下来的“台湾情结”,注定他在未来与中共的博弈中,将加强与台湾的关系,抗衡中共。

第六,也是最关键的一条,从全球形式看,世界上越来越多的国家看清了社会主义制度是人类应该抛弃的罪恶的制度。今年9月,在联合国大会上,川普呼吁全世界所有国家抵制社会主义。中共在政治上大搞专制独裁,在经济上不遵守国际贸易规则,在文化上利用孔子学院等到处渗透,在军事上不断改变台海、南海现状,在外交上到处搞愚蠢的“碰瓷”外交等。这些做法,越来越不得人心。今年10月4日,美国副总统彭斯在哈德逊研究所发表全面抨击中共的演讲,有人将他与71年前英国首相丘吉尔发表的“铁幕演说”相提并论,认为这是西方自由世界与认清中共本质的宣言。那么,作为与美国同属与共产主义根本对立的民主世界的重要成员,也是美国一直的“盟友”;从根本上说,日本只会最终成为解体中共的重要力量。这才是日中关系的实质。

责任编辑:蔡红

希望之声版权所有,未经希望之声书面允许,不得转载,违者必究。

中国广播台
美国联播网
粤语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