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傑森訪談】深入透析-美國中期選舉結果對川普今後施政影響 (音頻/視頻)

川普精神令人欽佩,他的特點就是他從來不認輸,不管在什麼情況下,他都會拼命去博……

【傑森訪談】深入透析-美國中期選舉結果對川普今後施政影響 (音頻/視頻)

【希望之聲2018年11月9日】(主持人:靜汝 / 嘉賓:傑森)聽衆朋友,您好!您現在收聽的是希望之聲國際廣播電臺的【傑森訪談】節目,我是靜汝。

舉世關注的美國中期選舉初步結果在選舉的當天11月6號晚上就揭曉了。旅美經濟評論專家傑森博士在接受本臺記者採訪時對這次選舉結果、包括對美國川普總統未來兩年的施政影響、以及美中貿易的影響等多方面進行了深入的透析。

記者:傑森,您好,這兩天對美國中期選舉結果的評論鋪天蓋地的,說法也很多。您怎麼看這個結果?

傑森:這次結果好像不是左派勢力說的藍色風浪,也不是共和黨說的紅色風浪。

記者:能解釋一下“藍色風浪”和“紅色風浪”?

傑森:美國這個兩黨,共和黨和民主黨,共和黨通常用紅色表示自己,民主黨通常用藍色表示自己。

美國是四年一次總統選舉,每兩年就會有這種中期選舉,中期選舉就是在兩次總統選舉之間的一次選舉。這個選舉要選三分之一的參議員和百分之百的衆議員,因爲美國的參議院大概有一百個人左右,所以三分之一的話,就等於三十來個,有三十來個參議員在這箇中期選舉被選舉,同時有435個衆議院的席位統一要被選舉,當然這是聯邦級別的。州級別也有相應它的一些國會或者州長的選舉,地方某個縣、某個鎮也會有相應的都會在這一次中期選舉進行。

當然大家最關注的還是在聯邦國家級別的參議院和衆議院的選舉。總統是共和黨的川普,但是美國是三權分立的,權力制衡的,總統不是說想做什麼就做什麼事,所以很多事情得要國會幫忙。那麼前期川普做了很多比如立了新的稅法,大量的降稅,還有一些其他的舉措,還包括確認了兩個美國最高法院的大法官。這些過程都是其實有國會幫忙的因素,比如說立法,這個法的起草最開始是從衆議院起草的,然後參議院同時同意了以後,最後總統才能批准認可。所以要立一個法律,要參議院、衆議院,總統都同意才行,任何一方不同意,這個法律就立不起來。

而決定美國整個意識形態,法律走向的九大法官,總統是提名,但是確認得要由參議院來確認。所以說整個過程中,你可以看到,川普總統要在下面兩年還有任何作爲的話,他最好是能保住衆議院和參議院,還像他前兩年一樣,這樣他基本上做的事情,他們共和黨的參議院和衆議院如果都支持的話,很多事情都能做成。

記者:衆議院和參議院各自的主要職能?

傑森:對,這個職能細分起來的話,當然他們都叫立法機構,都是主要用來立法的,Legislature, 跟立法相關的一個機構。但是具體分工也有很多很細緻的分工,剛纔我談到了,所有的法律最開始的起草都是從衆議院開始的,衆議院大概423個人,50個州,每個州衆議員的名額是不一樣的,基本上屬於根據人口,人口多的比如加州就好多好多衆議員的名額,有的州很少,整個州就一個衆議員,所以衆議員是按照人口定的。他可以起草法案,同時他也可以司法調查,一些各種各樣的人他都可以司法調查。

這就是說川普非常不願意看到衆議院落入民主黨的手裏頭,因爲畢竟一落入的話,民主黨的衆議院的頭領是個女的,叫做南希·佩洛西(Nancy Patricia D'Alesandro Pelosi)。這個女的她就說,我們民主黨要拿到了衆議院的席位的話,我們就要想辦法調查川普,調查到他焦頭爛額,如果調查到出什麼東西,我們就彈劾他。這都是來自於衆議院可以做的事。

參議院通常一方面參與立法,但另一方面很重要的一個任務是確認各級大法官,就是總統提名的大法官。我們前一段時間看到,美國有一個大法官最近提名的過程中,引發了一系列的這種狗血故事,一堆人,有些女的跑出來說幾十年前怎麼性騷擾她了什麼這樣的事情等等。這個聽證全都發生在參議院,衆議院這時候是不介入的。法官總統提名以後,參議院要確認這個過程的話,也會引發很多很多的調查,決定等等這樣的事。就是說如果參議院是拿在民主黨的手裏,以後川普幾乎沒有機會能確認什麼其他法官的。

所以整個過程可以清楚的看到,美國社會的三權分立這樣一個運作方式。川普要想做點事,這兩院就是衆議院和參議院能不能被共和黨仍然拿在手裏做爲大多數,這就是一個非常關鍵的情況。

所以這就是爲什麼這一次中期選舉,川普在選舉之前馬不停蹄的、70歲的老頭每天坐着飛機在美國一天飛兩、三個地方,集會演講,希望他的選民前來投票。他說雖然我的名字這一次不會出現在你的投票紙上,但是你就當是我的名字在上面,因爲我支持這樣、這樣的共和黨的人,你們投了他的票,將來就等於是投我的票,我以後就好辦事。

同時民主黨的人也像瘋了一樣,到處做宣傳,到處鼓動擁護民主黨的選民出來參選。因爲中期選舉最大的問題就是大家參選的熱情不高,誰多來的人多,誰最後就能得勝。整箇中期選舉過程中,民主黨第一有媒體,美國95%的媒體在給民主黨唱歌,同時有很多的富人可以捐款,給民主黨助選。同時長期的媒體的宣傳也使得很多美國人很討厭川普。川普現在是有人喜歡,覺得他是歷史上最偉大的總統,有的人討厭川普討厭到沒關到監獄裏頭,他都覺得不解恨。就是這麼兩極分化的一個狀態。

所以民主黨這一次他們出來選的熱情,也主要來自於對於川普的仇恨。共和黨選民出來投票是出於他們對川普的喜歡。民主黨出於對川普的仇恨,他們就說我一定要把我們民主黨的這些議員選到衆議院、參議院,這樣就能制約川普,就能讓川普啥也做不了。整個可以看到這一次中期選舉反覆有個概念,就是說川普的名字不在選票上,但是幾乎川普是共和黨民主黨選民出去參加選舉的一個核心因素。

這一次參與中期選舉的人數現在還沒報出來,但是有可能會達到一個歷史非常高的高度。平時一般美國大概是兩億多的選民,有選民資格的人,如果是總統大選的年份,一般大概有一億三千多萬人出來選舉,但是一般像這種中期選舉,沒有總統選舉,就是一般國會議員選舉,選舉熱情比較低的時候,大概也就是八、九千萬人出來參與選舉。但是據說今年大家估計至少有一億人出來選舉,幾乎是在大選和中期選舉往常年份中間的數量的人會出來參與選舉。

在選舉之前,純從數學和統計的計算來看,大家已經普遍預測到,說按這個情況共和黨會保住他們現在在參議院的多數席位,而民主黨會從共和黨手中搶走衆議院的多數席位,結果果然就是這樣,如大家的預期。雙方其實都有些失望,同時也都感到有一些安慰。

失望來自於確實民主黨那邊他們的媒體,所謂95%的媒體鼓譟了幾個月讓他的選民出來,同時大富翁拿錢堆起來,比如德克薩斯有一個民主黨的一個選舉人,挑戰共和黨的一個參議院的席位,民主黨從加州那邊各個地方給他投的競選支助的資金達到七千萬美元,這是創造了歷史上僅僅是一個參議員投入的選舉費用的歷史之最。當然最後他還是沒成功,還是共和黨拿下了德克薩斯參議院的席位,這就是一種失望了,因爲投了那麼多的媒體,投了那麼多勁,鼓譟那麼長時間,然後投入那麼多錢,最後參議院他們多數票還是沒拿到。

川普現在還有機會確認很多各級的聯邦法官。大家通常關注的,美國的聯邦法官事實上是決定美國整個價值走向,社會核心問題的最終的發言人。整個美國的法院也分了三個系統,一個系統是最高法院,九個大法官,什麼案子到這,就一槌定音。在底下還有兩層,一層叫做上訴法庭(法院),這個大概有13個左右,下面還有94個不同的區,叫做聯邦法院區,一共加起來,這些區級的法官,上訴級的法官,其實大概有個六、七百人。這些人時不時的這個就退休了,那個就離職了,那個就去世了,但是這些法官起的作用也很大。一個法官蹲在那,他就決定整個這個地區所有的案子怎麼判,所以這些法官的價值觀,意識形態是偏保守還是偏激進,那麼他也可以決定很大一個區域的案子的走向。

當然最終這些案子也許都會上到最高法院。但是最高法院現在已經是保守派佔多數了。川普在短短兩年時間裏就任命了兩個最高法院的法官。一般像以前的奧巴馬或者其他的,八年可能纔有機會任命兩個,因爲這些法官都是終身制,除了死或者退休,你根本就沒辦法換他的。川普兩年就確認了兩個,你可以看到川普在確認法官的事情上,很幸運。

而另一方面對於上訴法庭和地區法院的法官,因爲太多了,有的時候總統忙起來就顧不上,而川普不是,川普一有機會看那個位置缺,就趕快補。目前來看如果不出意外的話,整個川普任期的這四年,能把整個法院系統的人,法官換四分之一,你想幾百個法官他能換四分之一。而這個過程中,如大家所見到的,參議院又重新回到了共和黨的手裏,不但回到共和黨的手裏,共和黨多數還增加了。在這樣的情況下,川普會更加積極的去提名各級的法院的法官,更加積極的把美國的整個法院系統轉向保守傳統的這個大方向上。從這點上來看,民主黨是極其沮喪的。當然民主黨也很高興一點,畢竟不是輸的一蹋煳塗,連衆議院也沒搶過來。

記者:若用“輸贏”來說,誰是贏家?

傑森:其實這一次川普選舉的結果,在我看來,可以說是川普的某種程度上的勝利。因爲幾乎美國的歷史總是這樣,一旦有一個民主黨總統當選了,兩年以後的中期選舉,民主黨所在的黨派一定會在這個選舉中衆議院慘敗,這是一定的。當時小布什當了總統以後,小布什是共和黨的,兩年以後整個衆議院就歸了民主黨了。當年奧巴馬當選以後,兩年以後整個國會的衆議院、參議院雙方全都歸了共和黨,因爲奧巴馬是民主黨,而且都是大比分的損失。像奧巴馬,小布什,整個壓倒性的他黨派在衆議院失敗,比如一下子就損失了50多個席,甚至損失70多席。

這次川普其實表現已經是非常不錯了,川普他們共和黨好像只損失了20到30席,雖然是他失去了多數票,但是跟歷史上比起來的話,他的損失其實是滿低的。換句話說,你可以看到這個民心,川普還是激盪起來很多,整個過程中還是不錯的。所以這次出來的結果,如果嚴格的說,我的感覺我要是評的話,可能川普和民主黨如果分一百分的話,我覺得川普應該是得了55、56分,民主黨可能只得了44、45分,就是這麼一個概念。因爲畢竟參議院,共和黨不但保留了多數,而且在增加,衆議院雖然失去了多數,但是失去的數字比歷史上都少。從這點來說的話,共和黨在川普領導下,事實上是比預期要好的,這也是川普在美國得民心的一個表現。

我們可以清楚的看到,這一次選舉,我剛纔已經談到其實是針對川普的選舉,來自於民主黨的仇恨,共和黨對他的喜愛。兩年前川普當選總統的時候,當時很多共和黨的議員,參議員、衆議員是很討厭川普的,結果這一次共和黨整個衆議員、參議員都是川普一手扶持點名起來的。此時此刻的參議院,衆議院中的共和黨人士已經變成了川普黨的人,已經是川普某種意義上的嫡繫了。歷史上共和黨時不時跳出來也開始罵川普的事應該是幾乎沒有了,現在的共和黨已經完全用中國人常用的一句,團結在川普的周圍了。川普在這個角度來說,又一次勝利,換句話說他把共和黨的衆議院,參議院的人員也有一定的換血的過程。討厭他的人退休了,失敗了。喜歡他的人,被他提上來的人被選中了。所有這些過程你可以清楚的看到,川普不但在底層得了民心,同時在衆議院,參議院也都變成他的人。未來兩年,川普從這點上來說的話,他可能還會努力不懈的接着做他要做的事情。

記者:這個結果對川普的一些國策主要在哪些方面受影響?

傑森:這肯定很是有影響了。本來川普有好幾個法律要重新再立的,比如說移民法,如像鋪天蓋地的中美洲的洪都拉斯這些幾乎崩潰的國家的人就往美國涌,他說這個就是美國移民法的大漏洞。好多漏洞,其中有一個很明顯的漏洞,就是說你如果到美國邊境上,比如你說我的本國有人身安全,我要尋求政府庇護,這時候美國政府基本上你只要按正常的秩序,他就得接受你這個案子,他基本上就給你定一個出庭的日子,讓你申辯的日子。但在這過程中,比如出庭的日子定到兩個月之後,他就不能關你兩個月,美國這第一他不認爲你是犯人,要關你,同時監獄也關不住這麼多人。所以他基本上的態度就是,我給你一個出庭日期,你就可以在美國先待着,等到出庭日期你來出庭就行。但真的很多這些人一到美國社會,他就在美國社會消失了,他根本就不出來了。所以這些人大批的到美國邊境,他就說我要尋求庇護,尋求庇護到美國來,接進來籤一個出庭日期,然後就在美國社會裏面消失了。他說這樣一個過程,幾乎就會造成這些人永遠都會往這涌,因爲他知道過了邊界說幾句話,就在美國社會就黑下來也算待下來。

這個過程他說對這些人本身也是非常的不人道的。因爲美國還有個法律,如果是個小孩,沒有任何家長陪,孤身一人跑到美國邊境,美國政府必須收留這個小孩,而且如果這個小孩在美國有親屬,立刻就把這個小孩送到親屬家裏去,甚至不要這個小孩要不要申請庇護什麼的,這些過程都可以免了。這個過程就讓更多的這種像中美洲的家庭,因爲他知道這個國家已經被黑社會完全控制了,這個社會沒法生存,好多家長就鋌而走險的讓自己的小孩,十一、二歲的小孩子,男孩女孩跋涉千里的從中美洲一直跑到美國來,其實這個過程使這個小孩的命運是非常叵測的。這個過程中要是遇到壞人等各方面,這是非常可怕的事情。這也是另外一個法律漏洞。

還有其他的很多美國法裏頭都有這樣的漏洞,川普說是這是問題的關鍵,我們必須要修改這個法律。但是民主黨拿到了衆議院,民主黨絕不會聽川普的話,修改移民法這個事,川普感覺就沒戲了。

另外比如說像川普前一段時間,有一個稅法,減了很多稅,那個減稅其實是有個時間限制的,比如過多少年這個減稅消失了。川普就想我再立個法,我把減稅變成永遠性的,這樣將來民主黨當總統也沒辦法再把稅給大家加上來,因爲民主黨有的時候愛加稅,川普就相信我應該把錢還給老百姓,減稅。減完稅以後靠老百姓的消費和經濟活力來刺激經濟。那麼他就想把他減的這些稅變成永久減稅。這個事估計也沒戲了,因爲衆議院又歸了民主黨了。

還有其他的方方面面很多類似的事情,比如每年都要審議國家預算,包括軍費預算等等,每次預算其實又是兩黨博弈的過程。他雖然是起了一個防止一人說的算這樣一個事,但從川普的角度來說,他就覺得好多事情就做不了了。所以你可以看到,這也是爲什麼共和黨川普這邊也有一絲不滿意,畢竟前兩年過的還挺爽的,很多議案什麼的自己人都通過了,但是現在就可能做不下去了。所以這一點上共和黨其實也是有點遺憾。

所以在我看來未來川普當總統的兩年,在制定法律上可能不會有什麼成果,同時在一些國家預算上估計每年都會折騰的焦頭爛額的。但是在任命法官的事,川普不會停,因爲他有參議院,他會迅速的再任命很多很多的各級法官,把美國整個法律法院的體系往傳統正統方式再扭轉一下。

記者:您剛剛也提到,儘管儘管共和黨丟了衆議院,但他的席位和民主黨差的不是很大,這對川普的國策實施有幫助嗎?

傑森:有一點點好處,其實最近這幾年美國投票都是按黨派的界限來投的,哪怕這個黨派只比你多一票,人家也是比你多。除非有一些法案,各別的民主黨他也有點支持,那麼如果在這樣的情況下,如果共和黨佔的席位其實也是滿多的,比如中間點是218張選票就可以佔到多數。如果現在共和黨拿到了200個席位,這時候你只需要找18個民主黨的議員同意,你就可以通過這個法案,而如果你只有180張票,你就得找30多個,你找10幾個人同意比找30多個當然要容易一些。但是這種情況在美國發生的可能性很小,因爲現在很多大部分時候的投票都兩極化了,都變成了一黨全同意,另一黨全反對,所以這時候黨派的這種多數,不管多數的比例多大,他最後都是決定性的。

記者:之前採訪您提到美國在川普執政這兩年經濟等各項指標都非常好,但您剛剛提到一些美國人,包括一些富人,他們也反對川普,難道他們看不到川普政府所作出的成績嗎?

傑森:對,其實這就是人的觀唸的問題。誰都知道,就包括黑人和墨西哥人,目前是歷史上失業率最低的,美國現在全美的失業率是3.7%,黑人的失業率通常都比平均值要高一些,但是黑人目前的失業率也是5%幾,黑人從來沒有這麼低的失業率,西班牙裔也一樣,只有4%幾。你可以清楚的看到,這些少數族裔實際上是在川普的經濟下是受益良多的,但是黑人卻幾乎是大面積的反川普,一方面90%多的左派媒體混淆視聽,拼命的說那不是川普的功勞,那是以前奧巴馬的功勞等等,反覆這樣的攪事實。另一方面如果這個人不喜歡川普,他就討厭川普,他就會看不見川普做的好事,他只看見川普說的不中聽的話,這是一般的老百姓。富人也一樣,那些有錢的人也一樣。其實有的人的觀念,他只要相信這個,管他這個理是真的是假的,他就可以爲它付出生命的。共產主義是多麼荒謬的理,當年有多少人爲共產主義這個概念死掉。所以有的時候這種時候你用邏輯去講,你說你公司都賺了那麼多錢了,你怎麼還反川普?它不是這個邏輯。

記者:目前大家都非常關注美中的貿易戰,這對美中貿易戰有什麼影響?

傑森:其實中共那邊是非常仔細的在跟蹤這個事情。它其實也知道這次中期選舉其實就是一個川普民意或者川普執行力的一個檢驗。如果這次川普一敗塗地,比如說衆議院大票的損失,大量的席位損失,參議院也落到民主黨手裏,兩年以後可能川普2020年估計再當總統的可能性也不大,在這樣的情況下,很可能中共會強硬起來。

中共那邊一直喜歡用拖字決,他就喜歡好多事情我拖一下子,反正你那四年一換的,你總統換完了,我就跟下一任總統再聊了,哪是哪,我都不理你了。但是這次這個結果不一定是中共那邊喜歡看到的。明顯的我剛纔已經分析了,川普這邊其實展現出川普非常有效的動員力,我剛纔給川普共和黨打得是超過50分,55、56分,我已經解釋過了,雖然沒有大勝,但是川普事實上是勝利了。

從這點上來看,中共應該開始正視川普的一些觀點,很可能由此引發的11月份他跟習近平的會談,可能習近平就得有一些實質性的態度,因爲他知道川普有可能未來兩年執行力還會很強,而兩年以後,2020年再次當選的可能性非常大。未來的六年如果還是川普,川普一直跟他頂着,中共那邊是頂不起的。所以從這點來看,這次中期選舉我感覺中共應該是看到了,他不可能再跟川普這邊用拖字訣走下去了。

記者:這個結果對川普下一屆連任有多大影響?

傑森:還是那個概念,如果什麼事也做不了,每天都是在焦頭爛額中攪着,整個過程確實是對他下一次連任有的時候會受到一點影響。另外各個州的州長如果是共和黨的,川普在做一些事情的時候也容易,比如邊界派兵的時候,防止非法移民入境的時候,本來他可以派州里國民衛隊的,但是很多州的州長是民主黨的,總統說你能不能派點人防守邊界,他說我纔不派呢,畢竟國民衛隊是州長說了算,這時候川普就得調他的軍隊去到邊界上去幫着防守。

所有這些過程可以看到,如果說有更多的共和黨的衆議院議員和參議院議員,他會方便做出成績,同時有更多的共和黨的州長,在參加一些將未來在每個州競選的時候,他可能會有一些比較有利他的氛圍。但是這個過程中,你也沒辦法,理想狀態和現實總是有一個距離。

川普有一個最大的特點是他從來不認輸,他不管在什麼環境下,他都會拼命的去博,包括上一次2016年的總統大選。沒有人認爲他會當選,但是他從來都堅信自己一定會贏。從這點上來說,這個70歲老頭的精神也是讓人欽佩,他現在每天工作,我看凌晨四點就開始發推特,推文,發佈他的思想,到晚上11點鐘才從飛機上下來回白宮.工資一分不拿,這個老頭很拼命的,他兒子女兒也都是免費在那整天搞,這是一個很拼命的老頭。

聽衆朋友,今天的【傑森訪談】節目就到這裏,我是靜汝,感謝您的收聽,我們下次節目再見。

(以上評論只代表評論員個人的立場和觀點)

廣播

中國廣播臺
灣區生活臺
粵語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