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中国大陆著名经济学家吴敬琏
中国大陆著名经济学家吴敬琏

王友群:评吴敬琏的《中国的两种前途》

【希望之声2018年11月9日】(本台记者陈克江综合报导)中国大陆著名经济学家吴敬琏,因主张搞市场经济,被人称为“吴市场”。最近,吴敬琏的一篇博文《中国两种前途》在网上热传。

吴敬琏的文章开宗明义写道:“两种可能的前途严峻地摆在(中国人民)前面:一条是沿着完善市场经济的改革道路前行,限制行政权力,走向法治的市场经济;另一条是沿着强化政府作用的国家资本主义的道路前行,走向权贵资本主义的穷途。”

吴敬琏是在中共体制内说这番话的。中共所谓的市场经济有一个前缀,即“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什么是“中国特色”?就是中共领导的,只有中共拥有解释权的,深深打上中共烙印的。什么是“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按照中共老祖宗马克思的说法,社会主义是计划经济,市场经济是资本主义的产物。市场经济与社会主义根本不相容。中共硬把“社会主义”和“市场经济”捏到一起,其结果是什么呢?就是中共计划经济的弊端和资本主义市场经济的弊端的结合,即吴敬琏提到的“权贵资本主义”。

吴敬琏认为,改革进入深水区,大的关没有过,导致腐败猖獗和贫富分化加剧。而腐败猖獗和贫富分化加剧,为一些支持旧体制和旧路线的人运用民粹主义和民族主义的言说误导大众提供了机会。这些人提出的解决办法是,动用国家机器制止腐败和贫富分化;同时运用中共强大的资源动员能力,靠海量投资来营造眩人耳目的政绩。这样,就形成了一个恶性循环的怪圈——中共的控制越强,寻租的制度基础就越大,腐败就越严重;腐败越严重,就越有理由要求加强中共对经济的控制。这种恶性循环导致社会矛盾几乎到了临界点。

那么,问题的症结在哪里呢?吴敬琏认为,关键是政治体制改革没有跟上。“目前经济改革的落后的方面,像国有经济的改革,政府经济管理职能的改革,都无不与政治改革、政府改革滞后有关。更不用说现代市场经济只有在法治环境中才能更有效运转。因此,进行政治改革乃是建设现代市场经济的基本要件。”吴敬琏提出,未来十年,必须积极慎重地推进政治体制改革

吴敬琏谈到当今中国政治体制改革没有跟上,未来十年要积极慎重推动政治体制改革,从表面上看,没有错。但是,问题的关键在于:当今中国政治体制改革为什么没有跟上?未来十年中共可能积极慎重地推动政治体制改革吗?这两个最关键的问题,吴敬琏没有回答。这两个问题不搞清楚,其他的一切都没有意义。

当今中国政治体制改革为什么没有跟上?斯洛文尼亚学者斯拉沃热‧齐泽克不久前发表一篇文章,标题是《中国的资本主义的社会主义将是我们的未来吗?》。文中提到多年前一位认识邓小平女儿的中国学者告诉他一件事:邓小平临死前,他的一位助手问他:“您认为您一生做的哪件事最重要?”邓小平说:“我做的最重要的事情是,当(中共)领导层决定经济开放时,我自始至终顶住了那种要求同时也政治开放、实行多党民主的诱惑。”也就是说,从始至终,邓小平在内心深处从来没有想过要进行真正的政治体制改革。为什么?毛泽东是独裁者,邓小平也是独裁者。中共中央主席华国锋没有完全听他的话,他把华国锋赶下台了;中共中央总书记胡耀邦没有完全听他的话,他把胡耀邦赶下台了;中共中央总书记赵紫阳没有完全听他的话,他把赵紫阳也赶下台了。

江泽民是在1989年踏着“六四”学生的鲜血登上中共权力最高位的。江泽民当政或当“太上皇”的23年里,中共的政治体制不仅没有改革,相反,全面倒退。1999年7月20日,江泽民发动对法轮功的疯狂大迫害。这场迫害类似第二次“文化大革命”。江泽民提议成立的专职迫害法轮功的中共“610办公室”,类似“文革”初期的“中央文革小组”,凌驾于公、检、法之上,制造了数不清的冤假错案。2002年中共十六大江泽民退出中共中央委员会之际,他做了两个重要安排:第一,扩大公安部的权力。当时的公安部长周永康,同时担任中共政治局委员、中央书记处书记、国务委员。周永康成为1976年10月文革结束以来地位最高、权力最大的公安部长,只有“文革”极左年代公安部长谢富治的地位与之相当。第二,提升中央政法委的地位,将中央政法委书记升格为中共政治局常委。中共政法委系统因此成为中国最无法无天的黑恶组织。

江泽民腐败治国”,使中共的腐败达到了人类有史以来登峰造极的地步。中共政法系统的最高官员,中共政治局常委、中央政法委书记周永康是严重腐败分子,那么,整个中共政法系统是不是烂透了?替江泽民架空中央军委主席胡锦涛的中央军委副主席郭伯雄、徐才厚都是严重腐败分子,那么,整个中共军队是不是烂透了?中共政治局委员、重庆市委书记薄熙来作为严重腐败分子被关进监狱后,中共政治局委员、重庆市委书记孙政才仍然是严重腐败分子,那么,整个中共地方官僚系统是不是烂透了?

中共腐败的根源是什么呢?就是一党专政:党管立法,党管执法,党管监督;党管公安局、党管检察院,党管法院;党管政治,党管经济,党管文化,党管军队,党管宗教,党什么都管;党既当运动员,又当教练员,又当裁判员;党凌驾于宪法和法律之上,党大于法,权大于法。当今中共真正信奉的是拜权主义和拜金主义,即有权就有一切,有钱就有一切,权能捞钱,钱能换权,权钱结合,形成一个又一个权贵家族,垄断着中国的经济命脉。这样的体制本身就是一个必然产生腐败的体制。如果用癌症来形容的话,中共现在已处于晚期癌症的晚期,任何灵丹妙药都无力回天!

习近平自2012年11月就任中共中央总书记之后,在第一个任期的5年,实际上只做了一件事,就是从胡锦涛当政时的“太上皇”江泽民手中夺权,中共一党专政的政治体制根本没有变。至今为止,中共最邪恶的政治流氓江泽民仍然没有被绳之以法。江泽民家族、曾庆红家族、罗干家族、贾庆林家族、刘云山家族、张德江家族等,这些权贵家族全都没有动。中共的腐败分子仍在前腐后继。新疆上百万维吾尔人仍被非法关押在所谓“再教育营”。中共正在用两亿多个监控探头将全中国变成一个大监狱。

吴敬琏提出推进中国政治体制改革,靠那些在体制中已经贪腐到每个细胞的中共权贵来推进,可能吗?中国的前途只有一个,就是解体中共,复兴中国传统文化和顺应世界普世价值,建立一个没有共产党的新中国

责任编辑:蔡红

希望之声版权所有,未经希望之声书面允许,不得转载,违者必究。

中国广播台
美国联播网
粤语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