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ad image
截至2018年6月底,中國商業銀行不良貸款已近2萬億
截至2018年6月底,中國商業銀行不良貸款已近2萬億

監管層喊話跌壞了銀行股 不良貸款已高達2萬億

【希望之聲2018年11月10日】(本台記者鄭清源綜合報導)11月9日,國內A股、港股的銀行股領跌,帶來了整個股市大幅下跌。當天,招行和四大行跌幅都在3%以上,最終上證指數下跌1.39%,跌破2600點。

分析認爲,銀行股大跌,與郭樹清公開喊話稱監管層考慮加大考覈銀行給民企貸款有關。市場擔心銀行不良貸款大幅增加。

此前,中國銀保監會主席郭樹清稱,要對銀行給民營企業的貸款設立“一二五”目標,即在新增的公司類貸款中,大型銀行對民營企業的貸款不低於三分之一,中小型銀行不低於三分之二,爭取三年以後,銀行業對民營企業的貸款佔新增公司類貸款的比例不低於50%。

中國商業銀行不良貸款餘額,自2012年起,快速升高。據財新分析,截至2018年二季度末,升至1.957萬億。

不過,金融界也認爲監管部門提出的這個“一二五”目標並不一定是真的希望達到,而只是要通過這種方式來逼迫銀行適度增加對民企放貸。

中泰證券銀行業分析師戴志峯表示,監管部門指標定得高,纔有倒逼效果;銀行會增加民營經濟貸款,但量不大。由於政府不兜底,風險由銀行自己承擔,銀行會保持謹慎: 會通過各種其他辦法達到監管要求。

“雙方博弈的實際結果可能會是,民營企業貸款適量增加,但數量不會大幅增加。這是監管和銀行都能接受的。” 戴志峯認爲。

而金融圈對於民企能否獲得貸款依然不樂觀,有的金融界人士直言不諱的說:“現階段資本市場的主要矛盾,已經轉成無人膽敢看空和市場就是不漲之間的矛盾;信貸市場的主要矛盾,已經轉化成銀行大力支持民企和民企依然拿不到錢的矛盾。”

國內金融圈還快速傳出了一個相關的段子:

“剛一個貿易金融公司的董事長打電話,交流民營企業貸款的事情。我說這樣下去很可能會導致銀行爲了完成民企貸款指標,通過供應鏈等模式讓國企做擔保給民企貸款做通道然後繞到國企平臺房地產,因爲貸款資金去向根本就沒法檢測,而且這樣皆大歡喜:銀行完成指標,監管有面子,政府有交代,國企平臺有貸款,民企還能賺個通道費。我話音未落,他說你說的太好了,回去馬上設計個民企通道融資方案大家皆大歡喜,我們公司就是幹這個的,這一年恐怕又有飯吃了。”

目前,國有企業的槓桿率要高於民企,但是資金還是源源不斷的進入國企,特別是在過去幾年去槓桿過程中,這加劇了民企生存的困難。據發改委披露到今年6月底,全部國有企業資產負債率64.9%。而按照光大證券數據,上市公司截至2018年6月底發行債券企業的中位數負債率55.38%。

銀行業內人士稱,目前央企、國企目前資金充裕,其中有的國企資質不佳,但銀行仍不斷輸血,佔用了大量的有效信貸資源

在這種情況下,很多國企充當了“二銀行”,比如成立投資公司,做資金拆借、放高利貸;或者直接給民企做高息的配資,以給民企提供回購股票的資金。這更增加了民營企業的成本。其中有的國企,實際上更是“殭屍企業”,就靠政府補貼和這種食利行爲存活。

也有人批評中共不該用政府手段逼迫銀行做出商業決策,給企業減稅減負纔是正道。

經常以犀利的言論而引發熱議的汽車玻璃大王曹德旺說:“小微企業融資難是全世界的難題,強制銀行給小微企業貸款是沒有道理的,比起解決融資的問題,幫助小微企業減稅更重要。”

曹德旺一直認爲中國的稅負太高,傷害了民營企業和資本。

此前,著名企業家許小年也說中國已經進入了中等發達陷阱。他認爲這種情況下,創新纔有出路,單純靠增發貨幣是不行的。他給出了供給側改革的四條建議:保護私有產權、縮小國有經濟範圍、放鬆和解除管制、全面減稅。

不過,經濟學界認爲許小年的這些建議雖然很好,但是在中共體制下不可能獲得實施。對此許小年也很無奈,他說:

“各位估計一下,被採納的可能性有多大?幾乎等於零。跟我們的資本邊際收益一樣,幾乎等於0。但我的工作就是研究,我的任務就是根據我的研究結果提出政策建議,這隻是我的工作而已。”

責任編輯:宋月

中國廣播臺
硅谷之聲
灣區生活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