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放棄自己的仕途官職而承擔他人罪責的宰相周必大。 (圖片來源:希望之聲合成)
放棄自己的仕途官職而承擔他人罪責的宰相周必大。 (圖片來源:希望之聲合成)

把責任歸咎於自己,被罷黜爲民,卻成爲宰相

【希望之聲2018年11月11日】(本台記者林靜心綜合報導)

人世間世事紛雜,萬事難料。無論高官庶民,遇事都在乎一個善字。得福或者招禍,上天看着人心所爲。從下面這個故事,看官也許可以看出一點天意。

周必大是宋朝人,字子充,其先祖是鄭州管城人。祖父名詵,宣和中年在廬陵去世,所以舉家定居廬陵(今江西吉安)。其父周利建,曾任太學博士。

周必大三歲時父卒,十一歲母逝。少年的周必大在伯父家讀書生活,成年後,司封郎官王葆見必大有才,將女兒嫁給周必大。宋紹興二十年二十六歲的周必大中進士,次年任贛州地方的一個縣尉之職。 宋紹興二十四年,任職監臨安府和劑局的監管。有一天,局內失火,延燒民房數十戶。在御史馮舜詔等爲首的官員勘審案件時,周必大問:“如果失火的原因是和劑局的典守吏所致,依法應該處以什麼處罰?”答曰:“負責的典守吏依法將被處死。”周必大又問:“如果失火的原因是主管的官員所致,依法應該處以什麼處罰?” 御史馮舜詔等說:“依法應該罷黜爲庶民。”於是周必大就把失火的責任歸咎於自己身上,被罷黜爲民,而具體負責的小吏則免死獲救。

周必大被黜後,只能攜帶妻子王氏和剛出生的兒子周綸前往岳父王葆家寄居。到達岳父家時,天降大雪四野蒼茫,一個童子正在院內掃雪。他的岳丈王葆在前一天晚上夢見自己掃雪迎接宰相,當見到的來客是被黜的女婿周必大時,長嘆一聲說:“今天掃雪迎客,原來是迎接一個失職的官員啊。”

 周必大被罷黜回家。(圖片來源:希望之聲合成)
周必大被罷黜回家。(圖片來源:希望之聲合成)

周必大寄居岳父家後,刻苦攻讀。三年後赴京師應試,住在朝廷當值的官員家中。期間正好碰到當值的官員攜帶着鹵簿圖冊,便借來閱讀。科試時正好以此命題,由此中博學宏詞科,任職爲建康府教授之職。 乾道四年,任知南劍州,其後被宋孝宗任命爲左相。乾道六年,出任祕書少監兼直學院士。淳熙九年,出任知樞密院士。

周必大考取中博學宏詞科前,曾經在夢中到了冥司地府,見到一個地府判官正在斥責一個負責轉生塑形的捻胎鬼說:“這個人在世間有陰德,將來會位登宰相。但是他的相貌如此醜陋,怎麼辦哪?”於是捻胎鬼要求爲宰相植入鬍鬚,並摩挲周必大的兩頜開始種植,周必大從夢中醒來時,還感到隱隱作痛。

後來周必大因受朝廷黨爭牽連一度被罷相,一日與一個來拜謁周必大的相士,邂逅於自家門口。相士說:“宰相在哪裏啊?”周必大作揖回覆:“你前面站的就是在家待罪的宰相。” 相士說:“宰相的面貌爲何如此醜陋,你難道不是在騙我嗎?”周必大氣色平和的把相士延引入室,薦入上座。相士再次要求拜謁宰相周必大再次說:“你前面站的就是在家待罪的宰相。”這時相士捋起周必大的長鬚,說:“真是宰相呀!”周必大想起先前的夢境,心中暗爲歎服。

 周必大畫像。(圖片來源:網絡圖片)
周必大畫像。(圖片來源:網絡圖片)

嘉泰四年十月一日,周必大在吉州家中去世,享年七十九歲。宋寧宗追贈太師,爲其輟朝兩日,宋開禧三年,賜諡文忠。

清代的懷西居士周安士在其《安士全書》中,對周必大推崇有加:“自己犯了罪責,世俗的人都要想方設法轉嫁給別人,這可是一個放棄自己的仕途官職而承擔他人罪責的事情啊?宰相的氣度和內心的容量真是不可以揣測度量啊。”

周必大的著作有:《玉堂類稿》等八十一種,共一百三十四萬餘言。後人將其遺作輯爲《益國周文忠公全集》,計二百卷,包括《省齋文稿》、《平園續稿》、《省齋別稿》、《二老堂詩話》等24種,有清咸豐刊本。《玉堂雜記》、《二老堂詩話》選入《四庫全書總目提要》。四庫全書集部別集類收錄《文忠集》二百卷。

(※注:本欄目文章爲希望之聲綜合報道,如欲轉載請註明希望之聲。)

責任編輯:蕭菡

廣播

中國廣播臺
灣區生活臺
粵語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