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中國古典樂曲欣賞】此心安處是吾鄉

萬里歸來年愈少,微笑,笑時猶帶嶺梅香……
中國古典樂曲欣賞 - 11 / 148

【中國古典樂曲欣賞】此心安處是吾鄉

【希望之聲2018年11月15日】(主持人:水晶)

* 收聽點選128K,感受更美好音質 *

 

各位希望之聲的聽衆朋友,您今天好嗎?歡迎再次來到<中國古典樂曲欣賞>,和我一起分享屬於我們民族的音樂與故事,我是水晶。

相較於今日的摩登與繁華,這沿海之地--嶺南廣東,我們很難想像,在千年前的唐宋時代,這裏是一個偏遠荒僻的所在,也是被貶斥官員的流放之地。

當一個滿腹理想,卻是壯志難酬的文人來到此處,面對前程未卜、命運難測,心中會是怎樣的一種忐忑?

 

北宋烏臺詩案中,蘇東坡的好友王鞏受到牽連,被貶嶺南,一位歌伎柔娘不離不棄,與王鞏千里相隨。當蘇東坡問起柔娘:「嶺南怎麼樣?應該很不好吧」......

柔娘彈起琵琶,微笑着回答他:「此心安處,便是吾鄉」。

當風起時,那從容寧靜的心緒,能將炎熱化爲清涼。柔孃的微笑,彷彿帶着嶺南梅花的芬芳。此心安處是吾鄉,這句話帶給蘇軾莫大的感動,還寫入詞作《定風波》中;然而他沒有想到,若干年後,自己竟也來到嶺南,親身驗證了這份生命感悟。

此刻,就讓我們走一趟廣東,聽聽廣東音樂,並懷想千年前,蘇軾在這裏留下的足印……

先欣賞--《彩雲追月》。

 

【彩雲追月】

 

這曲《彩雲追月》,是廣東音樂中的經典曲目,通常以高胡領奏、或者是笛子及彈撥樂器輪番主奏之版本最爲多見;剛纔水晶爲您播放的,則是西洋管絃樂團的演奏。華麗而又帶着旖旎的旋律,描寫仙人乘駕彩雲飛馳,萬里月空朗朗如畫的遼闊。

自被貶黃州後,在宋哲宗時期,同樣因爲變法之爭,蘇軾又再被貶謫至更遙遠的惠州,也就是現在的廣東。

東坡先生來到了嶺南;而就如同王鞏與柔娘,蘇軾身邊也有一位女子無怨無悔,願與東坡榮辱與共、患難相扶持。這位女子,便是被蘇軾稱爲最識得他、最懂得他的知己--王朝雲

 

初識朝雲,是在杭州西湖,當時蘇軾曾寫下「水光瀲豔晴方好,山色空濛雨亦奇」的詩句。

自幼成長於歌舞班,朝雲善於撫琴,歌聲更是婉轉清新。居於嶺南惠州時,一日,正值暮春時節,蘇東坡看着屋外柳絮飄飄,吟出了一闋《蝶戀花》--「花褪殘紅青杏小,燕子飛時,綠水人家繞。枝上柳綿吹又少,天涯何處無芳草」。

(注:亦有一說,此詞或者成於更早,有可能是蘇軾任密州之時)

 

此後,朝雲經常爲蘇軾唱這支歌,每唱到「天涯何處無芳草」這一句,想到蘇軾一生磊落,卻再三地被捲入政治風暴,天涯淪落飄零;總是止不住淚滿衣襟,無法再續。雖然以豁達來自勉,但蘇軾字裏行間隱含的顛沛與感傷,朝雲懂得。

朝雲過世後,蘇東坡終身不聽、也不再唱這首詞。

繼續水晶爲您播放,廣東音樂--《花間蝶》。

 

【花間蝶】 高胡領奏 / 餘其偉

 

《花間蝶》,由被稱爲廣東音樂「四大天王」之一的何大傻作曲而成;縷縷如織的迴環句法表現春天蛺蝶穿梭,輕靈地飛舞。我們剛纔所聽見的,是廣東音樂非常典型的編 制,以高胡及揚琴作爲領奏,具有一種柔脆、明亮之感。

惠州羅浮山外,氣候潮溼溫暖,荔枝特別地可口,那甜如蜜的滋味兒,讓蘇軾熱情地讚歎:「若能每天吃上三百顆荔枝,我就甘心情願長作嶺南人了啊」!

蘇東坡與荔枝,自此成爲廣東人引以爲豪的一樁美事。

 

這段時日,蘇東坡特別喜愛讀陶淵明,雖然身處憂患,但他的身旁有朝雲相伴。兩年多後,朝雲在這裏過世。

高情已逐曉雲空,不與梨花同夢。蘇軾將朝雲安葬於惠州的孤山旁,墳前鐫有他爲朝雲寫下的楹聯-- 不合時宜,惟有朝雲能識我。獨彈古調,每逢暮雨倍思卿。

接下來是水晶至爲喜愛的一曲旋律,請接着聆聽,鋼琴演奏的--《平湖秋月》。

(注: 羅浮山下四時春,盧橘楊梅次第新。日啖荔枝三百顆,不辭長作嶺南人。

--蘇軾/惠州一絕)

 

【平湖秋月】

 

朝雲過世後,時隔不久,蘇東坡離開惠州,再度被貶至更荒遠的儋州--海南島。

思量自己起伏動盪的一生,東坡先生並不過多地看重他居於廟堂的顯赫與輝煌,反而把流放邊陲時的坎坷歷練、以及爲百姓謀福的點點滴滴,視爲生命旅程中最珍貴的軌跡。

而這一方山河--嶺南廣東,也因爲蘇軾與朝雲的曾經造訪,鏤刻了一頁讓人懷唸的、雋永傳奇 !

感謝您收聽<中國古典樂曲欣賞>,我們下次空中再相聚 。

 

*水晶後記:

《花間蝶》,由廣東音樂「四大天王」之一的何大傻作曲而成。節目中所聽見的,是廣東音樂非常典型的編 制,以高胡及揚琴作爲領奏;而爲了襯托揚琴的明亮,以較爲幽暗的椰胡作爲背景的鋪墊。聽衆朋友可以注意細聽,在樂曲後段,特別凸顯了簫的音色,也爲民間音樂增添了文人氣息。

此曲由高胡名家餘其偉擔綱領奏。

 

蘇軾 / 定風波 . 南海歸贈王定國侍人寓娘 :

常羨人間琢玉郎,天應乞與點酥娘。自作清歌傳皓齒,風起,雪飛炎海變清涼。

萬里歸來年愈少,微笑,笑時猶帶嶺梅香。試問嶺南應不好?卻道,此心安處是吾鄉

 

(撰稿:水晶)

 

本文章或節目經希望之聲編輯製作,轉載請註明希望之聲幷包含原文標題及鏈接。

中國廣播臺
美國聯播網
粵語臺

熱門文章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