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杰森访谈】美中贸易战若再升级 中国民众是喜?是忧?(音频/视频)

因为川普是倒逼他的经济改革,而中共几乎是不愿意再经济改革,再往下走的,他发现他越经济改革,非党的势力在整个经济领域发挥的作用就越来越大,党对整个经济的控制就相对会减弱,这不是中共要看到的。

【杰森访谈】美中贸易战若再升级 中国民众是喜?是忧?(音频/视频)

【希望之声2018年11月26日】(主持人:静汝 / 嘉宾:杰森)听众朋友,您好!您现在收听的是希望之声国际广播电台的【杰森访谈】节目,我是静汝。

美中贸易战目前仍然没有缓解的迹象。随着G20峰会临近,即将进行的川习会将会是贸易战发展去向的关键时刻。目前网上有各种各样的推测,包括中共官方和民间对美中贸易战看法的分歧也不断表露出来。本台记者就此采访了旅美经济评论专家杰森博士。

记者:杰森,您好!目前网上中国民间的态度和中共官方并不是步调一致,我看有文章说,很多民众包括民企业主都暗中希望川普对中共施加更大压力。您怎么看这一现象?

杰森:这个现象其实是我们早已经观察到的一个现象,不光是民营企业主,目前在中国对于川普施压习近平、施压中共政府,使市场更趋于市场经济走向的态势。中国国内的人是出于各种原因,很多一部份是支持的,特别是有思想的一群人。

文章中谈到了一点,说过去这几年来中共明显好像在经济改革上,不光是不再改革了,甚至有这种非常明显的国进民退。它叫国进民退,我觉得更准确应该叫党进民退。它实际上是要加强党所领导的企业在整个经济的主动权,而对于民营企业说是要扶持,其实大家觉得都是养猪养胖了,等着更好的宰杀卖肉的概念,包括2015年一些有关国企改革的政策,包括最近的一些其它的方针和说法,都是清楚的展现出中共在整个经济领域里,有点想更多的涉入经济领域,更多的把党在经济领域控制力加强。

另外在实际的表现上,中共本身税收的要求越来越高,造成整个民营企业税赋压力越来越大。方方面面的迹象明显感觉到,以前能享受到一点的自由市场经济的这个环境越来越损失,又看不到中共内部有任何一点点的调整的迹象,因为毕竟目前中共内部最关心的是派系斗争,权力争夺和意识形态的争夺,没有哪个党员愿意花自己的政治资本在经济领域做出一些和现在往左走的意识形态相违背的概念,因为左走的意识形态,现在越来越偏左的意识形态,带来的是经济领域也是越来越加强党的控制,这是一脉相承的。非常难出现意识形态极端控制,言论极端控制,共产党按意识形态往左走的情况下,经济领域能出现更繁荣,更自由,更加市场化的经济领域的态势,因为这是不可能的。因为中国政治上的意识形态,一定决定经济领域的意识形态,政治上的意识形态往左走,经济上一定是相对来说控制就越多,税收越高,给企业放权、提供自由度的机会越来越少。这就是为什么很多民营企业看不到未来好转的迹象。

这时候川普他是以中美贸易不平衡,结构性不平衡为理由来给中共施压,实际上是要求中共要放弃对于中国经济的控制,要开放中国的市场,要解决一些比如说党政治过多干预经济这样的情况。这点是和民营企业希望看到的中共经济领域的改革不谋而合。虽然贸易战或贸易摩擦的这个事情,川普脑子的思维想的是解决中美之间贸易结构性不平衡的问题,但实质上很多人谈到一点,他是在倒逼中共进一步经济体制改革,那么这一点就非常迎合现在一些民营企业看不到希望未来经济领域增加活力的民营企业家的想法。所以就出现这个文章中提到的,一些民营企业家其实暗中力挺川普,希望川普能持续施压,使中共不得不在经济领域有做改革,当然这是一方面。

但另一方面我们也知道,最近中共言论控制是非常严的,甚至是残酷的。不管是在大学里,让学生监控老师,还是对于自媒体的控制,对于整个网路意识形态的控制,都是越来越往左走,走的有的时候让人觉得有点没有喘息的机会了。自由说话的机会越来越少,产生的这种相应的民怨也会看到国内中共一言堂,一个人说了算,不管说得多么不合理,多么荒谬的话,大家都得执行。这种怨气终于让人看到有一个更牛的,像美国总统川普这样的人,敢于跟中共叫板,不能让中共肆意妄为。这个从另一个角度来讲,也是有点在解气的心态。方方面面的因素是很多的,但是我确确实实从不同的渠道观察到一批中国人,特别一批有思想的中国人,他们对于目前川普倒逼中共经济体制改革这样得做法,其实是满欢迎的。

记者:对于刚才您谈到的川普在贸易战问题上对中共是不断施压,您认为这会有效果吗?

杰森:目前来看,前一段时间彭斯在APEC会议就是亚太经济合作会议上明确说了,除非中共改变,美国绝不会放松施压的方式。

现在全球瞩目11月底川普和习近平在阿根廷的高峰会议。这个又有点决定未来中国和美国之间关系的走向的一个非常关键的会议。其实这次美国副总统彭斯去亚太会议之前,他就接受美国华盛顿邮报的采访,他明确说了,说这次我去,川普总统特意派我去的,而且川普总统给我一个重要的任务,就是让我明确让中共那边知道我们到底的意图是什么,而且让他们非常清楚,如果他们一意孤行的按照现在的方式走下去的话,我们会采取什么样的行动。川普是反复希望中共那边清醒起来,明白美国这边的决心。这也是为什么这一次彭斯不管是早期在日本,或者其它地方的访问和亚太会议上的讲话都是毫无保留余地的、非常清楚的表明美国的态度。这一次美国是坚决要让中共退一步,而且是实质上的改变。如果中共不改变,美国这边就不会改变美国现有的对中国经济施压的态势。所以在我看来的话,美国这边至少在川普和彭斯这一任政府领导下,美国这边应该是不会退缩的。中共那边不做实质性的改变,美国这边不会减低对它的压力。

时间是一分一分在过,目前川普定的第一个时间表是2019年1月1日,如果中共还没有改变,2000亿前期只增加10%的关税就变成增加到25%,这就是一个非常大的改变。下面川普还会再准备另外剩下的2670亿美元的对中国货物的征税。你可以非常清楚的看到,中美之间这一次国际峰会,实际上可以说是暴风雨来临之前的如果不是最后的机会,就是最佳的一个机会,双方能达成一定的协议的一次机会。

但是在我看来,中共那边最大的问题是,中共反复抱着侥幸心理,而且中共的反复的头脑不清醒,看不清美国这边的决心。所以有可能会出现中共误判错失这一次川习会有实质性这样的一个机会。

记者:您是说中共到目前还是没有看清美国真正的意图?

杰森:可能是看清了,但是他们感到川普要他们做的事太难了。因为川普是倒逼他的经济改革,而中共几乎是不愿意再经济改革,再往下走的,他发现他越经济改革,非党的势力在整个经济领域发挥的作用就越来越大,党对整个经济的控制就相对会减弱,这不是中共要看到的。

他不管经济活跃以后是不是中国老百姓会受益,他只管它的党会不会对中国的经济失去控制。如果它的党对经济失去控制,他认为这个经济是不需要存在的。所以在他明显得看到,他党控制的越严,经济会越来越艰难,发展艰难的情况下,它仍然止不住的要加强党对整个经济的控制,包括通过对于央企的控制,包括对于各种各样的中共其它的经济领域的这种比如股市等方面的控制。这些控制最终的结果他也知道,可能会使得整个中国经济这个活力下降,但是他不在乎。他更在乎的是要加强党对整个中国经济的领导,换句话说,中共抓权要远远重要于中国老百姓能有更加有活力的这个经济现实。

此时此刻川普对他提出的要求,包括放弃对于它的央企的这种变相资助,包括停止帮着他的央企去国外窃取材料,等等这样的要求,包括在法律规定上,为了保护它的央企限制国外企业进入中国,跟它的央企进行竞争。这一切保护它党产央企这样的做法,都是川普让他改的。这些方面他肯定有点不愿意改,他不愿意改的结果就是他也知道,有的时候如果人遇见一个很大的疾病,他有的时候会有回避禁病的状态。医生明着说,你这儿有个病,有个瘤子,我要开颅给你做手术,他的第一想法是你在胡说,我没有问题。当年华陀见曹操的时候,曹操居然说你是不是要拿我脑袋,把华佗关到监狱里。

中共现在有点这种,因为他面对的这个要求,对他来说太难改变。跟他目前要走的左倾的路线违背得太厉害,所以他宁可不愿意相信这是美国的要求。他觉得我还是能靠历史以往的离间美国社会,或者给美国提供一些购买大单、几千亿的大单,也许美国就放我这一次。他还有这样一个误判。这就是美国跟中国现在面临最大的问题,就是美国觉得把自己的要求已经说的非常明白了,而中共那边以一种不愿意面对现实的方式,反复的有点这种自说自话,最后出现美国这边不停的要加码对于中国经济上的压力。

一旦美国这边压力到了一定程度的时候,中共那边的回旋余地越来越少,因为中共党内还是有不同派系的。当美国这边对中共施压,施压到中共如果这时候退让就有点那种服软的情况下的话,那么中共党内就会出现这种派系间的斗争。在派系斗争的过程中,他只能走强硬的路线,只能走更左的路线,因为往往谁在这过程中,在美国施压的过程中服软,他都可能成为他的政治敌人攻击的对象。因为毕竟中共已经把中国整体的国民素质和媒体现实搞成了非常简单粗暴的一种民族主义的那种情绪。这种简单粗暴的民族主义情绪,有的叫民粹的主义这样的概念,他不能理智的去考虑国际事务中以退为进的概念,他就可能得要硬逼着上,就有可能引发未来中美之间更加复杂的现实。

这就是为什么我们说这一次川普和习近平的这个高峰会议谈的过程中见面,它可能是下一次中美之间暴风雨来临之前的一段平静时期。抓住这个时机,中美之间的贸易摩擦也许会可能走入一个无风无浪的避风港,可以进入一个大家可以谈判的机会。但是如果这一次会没走好,川普认为施压还是不够,把价码往上加的过程中,中共那边有回旋余地就会越来越少,最终真正美国和中国之间的贸易战,有可能会无可避免的升级,或者更加激烈。

记者:您认为这个关键的时机具体是什么?

杰森:就是此时此刻,从现在到十一月30日这一段时间,川普对中共的要求是,彭斯说的川普跟他说的,第一要他们明确我们要什么,第二个是要他们明确他们如果不能真正的真诚的跟我们对话,谈我们的要求,那么我们会做什么。这两点一定要让中共知道。在他知道这两点以后,一个理智的政府它会带来一个具体的执行清单,如果有这样的清单,我们就可以坐下来具体谈。如果没有这个清单,那么我们真的是没办法谈。这是川普一个非常明确的意思。

中共前一段时间是出了一个140个条款什么中共准备愿意做的事,但是川普看了以后,发现最核心的三、四个,四、五个还是没有,比如对知识产权的保护等,还有其他一些贸易不平衡的问题,不平等的问题,川普认为中共还没有提到实质,提到的都是一些繁文缛节的一些细节的东西,又是一些暂时解决中美贸易不平衡的问题,而不能解决这种结构性不平衡的问题。就是我说的,从此时此刻到30日之间这么一个星期的时间,有没有可能习近平给出一个正常的、可以谈的、两国有共同立足点的一个讨论清单。这个讨论清单其实就是川普希望在G20会议的时候跟习近平真诚谈判的一个基础。

如果没有这个,中共还是想暂时给你买点美国产品,临时解决中美贸易不平的问题,这样的思路来谈判的话,我想这是没法谈的。所以这就是我说的,中共一个星期能不能真正扭转他们以前的思维方式,和美国这边真正在一个共同的问题上进行谈判,而不是你说你的话,我说我的话,隔岸喊话,这个就是一个关键问题,这就是我说的时机要抓住的问题。

记者:您刚刚提到的很多人认为这次美中贸易战实质也是川普在倒逼中共经济体制改革,很多中国民众非常乐意看到这点。但于此同时,就像您刚刚分析到的,如贸易战进一步升级,会严重影响到中国经济发展,我想那海外华人毕竟不愿意看到中国老百姓因此生活受到大的冲击。您怎么看中国人的这种矛盾心理?

杰森:对,其实这个就是问题是这样子的,是的,我们希望中国的经济一直是健康的发展。但事实上我们又知道另外一点,这个世界上没有一个东西是单向走的,单向走的东西,可能最终只有崩溃。共产主义的经济学说,说西方的经济社会总是有一个周期性的衰退,好几年就坏几年,好几年就坏几年,其实这不是说资本主义结构有什么问题,很多时候经济发展就是这么一个状态。

人类这种动态的平衡就跟钟摆一样,摆左摆右,摆左摆右,这个过程就是一种平衡,这就是人类社会出现的一个规律。换句话说,经济有好有坏这是正常的社会现象。但是中共那边它过去几十年它想尽各种办法保证中国经济只往上走,其实这种要求本身是中共要求的,而不是说经济必须这么做的,是因为中共这个庞大的我们叫它“附体”,它这个附体虽然整个社会上是一个执政党的方式出现,但是他对这个社会整个财富的压榨是非常大的。

九几年的时候,整个中共的财政收入是中国GDP的10%,现在18年,是整个GDP的25%,四分之一。而90年代到现在中国的GDP增长了13倍,中共整个财政收入增加了40多倍,这是什么概念?整体来说中共是一个加速从中国社会吸取财富的机构,它不能让整个GDP别说是往下走,就是增长的慢,老百姓第一眼会感觉到中共的存在。

我总举这样的例子,中共就像是整个游泳池的一个很大漏水的洞,如果整个GDP就像往游泳池灌水的水柱子,GDP增长很快,灌水的水柱就很旺,很粗,中共在底下漏很多水,这个社会整体,游泳池的水平面也不会降很多,它甚至还能往上涨一涨。这就是为什么中国的GDP很高的速度的时候,老百姓在中共盘剥那么多之后,感觉生活水平还在提高。但是一旦整个中国的经济GDP增长速度放缓了,甚至不再增长的时候,进水管没有水的时候,漏水管漏水的现实就展现的非常明显,因为中共要的财富不会减少的,整个你会看见整体社会水面就会下降,或者老百姓的生活在往下走,这就会直接产生中共和老百姓之间的矛盾冲突。这就是中共最怕看到的。它特别怕看到老百姓看到它对整个社会的这种压榨的过程,所以它就要求GDP不断的增长。

经济我刚才谈到了,它是个自然规律,有涨有跌,这是个自然规律。它(中共)为了保证只涨不跌,它就从经济健康发展到催生它的发展,到最后现在病态的让它不往下跌。整个这样的过程,这样的运作方式,事实上把整个中国经济推到了一个非常不健康不稳定的状态。其中一个因素造成中美之间的贸易不平衡。

整个美国全球贸易当然是有赤字的,但是其中60%是输给中国了。如果美国在全球损失了100元,60元是损失给中国了,其他国家加在一块,损失了40元。而中国从全球赚了很多钱,贸易挣了很多钱,如果它全球挣了100元,80元是从美国挣的。你又可以看到给国内造成极端的经济不稳定的情况下,也造成了中美之间贸易的极端不平衡。你可以让美国承受十几年,但不可能让美国永远承受下去。美国总会出一个川普这样的政府,他要求停止这样的不平衡现实。

这个现实一出来之后,我们就看到第一吃不消的就是中共,因为它看到了直接的后果就是它看到经济要下走了,经济下走的过程就是我刚才说的,就会显露出中共这些漏水池,漏水坑这样的对中国经济、对中国老百姓财富的压榨的现实。这是中共最怕看到的。

这就是我反复提到的一点,川普简简单单的认为,这是中美之间的两个政府之间的贸易争端。其实明白人看到了,这是川普对于中共生存或者在中国存在的合法性和不可逆性的直接挑战。这就是为什么中共是非常艰难的做出任何有实质性的会议。

在我看来,中美贸易我们期望有所改变,但是因为中共这种把它党的利益放在中华民族里至上的心态,在加上它又是个执政党,一党说了算了的现实,我看到有解决方案的可能性是非常非常的小。其结果是很可能中国老百姓不得不面对中共为了一党之私,把中国和美国带入一种对立的不管是经济领域还是其它的政治、思想领域,军事领域这样对立的现实,这样对立的现实对中国老百姓没有任何一点的好处。

中国经济如果和美国经济相对来说越来越走向去偶合的状态,两个经济越来越脱离的情况,对于中国老百姓是非常非常不好,不管是从技术上,文化上,意识形态上,可能受到非常负面的影响。但是没有办法,我反复说了,因为中共把它一党的私利放在中华民族的健康发展之上,而它又是一个一党说了算的独裁党,所以中国老百姓也真的是……目前来看的话,好像是没有一个很明确的一个短期的解决方案。

听众朋友,今天的【杰森访谈】节目就到这里,我是静汝,感谢您的收听,我们下次节目再见。

(以上评论只代表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希望之声版权所有,未经希望之声书面允许,不得转载,违者必究。

广播

中国广播台
湾区生活台
粤语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