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杰森访谈】G20 川习会 贸易战能否停火 压力在中方 (音频/视频)

我的感觉中共会拖,而且拖的方式我觉得不是合同上,纸面上,口头上的。拖的方式是在执行过程中……

【杰森访谈】G20 川习会 贸易战能否停火 压力在中方 (音频/视频)

【希望之声2018年12月2日】(主持人:静汝 / 嘉宾:杰森)听众朋友,您好!您现在收听的是希望之声国际广播电台的【杰森访谈】节目,我是静汝。

备受全球高度关注的在G20峰会上另外举行的“川习会”于当地时间周六,12月1号晚进行,会谈结果目前已在全球各大媒体刊登,也引起了新一轮对美中贸易战前景的热议和揣测。本台就此采访了旅美经济评论专家杰森博士。

记者:杰森,您好!对于这个会谈结果,中美的双方披露的内容存在重大区别。根据中共官方媒体的报道,说这次会谈结果释放了三个清晰的信号1,双方不再加征新的关税;2,美方原先对2000亿美元中国商品加征的关税,本来1月1日开始升到25%,但现在仍维持在10%;3,双方将加紧磋商,一旦谈判达成协议,今年以来加征的所有关税,都可能取消掉。报道说,毋庸置疑,这是一个相当积极正面的重大进展。但美国白宫方面披露出来的一些重要内容显示,如果双方仍无法就将一些关键细节谈妥,目前的停火可能只是短暂的。您怎么看这种中美各自通报内容的不一样?

杰森:其实美国通报的内容是国际上报导的通常版。按美国的报导,其实是这样的,我们知道前一段时间,美国第二轮决定是对2000亿中国进口的产品首先加征10%的贸易关税,观察整个社会效应,但是如果在这个过程中,中共那边没有一个正常的反应的话,2019年一月一日开始把10%上升到25%,这是美国一开始的说法。

这次美国官方的通报是,在川习会会谈之后,中美之间有90天的缓冲期,按原来的计划是30天以后美国就会加征,现在美国决定再推迟两个月,给90天的时间,但是90天里中共和美国要谈判,达成中共那边结构性的改革。这个改革不是简简单单的象一个历史上的,中国再买美国多少商品,中国口头上承诺要在哪方面做什么事情啦……是结构性的,中共那边要有制度性的、法规性的,和具体执行过程中的明确的这种回应。如果这个达到美方满意的程度,那么可能90天后不会提高关税。但是如果不能,美国也会接着提高关税,甚至会考虑还剩下对中国进口的2760亿货物,再进一步加征第三轮的关税。这是美国的说法,这个说法也是国际上普遍报导的。

中共那边媒体是全面控制的,很多国人也不懂英语,所以基本上就看中国的消息。但是中国在描述过程中,当然它一定要把这次谈判说是中方胜利了。其实在国际上普遍认为是美方唯一的让步是把明年一月份要提升的关税,很可能会推迟到三月份。

而中方其实承诺了很多,第一,承诺了一定要大量的购买美国的农产品,工业产品,降低中美之间的贸易顺差。第二,他承诺在中国这边愿意接受美国提出的这种结构性的改革,派出代表团到美国,跟美国进行磋商,在90天内解决美国的要求。同时在其它的方面包括对于滥用药品,还有包括对于限制美国购买荷兰公司这样的举措,都会重新考虑。

你可以看到中方几乎在口头上答应了美方所有的要求,而且答应快速谈判。美方说,好,我只是对你是观望态度,推迟贸易关税的升级。但是现有的,比如早期的500亿的大概25%的关税,和后面2000亿的产品的10%的关税,仍然还在.这实际上是川普在国际谈判中的一个整体的策略。

比如说,他跟北朝鲜谈判的时候,他也是,好像给“金三”特别大的面子,到新加坡会面,握手,但与此同时他从来没有说要停止对北朝鲜制裁。北朝鲜制裁仍然在强化进行,同时他完全没有说要从南韩撤军,给北朝鲜的经济政治军事上的压力,从来没有降低,甚至最近还要求国际上要进一步加强。

这次对中共是一样的,我可以跟你谈,谈得很友好,甚至说跟习近平是好朋友。但是同时他所有现有的措施完全没有任何放松,说是推迟提升关税,也有个时间限制,而这个时间限制不是很长的,只是从一月份推迟到三月份,原来是30天,现在是90天。所以你可以感觉到这次主动积极要谈的是中共一方,做出几乎所有口头承诺的是中共一方。

在我看来美国从30天推迟到90天这样的一个姿态是个友好的姿态,因为毕竟美国也不是以击垮中国经济为主要目的,他主要还是希望未来的贸易是双方互惠,而且希望中共这种党以国家的身份控制所有经济的这种方式,跟市场经济越来越背离的作法,是要调整的。

希望国内的人能全面的看一看这个事。其实在我看来,这个事虽然有这么一个双方最高级别的会谈,得到一系列的觉得不错的结论。但是事实上,川普,我们知道,今年五月份美国和中国当时其实已经达成了一个所谓的框架协议,川普一看不满意,第二天就推翻了,说开始征关税就接着开始征关税。川普非常知道他要达到什么,没有得到的,他就不认为自己赢,他以前要做的事情他会接着做。所以我敢说在这个过程中,压力还在中方那边,他们一方面不愿意做这种结构性改革,所以在谈判中,一定会反复强调一些事情。但另一方面,他也害怕再犯像上一次那种回去刘鹤说我们成功了,跟美国已经达成框架协议了,不会有贸易战了。转脸一下子就发现自己误判,整个贸易战不但来了,而且越来越厉害。

这一次他一定会非常非常注意,一定确认确实达到美国这边的要求。美方这边也非常明确,在出普带头的情况下,川普一定要拿到实质的利益,而不是说你口头上给我一个承诺,同时签一些象征性的文件,中共那边买几个大单,在政治上有一定的利好就放过了,我感觉整个过程不是这个状态。

记者:您刚刚提到美国其实还是没有放弃要中共进行结构性改变的这个要求,这个结构性改变包括什么强迫技术转让、知识产权的保护、非关税壁垒、网络入侵和偷窃等。之前采访中您也提到中共一贯都是用“拖”的这个办法。现在给中共增加了两个月,您认为中共能达到这个要求吗?

杰森:其实我最担心倒不是双方达协议的过程中,在纸面上中共会不会满足美国的要求,我最担心的是在执行的过程中,中共会不会按自己承诺的方式去做。其实有的时候这点上让国际上已很挠头。就是说中共它可以承诺很多,包括它入世的时候。为了入世当时它承诺了很多很多,十几年过去了,当时的承诺兑现的很少很少,这就是一个问题的核心了。

我觉得中共很可能下一步做的是,90天这个限制事实上是川普怕中共拖,所以定了90天,没有增加到什么两个月三个月,或者半年之类的,就是明确用天算的,90天,就不到三个月吧,三个月左右的时间,他也就是怕中共拖。但是中共可能可以在这一步让步,完全可以给美国所有想要的帐面上的口头承诺。但是在实施的过程中它可以拖。但有些政策上比如说牵扯到强制的这种象中共那边要求以市场换技术这样的措施,美国公司到中国来经商,你必须得跟中国公司合资,这个过程中,就有点必须得要技术转让的概念。

同时,中共这边这次答应说对于网路攻击什么的,我们有一定的共同努力。美国这边有确实的证据是中共军方或者是官方制造的网路攻击。另一方面中共又完全不承认自己,说自己也是网路攻击的受害者,完全不承认自己做了这样的事情。在这样的情况下,虽然中国这边积极的做出控制网路盗窃的事情,但是它连自己承认都没承认做错,口头上这么说那它能做啥呢?它会把它自己整个网军解散吗?那可是它这么多年培养出来的一个军队,庞大的一个官方机构,它怎么能解散呢?那些人的工作就是每天到网上去窃取国际各个国家的商业机密什么的,它怎么可能放弃这个国策呢?再加上其它的,比如技术盗窃各方面,有的时候他完全可以说这是我公司做的,中国这么大也管不过来,很多出这样的事情,他都可以按公司的角度去做。

它可能以后帐面上不再高度的宣传中国制造2025,或者千人计划,这个可能变得低调一些。但实际上它想做的事情,比如想把一些美国这边的技术,通过在这工作的华人搞过去等等,这样的事情,我觉得它不可能停下来,因为这个思维方式就是这样。他就觉得我不出点奇招,我怎么赢人呢?我不弯道超车,我不模彷,我怎样快速赶超呢?中国这边不择手段暴富这样的想法,是骨子里头的,为了赚钱,为了富,他不会特别的留意这个过程中的手段是什么。这就是说,有的时后我的感觉,你可以看到中美贸易谈判、各方面谈判,核心问题其实就是价值观的不吻合。

在这样的情况下,如果这个人根本上你不能信任他,你跟他签任何协议,又有什么意义呢?中共官方的文件,当时温家宝都感慨,中国的政策是出不了中南海。中南海制定好政策,一出门底下执行的时候就给你变味。这事对企业或者有利益的事,他给你执行,比如搞奥运会,各个官员到处都能赚钱,所以各种项目修的比要求还好。要是真的去办一些比如说廉租房的事情,年年各个政府完成不了。

就是说中共在有些方面监管强悍无比,比如网络监管,所有的公司你稍有点不依,我就让你整个公司活不下去。象当时新浪的微博,中共就觉得控制不好,新浪的微博没多长时间就被中共给搞得几乎半死不活了。微信这边就拼了命的在那控制,甚至跟中共那边合作搞,你在中国网络上做点啥事,它都看得一清二楚。因为这牵扯到中共生命线的问题,舆论控制就是中共的生命线。

而另一方面比如毒品,芬太尼,不是毒品,它是一种药物,但是很容易让人上瘾,甚至让美国、加拿大这样的国家,历史上从来未有的这种可怕的毒品危机,每年上万人死于这种掺了这种药物的,过量死亡。所有这些过程中,美国反复跟中国说了,中国那边口头上也是答应了,历史上其实都答应了,说是要合作的,但事实上美国这边的问题一点都没有减少,大量的芬太尼药物进口还都是来自中国那边。

就是说整个来说,我的感觉中共会拖,而且拖的方式我觉得不是合同上,纸面上,口头上的。拖的方式是在执行过程中。它可以以中国很大,我很难监管,或者监管效果不会立竿见影这样为借口,让很多事情潜在的再接着进行下去,这实际上是最大的问题。换句话说,这其实就是一个诚信问题。

中共那边对诚信是看得极低的,它忽悠老百姓的时候,说整个中国社会缺诚信等等,反复的在那叨,但是事实上它自己的做法,是中国人目前来看,把诚信在整个价值链里头放在极低一个核心原因。

而美国跟中共的谈判,我一直抱着悲观的态度,我说你怎么谈?两个价值观完全不一样的。中国古代其实有一句话叫,“道不同不相与谋。”我理解这个意思就是俩个人最基本的价值观,世界观,人生观什么都不一样的时候,你跟他没有任何基点可谈。中国在中共的胁持下,又是一个大国,人口这么多,历史上中国想怎么做就怎么做,国际上可以不用管。但现在目前必须得谈,所以这个问题的核心其实就是中共因素。在它的治理下,中国社会它可以在很多方面说这个国家大,摊子复杂,我监管起来,效果不好,以此为借口,使整个未来90天内签的所有的合同,都可能不能真正的实行下去。

记者:您提到这个核心问题是执行问题。那您认为美方认识到这一点了吗?

杰森:我的感觉是很多东西事实上是有时间的效果的,比如签了合同,可能帐面上的东西,比如中国的一些最基本市场准入这部分,它很可能会在签合同过程中,不可能说OK,我们今天合同签了,明天肯定立马就进来。它一定会找各种借口,有一个缓缓的过程,说五年内,四年内或十年内,美国公司可以进入。它这就是个拖字诀。在这个拖的过程中,我们逐步达到,那每一步它都可能在往后拖一拖。所以这个就是我们还得看,看看下一步签的过程中是怎么走的。

记者:也有媒体分析说,这次的川习会使极其紧张的中美贸易战获得了暂时的轻微缓解,但目前的这个“不确定”的结果也让一些投资者有点进退两难……您怎么看?

杰森:目前来看,其实川普针对中共做一些贸易上的这种关税等等这样的事情之前,中国的制造业其实已经出现了一些危机,因为毕竟中国那边土地成本,劳动力成本,税务结构其实已经使得很多制造业想离开中国。在这个过程中,中美贸易只是在让他们下更大的决心。但是就算以后中美之间没有这些关税的问题,我感觉中国那边毕竟劳动力成本,土地价格,税务结构各方面,对于企业来说都不是特别特别就不象多少年前吸引力那么强,中国人力非常便宜,土地几乎地方政府白给,税上也给你一些免税政策,税务优惠等等,现在中国这儿都没有了。所以中国这边整体制造业成本,其实是越来越被质疑的。

在我看来,很多企业说现在很难做决定,这就是企业国际贸易的一个本性,与生俱来的本性,中美之间现在协议还达不到,所以很难去留,我觉得这个说法是个伪命题。任何一个企业在国际上做生意,你时时刻刻都会面临这样一个问题,而且中美之间这种贸易的不平衡,多少年光贸易逆差是美国销售给中国的三倍,整个这个过程你只要是头脑稍微清醒的商人,你都知道这是不可持续的。

现在是川普在做这个事情,未来如果再出了其他的总统,他也不敢在这个问题上再放松了。因为历史上很多其他的政客,被很多华尔街忽悠的说你千万不敢对中共那边下手,若对中共那边下手,美国经济就垮了。这次川普就说那我来试试,结果一试,发现美国这边经济还很好,中共那边受不了了。中共这边就开始让步了,做出很多的妥协,让步的这种事情。已经走到这一步,已经试验成功了,不可能下一个美国的政客说,好,我们全搬回到以前的,对中共那边不做任何要求,中共想让美中贸易逆差不断的往上攀升,接着攀升到不可思议的状态。这是不可能的。所以从这一点上来看,这些商人如果现在在这个问题上,突然觉得举棋不定,那他的投资一定是很小的,很短期的这种投资。你要稍微长期的,你都知道中美之间贸易现在的不平衡是不可持续的。

我们前一段时间我们知道有一个叫APEC亚太经贸会议,当时川普没有去,是让彭斯去的。彭斯在会议上口头是非常强硬的,把很多问题说得非常直白。当时我们评论就说,当时彭斯就是让中共那边非常清醒的一定要在川习会上,有一个明确的思想准备,一定要有一个真真正正的让美国满意的一个说法。我自己当时也谈到一个概念,其实中共那边的压力来自内部的压力是非常非常大的。我们知道中共那边整个运作不像美国这边,美国事实上是一个比较开放的运作方式。那边(中共)内部的派系斗争是非常微妙而又是非常激烈的。

有的时候,比如说两国有争端的时候,就像邻里之间吵架,简简单单的你高声说一下话,我高声说下一话,过一两天大家都不觉得太失面子。但是,中共这边如果这一次川习会谈不好,美国这边再增加关税,而且准备再增加,这种态势不断再升级的过程当中,国内这种偏左的政治势力,就不可能让中共习近平那一方再有任何的退让余地了,你再退让就变成示弱了。所以有的时候中共那边它在外交上的回旋余地是非常小的,他事实上是非常非常担心美国这边的升级,让中国那边政治的回旋余地越来越少。这一次是必须达到协议的。

在这之前,我反复说这次对于中共来说是必须谈成协议,你达不成协议,美国这边关税升起来,中共的政治派系的斗争都使得习近平不可能再软下来,如果不能软下来,整体中美之间只有一条冷战的路走下去。这点上整体来说,这次这个结果不出乎我的预料之外,未来可看的东西很多,我一直是抱着相当于悲观的态度,最核心的原因就是我对中共的诚信,这是我最大的担心。换句话说,中共那边执行力上会不会又是它耍滑头的另外一方法,拖的另外一个办法。

听众朋友,今天的【杰森访谈】节目就到这里,我是静汝,感谢您的收听,我们下次节目再见。

(以上评论只代表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希望之声版权所有,未经希望之声书面允许,不得转载,违者必究。

广播

中国广播台
湾区生活台
粤语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