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吕大朗还金完骨肉;吕二朗卖嫂失妻(下)

吕大朗还金完骨肉;吕二朗卖嫂失妻(下)

【希望之声2018年12月6日】(善心还金喜得子,恶意卖嫂反失妻。人在做来神在看,善恶有报是真的。)收听选择128K,  音质会比较好些

 听众朋友,您好!欢迎您来到希望之声广播电台故事新编大家听节目。我是东方, 我是雪莉 。  

  上次 我们讲到吕玉还了银钱,又找回了丢失多年的儿子。父子俩乘船返家。途中忽听江上人声喧闹,不知出了什么事?出去察看,原来一艘载人的船翻了,落水的人呼号求救。岸上人招呼小船打捞,小船的船夫索要赏钱,在那里争吵叫嚷。

吕玉想道:“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我这里有亲家送的二十两银子,何不舍这二十两银子做赏钱,教他捞救,现成的功德。”

当下大声对众人说:“不要吵嚷,我出赏钱,只要赶快捞救。若救起一船人性命,把二十两银子与你们。”

众人听得有二十两银子赏钱,小船如蚁而来。连岸上人,也有几个会水性的,都下水去救。须臾之间,把一船人都救起来了。吕玉将银子付与众人去分。那些落水被救得命的,都千恩万谢。

只见内中一人,看了吕玉叫道:“哥哥哪里来?”

吕玉看他,不是别人,正是亲亲的三弟吕珍。吕玉合掌道:“阿弥陀佛!惭愧,惭愧!老天让我救了兄弟一命! ”忙扶他上船,拿干衣服与他换了。

吕珍拜见了兄长,吕玉也叫儿子过来见了叔叔。并把还金遇子之事,细述了一遍,吕珍惊讶不已。

吕玉问道:“三弟怎么到了这里?”

吕珍道:“一言难尽哪。自从哥哥出门之后,一去三年。有人传说哥哥在山西得病身亡。二哥察访得实,回来告诉嫂嫂,嫂嫂已是成服戴孝,兄弟只是不信。二哥近日又要逼嫂嫂嫁人,嫂嫂不从。因此教兄弟亲到山西访问哥哥消息,没想到船翻落水,几乎命丧黄泉。幸得哥哥捞救,天与之幸,与哥哥相遇 !大哥不可迟缓,赶急回家,以安嫂嫂之心。迟则恐怕有变了。”

吕玉听了心中着慌,急叫船家开船,星夜赶路。正是,心归似箭,船走如梭!一路往家奔来。

   话分两头。再说王氏听闻丈夫凶信,初时也疑惑。被吕宝说得板上钉钉,也不由得相信了,少不得换了些素服, 摆上了牌位,供了香烛。

那吕宝心怀不善,想着哥哥已故,嫂嫂又没个一男半女,况且年纪轻轻,要劝她改嫁,自己能得些财礼, 同时还少了一宗分家产的。就教自己的妻子杨氏与大嫂说,

王氏坚意不从。心里寻思:“‘百闻不如一见。’只说丈夫已死,在几千里之外,到底不知端的。”

于是央求小叔吕珍是必亲到山西,问个备细。如果然不幸夫君去世,骨殖也带一块回来。

吕珍去了。 这吕宝愈无忌惮,又加上连日赌钱输了,被要债逼得没处躲藏。正在猴急。 听说有江西客人丧偶,要讨一个娘子,吕宝就将嫂嫂与他说合。

那客人也听说吕大家的长得不错,情愿出三十两银子。

吕宝得了银子,向客人道:“家嫂有些矫情,好好的请她出门,定然不肯。今夜黄昏时分,唤了人轿,悄悄地到我家来。只看戴孝髻的,便是家嫂,更不须言语,扶他上轿,连夜开船去便了。”

客人点头便依计而行。

却说吕宝当天回家,恐怕嫂嫂不从,在大嫂面前不露一字, 没事人一样。

但吕宝却私下对妻子杨氏做个手势悄声说道,“那两脚货,今夜要出脱与江西客人去了。我怕他哭哭啼啼,先躲出去。黄昏时候,你劝他上轿,白日里先别对他说。”嘱咐完吕宝自去了,却没有对杨氏说孝髻的事。

那杨氏从来与王氏妯娌很是和睦,相处数年,如同姊妹。此时心中不忍,可是丈夫做主,没奈他何。欲言难言,直挨到酉Yǒu 牌时分,看着天亦落黑,只得与王氏透个消息:“我丈夫已将嫂嫂嫁与江西客人,少停,客人就来取亲,教我莫说。我与嫂嫂情厚,不好瞒得。你房中有甚细软家私,预先收拾,打个包裹,省得一时忙乱。”

王氏啼哭起来,叫天叫地起来。杨氏道:“不是妹子苦劝嫂嫂。想起来,年轻守寡,终久也是不了的结局。还是早走了这一步也就是了!”

王氏道:“婶婶说哪里话!我丈夫只说已死,不曾亲见。且待三叔回来,定有个准信。如今逼得我好苦!”说罢又哭。

杨氏左劝右劝,王氏住了哭说道:“婶婶,既要我嫁人,罢了,怎好戴孝髻出门,婶婶找一顶黑髻来与我换了。”

那杨氏一听有了转机,连忙去找黑发髻来换。也是天数使然,怎么也找不出,连旧的发髻也找不出一顶。

王氏道:“婶婶,你是在家的,暂时换你头上的 与我。明早你教叔叔铺里取一顶来换了就是。”杨氏道:“使得。”便把自己的发髻Jì儿摘下来递给了大嫂。

王氏把自己孝髻摘了,换给杨氏戴了。王氏又换了一身颜色衣服。

天到黄昏,江西客人引着灯笼火把,抬着一顶花花轿,吹鼓手虽有一组,也不敢吹打。风风火火,直奔吕家来。吕宝已经告诉了他们暗号,众人推开大门,只认戴孝髻的就抢。

杨氏被人拥着,只管嚷道:“不是!”那些人不管三七二十一,把人抢上轿子,鼓手吹打,轿夫飞也似抬着去了。

王氏这里暗暗叫谢天谢地。关了大门,自去安歇。

次日天明,吕宝意气扬扬,敲门进来。见是嫂嫂开门,不由吃了一惊,遍寻房中不见了妻子。心中疑惑,回头见嫂子头上戴的是黑髻,心中大疑。问道:“嫂嫂,你婶子那里去了?”

王氏暗暗好笑,答道:“昨夜被江西蛮子抢去了。”

吕宝道:“哪有这话!且问嫂嫂如何不戴孝髻?”

王氏将换髻的经过,讲述了一遍,吕宝捶胸只是叫苦。指望卖嫂子,谁知道倒卖了老婆!江西客人已经开船去了。那三十两银子,昨晚一夜就赌输了一大半,再要娶这房媳妇,今生休想 ! 心里不爽,又一思量,干脆一不做,二不休,再寻个主顾把嫂子卖了,还有讨老婆的本钱。

心里想着就要出门,只见迎面门外四五个人,一拥进来。不是别人,却是哥哥吕玉,兄弟吕珍,侄子喜儿,与两个挑夫,担了行李货物进门。这里众人相见,王氏呼夫,喜儿唤母,吕玉也忙着叙说,众人熙攘, 这吕宝自觉没脸见人,趁乱从后门逃出,不知去向。

吕玉从头至尾,把还银得子等经过对王氏讲叙了一遍。王氏也把江西人抢去婶婶 一段讲述。吕玉道:“我若贪了这二百两不义之财,怎能够父子重逢?若吝惜了那二十两银子,不去捞救覆舟之人,怎能兄弟相见?若不遇兄弟时,怎知家中信息?今日夫妻重会,一家骨肉团圆,皆天使之然也。逆弟卖嫂失妻,也是自作自受。皇天报应,果然不爽!”

一家欢喜。从此以后更加行善修德,家道日隆,后来喜儿与陈员外的女儿结亲,子孙繁衍,人丁兴旺,后辈中多有出仕贵显者。这正是:

  善心还金喜得子,恶意卖嫂反失妻。

  人在做来神在看,善恶有报是真的。

好,我们今天的故事就讲到这里。听众朋友,您听了这段故事,有什么感想?是不是觉得太奇了?实际上,凡是人做的事,最后都返回到做的人身上,好事坏事都一样。所以当我们要做一件事的时候,一定要记住:您做的好事,实际是做给自己;您做的坏事,其实也是做给自己的。

好,我是东方, 我是雪莉 , 谢谢您的收听,我们下次节目再见!

==============

【故事新编大家听】吕大朗还金完骨肉;吕二朗卖嫂失妻(上)

【故事新编大家听】她曾是日本历史上最美丽女子

【故事新编大家听】法海禅师的故事

【故事新编大家听】裴休轶事

【故事新编大家听】张道陵七试赵升

【故事新编大家听】杜子春三入长安

【故事新编大家听】马周承天命下世扶唐

【故事新编大家听】柳毅传书

责任编辑:紫君

希望之声版权所有,未经希望之声书面允许,不得转载,违者必究。

广播

中国广播台
湾区生活台
粤语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