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ad image
位於伊拉克希拉市(Hillah)的巴比倫古城遺蹟
位於伊拉克希拉市(Hillah)的巴比倫古城遺蹟(圖片:美國海軍軍人履職期間作品)

新巴比倫王國一夜之間離奇滅亡——堅固城牆擋不住茫茫天意

新巴比倫王國滅亡給今人的啓示

【希望之聲2020年3月21日】(編輯:林靜心/文思敏)古巴比倫(Babylon)是公認的“四大文明古國”之一,其歷史可以追溯到四千多年前,乃至五千年前,其文化在歷史上有很大的影響。古巴比倫位於美索不達米亞平原,在當今的伊拉克境內。“美索不達米亞”是古希臘語音譯,意爲“兩條河中間的地方”,故又稱爲“兩河流域”。兩河指的是幼發拉底河(又名伯拉大河)和底格里斯河。不同的民族在這片土地上演繹過自己的歷史和文化,如阿摩利人、加喜特人、阿拉米人、埃蘭人與迦勒底人,兩河流域的同胞亞述人也統治過巴比倫。

巴比倫這塊土地在公元前626—前539年成爲新巴比倫王國的所在地。新巴比倫王國滅亡了古猶太人的王國,因此《聖經》中多次提及它,《啓示錄》中也引用該典故。

十七世紀歐洲人對巴比倫所描繪的想像圖
十七世紀歐洲人對巴比倫所描繪的想像圖(圖片:German photo library)

新巴比倫王國的第二個王,尼布甲尼撒二世(Nebuchadnezzar  II,約公元前634-前561年)當權時國力達到巔峯。巴比倫城的城牆堅固雄偉,以兩道城牆圍繞全城。因毗鄰幼發拉底河,所以寬闊的護城河因地制宜引入幼發拉底河的河水。尼布甲尼撒在巴比倫城進行大規模建設,使其成爲當時中東最繁華、最堅固、最重要的工商業城市。城內的主幹道中央以白色及玫瑰色石板鋪成。城內有座高塔,高91米,塔頂有一座用釉磚建成、供奉金像的神廟。據說,這就是《聖經》中冒犯神的巴別塔。城內宮殿壯麗,被譽爲世界七大奇蹟之一的空中花園傳說中就在這裏。巴比倫城被建設的如此宏偉壯麗,直到100多年後,希臘歷史學家,被稱爲“歷史之父”的希羅多德(Herodotus)來到巴比倫城時,仍稱它爲“世界上最壯麗的城市”。

尼布甲尼撒二世的傑作,古代世界七大奇觀之一的空中花園
尼布甲尼撒二世的傑作,古代世界七大奇觀之一的空中花園(示意圖片:19世紀作品,plinia.net)

尼布甲尼撒二世依靠雄厚的國力,多次發動對外戰爭,進攻並滅亡了古猶太人的王國,攻克猶太教聖城耶路撒冷,洗劫並徹底摧毀了猶太教聖殿,全城活着的居民幾乎全被擄到巴比倫爲奴。很多人因宗教與習俗的差異,遭受種種侮辱和迫害。對猶太人而言,這是慘痛的經歷與教訓,因此將這段時期稱爲“巴比倫之囚”。

巴比倫不僅繁華,還伴隨着亂性等衆多道德敗壞的現象,因它不光是王國的首都,還是中東地區的商業中心,各國的商人川流不息。它的墮落波及了更廣大的地區與衆多的國家。《聖經》中寫道:巴比倫“使天下沉醉;萬國喝了她的酒就癲狂了”,“因她得罪了耶和華”;猶太教的先知在被迫害中,依然宣揚道德與正信,巴比倫卻不接受,先知最後哀嘆“我們想醫治巴比倫,她卻沒有治好”。看來這是其文明滅亡的主要原因。

繁華而巨大的巴比倫,對於被擄爲奴、堅持信奉耶和華神的猶太人而言,真的是一個充滿了迫害與誘惑的地方。猶太先知但以理也被擄到巴比倫國,尼布甲尼撒二世派但以理和他的三個希伯來夥伴沙得拉、米煞和亞伯尼歌在他跟前作顧問。但以理記錄下了在被擄時期的遭遇和預言,以及神在人類的歷史中掌權。

但以理書》中記載,尼布甲尼撒造了一座金像,大小官員同被召來參加落成典禮,並要求各方、各國、各族的人一聽見角、笛、琵琶、琴、瑟、笙和各樣樂器的聲音,就當俯伏敬拜尼布甲尼撒王所立的金像,否則就要被扔進火窯。之後就有人來控告猶太人,說沙得拉、米煞和亞伯尼歌不拜。尼布甲尼撒大怒,讓人把他們三人帶來,再給他們一次機會,說聽見樂器的聲音就拜,否則就扔火窯,看“有何神能救你們脫離我手呢”。他們說:“尼布甲尼撒啊,這件事我們不必回答你。即便如此,我們所事奉的神,能將我們從烈火的窯中救出來,王阿,祂也必救我們脫離你的手。即或不然,王阿,你當知道我們決不事奉你的神,也不敬拜你所立的金像。”怒火中燒的尼布甲尼撒王下令把火窯燒得比平常更旺,將他們捆起來扔入火窯中。因爲王命緊急,窯又甚熱,那擡他們三人的人,都被火焰燒死。

尼布甲尼撒王下令將猶太人扔入火窯中。
尼布甲尼撒王下令將沙得拉、米煞和亞伯尼歌捆起來扔入火窯中。(圖片:維基)

那時尼布甲尼撒王看着火窯中的情形,感到驚奇,急忙起來問謀士:“我捆起來扔在火裏的不是三個人麼?”他們回答說:“王啊,是。”王說:“看哪,我見有四個人,並沒有捆綁,在火中游行,也沒有受傷,那第四個的相貌,好像神子。”於是尼布甲尼撒就走近烈火窯門說:“至高神的僕人沙得拉,米煞,亞伯尼歌出來,上這裏來罷。”三人就從火中出來了。那些總督、欽差、巡撫和王的謀士一同聚集看這三個人,見火無力傷他們的身體,頭髮也沒有燒焦,衣裳也沒有變色,也沒有火燎的氣味。尼布甲尼撒說:“沙得拉、米煞、亞伯尼歌的神,是應當稱頌的,祂差遣使者救護倚靠祂的僕人,他們不遵王命,捨去己身,在他們神以外不肯事奉敬拜別的神。”以後尼布甲尼撒王就允許猶太人信仰他們的神,其他國家、民族若誹謗了耶和華將受到嚴懲。

但以理書》中還記有這樣一件事。尼布甲尼撒夢見一棵大樹,高得頂天,所產的果子可供衆生食用,其蔭可遮庇萬民。然後他看見有一位守望的聖者從天而降,大聲呼叫說:“伐倒這樹,砍下枝子,搖掉葉子,拋散果子,使走獸離開樹下,飛鳥躲開樹枝,樹𣻗(樹根)卻要留在地內,用鐵圈和銅圈箍住,在田野的青草中,讓天露滴溼,使他與地上的獸一同吃草,使他的心改變,不如人心,給他一個獸心,使他經過七期,這是守望者所發的命,聖者所出的令,好叫世人知道,至高者在人的國中掌權,要將國賜與誰,就賜與誰,或立極卑微的人執掌國權。”因爲巴比倫國中的所有哲士都不能解釋這個夢,尼布甲尼撒就讓但以理給他解夢,因爲“惟獨你能,因你裏頭有聖神的靈”。

尼布甲尼撒王夢到有聲音呼叫砍倒這棵大樹。
尼布甲尼撒王夢到有聲音呼叫砍倒這棵大樹。(圖片:15世紀畫作,維基)

但以理尼布甲尼撒這樣解夢:“這漸長又堅固的樹就是你,你的威勢漸長及天,你的權柄管到地極。”“臨到我主我王的事,是出於至高者的命。你必被趕出,離開世人,與野地的獸同居,吃草如牛,被天露滴溼,且要經過七期。等你知道至高者在人的國中掌權,要將國賜與誰,就賜與誰。守望者既吩咐存留樹𣻗,等你知道諸天掌權,以後你的國必定歸你。”

接着但以理又勸諫尼布甲尼撒:“王阿,求你悅納我的諫言,以施行公義斷絕罪過,以憐憫窮人除掉罪孽,或者你的平安可以延長。”

結果一年後這個夢就應驗了。一天,尼布甲尼撒王遊行在巴比倫王宮裏,自命不凡地說:“這大巴比倫不是我用大能大力建爲京都,要顯我威嚴的榮耀嗎?” 話音未落,有聲音從天而降:“尼布甲尼撒王啊,有話對你說:你的國位離開你了!  你必被趕出離開世人,與野地的獸同居,吃草如牛,且要經過七期,等你知道至高者在人的國中掌權,要將國賜予誰就賜予誰。”他隨即變成有如瘋子一般,“被趕出離開世人,吃草如牛,身被天露滴溼,頭髮長長好像鷹毛,指甲長長如同鳥爪。”在田間吃草爲生,與獸無異,一共過了七年。此後他的神智纔回復正常。

尼布甲尼撒像獸一樣生活了七年。
尼布甲尼撒像獸一樣生活了七年。(圖片:英國畫家威廉·布萊克1800年前後畫作,blakearchive.org)

飽受教訓而學會謙卑自抑的尼布甲尼撒執筆記下了這段經歷,他寫道:“日子滿足,我尼布甲尼撒舉目望天,我的聰明覆歸於我,我便稱頌至高者,讚美尊敬活到永遠的神,祂的權柄是永有的,祂的國存到萬代。”“那時我的聰明覆歸於我,爲我國的榮耀、威嚴和光耀,也都復歸於我,並且我的謀士和大臣,也來朝見我,我又得堅立在國位上,至大的權柄加增於我。現在我尼布甲尼撒讚美尊崇恭敬天上的王,因爲祂所作的全都誠實,祂所行的也都公平,那行動驕傲的,祂能降爲卑。”

尼布甲尼撒死年不到十後,巴比倫王國的第六任君主那波尼德(Nabonidus)於公元前556年掌權。那波尼德在大約公元前549年離開首都巴比倫城,前往阿拉伯沙漠的綠洲泰馬,並任命他的兒子伯沙撒(Belshazzar)共同攝政。約在公元前543年,爲了防禦波斯人入侵,那波尼德返回巴比倫。

在巴比倫帝國滅亡的最後一天中,波斯王居魯士(Cyrus)已經在同巴比倫帝國作戰,波斯大軍已經迫近巴比倫城。大敵當前,伯沙撒卻認爲巴比倫的城防堅固無比,不可能被攻破,於是召集了城中一千位大臣大擺筵席,繼續狂歡。而且,他還拿出尼布甲尼撒從猶太教聖殿中奪取的、供神用的金銀器皿飲酒作樂,褻瀆猶太教信仰的耶和華神。他和臣子們在這巴比倫的最後盛宴上大吃大喝,酩酊大醉。這時,他們突然看見憑空出現了人的手指,在牆上寫下預言巴比倫即將滅亡的警示文字。

伯沙撒的歡宴
伯沙撒的歡宴(圖片:英國畫家 John Martin 1820年畫作,Yale Center for British Art, Paul Mellon Collection)

但以理書 》是這樣記載的:

“他們飲酒,讚美金銀銅鐵木石所造的神。當時忽有人的指頭顯出,在王宮與燈臺相對的粉牆上寫字,王看見寫字的指頭,就變了臉色,心意驚惶,腰骨好像脫節,雙膝彼此相碰,大聲吩咐將用法術的,和迦勒底人,並觀兆的領進來,對巴比倫的哲士說:誰能讀這文字,把講解告訴我,他必身穿紫袍,項帶金鍊,在我國中位列第三。於是王的所有哲士都進來,卻不能讀那文字,也不能把講解告訴王。”

王后聽到王和他的大臣所說的話,就進入宴宮,告訴他但以理當初爲尼布甲尼撒王解夢的事。於是但以理就被領到伯沙撒面前。伯沙撒但以理說:“我聽說你裏頭有神的靈,心中光明,又有聰明和美好的智慧。現在哲士和用法術的,都領到我面前,爲叫他們讀這文字,把講解告訴我,無奈他們都不能把講解說出來。我聽說你善於講解,能解疑惑,現在你若能讀這文字,把講解告訴我,就必身穿紫袍,項戴金鍊,在我國中位列第三。”

伯沙撒看到憑空出現的手在寫字,驚恐萬分。
伯沙撒看到憑空出現的手在寫字,驚恐萬分。(圖片:荷蘭畫家倫勃朗1630年代畫作,nationalgallery.org.uk)

但以理卻對伯沙撒說道:“你的贈品可以歸你自己,你的賞賜可以歸給別人,我卻要爲王讀這文字,把講解告訴王。”但以理告訴他,至高的神曾將國位、大權、榮耀、威嚴賜與尼布甲尼撒。因神所賜他的大權,各方各國各族的人,都在他面前戰兢恐懼,他可以隨意生殺,隨意升降。但他心高氣傲,靈也剛愎,甚至行事狂傲,就被革去王位,奪去榮耀,被趕出離開世人,他的心變如獸心,與野驢同居,吃草如牛,身被天露滴溼,直到他知道至高的神在人的國中掌權,憑自巳的意旨立人治國。但以理說:“伯沙撒阿,你雖知道這一切,你心仍不自卑,竟向天上的主自高,使人將祂殿中的器皿拿到你面前,你和大臣皇后妃嬪用這器皿飲酒,你又讚美那不能看、不能聽、無知無識、金銀銅鐵木石所造的神,卻沒有將榮耀歸與那手中有你氣息,管理你一切行動的神。因此從神那裏顯出指頭來,寫這文字。所寫的文字是彌尼,彌尼,提客勒,烏法珥新。講解是這樣。彌尼,就是神已經數算你國的年日到此完畢。提客勒,就是你被稱在天平裏,顯出你的虧欠。毗勒斯〔與烏法珥新同義〕就是你的國分裂,歸與瑪代人和波斯人。”

因爲伯沙撒狂妄與輕敵,巴比倫的衆臣都被招到筵席中飲酒作樂,無人認真查看城防。波斯王居魯士恰好找到了一段廢棄的河道,使幼發拉底河改道,原先流經巴比倫的那段幼發拉底河和巴比倫的護城河就此乾枯了。晚上波斯軍隊趁着夜色,輕鬆走過護城河河牀,抵達城牆下,發現城門竟然沒有關閉,於是長驅直入,沒有人組織抵抗,不費吹灰之力便佔領了巴比倫。當夜伯沙撒被殺。

整個佔領行動中,仁慈的居魯士只誅殺了褻瀆神的亡國昏君伯沙撒一人。巴比倫王國的歷史至此終結,巴比倫城也在以後的歷史變遷中漸漸荒廢,化爲一片廢墟,荒涼至今。《聖經》稱“因他們的罪孽使那地永遠荒涼”。

居魯士攻克巴比倫後,善待猶太人和猶太教,釋放所有被抓來的奴隸,讓猶太人返回家園故土,並歸還被搶掠的財物,允許重建猶太教聖殿。居魯士開創的波斯帝國享國百餘年。

悉尼奧林匹克公園居魯士大帝紀念碑
悉尼奧林匹克公園居魯士大帝紀念碑(局部圖片:Siamax/維基,CC BY-SA 3.0)

曾經強悍無比的巴比倫王國,竟在一日之間就離奇的,非常戲劇性的滅亡了。這段歷史給人留下了深刻的教訓。表面看,這是昏君荒淫輕敵,波斯大軍入侵了還在貪圖享樂所致。而實質上是其長期以來道德敗壞,褻瀆正神,不能善待猶太教正信,以及迫害信神的猶太民衆所致。

看看尼布甲尼撒,他迫害猶太教徒,自立個神像就讓人都拜,覺得自己是天下之主,耶和華神讓他發瘋,受苦七年。在他悔過、真心敬仰耶和華神後,又還給他權柄,足見神的慈悲、寬容。可是他的後任伯沙撒之流不從他身上吸取正面教訓,又荒淫無度,褻瀆神,終於上演了堅固城牆擋不住茫茫天意的一幕,給今天的人留下了一個反面教訓。

縱觀歷史,羅馬帝國也因爲迫害基督教徒,遭遇幾次大瘟疫而滅亡。當今世界,中共病毒(武漢肺炎)散播世界各地,人們在恐慌中想採取各種各樣的辦法,卻不知反省自己所做的事,和歷史對比一下,和先賢古聖的教誨對照一下,是不是我們都忘了本,把自己的歷史割斷了,只看見眼前的一切,不相信一切事物都有它背後的原因。對一個國家是這樣,對每個人也是這樣。

看看中共病毒的發源地,是不是像新巴比倫王國和羅馬帝國一樣,從建政開始就在迫害各種信仰團體,至今沒有停止?並且灌輸無神論、進化論,破壞傳統文化,讓人只追求感官享受?

對於個人,問一問自己,還相信老祖宗說的“善有善報,惡有惡報”嗎?對待周圍有信仰的人,是不是覺得他們很迷信、無知?抱着一種嘲笑的態度?覺得強權鎮壓很有力?

面對死亡在眼前,每個個人都應該看到了,所謂的國家、政權、各種組織或者個人,無論擁有多大的權勢、地位、財富,沒有任何意義,也救不了你的命。很多人不願意聽報應這個詞,可是這卻是貫穿人生命的一條線。

歷史不是白白留下來讓人戲說的。改變心態,從歷史和傳統文化中吸取正面教訓,迴歸傳統文化留下來的三觀,也許就能帶你走出死劫。

生死一念間,人就活這顆心!

責任編輯:文思敏

希望之聲版權所有,未經希望之聲書面允許,不得轉載,違者必究。

中國廣播臺
硅谷之聲
灣區生活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