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ad image

【命运的迷雾】地藏王亲判书生诉状 (音频/视频)

【命运的迷雾】地藏王亲判书生诉状 (音频/视频)

【希望之声2018年12月19日】(主持人:陆平)清代乾嘉时期的文学家、评论家和美食家袁枚,在他的著作《子不语》中有一文:《地藏王接客》。文中记载了,袁枚同乡沧晓先生有一侄子裘南湖,为人狂傲,以为自己写的八股文了得,却三次不中举人,只陪副榜。恼怒之下,他就在伍子胥相国祠堂里焚烧黄纸状文,诉说自己的不平遭遇。过了三天,他生了病,再三天就死了。

裘南湖的魂出了杭州城的清波门,走在水草上,沙沙有声。那时天空淡黄不见日光。他看到一道矮矮的红墙,好像有人家居住就上前去,看到几个老太,正围着一口大锅煮东西,那时她们打开锅盖,裘看到里面全是小孩的头和脚。

老太看到裘,就告诉他:“这些都是人间坠落的和尚,还没修得功德道行圆满,就偷得人的形状,所以把他们煮烂,使他们在人间不能长大,年纪小小就死掉。”

裘南湖这时大吃一惊,问道:“那么你们是鬼啰?”老太笑着说:“你以为自己是人呀?如果是人,怎么会到这儿来呢?”

这时裘南湖失声大哭,老太又嘲笑他说:“你烧黄纸求死,又哭什么呢?你应该知道,伍子胥相国是吴国的忠臣,受到吴越百姓的敬奉,他从来不管人间官运之类的事。叫你来这儿的,是地藏王,因为伍相国已把你的状纸转交给地藏王了。”

裘南湖问道:“我能见到地藏王吗?”老太告诉他:“你可以写好名帖,送到西角的佛殿,至于得不得到接见,不知道。”老太指著前面的街市说:“那里就是卖纸帖的地方。”

裘南湖走到街市只见男女老少人来人往,吵吵嚷嚷,就像人间戏园刚散场光景。人们有的衣冠楚楚,有的光着脑袋,还有他认识的人。裘南湖跟他们打招呼,谁也没理睬,好像没看着一般。他想,这些人大概都是死去的人吧,想着心中就伤叹起来。

他来到了纸店,店墙上贴著许多纸钱,还有他认识的人郑鸿写的诗笺。 店堂内坐着一个身穿白褂、头戴布巾的老头。裘南湖拿了纸帖又向老头借了笔墨,在纸上写了“儒士裘某拜见”。

纸店老头笑着说:“这‘儒’字恐怕你很难自居,你应该写上某科副榜,才不会惹地藏王呵责。”裘南湖不以为然。

他径直走到西角的佛殿。那里有几百个牛头夜叉,他们身上军服胸前都绣著“勇”字,个个凶神恶煞。一会儿,只听见巍峨高耸的大殿东角的大门豁然大开,传呼裘南湖进去。裘依照指示跪在阶下,却看不见地藏王

就在狐疑时,裘南湖听到纱窗内传来声音:“狂妄的裘南湖!你在伍相国祠堂焚烧状文,自吹自擂文章了得,其实不过写些陈腐的八股文,看些流行文章,你根本不知道古往今来的事业、学问,却自以为会写文章,真是不知羞耻!你自称‘儒士’,而你八十多岁的老祖母,却受冻挨饿,以致双目失明,你不孝至极,难道儒士就是像你这样的吗?”

裘南湖回答说:“我实在不懂八股文以外还有学问,至于我的祖母受苦,实在是我老婆不贤惠,并不是我的过错。”

地藏王说:“丈夫是妻子的表率,人间妇女的罪过,在阴间判罪时,先追究她丈夫的责任,然后再惩罚她本人。你既然是个儒士,怎么能把责任推卸给妻子呢?你知道你三次能考中副榜,是受你祖父的阴德庇护,并不是靠你的文才啊!”

这会儿,忽然殿外远处传来鸣锣开道的声音,殿内也撞钟击鼓呼应。一个头戴虎皮帽的“勇”字号军人上报:“朱大人到!”地藏王走出殿阁出去迎接。那裘南湖跌跌撞撞下了殿,躲进东厢房偷看,原来来的是刑部郎中朱履忠,朱履忠刚好也是裘南湖的亲戚。

这时裘南湖愤愤不平骂道:“我虽然只是熟读八股文,毕竟还考中副榜,朱履忠却是靠捐钱得官,也不过是个郎中,他凭什么让地藏王亲自出去迎接呢?”

一旁“勇”字号军人大怒,用棍子打裘南湖的嘴巴。裘南湖痛极了,醒了过来。他看见妻子,女儿围着自己哭,才知道自己已经死了两天,只因为他胸口还有一点气息,所以家人没有将他入殓。从此以后,裘南湖自知命运不佳,就不再参加科举考试了。又过了三年,他就真的死了。

中国广播台
硅谷之声
湾区生活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