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ad image
马克思主义在中国卷土重来。图为天安门广场。(图片来源:维基百科)
马克思主义在中国卷土重来。图为天安门广场。(图片来源:维基百科)

党刊曝中共核心之惧:放弃马克思主义会失魂儿

【希望之声2018年12月24日】(本台记者岳文骁综合报导)中共纪念改革开放40周年之际,仍不忘紧抱马克思主义。官方理论刊物求是杂志发表文章说,马克思主义是中共“立党立国的根本指导思想”,背离放弃马克思主义“就会失去灵魂、迷失方向”。

这篇题为“必须坚持马克思主义指导地位”的文章,22日在最新一期的求是杂志发表,作者是中国社会科学院马克思主义研究院长、“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研究中心”执行主任姜辉。

这篇文章还说,所谓“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构建了“21世纪马克思主义”的最新理论形态。而这一“伟大思想”,为发展马克思主义“作出了原创性贡献”。

今年5月4日,中共当局曾在北京大会堂举行大会纪念死去200年的德国人马克思马克思生于1818年5月5日)。5月5日,马克思的故乡-德国小镇特里尔揭幕中国赠送的高达4.4米、铜质的马克思雕像。马克思主义这个曾经风靡世界并给人类带来无尽灾难的幽灵,又在中国卷土重来。

马克思历来被称为中共的“祖师爷”,中共党控制的宣传系统,不但对党员,还要对全国人民洗脑,不但对中国洗脑,并且藉所谓“大外宣”将洗脑宣传扩散全球。

不过,马克思主义带给人类什么已经被历史证实。

时评人士张杰近日撰文称,马克思主义的共产主义乌托邦和暴力革命理论给人类带来了深重的灾难。《共产党宣言》称:共产党人不屑于隐瞒自己的观点和意图。他们公开宣布:他们的目的只有用暴力推翻全部现存的社会制度才能达到。

文章引述王康的说法指出,在《共产党宣言》发表170年以来,1917年俄国十月革命以来,1949年中共建政以来,死于非命的人数大概是:中国6000万,苏联3000万,朝鲜300万,柬埔寨200万,非洲150万,东欧100万,古巴20万,波罗的海10万,等等。这肯定已经超过了1亿人口。这在人类历史从来没有的。马克思本人要负什么责任呢?就是负一种非常重大的理论思考运动的责任。马克思有句名言是,资本来到世间,每个毛孔都滴着血和肮脏的东西。我觉得完全可以把这句话用在他的《共产党宣言》上。《共产党宣言》上的每个字都堆着成千上万无辜者的头颅。历史表明,所有实行了马克思主义和共产主义基本原理的国家,从苏联到中国再到柬埔寨,都发生过大规模的杀戮,大规模的长时间的饥荒。马克思本人当然不能对20世纪以来的苏联、中国和其他共产主义国家的所有苦难和罪行负全部责任,但他负有思想上和意识形态上的主要责任。

有外媒指,马克思催生了人类历史上最恶毒的邪恶集合,本不应有数千万冤魂,但这很可能正是他的目标。

5月3日,加拿大《国家邮报》发表了Tristin Hopper题为“卡尔.马克思:本来不应有数千万冤魂”的评论文章说,卡尔.马克思这个德国异见人士在流放中度过了他的大半生,其毕生的理念是通过一场革命,便可在地球上实现所谓的人间天堂。但他催生了现代历史上最持久、登峰造极的苦难悲剧。

文章援引作家Jonathan Chait的话说:“在历史上,每一个共产党国家都迅速地演变成为压迫民众的梦魇,这一事实相当重要。”

文章历数自从1917年以后,每当一个国家试图向马克思主义的乌托邦演变时,或迟或早,那里的数量巨大的百姓就会陷入饥荒,被囚禁或被射杀。

文章认为,马克思十分清楚,他希望他的追随者们使用暴力,以便在社会上强行施加他的清除式想法(sweeping ideas)。

文章说,在共产体制下发生的饥荒令人震惊。这些饥荒不仅空前惨烈,而且往往完全是人为造成的。在乌克兰、中国和朝鲜,也有数以千万计的百姓因饥饿而死。发生饥荒时,那里的土地肥沃,庄稼健康,风调雨顺。

仅以中国为例,毛泽东的“大跃进”时代,4500万人被活活饿死。最令人难以置信的是,在饥荒最严重时,毛泽东继续出口大量食品,为了向外界表明,他的马克思主义实践依然奏效。历史学家Frank Dikötter在著作《毛氏大饥荒》中写道,中国灾害的建筑师们依然能够为其行动辩解,因为他们“有一种共识:为达目的不择手段”。

这一理念在共产运动史上经常被提及,在马克思的文章里也有许多相似的说法。他在1848年写下这样的话:“只有一种方法能够简化和缩短杀死旧社会的死亡的痛苦以及新社会诞生的阵痛,那就是革命的恐怖。”

更令人感到震惊的是,马克思信仰邪教的真相也已被揭露。《共产主义的终极目的-中国篇》一书在第二章阐述了马克思信仰邪教。

书中说,马克思出生于一个富裕的犹太家庭。在他六岁那年,他父亲放弃了犹太教而转信基督教,马克思也在同一个教堂受洗成为基督徒。他曾在作文里热情洋溢地赞美上帝,但是后来神秘的事情发生了。马克思突然对上帝产生了不可思议的仇恨,一个完全不同的马克思出现了。

据指,西方的马克思研究者发现,马克思的转变是因为受到撒旦信徒的影响,也成了撒旦崇拜者。而撒旦就是魔鬼。

马克思自己的作品中则展现了其变异的过程:

马克思18岁时写了一个叫《Oulanem》的剧本,其中写道:“毁灭,毁灭……伴随着一声狂野的嘶吼,说出对全人类的诅咒……黑暗中,无底地狱的裂口对你我同时张开,你将堕入去,我将大笑着尾随,并在你耳边低语:‘下来陪我吧,同志!’……如果存在一种吞没一切的东西,我将跳进去,以毁灭这个世界。”

书中说,马克思心里那种莫名的仇恨、莫名的狂暴,让人不寒而栗。

在另一首诗《演奏者》(The Fiddler)中,马克思写道:“啊!我将黑血之剑,准确无误地插入你的灵魂……我从撒旦手中将它换来……我奏响浑厚、美妙的死亡进行曲。”在《苍白少女》(The Pale Maiden)中,马克思写道:“我已失去天堂……现已注定要下地狱。”

在《人之傲》(Human Pride)一诗中,马克思承认,他的目标并不是改善世界,而是要毁灭世界,并以此为乐。“带着轻蔑,我向世界挑战,在世界的脸上,到处投掷我的臂铠,这侏儒般的庞然大物倒下、抽泣、倾没,但它的倒塌仍不能熄灭我的喜悦。那时我将如神一般,穿越已成废墟的王国,凯旋而行。我说的每一个字都是火与业,我感觉与造物主平起平坐。”

马克思在《绝望者的魔咒》(Invocation of One in Despair)中说,“在诅咒和命运的刑具中,一个灵攫取了我的所有;整个世界已被抛诸脑后,我剩下的只有恨仇。我将在上苍建起我的王座,寒冷与恐惧是其顶端,迷信的战栗是其基座,而其主人,就是那最黑暗的极度痛苦。”

马克思给他父亲的信中写道:“一个时代已然落幕,我的众圣之圣四分五裂,新的灵必须来进驻。”“一种真正的不安占据了我,我无法让这躁动的鬼魂平静下来,直到我和疼爱我的你在一起。”

马克思父亲在给儿子的信中不无焦虑:“只有你的心保持纯洁、有人性的跳动,不让魔鬼令你的心疏离美好的情感,只有这样,我才能快乐。”

马克思还在《关于黑格尔》一诗中狂妄地写道:“因为我通过冥想发现了最深奥和最崇高的真理,所以我如同上帝一般伟大,我以黑暗为衣裳,就像‘他’那样。”

马克思的这些作品、通信和西方学者提供的大量考证都是公开的,但被共产党国家故意忽视。

书中说,信仰邪教、仇恨上帝的马克思被选定,他把共产主义变成了信奉无神论的邪教,要用无神论共产邪教来与神作对,完成共产邪灵毁灭人类的使命。“于是,一场利用无产阶级来把人间搅个天翻地覆、血雨腥风的悲剧登场了。”

责任编辑:元明清

希望之声版权所有,未经希望之声书面允许,不得转载,违者必究。

中国广播台
硅谷之声
湾区生活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