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ad image
陕西要挖更深黑幕,或涉中共高层派系交战。(图片来源:pxere)
陕西要挖更深黑幕,或涉中共高层派系交战。(图片来源:pxere)

【希望之声2019年1月2日】(本台记者岳文骁综合报导)秦岭山麓下连片的违建别墅还没有拆除干净,近日一场由崔永元爆料引发关注的千亿矿权案,颇为曲折离奇。与之呼应,陕西省官场暗潮涌动。由于陕西习近平老家,又是数个中共高层官员交集之地,连番事件,似乎牵涉高层内斗交战,

崔永元称最高院有贼 周强背后还有陕西“老虎”

2018年12月26日,中共央视前主持人崔永元在微博发文称,最高法院院长周强带头执法犯法,指向陕北千亿矿权案卷宗在审理机关离奇丢失一事,引发舆论关注。

崔永元此前曾在微博贴出,“先判后审,卷宗被盗两年无下落”,称52岁的赵发琦将12年用于打官司。崔永元更是大骂:“你们那里能进去盗贼吗?连老鼠都进不去。最高院可以丢卷宗吗?而且只丢这个案子的,而且只丢最重要的一本,而且丢的时候监控坏了,而且你们想再造一本……多大点事儿啊,不就是一个叫赵发琦的农民运气好买个探矿权探着个煤矿吗?怎么了?从省长到院长勾结在一起耍尽花招非得剥夺人家祖宗八代修来的一次福利。是不是打牌都只能你们胡啊?你们还让不让老百姓活了?”

赵发琦系榆林凯奇莱能源投资有限公司(简称凯奇莱)法定代表人,凯奇莱与西安地质矿产勘查开发院(简称西勘院)的纠纷案,由于事涉千亿矿权归属,被舆论称为“陕北千亿矿权案”。

这起持续12年的纠纷,因一纸2,000余字的合同而起。2003年,凯奇莱与西勘院签订合作勘查协议,凯奇莱探明菠萝井田储煤15.6亿吨后,西勘院在未提出解除合同情况下,在2006年与“香港益业投资(集团)有限公司”在同一标的上签订合作勘查协议,导致“一女两嫁”。

2017年12月,中央经济工作会议落幕次日,千亿矿权案宣判,维权12年的民企凯奇莱终于“胜诉”。

但2018年12月初,中共央视报导称,千亿矿权案陕西省高院执行近一年,毫无进展。

多位知情人士表示并证实,在作出判决前一年的2016年11月下旬,该案二审全部卷宗一次性丢失,事发地点正是审理该案的有关单位。在丢失前的20多天,赵发琦公开实名举报陕西省主要领导干预该案,并指责此前有法官枉法裁判。

据知情人士称,审理单位在发现卷宗丢失后,曾多方寻找,并发现事发时监控为黑屏,随即便逐级汇报至院主要负责人。但过去两年里,有关单位未对此事进行报案,也未展开内部调查,更未对任何人进行查处,卷宗至今无下落。

崔永元2018年12月26日直指承办此案的法官王林清和最高法院院长周强都涉及此案,最高法院指有关消息是谣言。

《中国经营报》12月26日引述多名知情人士说法称,中共高院接连通过《新京报》和澎湃新闻网发声否认,称“卷宗丢失”一说系“谣言”,“该案二审卷宗已于2018年9月26日归档”,但仍无法抹去外界的疑虑。

12月29日,崔永元再发文称,案卷就是在最高法院法官办公室被盗走的,承办该案的法官叫王林清,现任中国最高法院民事审判第一庭(简称民一庭)的法官。

崔永元文中还指出,“2016年11月28日上午,王林清发现该案的二审正副卷宗全部不见了,他翻遍了整个办公室寻找无果后,他立即向民一庭庭长程新文作了报告,程随后层级报告至周强(中共最高法院院长)。但随后是回看监控黑屏、没有安排追查、没有报案、要法官重新补一个新卷宗、法官们不愿意签名的卷宗中重要文件又飘回来了……”

直至崔永元2018年12月29日再公开几张疑是丢失案卷的图片后,最高法院当晚才宣布启动调查,崔永元当天在网络公开的图片中,有两张所载内容与保存在最高法院档案处的案件副卷内容相同,决定启动调查程序,称“如发现我院工作人员违反审判纪律问题,将依纪依法严肃处理。”

《新京报》2018年12月30日报导称,有刑诉法专家表示,如果是案件副卷被盗,责任人或将被按照与渎职有关的犯罪被追究刑事责任,“丢卷门”涉及的案件,也应该在事情查实后被启动再审。

有意思的是,中共最高法院法官王林清12月30日曾公布一段自拍视频,讲述他多年前承办陕西省那桩价值千亿人民币的案子时,卷证资料竟离奇“失踪”,而办公室内的监视器也“同时故障”。他认为案件不单纯,特拍下这段视频免遭不测。

对此,前央视主持人崔永元也在微博发文质疑,“是外人盗走的?还是自己人干的?”网友也纷纷觉得事情不单纯,“连最高法院的法官都得采用非常规途径,绝望吗?”

另有网友感慨说,“一个大法官都怕,小民何以?”“一个最高院的大法官都要发影片以防不测,看来这个案子水很深。”

有观察家认为,作为被崔永元爆料指向的当事人之一的王林清透过网络为自己开脱,显然是因为那些真正操控事件的人物位高权重,或是派系势力强大,使其不得不作自保之举。

公开报导显示,“陕北千亿矿权案”有关诉讼持续超过10年,在最高法的背后,其实还牵涉陕西官场官商勾结黑幕。

据法广2016年11月4日报导,网上流传的榆林市凯奇莱能源投资公司法定代表人赵发琦署名的实名举报信说,该案十年间久审不决,根源在于前陕西省省长、书记袁纯清、赵正永等人,假手原最高法院副院长奚晓明操纵司法。

其中,中共原最高法院副院长奚晓明已于2015年7月落马,袁纯清已退休,赵正永也已退任人大闲职。现在仍掌最高法周强,则正成为矛头所指。

崔永元爆料背景:陕西坏“龙脉”致官场崩塌

崔永元爆料揭出牵连最高法陕西的迷案,正当秦岭北麓因违规建别墅清拆问题受到关注,一大批当地官员受到处理之际。

秦岭是中国南北气候的分界线和重要的生态安全屏障,被历代帝王尊为华夏文明的龙脉。据陕西官媒报导,西安秦岭北麓存在大量违法建筑,分布在秦岭北麓5000多平方公里的范围内,对植被和河流等生态环境造成严重破坏。

官媒调查显示,这些别墅多达300多栋,不少已建成,业主非富即贵,还有党政要员。

据官媒报导,习近平2014年以来曾对违建的秦岭别墅清拆工作作出过6次批示指示,却不见成效。此事件被认为是中共体制痼疾“政令不出中南海”的又一例证。

在引发习近平震怒之后,2018年7月底,中共中纪委派出由中纪委副书记徐令义带队的专项整治工作组介入,直到8月中旬,秦岭违规建别墅群才开始被拆除。

陕西官场也因秦岭别墅案而大震荡,大批高官被查或落马。

早于2017年5月落马的原中共陕西省委常委、西安市委书记魏民洲,被指牵涉秦岭北麓违建别墅问题,他在2018年11月20日被判无期徒刑。

因为秦岭别墅案,陕西近期已经有多名高官落马或遭处分。落马的是陕西省委原秘书长钱引安。被处分的是西安原市长上官吉庆,西安市政协原主席程群力。这些人或多或少都与魏民洲有交集。

据陆媒报导,2018年11月5日晚,西安市国土资源局长安分局原局长卫旭峰因涉嫌受贿罪被逮捕。11月29日,曾在西安任职的全国政协外事委员会驻会副主任金学锋意外被免职,12月7日,陕西省岐山县委书记何宏年被调查。均涉秦岭别墅案。

另据《中国经济周刊》同年11月22日引述一位当地知情人士称,此次秦岭拆违以来,已有1000余人被问话。

有知情人表示,除了被问询官员数量庞大外,还有多名官员被调查,“他们主要来自规划、国土等相关部门”,“总共有三位数之多”。

此外,据浙江检方2018年11月28日消息,陕西副省长冯新柱涉嫌受贿一案,已由浙江省监察委调查终结,移送浙江杭州检方起诉。

冯新柱是在2018年1月3日落马的,是2018年中共第一虎。他被指消极应付中共扶贫决策部署,利用职务便利收受巨额贿赂等。

陕西要挖更深黑幕 或涉中共高层派系交战

这一轮牵涉陕西官场的落马大动静,最值得注意的是,陕西习近平老家,现任中纪委书记赵乐际本身就是西安人,并曾于2007年至2012年主政陕西,2018年首虎冯新柱本身就是赵自己的旧部。

习近平籍贯陕西富平,自习上台后,该地被官方宣传吹捧,梁家河、延安等也成为官员趋之若鹜的参观地。不过,象中共其它地方官场一样,该省各派势力交错,也是腐败高发区域。

近二十年间,主政陕西的包括李瑞环前秘书、现任中共人大副委员长李建国,接任者是现任中共政治局常委赵乐际赵乐际之后的省委书记是赵正永、娄勤俭,现任陕西省委书记是胡和平。

另外,习近平头号亲信、现任中共常委栗战书仕途亦历经陕西。栗战书1998年7月从河北调任中共陕西省委常委。2000年11月,任中共陕西省委组织部部长。2002年1月,任中共西安市委书记,同年4月兼任西安市人大常委会主任。同年5月,晋升中共陕西省委副书记、西安市委书记。一直到2003年12月调离。

属团派的袁纯清曾任陕西省委副书记,2014年已经在山西省委书记位子上被贬、最近退休。曾任陕西省长的还有江派背景的陈德铭。

其中,2016年3月卸任陕西省委书记的赵正永。2016年3月底他卸任陕西省委书记后,4月转任全国人大内务司法委员会副主任委员。

有关赵正永的腐败丑闻颇多。他曾卷进周永康之子周滨案。2014年《新京报》有报导揭露,在时任陕西国土厅厅长王登记、时任发改委主任祝作利和时任陕西省副省长赵正永具体操办下,周滨曾仅以9,000万元买下陕西榆林中石油的油田,即长庆油田,该油田每年利润高达27亿元。祝作利和王登记已先后被查。

2016年,赵正永又被陕西榆林商人赵发琦实名举报,指赵卷入一宗涉及15亿元的掏空巨额国有资产大案。赵还被指与原最高法院副院长奚晓明联手干预司法、抢夺市值高达数百亿的探矿权。

外界预计,照此趋势,陕西官场还将迎来一轮挖出“老老虎”的“大地震”。不过,终究是中共内斗而已。

责任编辑:元明清

希望之声版权所有,未经希望之声书面允许,不得转载,违者必究。

中国广播台
硅谷之声
湾区生活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