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原中央軍委副主席郭伯雄和徐才厚被抓捕後
原中央軍委副主席郭伯雄和徐才厚被抓捕後

王友羣:習近平爲什麼現在說“反腐敗取得壓倒性勝利” ?

【希望之聲2019年1月4日】(本臺特約評論員王友羣)

不久前的中共政治局會議上,習近平宣稱,“反腐敗取得壓倒性勝利”。這個觀點一經提出,立即引發不同的解讀。筆者認爲,習近平之所以這麼講,是因爲他通過6年的反腐打虎,在你死我活的中共最高層權鬥中已經獲勝。

1989年至2002年是江澤民當政時期,2002年至2012年是胡錦濤當政、江澤民當“太上皇”時期。這23年間,中共只有一個核心,那就是“江核心”。胡錦濤只是一個傀儡,如果他不聽江澤民的話,可能早就被江澤民趕下臺了。2012年11月的中共十八大上,習近平成爲中共中央總書記。在習近平上臺之前,2012年2月6日,發生了一件震驚世界、影響深遠的大事:原重慶市公安局局長王立軍叛逃至美國駐成都領事館。2012年2月,時任中共國家副主席習近平訪美期間,《華盛頓自由燈塔》曝光了王立軍移交美方材料中有關江澤民的兩大親信薄熙來、周永康聯手圖謀發動政變,最終廢掉在中共十八大上接班掌權的習近平的計劃。

習近平上臺後,要想鞏固自己的權力,就必須痛下決心,徹底清除圖謀廢掉他的政敵。於是,從2013年1月起,習近平發起了一場持續5年之久的聲勢浩大的反腐打虎戰役。這場戰役經歷四個階段:(1)舉步維艱;(2)兩軍對壘呈膠着狀態;(3)壓倒性態勢形成;(4)取得壓倒性勝利。關於第一階段,這裏只舉一個例子。查處中共軍隊總後勤部副部長谷俊山一案,在長達兩年的時間裏,作爲中央軍委主席,習近平先後作了12次批示,要求徹查。但是,原中央軍委副主席徐才厚、郭伯雄就是頂着不辦。不僅頂着不辦,連舉報谷俊山的劉少奇之子、時任總後勤部政委劉源的生命安全都受到威脅。劉源曾感慨說:“反腐不易啊!可以說刀刀見血!”

2018年年底,習近平宣稱,“反腐敗取得壓倒性勝利”,至少說明以下4點:

第一,意味着軍權已牢牢掌握在習近平手上了

中共一直信奉“槍桿子裏面出政權”。中共最高領導人一直把掌握軍權放在第一位。誰掌握了軍權,誰就是真正的“老大”。2002年,江澤民退出中共中央委員會之後,學鄧小平的樣,以中共黨員的身份擔任中央軍委主席直至2004年9月。此後,江澤民通過他的親信——中央軍委副主席郭伯雄、徐才厚,架空中央軍委主席胡錦濤,成爲中共軍隊實際的最高領導人。習近平要想真正掌控中共最高權力,就必須從江澤民手上將軍權奪到手。

習近平從江澤民手中奪取軍權,是從查辦中央軍委總後勤部副部長谷俊山開始的。查谷俊山,咬出徐才厚、郭伯雄。2014年3月15日,徐才厚被查。當晚,徐才厚在北京阜成路上的一處豪宅被查抄,結果大大出乎見多識廣的辦案人員意料,原本以爲社會上有關他貪腐的傳聞很厲害了,徐才厚即使貪污,財物早就轉移完畢,家裏斷然不會有東西了。但是,打開徐才厚這處2000平方米豪宅的地下室後,辦案人員還是嚇了一跳:到處堆放着現金,有美元、歐元、人民幣,辦案人員一時點不過來,只好拿秤稱了一下,再貼上封條。被查抄的現金居然足足有1噸多重!有的打着包甚至都未開封,而徐宅內各種金銀珠寶更是不可勝數。

在徐宅的倉庫裏,還有100多公斤、200多公斤的和田玉,各種名貴的硬木和珍稀的翡翠製品一大堆。由於查抄的財物堆積如山,辦案人員只得臨時叫來十幾輛軍用卡車才全部運走。這還只是徐才厚一處豪宅的財物。但是,徐才厚只有這一處豪宅嗎?2015年3月15日,徐才厚被宣佈死於膀胱癌。2015年4月9日,郭伯雄被查,2016年7月25日,郭伯雄因“受賄金額特別巨大”被判處無期徒刑。這個“受賄金額特別巨大”是多大?中共不敢公佈,一旦公佈出來,很可能點燃全國人民的怒火。此後,軍中反腐層層推進。迄今爲止,已有160多名將軍被查。這個數字,比中共建軍91年來內戰外戰加“文革”倒下的將軍總和還要多許多倍!在習近平的高壓反腐態勢下,一批高級軍官惶惶不可終日,有的自殺,有的可能“被自殺”,如海軍副政委馬發祥中將跳樓身亡,第42軍集團軍政委陳杰少將服藥自殺,軍委聯合參謀部作戰局副局長曲睿少將上吊身亡。

在軍中深入反腐的同時,習近平以鐵腕進行了軍改。原來的軍委4總部被撤銷,重組爲15個職能部門;原來的7大軍區被撤銷,調整爲東、南、西、北、中5大戰區。軍委15個職能部門和5大戰區的主官全部重新洗牌,五大戰區下面重要的軍政主官也全部重新洗牌。習近平提拔的幾十名上將,在本次軍改中都擔任了要職。武警部隊劃歸軍委直接領導,從武警總部到31個省、自治區、直轄市的武警主官全部更換。北京衛戍區、中央警衛局、上海警備區的主官也全都被更換。江澤民派系把持軍隊最要害崗位的情況已不復存在。

軍改之後,習近平又查了兩名上將:一個是中央軍委政治工作部主任張陽,一個是中央軍委聯合參謀部參謀長房峯輝。據劉少奇之子劉源講,張陽、房峯輝的問題,都是郭伯雄、徐才厚遺毒的一部分,當時牽連出來很多人。張陽的問題比郭伯雄、徐才厚還嚴重,張陽涉案數額巨大,作爲政治部主任,他“五毒俱全”。2017年11月23日,張陽在家中自縊身亡。2018年10月16日,張陽因涉嫌“行賄、受賄、鉅額財產來源不明犯罪”,被開除黨籍。同一天,房峯輝也被開除黨籍,移送司法機關。此前,他們都被開除軍籍,剝奪上將軍銜。

習近平所謂“反腐敗取得壓倒性勝利”,向外界宣示的最重要的信息應該是,他已經牢牢掌握了軍權,“槍桿子”在手,誰敢“造反”,死路一條!

第二,“太上皇”、“慶親王”的腐敗罪證已掌握在習近平手上

習近平第一個任期的5年,立案查處的440多個副省(部)級及以上的高官,絕大多數都是江澤民、曾慶紅提拔重用的。2015年9月1日,香港有中共軍方背景的《環球新聞時訊》雜誌,發表《黨政軍老虎扎堆  源頭難辭其咎》一文。其中寫道,江澤民“親手打造了一張巨大的貪腐網絡,提拔了無數鉅貪”。“新四人幫”周(永康)令(計劃)徐(才厚)薄(熙來)的共同老闆就是江澤民。”《環球新聞時訊》雜誌是兩彈一星國際基金會旗下的國際性綜合類中英文月刊,2007年1月創刊。這些高官被抓之後,爲求自保,很可能將他們共同的後臺老闆——江澤民的犯罪證據都供出來了。

慶親王”曾慶紅是江派二號人物,在中共黨、政、軍、警、特系統安插了大量親信。中共十八大以來,曾慶紅的許多親信被抓,如原江西省委書記蘇榮,原國安部副部長馬建,原華潤集團董事長宋林,原西藏人大副主任樂大克,原公安部政治部主任夏崇源,原中共政治局委員、重慶市委書記孫政才,原明天系掌門人、億萬富豪肖建華等。這些人招供的東西可能要了曾慶紅的命!去年12月27日,原國安部副部長馬建因受賄1.09億被判無期徒刑。在國內,馬建曾幫曾慶紅監控中共政治局常委,在國外,馬建曾是主管北美地區中共特務系統的頭目,整個美國和加拿大的中共特務都歸他管。馬建從被抓到被判,歷時3年零11個多月。在如此漫長的審訊過程中,曾慶紅要他乾的那些壞事,可能都被招供出來了。

在長達23年的時間裏,江澤民以“貪腐治國”,讓他的兒子江綿恆亦官亦商,帶頭經商辦企業,悶聲發大財,帶動整箇中共官場競相貪腐。因此,有人稱江澤民是中共所有腐敗分子的總後臺。江澤民的軍師曾慶紅也是許多嚴重腐敗分子的大後臺,其子曾偉利用國企改制,大發橫財,一次就貪幾百億!雖然現在習近平沒有抓捕江澤民、曾慶紅,但是,他們貪贓枉法的罪證都抓在習近平手上。只要他們敢挑戰習近平的最高權力,習近平必下狠手!

第三,下一步的反腐打虎將由過去大規模的清洗變爲定點打擊

過去6年,可能威脅習近平個人權力的嚴重腐敗分子已被清洗過一遍,有的領域甚至清洗過多遍。中共十九大以後,習近平反腐敗的定調是“老虎露頭就打”。那麼,在今後一段時間內,象前5年那樣的大張旗鼓的反腐打虎不可能有了,但是,誰露頭反對習近平習近平就將打誰,這可能是今後一段時間習近平反腐敗的主要特點。被打的對象是否“刑不上常委”?我看不一定,不排除中共政治局常委及以上級別的人,因爲中共的權鬥從來都是你死我活,冷酷無情的。

第四,應對中美貿易戰成了習近平的當務之急

去年7月6日起,中美貿易戰爆發,美國總統川普根本不滿足於中共多購買多少美國的商品,而是要求中共從根本上改變與美國不公平的貿易模式。川普以“極限施壓”的方式,以貿易戰爲先導,從經濟、政治、軍事、科技、外交、意識形態諸方面發動了對中共的圍堵。中國經濟已經受到重創。5年的反腐打虎,老百姓並沒有從中得到任何好處。官員整天提心吊膽,很多人消極怠工,坐等出事。在這樣的國際國內條件下,繼續大規模反腐打虎顯然不合時宜。

但是,必須特別指出的是,習近平所說的“反腐敗取得壓倒性勝利”,絲毫沒有改變中共早已是全世界最腐敗的政黨這樣一個事實。中共一黨專政的體制就是一個不斷滋生腐敗的體制。黨管立法,黨管執法,黨管司法;黨管公安局,黨管檢察院,黨管法院。黨什麼都管,哪裏有利益,哪裏就有黨,黨的手無所不在。黨既當教練員,又當裁判員,又當運動員,如此一身而三任,不腐敗不可能,腐敗是必然的。一個腐敗分子倒下了,無數個腐敗分子很快又站起來了。如此循環往復,在江澤民當政或當“太上皇”的23年裏,中共的腐敗惡性發展,到了幾乎無官不貪的程度。

儘管習近平在前5年以前所未有的力度高壓反腐,腐敗分子照樣貪,照樣腐,經常跟他一起在中南海開會討論查辦腐敗分子的時任中共政治局委員、重慶市委書記孫政才就是一個典型例子,貪腐金額高達1億7千萬餘元!中共的腐敗之癌早已擴散到全身,無藥可醫。從這個意義上說,習近平所謂“反腐敗取得壓倒性勝利”,只是一句自欺欺人的空話!

前5年,習近平爲了奪取權力、掌握權力、鞏固權力,費盡九牛二虎之力。如今,習近平終於如願以償,權到手了。他有兩個選擇:一是選擇利用手中的權力,順應天理人心,爲國家、爲民族、爲人類做一些有益的事情,這樣,他有可能在這個特殊的歷史時期,在沒有路的地方,走出一條新路來;二是選擇利用手中的權力,逆歷史潮流而動,爲延續已經完全腐朽沒落的中共的壽命而“奮鬥”,其結局必然是非常可悲的。

莎士比亞最著名的劇本《哈姆雷特》中有一句戲劇史上流傳最廣的臺詞:To be or not to be,that's a question. 譯成中文是:“生存還是毀滅?這是個問題。”這同樣是習近平今天面臨的抉擇。

本文僅代表特約評論員個人觀點。

責任編輯:蔡紅

希望之聲版權所有,未經希望之聲書面允許,不得轉載,違者必究。

廣播

中國廣播臺
灣區生活臺
粵語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