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2016年1月4日,邊境巡邏人員巡查桑蘭公園(Sunland Park)地區的邊境。(AP Photo/Russell Contreras, File)
2016年1月4日,邊境巡邏人員巡查桑蘭公園(Sunland Park)地區的邊境。(AP Photo/Russell Contreras, File)

如果川普宣佈緊急狀態建牆 可行嗎?

【希望之聲2019年1月9日】(本台記者季雲綜合編譯)隨着建牆預算在衆議院被阻,部分關閉聯邦政府的時間在不斷延長。川普總統建牆的意願與民主黨在衆議院阻擊他的建牆計劃的意願在不斷角力。1月8日晚,川普總統發表電視講話,再次強調建牆的意義並呼籲民主黨議員們爲了美國的國家安全,商量出一個大家都接受的方案,在緊接其後的電視講話中,參議院少數黨領袖舒默(Chuck Schumer)和衆議院議長佩洛西(Nancy Pelosi)再次拒絕建牆

川普沒有在電視講話中提到宣佈緊急狀態的事,但他之前推特中談到的緊急狀態選項在民衆中引起廣泛爭論。宣佈緊急狀態建牆可行嗎?誰能認定、宣佈緊急狀態緊急狀態中總統有權撥款建牆嗎?宣佈緊急狀態是否可能違法?專家介紹,這並不違法。

什麼是全國緊急狀態

華爾街日報介紹,聯邦法律並沒有定義緊急狀態,但從歷史上看,多數時候是特例。比如林肯總統在1861年3月宣誓就職後不久,在面對叛軍時迅速宣佈了幾個緊急狀態令,封鎖了敵軍的港口、擴大了自己軍隊的兵力。雖然並不是“非常合法”,但當時是國會休會期間,他必須單方立即行動。當然,在國會復會後批准了林肯的行動。

根據國會研究社(Congressional Research Service)的報告,第一份正式的緊急狀態公告是威爾遜總統在1917年發佈的,是爲了在第一次世界大戰中限制美國船隻轉移給外國船主。第二個是羅斯福總統在1933年大蕭條期間,爲了暫停金融交易而發佈的。之後羅斯福總統在1939年發佈兩個緊急狀態令,宣示總統保護美國利益的權威,後被國會的宣戰令取代。

總統在緊急狀態中的權力

國家緊急狀態法並沒有勾勒出總統的權力範圍,但數百條具體法律使總統在緊急狀態下擁有更大的自由。如國際經濟緊急狀態法賦予總統阻止金融交易、凍結資產以應對外國威脅的權力。去年11月,川普總統宣佈尼加拉瓜總統奧爾特加(Daniel Ortega)對政治對手的打壓構成了外國威脅,於是凍結了涉入打壓的相關人士的資產。

多數國家緊急狀態都相對短暫,如在2001年宣佈的禁止從塞拉利昂進口粗鑽石的命令,在2004年該國內戰結束後就取消了。但也有例外,2001年9月11日恐怖襲擊後三天,布什總統宣佈緊急狀態,經過多個總統的延長,直至現在。當然國會當時也通過了自己的決議案授權使用武力。

1970年代,國會擔心緊急狀態宣佈後沒有撤銷的日期,總統可以無限期行使通常由國會掌握的權力。於是國會通過緊急狀態法,授權國會可以終止緊急狀態,同時也規定:如果總統不延長,任何緊急狀態將在180天后自動解除。

緊急狀態下允許建邊境牆嗎?

在戰爭期間或緊急狀態下,聯邦法律要求軍隊反應,國防部長可以使用國防部的預算,實施支持軍隊的軍事建築項目,而不必事先經過國會批准。

國會的一位議員助理介紹,目前,國防部有大約133億美元可供使用,遠遠超過川普總統預算需要的57億美元。但那些錢是國會撥款用于軍營建設的。而建邊境牆可能還包括設計、施工和徵地。

但是,總統不一定能如願讓國會按他的想法撥款。民主黨會想盡辦法阻止建牆。“我們會尋找各種辦法阻止這種權力的濫用,包括訴訟及將來的撥款。”一位民主黨的議員助理說。

誰決定什麼是緊急狀態

國會民主黨議員認爲目前的邊境情況不構成緊急狀態,甚至希望在法庭上挑戰此事。衆議院軍事委員會主席、民主黨籍衆議員史密斯(Adam Smith)週日在美國廣播公司的“本週”節目中說,一旦宣佈緊急狀態,“就如同在伊拉克、阿富汗建築工事一樣”,“在這種情況下,我認爲總統將面對法庭的挑戰:‘緊急狀態在哪裏?’”。

德克薩斯大學奧斯汀分校法學教授弗拉德克(Steve Vladeck)說,如果沒有一個法律定義 “緊急狀態”,法庭猜測總統判斷的可能性很小。國家緊急狀態法設想(對宣佈緊急狀態的程序的)政治方面的檢查,而不是訴訟形式的(制衡),就應該能防止行政權力的濫用。他說,到現目前爲止,這個系統還算可行,但是現在,“我們有一個對政治規則不太感興趣的總統。”

責任編輯:楊曉

希望之聲版權所有,未經希望之聲書面允許,不得轉載,違者必究。

廣播

中國廣播臺
灣區生活臺
粵語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