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ad image

【名刊话坛】习近平内忧外困 体制内改革徒劳无功 (音频/视频)

【名刊话坛】之617期新纪元周刊

【名刊话坛】习近平内忧外困 体制内改革徒劳无功 (音频/视频)

【希望之声2019年1月17日】(新纪元週刊第617期)听众朋友,您好!欢迎您收听希望之声国际广播电台的名刊话坛节目,我是心如。

我们今天谈论的话题是新纪元周刊第617期封面故事栏目的一篇文章,题目是《内忧外困 习近平启动改革大战风车》。

2019年1月1日,中共国务院在12月底出台的促进就业文件准时生效,「稳就业」成了北京新年开门第一天的头件大事。为什么要稳就业?因为中国经济面临大滑坡的巨大险境,经济下滑就会带来政治不稳,那中共的政局就可能出现巨变。

1月4日,中国社科院发布最新报告指,中国经济因多种因素影响,2019年中国经济下行压力「只增不减」。2019年一开盘就预示了未来一年将险象丛生。

﹡中国经济大幅恶化 数据憷目惊心

2018年底,官方公布的八项经济指标,都明确显示中国经济急剧下滑,世界银行预估,2019年中国经济增长率可能创下28年来新低。

多项中央及地方经济数据每况愈下,不仅投资锐减、贸易下滑、大量外资撤离、外汇储备锐减;规模以上工业企业获利出现三年来首度负成长。

民众「消费降级」,大陆股市走进长期低迷格局。中共农业农村部2018年11月宣称,有740万人回到农村,掀起「返乡创业潮」。其实是因为经济下滑,工厂倒闭,农民工找不到工作才被迫回乡的。据「网易」报导,光2018年上半年,就有超过504万家企业倒闭。

规模较大的企业虽然并没有倒闭,也纷纷裁员「瘦身」。目前传出消息称,华为裁员7000人、伯恩光学裁员8000人、新浪裁员6000多人,京东以「人员优化」名义裁员10%,甚至阿里巴巴还传出惊人的裁员50%。而富士康也已经展开第一波裁员,还将有第二波、第三波行动。

﹡天文数字的债务是中国巨大隐患

天文数字的债务也是中国经济的巨大隐患。中共11届全国人大财经委透露,地方政府债务总额超过40万亿人民币;标准普尔全球评级(S&P Global Ratings)也指出,地方政府未申报的隐性债务,约人民币30万亿元到40万亿元之间。

因此,地方债务的总金额很可能达到80万亿,而2017年中国经济总产值也不过才82.7万亿人民币,地方债危机深重,可见一斑。除了政府债务,还有与日俱增的企业债违约。

2018年,中国大陆全境婴儿安全出生人数较2017年减少250万,中国自1949年成立以来,首次出现人口负成长。老年化加速,经济活力衰退。

马云1月3日出席世界浙商上海论坛时说,2018年确实很不容易,但大家都度过了,「好消息是所有人都不容易,坏消息是不容易的时代可能刚刚开始,未来几年可能会更加难受。」

中共内斗 官民矛盾激化 政局不稳

2019年习近平面临的不只是经济压力,政治压力更大。

自从习近平上台后,反腐打掉了很多贪腐官员,触动了既得利益者的奶酪,因此,原有官场中的江泽民派系官员,早就对习近平心怀怨恨,加上习近平提出的「一带一路」,暴露了中共想称霸全球的野心,激起国际社会的反对。以美国总统川普为首的西方强硬派,开始从经济上围剿中共,展开美中贸易战。

这些外部不利因素,被反对习近平的人归结为习的过错,2018年8月,北戴河会议期间还传出了要「问责习近平」、「要习下台」等呼声。

尤其是美中贸易战令外资急剧出逃、出口严重受挫,包括华为、中兴等多家企业重挫,连带冲击到这些企业幕后的政商权贵利益,促使他们对当局心生不满。权贵集团内部人心惶惶,政局更为扑朔迷离。

听众朋友,您现在收听的是希望之声国际广播电台的名刊话坛节目,我是心如。我们今天谈论的话题是新纪元周刊第617期封面故事栏目的一篇文章,题目是《内忧外困 习近平启动改革大战风车》,下面请您继续收听。

尽管经济下滑,但中共对民众的打压却丝毫没有减弱,对P2P的金融难民,对法轮功、基督徒或维权民众、退役老兵以及对新疆人,都实施高压,还利用所谓高科技人脸识别、声音识别、网路监控、言论监督等,对老百姓实施日益严格的监控。

面对各类矛盾,中共不是解决问题、安抚民心,而是升级国家机器的暴力与监控,强制镇压百姓,压抑民怨。这令中共执政的基础更加不稳。

﹡贸易谈判在即 习让步做结构性改革

习近平面临政治和经济全方位的压力,目前所有矛盾都聚焦到一点:中美贸易战。

假如习近平能化解这场冲突,哪怕是临时化解一两年,中共各种乱象集中形成一场大风暴的可能性就会降低很多,假如习近平不能与川普达成协议,那中共面临崩溃的结局,很可能在两三年内就展现出来了。

有人说,中美贸易战就是习近平的滑铁卢。假如习近平强硬对抗川普,那中国经济必定加速下滑,从而导致的政治不稳,习一定会被党内问责从而下台;假如习近平对川普妥协了,那「投降派」、「资本主义的走狗」等帽子就直接给习带上了。习近平是进退失据、左右为难。

那么,习近平是怎么处理贸易战的呢?美方要求中共停止强制技术转让、停止入侵美国网路、停止政府主导投资、停止高关税及非关税壁垒等,习近平能答应吗?

很多人认为,12月1日习近平在阿根廷对川普的承诺,只是口头答应,中共从来都是不讲信用的,西方社会已经意识到,中共加入世贸时做出的承诺都没有兑现。

《新纪元》周刊一直在密切追踪中美双方的各种动向,最后分析认为,在中国国内各种矛盾的重压下,以及在川普的严厉监督下,习近平会实现对川普的90天承诺:开始对中国经济进行结构性调整,哪怕这些调整有些只停留在纸面上。

在刚刚过去的30多天内,北京做出的让步举措有:中共最高法院设立知识产权法庭,专利法修正草案提高对侵犯专利权的赔偿力度至最高500万元人民币;外商投资法草案公开征求意见,提出不得利用行政手段强制技术转让、不得违法设置市场准入条件等;中国恢复采购美国大豆及粟米,并首次进口美国大米;自1月起对部分进口商品实施零关税,对700多项商品实施暂定税率关税。

在2019年新年贺词中,习近平再承诺「改革的脚步不会停滞,开放的大门只会越开越大」。但最关键的问题是,这些承诺是否能够实行。而这背后决定因素可能是,习近平是否勇于放弃中共的政治制度。

﹡美媒:川普私下称习可做大交易

12月1日,白宫声明称,川普总统和习近平同意立即就中国的结构性改革开始谈判,包括在强制技术转移、知识产权保护、非关税壁垒、网路攻击、服务以及农业等领域。

中共损害美国的知识产权由来已久。美国知识产权被盗问题委员会发表一份报告称,彷冒、盗版以及盗窃商业机密等与知识产权相关的问题,每年给美国经济造成的损失在2250亿美元至6000亿美元之间。中共是制造这些问题的「元凶」,美国没收的假冒商品87%来自中国。

1月4日,《纽约时报》刊文称,美中启动贸易谈判,白宫将在3月2日最后期限前,重新定义世界上两个最大经济体之间的贸易关系。

文章还说,据与川普总统交谈过的人士透露,川普曾多次告诉他的顾问,习近平是一个「他可以与之做成大交易的人」。

假如协议能谈成,这与川普和习近平的私人友谊有直接关系。

2017年4月,习近平首次访美时,两人便一见如故,首次「特习会」原订两人谈两次,各谈15分钟,最后两人谈了5个小时;第二次,川普访问北京时,本来安排了25分钟的晚餐,持续了至少2个小时。

当时西方媒体非常惊讶于川普对习近平表现出来的友善与宽容。阿根廷的G20「特习会」结束后,川普更是称赞:「这是一场惊人且富有成效的会议,为美国和中国提供了无限的可能性。我非常荣幸能与习主席合作。」

《华尔街日报》报导说,在「特习会」晚宴前的谈判中,美方官员对中共谈判人员的表现很不满意。但是,当川普和习近平会面时,气氛立即发生了变化。

听众朋友,您现在收听的是希望之声国际广播电台的名刊话坛节目,我是心如。我们今天谈论的话题是新纪元周刊第617期封面故事栏目的一篇文章,题目是《内忧外困 习近平启动改革大战风车》,下面请您继续收听。

﹡不挑战中共体制 改革徒劳无功

中美在12月1日G20上约定,在90天后、也就是3月1日之前双方达成协议。在原教旨左派看来,习近平对川普的让步,那就是投降,就是卖国;在自由派的右派看来,习近平改革的步伐太小了,还应该做得更多。

因此,2019年对习近平来说,首先是个是非之年。他必须想办法说服中共党内高层支持他的改革。

一旦中方与美方达成结构性改革的协议,那就意味着,2019年将是习近平真正开始改革的第一年。但是,让中共在纸面上说,保护知识产权,停止网路攻击,取消非关税壁垒、停止强制技术转移,停止政府补贴等,这些都很容易,但执行起来就很难。

这样的改革对中共现行机构和官员来说,都是「伤筋动骨」的苦事,谁都不愿做。比如保护美国公司的知识产权,停止强制技术转移,那中国公司想获得先进技术就更难了。没有技术就没有竞争力,中国制造就永远在利润链条的底端,永远都不可能挣大钱。

再加上没有政府补贴来搞2025制造业规划,中共就无法用国家力量来与西方企业竞争,单个的中国企业根本无法与西方企业竞争,这就会使中共企业永远落后下去。

也就是说,即使习近平真的想改革,但中共体制的惯性,也会阻止习近平的改革。

中国问题专家石藏山表示,在华盛顿很多智库认为,中共现在是在搞拖延战术,目的是拖到2020年美国大选。假设川普由于年龄、言论等原因被淘汰出局,届时中共就会撕毁中美达成的协议。即使在2020年之前的两年中,中共表面上会推出很多新政策、新文件,但之后会迟迟不见行动。

殊不知,中共是躲过了和尚躲不过庙,躲过了初一躲不过十五,即使川普2020年真的没有当上总统,但现在全美国已经形成了坚决抵制中共不公贸易的大趋势,无论哪个人当总统,无论哪一党派上台,他们对中共的态度都是严厉抵制。中共即使拖到2020以后也没有什么用。

石藏山还说,在中国,法律并不重要,中共体制有自己的路线图,有自己的趋势。比如中央定一个新法规,下一个执行文件,省市一级下面跟着大喊,你开一小时的会,我开两小时的会,喊的调门都很高,但在具体落实上,坚决不做。比如,习近平说要给企业减税,但实际效果是,都在加税。

也就是说,习近平会答应搞结构性改革,但在中共体制的运作下,在执行中都会变调,结果都会南辕北辙。习近平想阻止那些不公平的事再发生,结果往往事与愿违。不管他多努力,在中共体制内的任何改革,都是徒劳无功的。

好了,今天的名刊话坛节目就到这里,感谢您的收听,我们下期节目再会。

责任编辑:李心如

中国广播台
美国联播网
粤语台

热门文章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