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习近平最大的政治隐忧仍然是江泽民利益集团
习近平最大的政治隐忧仍然是江泽民利益集团

王友群:江泽民利益集团余孽 是习近平最大的“政治隐忧”

【希望之声2019年1月18日】(本台特约评论员王友群)

几天前的中纪委三次全会上,习近平在谈到2019年反腐败工作时,明确提出要防范“利益集团”。那么,当前,习近平要防范的最重要的利益集团是哪一个?笔者认为,仍然是“江泽民利益集团”的余孽。理由如下:

第一,赵正永案往源头上追就追到江泽民那里

习近平当局1月15日通告拿下原中共陕西省委书记赵正永,直接原因是赵正永习近平阳奉阴违,在拆除秦岭违建别墅问题上,一顶,再顶,三顶,四顶。

习近平从2014年5月到2016年2月,4次就“拆除秦岭违建别墅”作出批示。但是,时任陕西省委书记赵正永一直阳奉阴违。2014年5月13日,习近平作出第一次批示。赵正永收到后,没有在省委常委会上传达,也没有进行专题研究,只是简单批示:由省委督察室会同西安市,尽快查清违建情况,向中央报送材料。直到同年6月10日,西安市才成立“秦岭北麓违建整治调查小组”。调查一个月后,陕西省向中央报告称,违建别墅底数已经彻底查清,共计202栋。事后表明,此次调查漏报违规别墅1000多栋!2014年10月、2015年2月、2016年2月,习近平又接连作了3次批示,赵正永仍然软顶硬抗。

秦岭自古以来被称为“龙脉”。在这个“龙脉”上的违建别墅竟然多达1000多栋!这些别墅自然不是买不起房的普通老百姓建造的,而是有钱有权的人建造的。这些有钱有权的人的利益在陕西省的最高代表人物,就是时任陕西省委书记赵正永。但是,毕竟,习近平是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中央军委主席,是“习核心”,赵正永凭什么敢跟习近平对着干?只因为赵正永的后台老板不一般,他的后台老板是“江核心”——江泽民,他是江泽民提拔重用的一方诸侯。1999年7月20日,江泽民开始迫害法轮功,时任中共安徽省公安厅厅长赵正永积极紧跟,深得江泽民赏识。2001年6月,赵正永被江泽民提拔重用为陕西省委常委、省政法委书记。之后,赵正永更加卖力的迫害法轮功。江泽民不断给他加官进爵,由陕西省副省长、代省长直至省委书记。赵正永成为江泽民在陕西省的代理人。

江泽民统治时期,为维持对法轮功的迫害,以“腐败治国”,听任积极迫害法轮功的高官“闷声发大财”。正是在这种背景下,赵正永成为陕西省各级各类腐败分子利益输送的一个汇合点。以赵正永为中心,形成了一个腐败分子的利益共同体,这个利益共同体依附于江泽民,形成一股与习近平分庭抗礼的地方势力,让习近平“有权无威”。

第二,周强的问题往源头上追也追到江泽民那里

去年年底以来,一直被原央视著名主持人崔永远穷追猛打的最高法院院长周强,是当下中共司法机关的代表性人物。崔永元在微博中直接痛斥周强知法犯法,当年张牙舞爪、口口声声要“亮剑”的周强,居然不敢还嘴。崔永元在网上公布了周强干预陕西千亿矿产权案的证据,在一份标注为“机密”的“情况汇报”中,有周强本人的批示:“此案有关处理情况,要严格做好保密工作。”也有时任最高法院副院长奚晓明的批示:“经请示周院长,本案现中止诉讼。裁定书我已签发。请告相关人员,按周院长指示,对案件有关情况,严格做好保密工作。”最高法院民一庭法官王林清在网上发布的自述视频中,讲述了周强要求法官裁定将案件“发回重审”的指示。王林清表示,此案已发回重审了一次,按照民事诉讼法的规定,不能再发回重审。周强又要求法官裁定“解除当事双方的合同”。王林清表示,当事双方都没有提出这个要求,按照“不告不理”的原则,最高法院没有必要作出这样的裁定。从上述批示和王林清法官的自述中,可以清楚地看出,周强的两个要求都是非法的,无理的。但是,周强为什么要这样做?这背后有多少严重的司法腐败问题?

2015年5月以来,全世界法轮功学员持续不断实名向最高法院、最高检察院控告迫害法轮功的元凶江泽民。至今为止,已有21万人之多。这是人类有史以来从未有过的壮举。作为最高法院院长,周强拥有最便利的条件了解江泽民一伙犯下的群体灭绝罪、酷刑罪、反人类罪。但是,面对江泽民制造的一个个惊天冤案,周强不仅无动于衷,相反,还助纣为虐,变本加厉迫害法轮功。2017年1月25日,最高法院、最高检察院联合发布一个主要用于迫害法轮功的所谓“司法解释”。2017年2月1日起,中共各级法院按照这个所谓的“司法解释”,将许多按“真、善、忍”做好人的法轮功学员关进监狱。据明慧网不完全统计,仅2018年,就有933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判刑!

在大量迫害真相摆在面前的情况下,周强仍然故意存心加大、加重对法轮功的迫害。这充分暴露出周强追随江泽民一伙政治流氓迫害法轮功的邪恶本质,周强也因此成为江泽民“血债帮”的重要成员之一。

第三,孟晚舟案往源头上追也追到江泽民那里

2018年12月1日孟晚舟在加拿大被抓,一下子将全世界的目光聚焦到华为身上。孟晚舟的爹任正非创办的华为与中共江泽民利益集团之间的关系被不断揭露出来。

1999年7月20日,江泽民开始迫害法轮功。从这一天起,全世界法轮功学员开始反迫害、讲真相。江泽民最怕中国大陆民众了解法轮功真相,于是,由他的儿子江绵恒主导修建互联网上的“长城防火墙”,使中国大陆民众无法看到国外关于法轮功的真实报道。华为就是这堵墙的主要建造者。江泽民开始迫害法轮功之后,对法轮功学员全方位的监控成了他的一件大事。于是,“金盾工程”等纷纷上马,华为则是这些工程的重要建造者。华为还是中共610办公室、公、检、法、司迫害法轮功的电信设备最大的提供者。华为手机也是监控法轮功学员的重要工具。德国安全公司2015年发现,包括华为在内的26款中国制造智能手机,在硬件中都被预装了间谍软件。

因为任正非积极追随江泽民利益集团迫害法轮功,江泽民一直给予任正非经济上的巨大支持。2011年10月,美国中情局的一份调查报告披露,在过去3年里,华为从中共官方得到近2.5亿美元资助。2004年,国家开发银行为华为提供100亿美元的融资额度。2009年,国开行又为华为提供300亿美元的信贷额度。从1998年至2013年,陈元执掌国开行15年。中共政坛公开的秘密,没有江泽民,就没有国开行的陈元时代。陈元是中共元老陈云之子。陈云是1989年“六四”之后提拔江泽民当中共中央总书记的关键人物。为了回报陈云,1998年江泽民让陈元出面组建国开行,国开行成立之初就被确定为正部级,而当时的中共央行只是副部级!陈云——江泽民——陈元——任正非,这样一个官商一体的政经纽带就此形成。

以上三个人涉及三个重要方面:一是中共地方实力派;二是中共政法高官;三是中共科技巨头。它们的共同主子都是江泽民。这三个人非常有代表性。赵正永曾经是习近平家乡陕西省的主政者。习近平3年4次批示,赵正永就是顶着不办。习近平家乡的主政者尚且如此对待习近平,其他地方诸侯如何对待习近平?可想而知。这个石头不搬掉,习近平很可能重蹈胡锦涛“政令不出中南海”的覆辙。中共政法系统长期为江泽民利益集团把持。近些年来,政法系统制造了大量“知法犯法”的国际大丑闻,“屎盆子”全都扣在习近平头上。最高法院院长周强居然跟江泽民的铁杆亲信赵正永搅在一起,政法系统的“害群之马”不除,习近平的日子不好过。孟晚舟的爹任正非靠着江泽民的鼎力支持,成了江泽民利益集团最重要的“提款机”。孟晚舟此次被抓,习近平从一开始就将此事与中美贸易谈判切割开来。但是,任正非在国内外不断搅和,让习近平进退两难。这个“地雷”不排除,习近平里外不是人。

赵正永周强、任正非这三个人之所以能够成气候,是因为他们同属于江泽民利益集团。到目前为止,习近平反腐打虎,打到江泽民的亲信,原中共政治局常委、中央政法委书记周永康止步。这个利益集团的总头目江泽民,“二当家”曾庆红,核心成员贾庆林、贺国强、吴官正、李长春、刘云山、张高丽、张德江等,习近平一个没动。这些人表面上不敢跟习近平唱反调,内心里,没有一个服习近平。暗地里,他们仍然沆瀣一气。对习近平,凡是能糊弄的,他们肯定糊弄;凡是能“软顶”的,他们肯定会“软顶;一旦习近平遇到大麻烦,他们肯定唯恐天下不乱。江泽民利益集团才是习近平最大的“政治隐忧”。

进入2019年,北京大学教授郑也夫喊出了“中共应该退出历史舞台”的时代最强音。清华大学教授许章润也大声疾呼:中共该退场了!并且提出“阁下(当指习近平)雅不欲做末代皇帝,但可竞争为首任民选总统”。中国著名经济学家茅于轼在他90岁生日这一天写道:“如果我有选择,我希望到美国去。”中华文化自古以来就有“叶落归根”的传统,离家的游子在晚年都想回到自己的家乡安度晚年。茅于轼今年90高龄了,却表示如果有选择的话,愿意去美国,可见他对当今中国的社会制度多么失望与绝望!

擒贼不擒王,必然遭祸殃。习近平今天的麻烦都是他自己种下的。现在,距离中美贸易谈判达成协议的最后期限3月1日越来越近。抓捕江泽民、曾庆红,断掉“江泽民利益集团”的两大祸根,顺势解体中共习近平或可将“一手烂牌重新打成一手好牌”,从无路的地方走出一条新路来;否则,祸患无穷。

  本文仅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观点。

责任编辑:蔡红

希望之声版权所有,未经希望之声书面允许,不得转载,违者必究。

中国广播台
美国联播网
粤语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