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希望之聲》曾有報導認爲,“戎裝常委”目前迴歸的前提,是習認爲現在已握緊了槍。(視頻截圖)
《希望之聲》曾有報導認爲,“戎裝常委”目前迴歸的前提,是習認爲現在已握緊了槍。(視頻截圖)

習近平終於握緊了槍?31省戎裝常委退而復歸引猜測

【希望之聲2019年1月20日】(本台記者嶽文驍綜合報導)2016年底起陸續“缺席”中共省級常委會的戎裝常委,從到2017年初又陸續返場,本月全部到位。這一全退和復位,內情引起猜測。

綜合陸媒1月20日報導,2017年12月30日開始,一個月內20多個省委班子經歷了一輪密集的人事變動,其中,戎裝常委迴歸備受關注。上月,河北、天津、貴州、陝西等省市戎裝常委密集履新。

北京日報公衆號“長安街知事”1月18日報導,官方近期公告顯示,山西省軍區司令員韓強已出任中共山西省委常委。

這代表離開地方政壇三年有餘的中共31地省級“戎裝常委”再次全數到位。

所謂的“戎裝常委”,指的是中共各省級黨委領導班子內的軍方代表,一般由各省軍區政委或司令員擔任。“戎裝常委”設立始於2007年。按照中共官方的說法,其主要作用是作爲軍方代表“加強地方與軍隊的溝通”。軍方常委要出席地方的黨委常委會議,參與地方“重大事項的決策,負責協調軍地關係”等等。

但到2016年年底,大陸14個省級地方政府開完中共黨代會時,這些省級黨委常委名單中無一“戎裝常委”。 戎裝常委集體退場引起不少猜測。

戎裝常委設立始於胡錦濤掌軍但江澤民親信徐才厚郭伯雄坐大的2007年。有關戎裝常委退出省委常委的內幕,有媒體披露與郭伯雄徐才厚戎裝常委制度大搞腐敗有關。

香港《東方日報》2018年1月4日報導,中共十八大之後,戎裝常委曾有一段時間從各省市的黨委常委系列中消失。主要是因爲郭伯雄徐才厚掌軍時,各省市軍區的戎裝常委成爲他們兩人賣官的重災區。

報導說,當時大量的省市軍區人浮於事,庸官冗官不知凡幾,很多戎裝常委在其位不謀其政,反而天天計算如何“盤活”省軍區所屬土地,與開發商進行對接發財。這種現象在廣東尤其是深圳特別明顯,大量的軍用土地以“置換”的方式用來開發軍產房,然後低價向市場銷售。還有些省市軍區打着擁軍旗號,每逢重大節假日便向地方政府伸手,要錢要項目要官職要土地,但所要之物都不是爲了強軍,而是爲了小集團的利益。

地位特殊的戎裝常委的存在,造成軍方與地方主政者過於接近。傳聞涉政變薄熙來,就曾在重慶,曾經召集成都、四川、西藏、雲南、貴州、重慶警備區參與進行士兵演習,與軍方來往密切。

《看中國》曾有評論分析,“戎裝常委”當時退場與當局防範政變有關,主要是避免出現第二個薄熙來。同時,這一集體退場動作正好呼應了中共六中全會文明確提到“堅決防止野心家、陰謀家竊取黨和國家權力。”

美國之音也引述評論人士認爲,戎裝常委退場的確與防軍人干政有關,並舉例汶川地震之後溫家寶發現調動軍隊受阻,而不得不採取其他方法補救。

不過,官方說法則解釋說這是軍改的需要。2016年12月29日,時任中國國防部發言人楊宇軍曾表示,省軍區主要領導有一段時間沒有出現在新一屆省委常委班子裏,主要是因爲2016、2017兩年正值軍隊調整改革。經綜合考慮,省軍區主要領導暫不參加所在省級黨委的換屆選舉,待相關改革到位後,再按規定增補進入所在省級黨委常委班子。

戎裝常委於2017年底和2018年初開始再度集體迴歸,到2019年初全部到位。

《希望之聲》曾有報導認爲,“戎裝常委”目前迴歸的前提,是習認爲現在已握緊了槍。在這樣的情況下,“戎裝常委”即便恢復,地位也已今非昔比。

外界發現,中共軍改前,七大軍區各轄若干集團軍和省軍區;軍改之後,大軍區撤銷,集團軍劃歸陸軍總部領導,省軍區則歸屬新組建的軍委國防動員部管理,同時要接受所處戰區的聯合指揮。

與之相對應的是省軍區職能和機構的縮編。目前除北京衛戍區、新疆軍區、西藏軍區保留在陸軍野戰部隊序列外,其他省級軍區已經裁撤了參謀部、政治工作部、裝備部和後勤保障部,完全成爲一種協調機關。

另外,對比4年前,31省戎裝常委當中僅有8名司令員,如今司令員達17人之多。在31名戎裝常委中,北京衛戍區政委姜勇、西藏軍區司令員許勇、新疆軍區司令員李偉等3人是中將軍銜,其餘均爲少將軍銜。而在過往七大軍區的架構之下,大軍區司令員、政委,通常是中將或上將軍銜。

責任編輯:元明清

希望之聲版權所有,未經希望之聲書面允許,不得轉載,違者必究。

廣播

中國廣播臺
灣區生活臺
粵語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