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名刊話壇】華爲告急任正非召開記者會越描越黑(上)(音頻/視頻)

【名刊話壇】之619期新紀元週刊

【名刊話壇】華爲告急任正非召開記者會越描越黑(上)(音頻/視頻)

【希望之聲2019年2月3日】(新紀元週刊第619期)聽衆朋友,您好!歡迎您收聽希望之聲國際廣播電臺的名刊話壇節目,我是心如。

我們今天談論的話題是新紀元週刊第619期封面欄目的一篇文章,題目是《華爲告急任正非召開記者會越描越黑》。

中共通訊巨頭華爲的波蘭高管王偉晶因涉嫌間諜活動被捕後,華爲遭各國封堵愈演愈烈。除美國、澳洲、新西蘭、日本、韓國、捷克、英國、法國的禁用華爲運動,華爲在歐洲的最大合作伙伴德國,亦打算排除華爲參與5G發展。

華爲被封堵的原因是什麼呢?1月14日,新西蘭政府通訊安全部長公開表示,中共情報法是新西蘭禁止華爲的「衆所周知」的原因。

在處處捱打的被動局面下,一向拒絕媒體採訪的華爲創始人和掌權者,74歲的任正非,1月15日主動邀請八家外媒在華爲深圳總部召開圓桌採訪會。也許是外界反饋不好,越描越黑;1月17日任正非又與大陸媒體會面,高調回答了30個問題、發表了1萬2000多字採訪實錄,他宣稱華爲早有準備,不會受很大影響,而且華爲科技領先,外國不想買華爲產品最後也得買。

兩場記者會任正非擺出兩種姿態,對外媒使用諸多限定詞,顯出底氣不足;對國內記者則誇誇其談,「傳遞信心」,掩耳盜鈴地自欺欺人。

華爲不泄密?遭情報法和隱私聲明駁斥

在外國記者圓桌會上,華爲創始人任正非說:「我愛我的國家,我支持中國共產黨。但不會做傷害世界的任何事。」「我個人的政治理念和華爲的商業營運沒有緊密聯繫。」

有記者提問,如果中共當局要求華爲提供外國客戶或他們網路設備的機密信息,華爲將如何迴應。任正非答道,「對這樣的要求,我們肯定會拒絕。」但是,假如拒絕不了呢,他就沒有往下說。

任正非迴避了一個核心問題。2018年新修訂的《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家情報法》第七條規定,任何組織和公民應該依法支持和協助配合國家情報公司,保守國家情報祕密;國家對支持、協助和配合國家情報的公司、個人和組織給予保護。

難道華爲就不屬於情報法針對的任何組織了?任正非這箇中國公民就可以在法律之外特殊對待,從而有權違背情報法了?

任正非稱不會向中國政府泄漏顧客機密信息,但網友找出《華爲消費者業務隱私聲明》來駁斥說,該聲明明確說明11種情況收集使用個人信息無需消費者授權,其中前四項都是把收集到的信息報告給中共政府,包括:與國家安全、國防安全有關的;與公共安全、公共衛生、重大公共利益有關的;與犯罪偵查、起訴、審判和判決執行等有關的……

也就是說,中共法律和華爲自己的隱私聲明,都直接否定了任正非的辯解。

在大陸,中國共產黨領導一切,任正非的說法被外界調侃爲是公然「反黨」。有網友認爲,任正非發聲是公開和中共玩「切割」:「整箇中共統治之下,包括香港在內,無企業家敢公開和中共玩『切割』,因爲中共有一萬種方式玩死一個企業。任正非敢做,一是華爲間諜和監控案被實錘,他經過了中共允許出面平息;二是任正非受中共和習絕對信任,其黨內級別應該極高。」

很多評論認爲,這個記者會是中共特別授意任正非搞的,讓華爲公開撇清和中共的關係,這樣有利於保護中共盡心扶持了幾十年的間諜公司。「要不然任正非公然表示全中國就我最特殊,不歸黨管,他活膩了嗎?所以情況特殊,他這個表態還得請示彙報,准許他這麼說才能出來說的。」

任正非玩文字遊戲來迴應間諜問題

各國因擔心中共滲透竊取情報而抵制華爲產品,對於記者提出的這方面問題,任正非用詞相當微妙,用諸多限定詞,顯出底氣不足,完全是在玩文字遊戲。

比如任正非說:「中國沒有一條法律要求任何公司必須要安裝『後門』。」言外之意,法律沒有要求必須安後門,但公司自願安裝後門是可以的。

任正非還說:「華爲從來沒有收到任何政府要華爲提供不當信息的任何要求。」假如華爲判定政府要求提供的不是不當信息,而是正當信息,那華爲就可以提供了。

他說:「中國並沒有法律要求爲設備添加『後門程式』。」那在法律之外,在違背法律的情況下,中共是否要求爲設備添加「後門程式」呢?任正非並沒有否認。

也就是說,任正非對每句話的回答,都是爲了繞開實質問題,假如今後外界找到鐵證來駁斥任正非任正非也可以用上面那些潛臺詞來證明自己當初並沒有說假話。

幾周前,日本政府宣佈在華爲設備中找到「多餘設備」;幾年前,非洲聯盟總部的華爲機器,每天晚上自動祕密地向上海發回信息,那些是不是「後門」呢?這些都是任正非沒有回答的問題。

華爲尊重知識產權?三大盜竊案

針對長期以來被西方指控的中國企業「盜竊知識產權」問題,任正非迴應自己不能代表中國企業,只能代表華爲,並以「華爲在美國經歷了幾場大官司,都獲得良好的結果」來爲自己辯解,並聲稱華爲是絕對尊重他人知識產權的。

但是就在1月18日,據知情人士稱,美國聯邦檢察官正試圖對華爲展開刑事調查,原因是華爲涉嫌竊取美國合作伙伴的商業機密,包括T-Mobile Us Inc.(TMUS)用於測試智能手機的技術。

2010年7月22日路透社報導,美國手機製造商摩托羅拉起訴華爲涉嫌竊取商業機密。

福布斯網站2018年12月10日刊文說,華爲知識產權盜竊方面已有很長的記錄。

2003年,思科起訴華爲竊取路由軟件源代碼,並將其整合到華爲網路產品中。路由器是互聯網核心的關鍵硬體技術,華爲路由器在中國和歐洲廣泛使用。後來華爲被迫向思科公司認錯並撤除該軟件,思科公司才放棄對華爲的訴訟。

另外在日本富士通的展覽上,華爲工程師偷拍富士通的產品,遭到富士通的投訴和交涉,華爲被迫將該工程師炒魷魚。

華爲的偷盜行爲害得最慘的是,加拿大網路設備巨頭北電網路(Nortel)。華爲曾經是北電的供應商,但經歷長達10年的中共駭客攻擊後,華爲掌握了北電的技術,從而成爲北電的競爭對手,2009年北電被迫破產。

﹡牛津大學停止接受華爲贊助研究

爲了掌握最先進的科技成果,除了偷盜,華爲近年來還搞出一個新辦法:贊助著名教授搞科研。

英國傳媒和香港《南華早報》報導,牛津大學的捐助檢討委員會1月上旬檢討華爲的捐款和贊助後決定,不再接受華爲新的捐款或贊助。

牛津發言人表示,已經開始的贊助研究項目不受影響。該校現時有兩個項目接收華爲贊助,涉及69萬英鎊。檢討委員會的決定已電郵通知電腦系的博士生,指出決定不影響學生與華爲的關聯,但提醒學生與華爲接觸時,不可討論涉及機密或有專利的資料。

不過這一點根本就做不到,因爲按照華爲與大學簽訂的協議,大學定期(基本上是每週)必須給華爲做一次彙報,詳細彙報這周做出了什麼東西。在大學和教授們還沒有申請專利之前,華爲早就掌握這些最新科技進展了。

這也是華爲最狡猾的一招,利用著名大學教授的科研成果,來給自己做嫁妝。相比那些鉅額的專利使用費,給教授們的前期科研投入費,那隻是小小的一個零頭了。

根據《電訊報》,英國現時有17間大學和學院接收華爲的贊助或捐款。華爲還宣稱會資助薩里大學(University of Surrey)500萬英鎊,以建立一個5G創新中心。另外,華爲已向劍橋大學一個電腦實驗室投資100萬英鎊。

華爲利潤少科研投入大誰給錢?

就「華爲賺的錢很少,爲什麼科研投入會有那麼多」的疑問,任正非解釋稱,「比如今年我們利潤是90多億,但是科研投入150至200億美金。其實這150億都是成本,實際上還是客戶投的。」

政論家胡平向《大紀元》分析,華爲是一家很龐大的通訊設備公司,最重要的問題是由中國政府大量的補貼,纔可能使得它做成這麼大的規模,纔有可能在國際市場上有那麼大的競爭力,低價的華爲手機在國際市場佔有那麼大的份額。

「這也是包括美國政府在內的這些國家對它特別不滿意的原因之一。別人都是民營企業,你這個根本是由政府作爲後盾的。」

任正非稱,「很多科學家都在華爲工作。我們至少有七百名數學家、八百多名物理學家、一百二十多名化學家、六七千名基礎研究的專家、六萬多名各種高級工程師、工程師……形成這種組合在前進。」

胡平表示,華爲是仗着國家補貼自己錢多去挖別國的科技人才。它購買別人的技術之外,也盜竊別人的知識產權。現在還揭露出來,它從事一些間諜的工作,這點更讓外界對它警惕。

好了,今天的名刊話壇節目就到這裏,我們下期節目將繼續圍繞這一話題,感謝您的收聽,我們下期節目再會。

https://www.soundofhope.org/gb/2019/02/05/n2624995.html

責任編輯:李心如

廣播

中國廣播臺
灣區生活臺
粵語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