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上海新兴医药公司1.2万静注人免疫球蛋白艾滋病抗体阳性 网络图片
上海新兴医药公司1.2万静注人免疫球蛋白艾滋病抗体阳性 网络图片

猪年不利 正月初一中共央企药厂被曝上万瓶血液制品艾滋抗体阳性

【希望之声2019年2月6日】(本台记者董筱然综合报导)中国的食药品安全问题一直是一个硬伤。从毒奶粉、毒疫苗、鸿茅药酒事件,再到2018年长春长生生物的25万支百白破问题疫苗,几乎每一年中国民众的心中都会增加一块阴影面积。2019年正月刚刚开始,中国上海又曝出药品安全问题,这回的事儿看起来更严重。一家医药公司的逾万瓶血液制品检验出艾滋病抗体阳性,这意味着这批血液制品可能感染HIV,人体注射可能短期没有什么事,也可能突然之间患上艾滋病。

大陆媒体援引知情人士透露,上海新兴医药股份有限公司(下称“新兴医药”)静注人免疫球蛋白(批号:20180610z)验出艾滋病抗体阳性

报导称,河南某医疗机构人士称,已经接到来自中共卫健委通知,要求立即暂停使用新兴医药生产的批号为20180610Z静注人免疫球蛋白,并对产品进行封存。

这批批号为20180610Z的静注人免疫球蛋白,共批签发12226瓶,规格是5% 2.5g/50ml/瓶,有效期至2021年6月8日,由上海市食品药品检验所批签发。

上海新兴医药股份有限公司官网药品展示一栏显示,静注人免疫球蛋白(pH4)的适应症为,急性炎症、血小板减少、川崎病、控制化疗感染。

血液制品中出现了艾滋病抗体阳性,这会给注射者带来哪些后果?北京大学医学部免疫学系副主任王月丹称,血制品抗体是阳性,说明有人HIV抗体呈阳性后进行了献血或血液成分。应该是采集血浆的流程出了问题。

王月丹推测,目前血浆被污染的源头可能有两种,血站、血车,或是企业的单采血浆站进行检测时出现问题。

对于使用了该批次的免疫球蛋白人群是否会感染艾滋病,王月丹表示,有一定风险。“首先该产品批次的批量有一万多瓶,需要参考该抗体的阳性值来判断污染的血浆在总量中的占比,阳性值越大可能说明混入的HIV感染者血浆越多。其次就是产品在加工过程中病毒会有部分被灭活。”

企业有背景

据新兴医药官网显示:上海新兴医药股份有限公司系国家血液制品定点生产企业,主要从事血液制品的生产和销售,是一个集科研、生产、销售为一体的高科技外向型生物医药企业。

上海新兴成立于2000年8月,由中共国务院管理的央企中国新兴(集团)总公司等单位共同发起,在原中共总后卫生部上海新兴血液制品研究所基础上改制而成,于2009年随新兴集团整体重组并入中国通用技术集团。

中国通用技术(集团)控股有限责任公司是中共重要骨干央级企业,是重要的装备制造商、国际工程承包商、医药生产与供应商、技术服务与咨询商、建筑地产商。

新兴医药戒备森严 负责人仍未露面

兹事体大,上海新兴医药被曝出现了抗体阳性产品后,无异于在热闹的节日中浇了一桶冷水。大陆记者针对此事询问了上海新兴医药工作人员,但被回复需要等候白天有负责人时再进行联系。

2月6日上午,有记者前往上海新兴医药公司,却被告知正逢春节假期,没有相关负责人在,拒绝接受采访。报导称,新兴医药仍有不少车辆及人员出入公司,公司内血液制品研究所的设备也正在运作。

医院违规操作更可怕 无辜民众感染艾滋

除了药品不合格外,中国民众还要承担医院违规过失的风险。2017年,就有5名民众因为无良医生的违规操作,感染艾滋。

浙江卫计委2017年2月9日通报,浙江中医院技术人员在1月26日的医疗过程中,违规操作,重复使用一根吸管,造成交叉感染,导致至少5名患者确诊感染艾滋病毒。报导发出后不久,转载消息的各门户网站及微博的相关内容都被删除。

消息指,事件起因是一位感染艾滋病的患者在浙江中医院接受治疗时,该院的一名技术人员用吸管为患者治病。此后又将这根吸管重复使用多次为其他患者治病,导致交叉感染。

 微博部分官方账号已经删除了相关文章链接
微博部分官方账号已经删除了相关文章链接

“中国特色”的艾滋患者

“我不嫖不赌洁身自爱,结果被医院给传染了” ,这是来自中国艾滋病患者的内心独白。除了上文介绍无良医生和血液制品外,引发中国艾滋病高发的还有中共当局讳莫如深的“血浆经济”。

中国河南省是中国艾滋病患者最多的省份,这是有原因的。河南中医学院著名妇产科教授高耀洁出版的《血灾10000封信:揭开中国艾滋疫情真面目》指出,河南省的艾滋病患者高达60、70万甚至更多,感染源于“血传播”。

1992-1998年江派原常委李长春任河南书记,为推动河南GDP,鼓励贫苦的农民“以血致富”卖血换钱,因此卖血成为河南农民主要产业之一,但当时农村医疗卫生条件严重不合标准的情况下,检测、采血、储存、使用等多环节存在安全问题,导致艾滋病毒在河南大面积扩散。

李长春与省卫生厅长刘全喜在事发当年,发现大量农民感染艾滋病后,极力隐瞒艾滋病毒大面积传染的真相,打压上访的受害者。

到1998-2004年李克强继李长春主政河南期间,大批艾滋病毒感染的河南农民相继发病、死亡。直到2001年国际社会才得知河南爆发了流行的艾滋病。

前中共卫生局官员、原中共健康教育研究所所长陈秉中在2014年的文章中,援引河南省卫生系统内部知情人士的统计数据称:“1992-1995年间,河南全省至少有一百四十多万人卖血,其中大多数是农民,艾滋病毒感染率高达50-70%。可是河南省卫生厅上报的数字先是说二、三万,后又是三、四万人,一直是谎报瞒报态度。”

一手炮制艾滋病命案的李长春,在多名纪委官员和访民的举报下依然被时任中共党魁江泽民提拔进入中共政治局。而河南的艾滋病访民承受病痛死亡和党官打压的双重威胁下,成为河南“血浆经济”的受害者和李长春等罪人的牺牲品。

而为了调查艾滋病疫情,救助艾滋病受难者与艾滋孤儿,揭发这场灾难后面的重重黑幕,高耀洁耗尽上百万家产,同时成为中共官方重点监控与打击对象。她的人身自由越来越受到控制,电话被监听,出门被跟梢,特别是2007年初和2009年初美国、法国分别向她颁发人权奖时,警察日夜包围她的家,以致于不得不远走他乡。

2009年5月,已经近83岁高龄的高耀洁只带着装有多年来收集的艾滋病调查资料的硬盘,匆匆离家出走,从河南,到北京,又到四川、广东。2009年8月,她到了美国,将这场血祸最全面的资料公布于世。

责任编辑:元明清

希望之声版权所有,未经希望之声书面允许,不得转载,违者必究。

广播

中国广播台
湾区生活台
粤语台